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八十九章 风云起
    丹城内风云起,各方势力都开始揣摩和算计日后该走的道路。

    甜甜和虎虎倒是变得乖巧了起来,每日只待在温柔的屋子内不再出门。秦家的势力温柔尚还没有办法确定,而且她现在的实力也没有到可以藐视一切的地步。

    在淬体镜的时候,化丹镜似乎就是遥不可及,但是如今温柔踏步进入化丹镜之后方才知晓,化丹镜只不过是罢了。

    当务之急还是需要自己强大起来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每晚温柔都会学习甜甜教给她的催眠术,但是温柔却特别无奈,自己无论如何冥想刻画,却始终不能够办到。或许就如同甜甜所言,这种催眠术对于仙魔大陆上的修士来讲还太过高深,暂时性如法体会其精髓。

    倒是馒头,让甜甜、虎虎还有温柔刮目相看,短短几日的时间,馒头已经成功的将甜甜所教的第一个字给刻画上,成为了一名可疑催眠淬体镜初期的修士。

    为此甜甜非常不淡定。怎么就刻画上了呢?怎么就这么容易刻画上了捏?

    甜甜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的最后也只能够将馒头这种速度归功于它的天赋。

    馒头的精神力量渐渐的强大起来,这一日温柔正在屋子内沉思丹城内各方局势,却闻声听见了一记陌生的声音,并且是传音。

    “主人!”

    温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在传音给我?还喊主人?

    温柔四处寻找,却发现馒头扑闪着翅膀悬浮在她的右边,温柔疑惑,“是馒头你?”

    馒头立刻努力扑闪翅膀,忽然落在了温柔的肩膀上,传音道:“是的。我是馒头。”

    温柔被馒头给雷到了,差点没有从自己的凳子上直接摔落下来。馒头居然在传音给我?什么时候馒头也会传音了?

    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点儿?

    “主人,你没事儿吧?”

    温柔强行让自己镇定自若,努力平复着自己非常震惊的心脏,“没事没事,馒头你这是肿么了?肿么就突然能够传音了?”

    馒头咯咯的笑了起来,“当然是因为甜甜姐姐教给我的催眠术,因为刻画上了第一个大字之后,馒头的精神力便忽然突飞猛进,所以……嘿嘿……”

    这样也行?

    恩。刻画上这催眠大字还能够让精神力突飞猛进,看来日后我也需要勤加练习了。

    馒头在精神力量上的突飞猛进激励着温柔,作为馒头主人的我又怎么能够落在它后面。

    馒头从外表上看起来就有些奇特。没有想到在修炼催眠术上居然会有不俗的成绩。

    “咳咳,馒头啊,你修炼催眠术的时候可有啥窍门儿么?”温柔有些不好意思,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最后连同她的脸也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窍门是什么东西?”馒头天真的回答温柔。

    这个问答差点儿让温柔吐血。敢情馒头你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窍门儿啊啊啊啊啊啊……

    温柔努力镇定,平复下自己的心情,“那你是怎么将第一个大字以这种速度刻画上的?”

    恩恩,这才是关键。

    “馒头当然是按照甜甜姐所得那样做,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刻画上了。”馒头将实情告诉给了温柔。

    是的,当她按照甜甜所传授的修炼方法开始修炼。它就感觉到刻画这些大字并非难事,好像自己曾经的曾经就已经刻画过一般。

    “好吧。”

    修炼这一条路上哪有什么窍门儿,虽说有天赋之分。但是如果没有天赋的人肯努力就有可能超越那些所谓的天赋异禀。仙魔大陆从来就不缺天才,几乎每一天都有被称为天才的修士饮恨而终。

    你是天才没错,但你不用功修炼,一样也只能够化为平凡,成为仙魔大陆众尘埃之中的一粒小尘埃。

    ……

    “李温陈绸缎庄”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被人公然砸店的事情匆匆已经过去十天的时间。再劲爆的舆论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淡。直至消失。每一天,丹城内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久而久之便不再新鲜。当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便也不需要在继续谈论下去。

    虽然事情渐渐地在平复,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再次恢复到如此,但是陈四嫂今日的呆在绸缎庄内的时候,情绪总是不稳定。

    似乎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为梦魇,时时会出现在她的脑海内。陈阿四因为担心陈四嫂,所以暂时告了假,陪在陈四嫂身边。

    有了陈阿四的陪伴,温柔也颇为放心。丹城内风雨突起,秦家和窦家两家必定已经开始明里暗里的各方较量,究竟谁输谁赢,尚还不好妄自裁断。

    整装过后的“李温陈绸缎庄”也再次开门做起买卖,咳咳,虽然因为此件事情,绸缎庄的生意不如以往。

    丹城城门口的主干道上,一名黑衣男子光天化日之下身穿夜行服,黑布遮面,将自己过的严严实实。他仅露在空气外面的那双眸非常奇特居然是黑色之中夹杂着红色,眼神冰冷刺骨,仿佛要将世间都踩在脚底下。

    走到主干道上的普通百姓见到这样一位奇怪的男子之后都有些微微愣住,然后随着见到他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睛,立刻便吓得屁滚尿流。

    瞬间的功夫主干道上只有熙熙攘攘的普通百姓,不过他们都胆怯的害怕这名黑衣男子,自觉的远离开来。

    黑衣男子手中忽然出现一柄长刀,旋即他便如同着魔一般四处砍杀,原因就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顿时成为了刀下亡魂,血溅主干道。

    一名男子尚还活着,见到黑衣男子手持滴血长刀宛如地狱死神朝着自己一步步的走来,他吓得浑身颤抖,想要逃跑却双脚发软,怎么也无法逃脱,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朝着自己走来。

    惊慌之中,男子看清楚了黑衣男子的那一双奇特的双眸。顿时男子非常吃惊,吃惊的程度居然让他的颤抖平复了一些。

    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衣男子,“你,你是窦二爷!”

    男子的声音不大,却能够让周围民居内的百姓们听得清清楚楚。

    声音刚刚落下,黑衣男子毫不留情的将男子一刀砍死,鲜血四溅。

    原本因该热闹非常的主干道却因为这件事情变得异常的冷清,空气中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非常不舒服。

    主干道上空空如也,黑衣男子瞬间腾空而起,消失在这里。

    那些躲在民居内目睹着这场掠杀整个过程的普通百姓们纷纷都在颤抖,他们的脑海里是刚刚所发生的惨烈画面,耳朵内响起的是最后那名男子不可置信的“你是窦二爷”。

    这件事情是窦二爷做的?

    ……

    将绸缎庄关好门,温柔便和陈四嫂、陈阿四一同准备回到李家。这些日子因为有陈阿四在陈四嫂的身边陪伴着,所以陈四嫂的气色也渐渐的变得好了起来。

    “以后我们绸缎庄也雇佣一些淬体镜的修士,不说保护绸缎庄不受到被人的欺压,保护陈四嫂你就行了。”温柔笑呵呵的建议着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以往因为丹城属于是治安非常安全的城市,所以温柔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如今时局不同了,丹城内恐怕将要出现一场龙争虎斗,为了防止绸缎庄这件事情日后再次发生,所以温柔只好提前预防。她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陈四嫂的身边保护着,甜甜和虎虎如今也不能够光天化日之下在丹城内晃荡,至于馒头那就是更加不行了,它实在是太过奇特若是被有心之人盯上,那就麻烦了。

    考虑来考虑去,温柔还是觉得花点请两位淬体镜的修士来保护陈四嫂比较好。

    陈四嫂连忙推辞道:“我又不是城主或者一家之主这样请些淬体镜修士来保护自己不好,多谢温柔你的好意了,但是真的不需要。”

    “我这不是也为了你好么?”

    陈阿四却非常认同温柔的这个建议,如果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难保他们不会对陈四嫂动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这样比较好。

    “我倒是觉得温柔姑娘这个建议非常好,咱们请不起多的和实力高强的,就请一名淬体镜三重左右的修士便可。花点钱是小,媳妇儿你的安全才是大。”

    陈阿四都已经点头同意,陈四嫂自然也只能够欣然同意。不过她的心里却是非常暖,被丈夫关爱,是她的幸福。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陈阿四你了,至于雇佣的费用就由我和陈四嫂分红里拿吧。”温柔笑着说。

    “那怎么行呢,不能够用温柔你的钱。”陈四嫂着急了,连忙说道。

    “不碍事儿的,你就拿去用。”

    “可是……”

    陈四嫂还想要说些什么阻止温柔的这个做法,但是却被温柔忽然抢先。此时此刻温柔忽然眉头拧紧,声音沉重的说:“我好想闻到了血腥味,还是从城门口哪里飘过来的。”

    丹城内怎么会忽然出现这样的味道?温柔和陈阿四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