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三百二十七章 玉碎
    原本生机盎然的莲花池塘园区内,此时此刻却变得有些狼藉。突如其来的怪风和雾气将这里团团包裹,分辨不出方向,识别度的减弱。

    这样的情况却给了想要暗杀帝凤的男修士绝妙的机会。弟弟死去,他存在的理由就是为他报仇雪恨。

    “老天都在帮助我,小弟,等着吧!大哥很快就能够为你报仇雪恨了。”

    一柄锋利的月牙行弯刀出现在男修士手中,他目光怀着浓浓的恨意与杀机。因为雾气太过浓厚根本就分辨不出方向,就连与你并肩站立的人恐怕都看不清楚摸样,这样的状态下想要暗杀帝凤无疑是寸步难行。

    可是,男修士此时另外一只手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瓶有些类似于观音宝瓶的玉瓶,让其中的不明液体,先后滴落六滴在眼里。顿时,他的面前难堪,像是在隐忍着锥心的疼痛。原本就怀着浓浓恨意的脸庞如今却变得开始有些扭曲,他咬紧牙关,双眸之中泛出一滴滴鲜红的血液,脸色惨白一片。

    但是这种情况并未维持多长的时间,大约在三分钟左右便消失不见。脸色恢复如初,只是脸庞还依旧残留着鲜红色血液,已证明刚刚所经历的全部都是事实。经过观音宝瓶内的液体洗礼双眸,男修士的双眸能够穿透浓雾的阻碍,以辨别前方的方向。

    他自以为自己刚刚所有的行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却不知道就在他拿出观音宝瓶的时候,安逸的目光便已经皎洁的放在了他的身上。

    安逸皎洁的露出自己的笑容,“居然是洗礼液体,想不到居然有人得到了这东西。”

    凌未来虽然不像是安逸一般,天生拥有神眼,但是却不知道为何。也具有与安逸丝毫不差的洞悉一切的效果。

    “洗礼液体可以在关键的时候起到特殊的作用,但是所要承受的疼痛却是巨大的,而且后遗症非常严重。安逸你去看看这个人究竟是想要作甚!”凌未来吩咐。

    翰林、安妮、陈晨三个人只好乖乖的呆在原地,毕竟他们在这被浓雾笼罩的环境内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事情,只能够依仗安逸的神眼。

    “老大你就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我好了!”安逸高兴的接受了凌未来的吩咐,小心翼翼的跟随在男修士的身后前行。

    莲花池塘园区面积实在是太过广大,前来参加采莲大会的修士又太过多,纵使已经有不少修士已经饮恨或者放弃,但是云集在此的修士依旧多的吓人。想要在人群集中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杀非常麻烦。

    男修士穿透浓雾,满怀杀机的一步步接近帝凤。帝凤实力太过强悍。他硬来根本就不是其对手,能够做到便唯有出其不意。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帝凤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男修士的视线内不足二十米的距离。男修士的心脏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冲上前去将帝凤斩杀。但是他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将会永远失去机会。

    安逸一直在其身后跟着男修士的步伐,这样一路走来却未曾有修士发觉他们的行动,这一点让安逸非常好奇。按照道理就算是周围的一切被浓雾所覆盖,辨别不清楚方向。但是这些修士也不可能完全的白痴了,接二连三的有人从他们身旁走过却完全不知道啊。

    难道说,这浓雾有问题?麻痹住了人们的神经?

    似乎说不过去,问题因该在那个男修士身上。

    安逸从男修士的视线内发现了帝凤的身影,眉头不禁更加的皱紧,“居然是那位让人看不透的女子。”

    帝凤所在的地方很空旷。距离人群集中的地方大约就有二十米的距离。此时此刻帝凤神色如常,并未因为雾气而感到焦虑。她负手而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样的距离安逸已经可以很好的观察到周围的一切。所以便不在跟随着男修士的步伐前进。

    男修士并未前进,他一手紧紧握着锋利的弯刀,另一只手却突然松开,从他手中被捏碎的观音宝瓶的碎片夹带着刺穿他皮肉所带来的鲜红色血液掉落在地上。

    安逸这才明白为何刚刚会出现一路都未曾有人察觉的事情,“原来如此。宝瓶居然被他硬生生的捏碎了,真的是不要命了。”

    玉碎。不仅仅碎的是宝瓶,还有他的生命。

    用生命去蒙蔽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他这样不要命的究竟想要作甚?

    帝凤面纱遮面,却突然在这个时候转身直视男修士,“另可玉碎掉生命也要杀我,你倒是该让我如何说呢?”

    男修士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未曾想到玉碎掉生命换来的蒙蔽效果却未曾将帝凤给蒙蔽住,一切时候她都了如指掌。

    “你是如何逃脱被玉碎蒙蔽的?”

    帝凤笑着说:“如果我告诉你,玉碎宝瓶原本就是属于我的,就连宝瓶内的几滴洗礼液体也是属于我的呢。既然今日你如此想要杀我,不如我就送你去见你弟弟好了。”

    敌人想要杀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仁慈。一旦仁慈,送命的便是自己。

    “即使是如此,我也要拉着你起去死。”

    男修士知道早已无力回天之后,像是发了狂一样,先后祭出了自己所有的宝贝,想要以此将帝凤斩杀。可惜这些被他祭出的宝贝丝毫都未伤害帝凤,只是被帝凤轻松的一挥袖袍,便全部化为了粉末。

    “哈哈哈,你死定了,我要用生命来斩杀你。”男修士诡异的笑容,嗜血的盯着帝凤。

    “生命之火,请你燃烧化作永恒的惩罚,将她炼化。”

    男修士的话刚刚说话,他的身躯和灵魂便突然被一团团的火光给燃烧成了灰烬,然而半空中却出现了一团火焰,邪气的爆发着炽热的能量。

    远在二十米外的区域,安逸感受到浓雾正在被这团出现的火焰给炼化掉。它并不是存在世间的任何火焰,而是用生命本源和灵魂所化,让自己死后也能够将对手炼化的恐怖火焰。

    安逸说:“居然用生命原本和灵魂化作吞噬火焰来将她炼化,看来仇恨非常深厚啊。”

    帝凤神色如常,丝毫不惧怕这团火焰,“来吧!就让你来助我突破我的关卡。”

    半空中的这团火焰如同有着生命,带着对帝凤的恨意突然迸发直接进入帝凤的身体内。

    炽热的感觉像是在燃烧着帝凤的五脏六腑,慢慢的想要将其炼化。原本平静如常的帝凤开始有些痛苦的表情。火焰在体内炼化着,自己需要控制住自己丹田内的灵气将它反炼化。

    安逸虽然听说过这种利用自己生命本源和灵魂幻化的火焰,但是这的确也是她今生第一次瞧见,所以她不管不顾的仔细的观察,越是观察,她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这种火焰可真够恐怖的。”

    雾气散去,一切又再次恢复了莲花池塘园区原本的美妙姿态。因为一切发生的太过诡异,而如今太过的平静,反而让人麻烦。

    帝凤虽然远离了人群二十米的距离,但是如今盘坐在地上,忍受着火焰炼化痛苦的样子却依旧被修士们很快的发现。

    火焰在其身体内,忽明忽暗的显现出其身影来,让站在二十米外的修士们也纷纷瞧见了。

    “那是什么?燃烧生命本源和灵魂所化的炼化火焰!!!这小丫头究竟是得罪了谁,要这般的将她慢慢炼化。”

    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修士见到帝凤此时此刻的症状,不禁眉头皱紧,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够目睹一次炼化火焰的出现。

    很多年轻修士在听了这位男修士的话之后都纷纷知道了,帝凤正在遭受着炼化火焰的炼化,恐怕再过不久就要饮恨。

    凌未来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安逸的身边,凌未来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位男修士捏碎了玉碎宝瓶,最后却燃烧了生命本源和灵魂想要将那位黑衣女修士炼化掉。刚刚那些雾气便是被炼化火焰给炼化的。”

    陈晨听闻之后,感叹道:“看来她将命不久矣了,真是红颜薄命。”

    围绕着帝凤的那寸土地,突然飘落了许多黑色的羽毛,那些羽毛静静的飘落着,落在地上化作粉末便会再次消失不见。

    这样奇怪的一幕突然出现,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出现如何的情况。

    温柔当初见到过黑色羽毛飘落的情况,旋即有些惊讶,那位黑衣遮面的女子是帝凤?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帝凤会遭到修士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本源和灵魂来将她炼化掉?

    温柔虽然和帝凤交情不深,但是却在此时此刻也非常担忧起帝凤的情况。

    有些早就看不顺眼帝凤,想要教训帝凤的修士们,自以为现在帝凤已经无暇顾及他们,便想要趁着此时此刻将帝凤一举击杀。

    可是就当他们刚刚抵达的时候,天空中飘落而下的黑色羽毛却宛如恶魔一般将他们的生命全部剥夺。

    惨叫声和鲜红色的血液并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娇妻狠大牌:别闹〕〔傲娇邪帝:绝宠爆〕〔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穿成白莲花女配了〕〔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总裁爹地霸道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