刚刚更新: 〔太古龙神诀〕〔恶魔之下〕〔幸孕甜婚:老公,〕〔大神别跑,哥罩你〕〔锦绣良田:山里汉〕〔带着联盟系统穿越〕〔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万古最强宗〕〔我的鬼差朋友〕〔抗日之草根英雄〕〔往往来来又半生〕〔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抠神〕〔人民币玩家系统〕〔网游之九转轮回〕〔埃拉索尔战记〕〔工科小生混大唐〕〔东晋之逆贼〕〔学园都市的替身使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二十二章 灯火阑珊处
    憎恨,是可以在心里散播出种子,让它们生根发芽,滋生出繁密的枝干。

    时间慢慢的流逝,看似风平浪静的丹城却总是在不断的滋生出各种事端。

    苍红尘尝试多次探访“秦家客栈”的二楼禁区,但是却始终未尝所愿。越是让她好奇的事情,却越让她想要一探这其中的究竟。

    苍红尘连续好几日都未曾离开“秦家客栈”,但是却也未曾见到神秘人的声音或者动态。苍红尘眉头微微皱起,一个人独坐在大堂内的角落中。

    这个神秘人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秦家不为人知道的高手?

    连续尝试了好几次夜探二楼禁区也没有能够达成目的,苍红尘知道,这原因若不是这位神秘人实力比她高强,那就是二楼禁区之中有什么法宝阻隔了自己的窥探。

    如果是法宝,那将秦家铲除之后,不就可以尽收囊中。

    想到这里苍红尘原本的一脸愁容,这才缓缓的缓解,嘴角还露出一丝贪婪的笑容。

    “是谁惹苍仙子不悦了吗?为何仙子眉前愁容不展?”

    陌生的声音在头顶传来,苍红尘万分不悦的抬头瞧着这位忽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只见,这名男子年纪莫约十八,貌美,一身白衣书生的装扮,看起来倒是有些清秀。

    “不知道小生能否替仙子解忧?”

    白衣书生再次含情脉脉望着苍红尘说道。

    苍红尘心里一阵无语,但是不得不说这名白衣书生倒是极为美丽,隐隐约约之间竟然也有了赛过苍红尘的美貌。

    苍红尘一直以来对这种比自己还美的男子不感冒,所以只是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说:“公子若有闲情逸致不如到丹城大街小巷为那些需要公子解忧的人提供帮助。”

    白衣书生并未有所不悦,说道:“无奈,小生眼里却只容得下仙子你一人而已。”

    苍红尘和白衣书生两人的谈话并未刻意阻隔。倒是让邻座不远的这些茶客们听见,瞬间激起千层笑声。

    “哈哈哈哈哈…小白脸说话倒是够直白的,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怎么可能配的上苍仙子。”

    “苍仙子也岂是你这种弱小书生能够匹配的,还不赶快速速离去。”

    “咳咳,大伙儿可要遵守客栈的规矩,可别又惹恼来了那位神秘管事的。”有人小声提醒着众人。

    一众苍红尘的追随者集体不满意白衣书生。

    卧槽!你那小白脸居然胆敢含情脉脉的望着苍仙子。

    我靠!小白脸你想死啊,居然敢说这种恶心死了的话给苍仙子听,不想活了吗?

    众怒难犯,但是白衣书生偏偏就犯得理所应当。犯得心情格外好。

    不得不说,多看两眼白衣书生,苍红尘都有种快要自卑的感觉。你个大男人没事儿生的这么貌美干嘛?这简直就是势要与天下美女比拼美貌。

    “仙子难道不相信小生?小生今日所说可都是事实。千真万确。小生心里只容得下仙子你一人。”

    不得不说,苍红尘居然觉得有些好笑了。从始至终,你见过有哪一位仙子愿意嫁给一个凡人的?就算愿意,凡人的寿命怎么可能和修仙之人相提并论?

    凡人的一生甚至有可能就修仙之人的一次闭关给直接渡过了。所以从始至终也就没有出现过有哪位仙子愿意嫁给凡人,也没有凡人有胆子像今日这位白衣书生一样直接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本仙子相信。但是又如何呢?”

    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的,那又如何呢?先不说你是凡人了,就单单说你那比我都要貌美的相貌,也是不可能的。

    白衣书生眨巴眨巴眼睛,像是拥有赤子之心的孩童一般,调皮的说:“那当然是小生来娶仙子。然后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啊。”

    “噗!”

    苍红尘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汗颜了。

    你还真是天真啊!

    苍红尘突然收起了自己的刚刚还有些强行扯出来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你这叫妄想。”

    苍红尘的话并未让白衣书生难过,反而白衣书生潇洒一笑。说:“仙子说的是,小生这确实叫做妄想。”

    场面有些尴尬,白衣书生的反应倒是出乎了苍红尘的意料。苍红尘上下打量起这位白衣书生,可是却并未发现他有何不同之处。

    只是一位平凡的凡人罢了。

    “红尘啊,你可让二叔我好找啊!”

    大堂内一声粗犷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旋即从大门外走进一名体型略带魁梧的中年男子。

    见到这名中年男子苍红尘有些短暂的恍惚,旋即回神。笑道:“二叔,您怎么来了?”

    苍挺野一直以来和苍红尘的叔侄关系也算是保持的不错,可是也没有好的让他千里迢迢的赶来丹城这种小地方。

    苍红尘起身,看都不看白衣书生一眼,旋即朝着苍挺野走去,“二叔要来,早些通知红尘,红尘也好来迎接二叔啊。”

    苍挺野粗犷的笑了笑,略微豪迈的说:“路过丹城,听闻你在此地,所以特来看看你这丫头。”

    叔侄两人相视一笑。

    苍挺野视线从苍红尘的身上投放到了白衣书生的身上,笑颜道:“上官侄子倒是比老夫早老了些啊。”

    说着苍挺野便指了指在其一旁的苍红尘,说:“这便是老夫的宝贝侄女苍红尘,呵呵,小时候你们可是见过的。”

    白衣书生展颜微笑,完全没有将刚开始和苍红尘之间的事情放在心上,“红尘表妹的确是比小时候更家出落得大方和漂亮了。”

    “二叔您可是忘了给红尘介绍介绍呀!”

    “瞧,我这老糊涂的,竟然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红尘啊,这位是你的远方表兄上官清风,呵呵,小时候你们可是见过面的。也算是两小无猜了,哈哈哈……”

    说着苍挺野笑容便更加灿烂了,可是苍红尘却并未如同苍挺野那般开心了。

    上官清风,这个久违的名字,没有想到今日还会有机会再耳闻。

    苍红尘上下打量脸一些此时在自己眼前这位比自己长得还要更加貌美的上官清风,顿时感叹: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啊!脑海内浮现出小时候的上官清风哭着鼻子在自己身后一直追着自己跑,可是现在呢,居然出落成了大姑娘,哦,不对。是风度翩翩的公子。

    上官清风打趣儿的给苍红尘放了放电,戏谑道:“刚刚红尘表妹还说着我是妄想,不知道如今苍红尘表妹是否也如此觉得?”

    苍红尘笑道:“依然如此觉得。”

    瞧瞧那副摸样。我就觉得恶心。

    居然将这上官清风给派来丹城了,这不是要来恶心死我吗?要知道上官清风可是苍红尘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婿。

    我的天啊!

    ……

    在“秦家客栈”雅间内,上官清风早已不知所踪,不过对于苍红尘来说却是难得让人轻松的事情。让她整天面对上官清风还真的有些不太适应。

    苍红尘是位聪慧的姑娘,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二叔来丹城来寻得红尘。恐怕不是路过这么简单吧?”

    苍挺野满意的点了点头,“红尘果然是聪慧,一眼便看穿了这之中的猫腻。”

    “二叔过奖了,不知二叔千里迢迢来丹城有何重要的事情?”

    “阴阳眼可有着落?”

    “已经确认,只是不太好对付,需要更多的时间罢了。”

    “这件事情势在必得。二叔我是来帮助红尘你的。”苍挺野倒是轻松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可是苍红尘却没有像表面上的那般轻松,这件事情原本是苍红绸一直在负责的。如今换成了自己,可是在这重要时刻苍挺野这位二叔却来掺和了,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二叔来丹城,还带上了上官清风,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苍挺野似乎也突然想起了上官清风。旋即说道:“咦!清风侄儿呢?”

    “谁知道,一个凡人也敢跟着二叔你身边四处游走。可真是够胆大的。”

    苍红尘从头到尾就对这位上官清风没有好感,这样也就罢了,可是谁让他还是未婚夫婿呢,这就更加让人讨厌了。

    苍挺野淡笑不语。

    ……

    短暂的萧条过后,丹城的各条街道也渐渐的开始恢复起当初的繁华。

    虽然每个人的心中都还有些伤痛和惧怕,但是生活始终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一袭白衣书生模样的上官清风极为雅致的在丹城的大街小巷中晃荡着。这座没有多大名气的小城,他倒是第一次来,不过却给了他不少的亲切感觉。

    有些地方,你可能从未抵达过,但是这里的风景却能够让你觉得,仿佛前世你是在这里生活过的。这种宛如宿命般的熟悉感,让上官清风脸上的风情更加显露无疑。

    大街上不少少女简单到宛如上官清风这般的男子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动情,男子们却有些无语。好好的男子,为何非要生的甚至比女子还要貌美。

    不知不觉,伴随着喧闹的声音,步伐缓慢的前行。不知道绕过几个弯,又不知道停留了多少次,终于上官清风还是停留下了自己的脚步。

    在他面前“李温陈绸缎庄”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视线内,首先让上官清风感到不解的不是自己为何会停留在一家绸缎庄门前,而是这“李温陈绸缎庄”别出心裁的店名。

    “李温陈绸缎庄!呵,这绸缎庄的店名倒是有些有趣儿。”

    并未多做停留,上官清风便继续开始漫无目的的在丹城小小的街道上漫步。没有人知道,他所走过的每一条路都被刻画进了上官清风的脑海内,异常的清晰。

    夜,渐渐的黑了,黑夜取代了白日。

    “秦家客栈”内并未因此而显得冷清,有种夜夜笙歌的感觉。

    苍挺野见上官清风并未归来,倒是没有丝毫担忧。反而是悠然自得在大堂内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虽说苍红尘不喜上官清风,但是毕竟上官清风是她表兄,可不能够让他在丹城出了事儿。

    “这么晚了上官清风还未归来,二叔您怎么就不担心呢?”

    这倒是让苍红尘最为不解的地方,上官清风一位普通凡人,难道您就不担心他会出事吗?

    苍挺野“咕噜”一声咽下一大口肉,说:“怎么?红尘侄女这是开心关心起你的未婚夫婿了?”

    “二叔!”

    “好啦,二叔懂得,你害羞。你若是担心他。那就出去寻寻看,说不定正等待着你去解围呢。”

    苍挺野不管上官清风的死活,可是苍红尘可不能够不管啊。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带着不情愿的心情,踏步离开“秦家客栈”大堂,苦哈哈的去寻找上官清风。

    丹城的夜晚并非每条街道都会热闹非凡,这一条街道,倒是比较清静。甚至可以用幽暗来形容。

    上官清风漫步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温柔一袭白衣站在街角处,头顶上一个比较破旧的灯笼给了她一些光芒,她怀里抱着一只可爱无比的小萌宠。

    温柔温和的瞧着怀里的甜甜,笑意十足。“没有办法啊,今夕不同往日,也只能够轮流让甜甜你和虎虎、馒头出来透透气。”

    甜甜传音。“有人来了。”

    甜甜的感知能力极为的强悍,刚刚提醒温柔,温柔立刻抬头将视线注视在了上官清风的身上。

    一位妖孽般的貌美男子。

    这是温柔对上官清风的第一印象。

    可爱,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上官清风对温柔的第一印象。

    两人都未曾说话,因为温柔在上官清风身上感觉到任何修士的气息。甚至连一点实力都没有。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凡人。

    可是上官清风却不像温柔这般,他知道她是修士。实力在年轻一代之中也算是中等上游位置。

    温柔见上官清风并未有恶意,旋即正准备离去,只是身后却想起了一声柔和的声音。

    “小生初来丹城,但是不小心迷路了,不知道姑娘可否为小生指点归途。”

    声音比起一般的女子都要柔和许多,会融化一颗心脏,让人不忍心去拒绝他。

    温柔转过身来,再次注视这位美得比得上绝代佳人的男子,无奈的耸耸肩,说:“算了,谁让本姑娘我好心呢,说吧,你住哪里。”

    如果对方是修士,恐怕温柔mm便没有这么好说话了。见对方长相柔美而且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温柔只好应了。

    上官清风谢道:“多谢姑娘,小生暂时住在秦家客栈。”

    “呃……秦家客栈?!!”

    “怎么?难道姑娘你也不识路吗?”

    “没有,呵呵呵,没有啊!你走过这条巷子往左一直走,就能够到秦家客栈。”

    “多谢姑娘。”

    这是温柔和上官清风的第一次见面,简单的几句话之后,两人便分道扬镳。

    上官清风踏离开巷子之后,思绪却还停留在刚刚第一次见到温柔的那一瞬间。

    “上官清风你倒是很有雅致嘛!一个人在街道上溜达!!”

    苍红尘略带怒气的声音将温柔的身影从上官清风的脑海内震散开来。上官清风这才抬头,看着此时正在自己面前距离十米的苍红尘,戏谑道:“怎么,苍仙子这是在关心小生吗?”

    苍红尘一脸嫌弃,“切!谁会关心你啊!要不是你是我表兄的份上,你死了我也不会理会你一言的。”

    是的,这是苍红尘的真心话。如今的苍红尘在仙魔大陆年轻一代之中会有几人不知道的,她可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女,怎么就有了这么一名凡人未婚夫婿了。这是让人无言以对。

    待丹城的事情处理完之后,绝对绝对绝对要想尽一切办法和眼前这小子解除婚约。

    “红尘表妹不关心小生,为何前来?”

    “你再说,小心我揍你。”

    上官清风只笑而不语。

    方天翼和红绸暂时没有离开丹城的打算,并且秦家每日都会派出人在自己所住的地方徘徊监视着,所以温柔也只能够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随便逛逛。顺便轮流也让甜甜、虎虎还有馒头出来透透气。

    已经离开很远,温柔怀中温顺的甜甜这才传音给温柔,“温柔柔,刚刚那个人总给我感觉不太妙啊。”

    “一个凡人而已能够有什么不妙的地方啊。”

    从头到尾温柔就没有发现出上官清风有修士的气息,一点点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位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凡人。

    “不对不对,我的感觉从未出过错。刚刚那个人有些非凡的感觉,恐怕并非普通的凡人。温柔柔你以后若是再次遇见他,可要小心谨慎些。”

    甜甜再次叮嘱,让温柔心里也渐渐的产生了些不安。甜甜说的没错。它的感觉异常的灵敏,也从未出过错,莫非刚刚那位凡人。的确有让人值得怀疑的地方?

    温柔左思右想也未曾从回忆之中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所以也只好暂时的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中,待以后再来细细琢磨。

    ……

    或许会以为这只是人生之中的一个小插曲,短暂的擦肩之后,便两两相忘。

    只是在同一个地方。同一种情况下,温柔再次见到了上官清风。

    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两日,温柔从未想过今夜居然再次遇见了上官清风。

    怀里的甜甜略带不安的动了动,像是在提醒着温柔,应当注意眼前这位貌美的男子。

    上官清风主动上前,面带笑容。说:“前些日子多谢姑娘你的指路,没有想到今日还能够遇见姑娘。”

    温柔尴尬的笑了笑,“不必言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若是没有前两日甜甜的提醒,恐怕温柔也只会再次将眼前这位貌美男子当做是一名普通凡人。只是如今脑海内想起了甜甜当日的嘱咐,温柔便更加的小心谨慎起来。

    如果他真的不是普通凡人,那他又是什么身份?

    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会指引你去遇见那一位你一生之中必须要遇见的那个人。

    上官清风一直觉得丹城是他前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每一寸的土地都让他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让他忍不住在丹城每一条街道之中晃荡。

    灯火阑珊处,是否会有人等待着你的归去?

    直到遇见了昏暗灯光下的温柔。上官清风相信。他与眼前这位女子在不久将来定会有交集。只是是喜还是忧呢?

    “姑娘你相信命中注定这一说吗?”

    上官清风忽然蹦出这句话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让温柔尴尬的笑了笑,“呃……这个问题……”

    “呵呵,是小生唐突了!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见到温柔脸上的尴尬,上官清风这才觉得自己刚刚的问题有些唐突,连忙致歉。

    “无妨无妨。”

    “那姑娘你相信吗?”

    “呃……我不相信,我相信命运是可以靠自己改变的。”

    是啊,命运是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的。

    你看,我的命运不就是被我自己的努力给华丽丽的逆袭了吗?

    按照从前的命运来看,我迟早都会曾为祭祀的祭体之女,可是因为踏上了这条修仙之路,一切都开始不再一样。

    “我也不相信,只是小生我认为,不久的将来小生定会与姑娘有所交集。”

    这是上官清风清醒的感觉,油然而生的感觉。

    温柔不由的笑了笑,“公子倒是挺幽默的,这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你又如何如此肯定。”

    温柔觉得眼前这位公子的确是和普通的凡人所有区别,他们的区别就在于,上官清风有些脑子不正常。

    “姑娘只需要拭目以待便可!”

    上官清风挥挥袖袍,潇洒的离去,只留下温柔一人在巷子内。

    温柔淡淡的笑了笑,“这个人还真是有些趣儿,难道还以为自己能够感知天机了吗!”

    仙魔大陆有人能够感知天机,并且预测天机?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天机不可泄露,自始自终,天机这件事情便是无法能够用人力来测量的。

    在许多年以前,的的确确有人想要以己之力,预测天机,可是天机未曾测算出来,自己却招来的天罚,从此之后,测算天机便曾为了修士们只想,却不敢做的事情。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总裁的独家绯闻女〕〔萌妻入怀:首长隐〕〔君少心头宝,夫人〕〔超能小农夫〕〔酋长压力大〕〔文坛救世主〕〔水浒大寨主〕〔重生之我是神君〕〔衰神成长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