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四百一十六章 和平谈话
    馒头的催眠术不断的进步,温柔自然也不敢落后。

    在丹城这种小城内,都能够卧虎藏龙,隐藏着宛如秦四爷这样的天才型修士,便更加不敢去保证,在其他更大的城市内不会有更强悍的修士。

    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

    温柔的实力实在是不敢恭维,就连方天翼和红绸的实力都比她强悍了不少,就更加别提其他人。

    丹城依旧如同往日那般摸样,没有太多的改变。

    破屋原本地理位置就比较偏僻,所以平日里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在这里游荡。可是今天却恰恰相反,隔着不远的距离,红绸、方天翼、温柔便都听见了有刻意压制住自己脚步声的人正在朝着破屋附近踏步而来。

    虽然这脚步声有刻意的被压制,但是也难逃过温柔、方天翼、红绸三人的敏锐。

    方天翼皱了皱眉头,平日里就算是有人的脚步声从破屋附近经过也不会刻意去压制自己的脚步声。普通的百姓完全没有必要在经过这里的时候还要压制自己的脚步声,他们完完全全的可以大胆穿过这里。

    唯一能够解释这个原因的,唯有此可以压制住自己脚步的人是害怕惊动什么人。

    如此一想,方天翼等人便不得不更加的警觉起来。

    “我们很有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这是方天翼的判断,不然不会有这么怪异的脚步声出现。

    红绸面无表情,说:“能够将我们发现,这位秦四爷果然了不起,看来苍红尘这一次算是遇上对手了,究竟会鹿死谁手。”

    如今的时刻,红绸居然还有心情去关心着苍红尘和秦四爷之间的这场战斗。究竟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温柔撇了撇嘴,“现在好像不是关心这件事情多的时候吧。”

    话才刚刚说话,那些逐渐在靠近破屋的脚步声便立刻消失不见,有些蒸发掉的感觉。

    “怎么没有声音了?难道是发现行踪被我们发现了?!!!”

    来者虽然暂时还无法完全确定会对自己这一方有害,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还是能够初步确定的。

    方天翼摇了摇头,将温柔刚刚的话直接否定,“大家还是多多注意的好。”

    ……

    果然在脚步声消失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破屋内迎来了第一位不速之客。

    秦四爷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突然出现在破屋内,来的如此突然但是又合乎了方天翼、温柔等人的猜想。

    刚刚的脚步声因该是秦四爷的眼线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故而进一步的探测,当确定破屋内的人就是温柔、方天翼等人之后,便立刻回去通禀秦四爷。这才有了秦四爷突然出现在破屋内的情景。

    红绸、方天翼、温柔三人并未有所惊慌失措。反而是镇定自若的注视着秦四爷。

    秦四爷忽然嘴角扬了扬,说:“我非常好奇你们是如何知道阴阳眼的事情的?”

    是的,这才是秦四爷一直不明白的事情。自己一直以来都从未在外界用过阴阳眼或者说是从未让外人知道过。

    但是,一切似乎都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本以为没有人会知道这个秘密。但是这个想法却被红绸的突然出现给全部破灭掉。

    居然有人知道阴阳眼这件事情,而且对方还想要直接取出阴阳眼,呵呵,这立刻便能够吸引住他。

    红绸冷漠以待,压根儿就不去理会,直接忽视了秦四爷的存在。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全部交给苍红尘来处理了。其他的什么事情也跟我无关。

    温柔摆了摆头,是的啊,她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她也不可能告诉秦四爷。

    红绸和温柔两女都不说话,唯一能够发言的便只有方天翼了。

    方天翼略感无奈,“这件事你无须知道。”

    秦四爷能够找到他们其实本来就是早就已经预想过的事情,如今道来,他们也只想要认真的去面对。

    秦四爷冷笑两声。“算了,只要你们都死了。一切也都会烟消云散的。”

    “哟!这什么烟消云散啊?”

    秦四爷的话音刚刚落下,苍红尘一身红衣,手持拂尘,飘然若仙的便突然出现在破屋内。她的出现倒是与之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苍红尘瞧见秦四爷居然也出现在了破屋内,刹那间,有些不太自然。索性平日里她见识够广阔,所以这种状态也只是维持了一小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来是叱咤丹城的秦四爷,没有想到这种破地方还能够容得下像是秦四爷这样的人物。”

    就算并不认识苍红尘,但是只凭借着一袭红衣和手持拂尘,在丹城还有多少人会不知道她是谁。

    她是苍红尘,有着许多传奇的苍红尘。

    秦四爷倒是始终如一,面无表情偶尔会露出一丝讥笑,“苍仙子都能够来的地方,那我秦某自然也是能够来。”

    苍红尘始终面带着笑容,“呵呵,不知道秦四爷今日登门造访有何贵干呢?”

    苍红尘才不客气呢,直接将自己当做是这破屋的女主人,完全忽视温柔、方天翼还有红绸。

    温柔嘴角抽了抽,对于这位笑面虎苍仙子,温柔还真的生不出来都少的好感。

    “这里原来是苍仙子的地方啊!还真是孤陋寡闻,不知道还有这件事情。”

    出奇的是,众人的这次会面居然没有一开始便大打出手,好像他们并没有生死之仇。

    苍红尘会是毫不知情秦四爷来到了破屋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哪里来的如此巧合的事情,再说平日里苍红尘怎么可能没事儿来破屋。

    不仅仅是秦四爷有情报,相信苍红尘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

    苍红尘早就已经视秦四爷为自己的猎物,再说这种能够该家族带来利益的事情,给自己带来无上光荣的事情,她苍红尘怎么可能白白的给了红绸。

    阴阳眼只能够被她,苍红尘得到,其余的人都别痴心妄想。

    这次的会面没有大打出手,舞刀弄枪,非常祥和的环境下完成了,虽然从头到尾也只是维持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罢了。

    秦四爷就这样离开了破屋并未多说些什么,也没有做什么。

    秦四爷刚刚离开,苍红尘就将视线放在红绸的身上,嘴角虽然依旧在上扬,但是眼里却有些闪烁着愤怒。

    苍红尘说:“麻烦两位道友暂时回避一会儿可否?我需要与我妹妹红绸好好的聊一聊姐妹的私房话。”

    苍红尘都如此说了,温柔和方天翼只好回避回避。

    破屋内只剩下苍红尘和红绸两个人,苍红尘的表情变得很冷淡,板着一张脸有些略带生气。红绸不热不冷,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良久,苍红尘方才不屑的开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苍红绸你明白我的意思,何必在这里装傻子。你也想要和我抢是吧?”

    “你觉得是如此,那便是如此,何必问这么多。”

    红绸压根就不想要去跟苍红尘解释什么,反正无论如何我去说些什么,在你的心里已经认为事情是这个样子,那我为何还要继续浪费口舌解释。

    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随便你。

    “呵呵,我跟你说过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你如果觉得闲得慌,可以离开丹城,继续远行。”

    丹城之内不能够容下两位姓苍的女子,必须要离开一位。

    “我不走,还有好戏没看。”

    红绸我行我素,压根儿就不去害怕苍红尘。阴阳眼对于苍家来说目前为止非常重要,所以谁能够获得阴阳眼便会得到苍家的更多重视,还能够得到苍家年轻一代众人投来的羡慕目光,这样的事情,苍红尘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将之让给红绸。

    ……

    苍红尘和红绸话不投机半句多,没有聊几句便扬长而去。

    待苍红尘离开之后,温柔和方天翼也旋即回到了破屋。虽然说他们是离开了破屋,但是也并不远,苍红尘和红绸两人的谈话也被温柔和方天翼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听着。

    苍红尘的确比红绸更会和人交往,她始终都是笑脸盈盈,不会像红绸一样始终如一的板着一张脸,不苟言笑。但是两人相提并论起来,红绸却更加让人觉得真实。

    红绸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如此冷漠。

    温柔在她身旁来回了好几回,话到嘴边却还是说不出口。

    红绸实在是无语,“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何必如此晃得我眼睛疼。”

    温柔尴尬的耸耸肩,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那苍红尘真的是你姐姐啊?”

    那啥,天翼师兄可以一口咬定你就是方如歌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件事情与你又有和关系。”

    方天翼这位当事人自然是明白温柔问着个问题的原因,连忙上前阻止温柔继续问下去,“好了好了,温师妹这件事情你就莫要去过问了。”

    “可是……”

    “真的不需要在继续问下去了。”

    “那好吧。”

    如果红绸不是方如歌,那方天翼该会有多么多么的难过,毕竟他在她身上倾注了太多。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娇妻狠大牌:别闹〕〔总裁爹地,快点追〕〔小小医师升官路〕〔第一宠婚:帝少大〕〔明天心理诊所〕〔傲娇邪帝:绝宠爆〕〔逆剑武神〕〔六合白水阵〕〔如果能进五个球〕〔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