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五十六章 神秘人
    啥?

    冲破血脉封印便能够直接毫无阻拦的跨入天人镜?!!

    温柔错愕着,自己眼前这个只有八岁的顾意安真的有如此强悍的血脉?

    想想自己辛苦修炼这么多年,如今不过才化丹镜第十重初期的阶段,而顾意安却只需要冲破封印便能够一举踏入天人镜,成为年轻一代之中的高手。

    “墨”瞧着温柔那副错愕的表情,说:“这次你算是捡到宝贝了,你这宝贝徒儿的修为必定不亚于你,你该笑了。”

    “她什么时候能够突破封印?而且她到底是什么恐怖的血脉?”

    “想要突破封印需要看她的机缘,强求不得,至于她的血脉到底有多么恐怖,至少本座可以高手你这仙魔大陆之中能够强于她血脉的绝对不会多于五种。”

    温柔忽然沉默着,如果说顾意安拥有如此强悍的血脉,那么按照这样来说,整个山谷内的原住民都因该是拥有这种强悍血脉的啊?那么为何他们却失去了生命?

    “墨”似乎对顾意安血脉的事情有着些许了解,温柔只要从中获得一些蛛丝马迹,“墨您说能够将山谷内所用的原住民全部灭杀的究竟是何方人物?既然顾意安的血脉如此强悍,难道在危机的时刻就没有一位能够突破封印?”

    “本座猜想他们因该也不知道该如何冲破封印,至于为何顾意安能够微微的撕裂开一丝一毫恐怕也跟她受到了强大的刺激,所导致的。”“墨”分析着顾意安此时此刻的情况,毕竟她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特殊。

    顾意安整个人的脸上已经没有悲伤,她翘着头,望着温柔脸上时刻变化的脸,有些不知所以。

    柔师傅究竟是肿么了吖?忽而皱眉,忽而叹气的。该不会是柔师傅不喜欢我吧?

    顾意安所用的亲人都在这场灭门惨案之中死去。如今温柔便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有些害怕温柔会讨厌她,所以拉着温柔的手,轻声哀求着说:“柔师傅您是不是不喜欢意安啊?如果意安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柔师傅可以骂意安,但是请您不要丢下意安。”

    温柔将自己的思绪抽了回来,一脸温和的说:“小意安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放心吧,以后咱们师徒二人就一起相依为命吧。”

    顾意安此时此刻方才扬起了一丝灿烂的微笑。

    连续几天陷入在无比恐慌的气氛之中,顾意安恐惧着、不安着、害怕着、无助着。如今她终于不用在害怕些什么。

    ……

    温柔带着顾意安去竹林坟前拜别这些原住民之后,旋即便带着顾意安离开了山谷,去寻桃李师姐的下落。

    有人能够寻得山谷的确切位置甚至将其原住民们全部灭杀。恐怕还会卷土重来,查看有无落网之余鱼。

    师徒二人离开山谷三个时辰之后,温柔所料想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八名中年男子,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就连他们的双眸里也尽显杀气。只见他们身着黑色镶金长袍在山谷内来回穿梭。好像是在探查什么。

    莫约小半个时辰过去,八名中年男子将山谷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探查清楚,此时此刻八名中年男子全部聚首在温柔所立下的坟前。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一名中年男子,剑眉轻挑,负手而立。仔细发现,他与其余七名中年男子的衣袍上有着些许的不同。只见他的胸口的位置赫然绣着一朵金黄色的梅花。梅花绽放,宛如有着生命。他冷冷的注视着竹林之中多出来的坟,说:“可查探到什么?”

    其余七名中年男子似乎都听令于这位胸前绣着金黄色梅花的男子。立刻恭敬的回话道:“回禀梅爷,小的未曾查到任何蛛丝马迹。确定山谷内隐藏的家族叛徒人员已经全部灭杀。”

    胸前绣着金黄色梅花的中年男子忽然恼怒的挥手将坟前用竹子所做的墓碑直接掀翻在地,气氛的吼道:“无任何蛛丝马迹?!这无字墓碑是什么?!!将山谷内再次全部清查,不能够放过任何一点点哦蛛丝马迹,另。注意寻得是谁来过山谷。”

    “遵命!”

    七名中年男子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便开始分散开来在山谷内再次清查。

    胸前绣着金黄色梅花的中年男子此时此刻神情方才恢复正常。只是他望着已经被自己掀翻在地的无字碑,居然一声婉转的叹息。

    旋即他惆怅的对着墓地自言自语道:“你以为封印了你子孙的血脉就能够逃脱你们必须承受的东西了么?!到头来封印血脉却让的子孙受到了致命的一击。呵,这么多年以来的纠缠究竟还是你输了。”

    莫约一个时辰过去,七名中年男子从山谷的四面八方归来,认真严肃的说:“回禀梅爷,小的们并未查看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想必建立墓地的人非常细心将所有可能留下来的线索全部抹去。”

    胸前绣着金黄色梅花的中年男子也只能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旋即从自己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瓶由黑色材质制作而成的葫芦瓶子。

    当黑色葫芦瓶子出现在他手中的时候,整片竹林忽然狂风大作,像是极度的恐惧。

    胸前绣着金黄色梅花的男子面不改色,旋即慢悠悠的将黑色葫芦瓶子的封盖直接掀开,然后将黑色葫芦瓶子内的液体全部滴落在坟前。

    “撤!”

    一声令下,他便率领着众人全部消失在原地。只是当他们离开这片土地之后,从黑色葫芦瓶子之中滴落下来的黑色液体全部融入了土地内,片刻“轰”的一声,原本刚刚堆砌的土坟忽然塌陷,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坑。然而将视线朝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巨大坑中瞧了过去,却会发现折个巨大的坑内居然什么都没有。

    ……

    顾意安乃是一位从来都未曾接触过修行的八岁小女娃,及时是如此她体内封印因为这一次的缘故有些轻微的撕开的痕迹,但是却依旧只是一位无任何修为的小孩子。

    温柔只能够带着顾意安徒步前行,料想桃李师姐离开山谷之中因该也会选择以徒步的方式修行,故而方才选择。

    顾意安已经完全将伤心掩饰了下去,从表面上看上去,她只是个八岁的小女娃。

    顾意安翘着头望着温柔,渴望、迫切的说道:“柔师傅您何时方才能够教导意安修行啊?”

    小小的心脏内已经对修行充满了迫切的渴望。她渴望变得更加强悍,她无比的渴望。

    望着顾意安的投来的充满着迫切与渴望的眼神,温柔说:“修行是件非常难的事情,一旦踏上这条路可需要经受太多的磨难哟。”

    “意安不怕吃苦,意安只是害怕不够强,不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不能够给爹爹以及叔叔伯伯们报仇雪恨。”顾意安的心里如今尚还充满着无边的仇恨。

    温柔无奈的叹息,小小年纪便已经拥有如此强烈的恨意,究竟是谁的错误。

    “难道意安修行只是为了报仇雪恨么?”

    顾意安不回答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此时此刻她的心里也在反问自己,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报仇雪恨么?

    “我们修行是为了更好的活在这个大陆上,并非只是为了报仇而修行。如果只是为了单一的仇恨,那么当仇恨不在的时候,修行是否也毫无意义了?”

    顾意安想了想,忽然翘着头,认真的说:“意安想要保护柔师傅您,想要一直陪伴在柔师傅您的身边。”

    温柔咯咯的笑了起来。

    刚刚还翘着头认真的和温柔说话的顾意安忽然脸色苍白,毫无血丝,双腿似乎忽然站立不起来的轰然倒地,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哆嗦。

    温柔被顾意安突如其来的摸样给吓住,连忙蹲下身来扶着一直在不停哆嗦的顾意安,关切的说:“意安你怎么了?快告诉师傅。”

    顾意安面色极为难看,就连双唇也开始不停的哆嗦,她艰难的说:“他们、他们毁掉了爹爹他们。”

    温柔顿时一惊,谁毁掉了顾意安的爹爹以及叔叔伯伯们的?刚刚离开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难道山谷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柔很想要回山谷探查清楚一二,但是却丹田内的“墨”出声给拦住。

    “墨”说,“小温柔不能够如此冲动。”

    温柔平日里非常尊重“墨”,也非常相信他都话,所以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我只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罢了。”

    “墨”沉寂了很久,方才悠悠说道:“或许本座让你收下顾意安是在害了你,那帮势力不是你现在能够惹得起的。记住莫要再回山谷。”

    温柔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她看着一直在哆嗦的顾意安关心的问道:“意安你没事儿吧?”

    顾意安咬着嘴唇,回答道:“柔师傅您放心,意安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温柔虽然不知道究竟在山谷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够让顾意安忽然变成这般摸样,但是她知道这些或许就是顾意安体内被封印的血脉问题。

    她究竟来自于何种恐怖的血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