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四十三章 血之花
    眼前情况紧急,就连众位老修士都无法解释出鸿沟之中种种奇异景象究竟是什么。老妖山此时此刻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并且如今自己等人想要远离也非简单之事。

    已经面目全非、满脸狰狞的男修士正悄无声息、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众人。

    想起刚刚只是突然迸发出现血腥气味儿就能够折磨的这八位修士痛不欲生,许多年轻一代就已经双腿开始发抖,大脑开始不听自己使唤,想要晕倒,可是却又没有这个胆量。

    无眉老道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却对站出来的八人甚感欣慰,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或许下一秒便会死在自己同伴的手中。

    仁慈,有些时候反而是致命的。

    “连自己的同伴都杀,你们可真够狠的!哈哈哈,今日真让本座打开眼界。”男修士狰狞的面孔冷冷的扫视着众人,在他的眼里丝毫未曾将这些老修士放在眼里。

    俯视天下,唯我独尊。

    无眉老道从刚刚的情绪之中恢复过来,转眼便又成为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他冲吹胡子瞪眼睛的直接想要冲上前去将这位占据了他人身体却还敢大方厥词的怪物撕成碎片。

    “老怪物你脸本尊都不敢示人,还敢性口雌黄!”

    今日,想要活下去,便唯有一战。

    鸿沟突然在老妖山的山脚下突然崩裂开来,必定在老妖山内产生了某种变化,而不想让任何人去打搅。

    很明显这场战斗根本没有年轻一代的事情,你个小虾米般的人物往前一战,直接就被对方秒杀了,还战斗啥?

    鸿沟之中血光慢慢的再次直线而上,直接将男修士包裹起来。血光之中血腥味儿蔓延开来,足足的将荒地之中的这片土地全部包裹起来。

    刹那之间,在荒地的一些地带,几位还未曾远离此地的年轻修士瞬间便感觉到身体内突然横空出现的锥心之痛,大脑仿佛将要爆炸,有一股被人千刀万剐的感觉。

    他们狰狞着,抱着头,弯曲着躯体在荒地上痛苦的来回滚动,想要以此让自己少些痛苦,可是时间飞快流逝。那种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加重、越来越加重。

    刹那之间,他们的皮肤开始龟裂,从一条细小的小缝儿开始。慢慢的、慢慢的知道龟裂开一条莫约鞭痕大小的伤口。

    鲜红色的血液直直的往外冒出去,原本便已经干枯的土地刹那之间仿佛开始欢呼雀跃起来,他们干枯的土地突然只见被一股热乎乎的液体覆盖住了,虽然起不了大的作用却也缓解了。

    他们痛的想要自杀,可是却连同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他们皮肤绽开的一条条惨不忍睹的伤口开始蔓延在他们的头颅位置。就连他们的头发也被伤口刹那之间劈成了几段。

    血液一滴滴的流淌尽,身体也疼痛的麻木不知道疼痛。这三女四男的年轻一代修士放在仙魔大陆的某个大城市内也算是天才级别的修士,可是如今他们却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眼里充满着绝望,他们明白他们的性命已经走到尽头。

    如果早些离去,亦或者不为了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而来到老妖山,或者今日的他们依旧在自己的地方坐着天之骄子或者天之骄女。

    可是。可是一切的一切已经没有了后悔的可能。

    虚弱的感觉充斥在他们的神经,好累,好痛苦。可以休息了。

    ……

    小雯始终够被黑色的斗篷裹在其中,除了那一双美丽却又冷酷的双眸之外没有任何暴露在外。和小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直都在他身边一蹦一跳的小药。依旧是一身黑色的斗篷,可是小药却将自己那张俏皮的样貌毫无保留的绽放出来,时时刻刻她的脸上都挂着灿烂无比的笑容,好像她就是一位开心无邪的小姑娘。

    小药手里捏着一束不知道从哪里采来的五颜六色的鲜花。一蹦一跳的跟在小雯身边。她无邪的笑容,娇滴滴的声音活:“小雯我们为何这般就离去?辛苦了这么久你甘心么?”

    鸿沟出现之后。小雯便立刻掉转头想要离开荒地。

    小雯冷声闷哼一声,说道:“难道你没有感觉到鸿沟内的浓郁血腥味儿?若不早些离去恐怕便是死于非命。”

    小药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将手里的五颜六色、很普通的鲜花往小雯鼻子前晃悠晃悠,然后毫不在意的说:“怕什么,咱们有血之花在手,害怕蚀骨血腥味儿?!!!”

    小雯意味深长的视线扫视了一眼被小药捏着手中的鲜花,说:“还好你带着血之花,若不然我们今日便真的命丧此地。”

    “这就叫做未雨绸缪!天书上不是记载着古路现,鸿沟出,血光灾,血花解么?!所以……嘻嘻,你懂得!”小药非常的自豪,看似没心没肺只知道傻笑和开心的小药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绝对不让自己有机会命丧此荒地。

    小药手中看似普通的跟普通的野花没有什么区别的五颜六色鲜花便是传说中的“血之花”。只开在血池之中,万年方才能够开一朵花,并且每一朵花能够如此绽放一万年的时间方才花落。而“血之花”表面上看上去与其他普通的花朵没有不同,但是却在每朵花的花蕊部分散发着金色带着血红色的小花形状,尤其特别。

    万年开一朵,一朵绽放万年,这样的奇花就算是天人镜的修士见到都会脑子风抢。如果让那些寿元将近的老修士们知道这位看似天真无邪,时常挂着灿烂笑容的小药姑娘,此时此刻手中可是握着大约有六七朵不同颜色的“血之花”。

    犹豫生长的地理位置不同,所以方才导致了“血之花”的颜色有所区别,但是其主要辨别特征并无不同。

    针对着血腥味儿蔓延在整个荒地之中,小药手握“血之花”并且是不是的挥动“血之花”,将它浓郁的香味散发出来,以阻挡血腥味儿对他们造成的伤害。

    小雯突然停止住自己前进的步伐,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自己的前方。小药随后也将自己的视线投放了过去,只见在荒地之中三女四男面面目全非的躺在已经变成了一滩血色的荒地之中,生机尽断。

    小药惊呼,“呀呀呀!他们居然被血腥味儿侵蚀掉了。”

    小雯面色依旧,从她的双眸之中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激动,冷声说道:“神魂俱灭!”

    “啥?不会真的要酱紫做吧?”小药眨巴眨巴着自己的双眸,有些不忍的说道。

    “不这样做,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他们便会被那些血光主宰了身体,成为行尸走肉,这样你忍心?恩?”

    血腥味儿是从鸿沟深处传出来的,能够在修士毫无察觉的时刻直接被吸入体内。在进入体内之后一股宛如利剑一般的血光之气便会直接冲入他们的大脑之中,然后再分股开始漫游在身体内部乱窜,将其丹田摧毁,一生修为毁于一旦。

    究竟鸿沟深处隐藏如何恐怖的存在,能够发出如此恐怖的攻击。

    小雯和小药两人袖袍一挥,一股劲风便从这三女四男之中爆掠而过,随之,他们便神魂俱灭,彻底的从这世间消失不见。

    这样做显然是对他们最好的方法,若不然只能够看着他们最后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在这世间行走,害人。

    小药甚感万幸,自己预先准备好了“血之花”,若不然,恐怕躺在这里的还有自己二人吧!血腥味儿蔓延的非常快,而且是用呼吸吸入的方式传播开来,如果不是实现察觉到了,恐怕很难被避免。

    小雯所见到这样的场景,心里一阵焦急: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好?

    小药心领神会,眨巴眨巴双眸,说:“小雯在担心温萧?既然如此何不去……何不去看看呢!”

    小雯此时此刻的目光可是杀人,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小药,吓得小药已经不敢开口说啥话了,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差点就直接蹦跶出来。

    果然是谈温萧色变啊。

    小雯心里闪过一丝苦涩,什么都没有说踏着自己的步伐继续前进着。

    担心就能够去瞧瞧么?

    他恐怕根本就不想要见到我吧?我的两位最最最重要的亲人们啊,你们可要活的好好的,若有一日,小雯能够站在仙魔大陆巅峰的时候,定会归来与你们二人相认。

    但是,但是,如今还请原谅。

    通往域外星空古路的消息,无论如何也未曾会想到会带来如此多的麻烦。任谁都无法料想到会发生如此的变化。

    究竟老妖山之中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啦好啦,小雯你表生气啦!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以后我绝对不再说了,行不?”每一次只要提到有关于温萧的事情,小雯就会变成这副摸样。

    究竟这个温萧对小雯有这么重要么?有这么重要么?

    温家兄妹和小雯是啥关系?好奇ing。

    重要到这种地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闪婚蜜爱:误嫁高〕〔网游之巅峰职业〕〔第一宠婚:帝少大〕〔笑傲长生界〕〔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诸天之主〕〔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