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三十五章 被暗算了
    老妖山强攻不进,大本营联盟留下来的修士死伤大半,莫离和何梦生两人眼见着自己筹划的计谋完全失算,大本营联盟内人心惶惶,士气不稳,倍感压力。

    大本营主营地内莫离和何梦生两人灰头土脸,身上皆小小的挂了伤。主营地内早已经是满目疮痍,所有的陈设几乎都被莫离和何梦生两个人拆成了碎片。

    莫离脸上血迹斑斑,他那道袍也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的洞,白色的道袍血迹斑斑,看起来有些狰狞。

    “究竟是何处出错了?!究竟哪里出现了纰漏,让我们功败垂成!”莫离几乎要抓狂了,牺牲了那么多,计划了那么久的时间,到头来所有的牺牲都成为了白费。

    大本营联盟这次损失了多少的修士,结果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何梦生比起莫离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能够算做站在仙魔顶端级别的人物,哪里还曾有过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

    何梦生气急败坏,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莫离乃是研究“太极盘”的顶级专家级别人物,并誉为“太极宗师”,如今只是遇见了“太极盘”地势的老妖山罢了,却连连失误,导致了如今的结局,按照常理就算莫离无法洞察“太极盘”地势的内在,但是也不至于落得就连自己也身受重伤的程度。

    “老莫你可曾想过太极盘地势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其实内在根本就不是太极盘地势,所以你运用你生平所学、所研究的东西来对抗太极盘地势,最终却也落得重伤的程度。”

    这个一个大胆的猜测,只不过从何梦生的口中一出,让莫离也开始忧心起来。“太极盘”地势只是外表的障眼法,其实最为根本的东西却被它恰好的掩饰了过来。“太极盘”只是用来迷惑想要窥探其老妖山内部的修士。

    莫离陷入了沉思,在脑海内将通往域外星空古路消息在仙魔大陆散播开来的时候一直到此时此刻,他的脑袋内不断的闪过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一切。

    通往域外星空古路这种极为隐秘的事情怎么会如此轻易的便散步在仙魔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这似乎并不太合理,就算是有人真的知晓了这其中的一些关联,但是那可是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他又怎么舍得让仙魔大陆的所有修士一同分享?

    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纵使宝物再多,也不够仙魔大陆之上的所有修士前来哄抢吧?

    越是沉思,莫离的眉头便是皱的更加的紧。

    轻易的便将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隐藏在老妖山的事情传扬出来的人必定是想要借此带来某些对自己的好处。当时所有的修士都沉浸在这种巨大的震撼之中,那可是已经消失了多少万年的域外星空古路,如今再次有可能现世。那将意味着是巨大的机缘。

    这个意外来的太快,诱惑力也太强悍了些,所以导致了所有的人都未曾察觉到什么。

    有人想要利用他们。来达到某种私欲?!!!

    莫离更加是气愤难耐,自己在仙魔大陆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敢将他当猴子耍,如今可好。

    “好啊!好啊!可莫要让本道知晓了这幕后的人究竟是何方人物,若不然定要将其追杀。不不死不休。”

    莫离将自己的猜想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何梦生,惹得何梦生当场便是将已经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残缺不全的座椅再次四分五裂,彻底的化为了粉末。

    “nnd,居然有人敢将我们当猴子耍,还真是够胆大包天的!将通往域外星空古路就隐藏在老妖山的消息传出来的人一定就是罪魁祸首。”何梦生此时此刻几乎都想要直接将那为故意将他们当做猴子耍的修士撕成碎片。

    何梦生又说:“如今事情已经这样,老妖山内是否哦真的存在着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难道说啊。”

    莫离却是摇头晃脑。“非也,非也!就算老妖山内并没有通往域外星空的古路,那么也必定存在着某种绝世的宝物。太极盘地势只是幌子。那么其真实的地势必定比起太极盘还要危险十分。突然,本道倒是好奇其中的宝贝究竟是何方神圣。”

    ……

    大本营联盟因为死伤过重,大多数存活下来的修士已经对莫离这为军师的指挥能力产生了怀疑,纷纷退出。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从昔日辉煌一刻的大本营联盟。如今已经名存实亡,就连何梦生和莫离皆消失不见。

    呵呵。这位何梦生乃是仙魔大陆之上非常了不起的修士,如今却如此做,落得仙魔大陆之中多少修士的不齿与鄙视。

    这件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传遍了整个仙魔大陆的每一角落,众多为修士纷纷对此议论纷纷。

    “太极宗师?纯粹的白痴一个,白白的葬送了多少鲜活的生命啊,最后居然一声不吭的便离开了,这是妄为一代宗师。”

    “何梦生还好意思被尊称为仙魔大陆之上非常具有权威的修士,我看就是个鸟蛋,废物一枚。”

    “做修士定当不做莫离、何梦生。”

    ……

    转眼之间何梦生和莫离似乎已经成为仙魔大陆之中最可耻的修士,但是拥护他们的脑残粉也极其高调的宣布着他们对何梦生还有莫离的不离不弃。

    “究竟是谁在背后算计着莫宗师?莫宗师乃仙魔大陆第一太极宗师,居然有人胆敢在众修士面前使诈陷害,必定诛之。”

    “一代天骄何梦生何时能够沦落到你们如此奚落的地步,他是一代天骄,是一代强者,也是仙魔大陆的佼佼者。陷害者必死!!!!”

    ……

    莫离和何梦生的离奇失踪失踪成为了众多方势力的把柄。问心无愧,好端端的你们失踪这是作甚?强行攻打老妖山的时候受伤严重到了需要闭关养伤的地步?

    也似乎也说不过去不是?那你们失踪究竟是去了哪里?

    总而言之莫离和何梦生两人不出现,他们便会一直成为仙魔大陆争议最多的话题人物。

    失踪未曾离去,如今已经和原本一早选择离开大本营联盟的修士们呆在一起。温柔非常疑惑,何梦生和莫离两人的修为怎么会离奇失踪了?

    不可能是害怕舆论的压力,所以故意失踪以此来躲避接下来所需要面对的风波吧?

    “温柔师妹这是在焦急啥?”

    桃李师姐和温柔这些日子可谓是形影不离,见到温柔一个人目光盯着大本营联盟的总部,旋即便说。

    “只是好奇为何何梦生和莫离会突然消失不见了踪迹。”

    “据说那日强行攻打老妖山的时候,老妖山内部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镇伤了,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才默默的离去吧。只是,领导失误白白葬送了那么多修士的性命却也是实情。如果那一日你我二人未曾退出大本营联盟,恐怕如今我们已经饮恨而终,哪里还有这等闲工夫在这里做着研究这等实情。”

    “师姐说的是。”温柔认同的点头。紧接着温柔又说,“如今老妖山内风云难测,看来通往域外星空古路出世是非常极具艰难的事情。”

    “这或许也是一种历练。”桃李师姐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来到老妖山之中唯一让他们感到费解的事情当然要属红绸的出现。那样一位奇异的红衣红发红眸的年轻女子,拥有着异常的冷漠和恐怖的实力,杀人如同捏死蚂蚁一般,的的确确是一位非常妖孽的天才少女。只是那一张异常冷漠的脸,却让人无法冷静自若。

    像极了方如歌,除去那一头的红发和一双另类但是却非常美丽的红色双眸之外,其余的地方简直就是一摸一样。

    红绸是否就是方如歌?

    若是方如歌为何她又要叫自己红绸,而且方如歌似乎也没有如此的实力。短短两年时间不见实力便可怕到就连温柔和桃李师姐也要自叹不如的地步?

    这样说来红绸便不会是方如歌,可是那样又如何去解释红绸与方如歌这两个完全因该没有交集的修士张着一张一摸一样的脸?

    越是这样想,红绸的秘密便更加的让温柔和桃李师姐困惑。甚至他们都不敢将红绸像极了方如歌的这件事情告诉方天翼,害怕若红绸不是方如歌,会让方天翼生承受不住。

    若是因为那样方天翼一蹶不振的话,恐怕温柔和桃李师姐会后悔死。

    究竟红绸是否就是方如歌呢?这需要验证。

    良久,温柔缓慢的说:“师姐你认为红绸是否就是……”方如歌的名字温柔已经不敢再提起,想起那位如火如歌一般的女子和她的遭遇,温柔总是会莫名的心疼。

    “谁知道,这需要验证方才行啊,总不可能因为一张相视的脸便认定他们便是同一个人,必定性格差距太大了。”桃李师姐颇为无奈,最近一段时间最不想要提起的事情便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女帝有旨:这个面〕〔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爆宠小萌妃:腹黑〕〔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小小医师升官路〕〔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