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二百九十三章 纱锭
    赤沙,因为全部都是由赤色的沙土覆盖,所以由此得名。不过,这块土地是从何时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已经无从得知,至少在各种古籍之中已经是毫无对它的记载。只知道这里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便已经存在,可能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也有可能更加久。

    这里全部都是一片赤色的沙漠,阳光照射比其他的地方更为强烈,就算你是一名已经踏入化丹镜的修士,在毫无对此地有所了解的情况下便擅自来到这里,也很有可能被困在此地,最后的最后变成沙漠之中的一具枯骨,从此长眠于沙土之下。

    这里是仙魔大陆公认的极凶之地,当然这里也隐藏着许多许多的秘密,所以才能够每年都引来无数不怕死的修士前来这里一探究竟,可最终也只能够有大部分地人永远的留在了这片神秘的土地。

    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传言的,据说是有一名化丹镜第十重丹息的修士死里逃生的从赤沙回归了。因为他的归来,更加带来了一个震撼世人的消息。赤沙之中不是完全的没有生命,这里已经有着一支已经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部落。

    而这支部落世代守护在这片土地里。

    温柔被奴儿拖进土房子内,刚刚踏步进去,温柔顿时感觉到凉爽,与外面的空气中燥热的感觉完全不同。

    难道这里的人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原来她们是有自己独到的方法。

    从温柔的视线内看这座土房子,发现此时此刻自己所站的位置乃是这座土房子的中心位置,除去几张简陋的桌椅之外那便只有整座房子内部都存在的土雕刻。

    温柔被这些雕刻吸引住,仔细瞧了瞧,发现这里雕刻的并非什么特别的图案,因该算不都是他们这一部落的人先辈生活的详细图案。只是加以了夸张的手法来雕刻,看起来有些特别。

    这些图案刻得十分精致,栩栩如生,经历了岁月的打磨却依旧能够完好如初,必然在雕刻的时候费了不少的心。

    温柔正在赞叹着这些墙壁上的雕刻时,从里屋内走出一位年纪看似已经四五十岁地中年男子,他面带笑容,慈祥的走了过来。视线里就好像看不见任何的东西,眼里唯独只能看见孔雀女。

    孔雀女天真的笑容挂在脸上,嘿嘿一笑。旋即便给那位中年男子行了个礼儿,道:“女儿给父亲请安!”

    中年男子正是孔雀女的父亲,这个土城部落的部落长纱锭。纱锭慈祥的一笑。视线这才瞧见了其他的人。

    当他的视线投放到温柔身上的时候,立刻收起了原本慈祥的笑容,转而取而代之的则是他威严陈浩南的职业生涯。纱锭说:“这位姑娘不像是我部落的人,孔雀你快说说怎么回事?”

    孔雀女恭敬地回道:“回禀爹爹,她可能也是想要来赤沙探寻宝贝的修士。所以女儿便擅自做主将她擒了回来,仅凭爹爹处置。”

    温柔无言以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孔雀女给安上了什么寻宝贝的名号,真的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纱锭问言,转而问温柔道:“你还真不想要命了。居然还敢来赤沙寻宝!!”

    “我说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来的这里,你会相信么?”温柔知道纱锭可能就是这座土城之中的权威人物,生死全凭着他的一句话。所以如果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最后关头,也只能够拜托“墨”,让“墨”救自己了。

    “你未曾说,又怎知我不会相信?!!”

    “你的女儿不就是没有相信,直接把我给捆了。”

    孔雀女撅着嘴巴。愤怒地说:“不是我部落的修士,来到赤沙还能够有什么原因。肯定是为了传说中隐藏在赤沙的宝贝。”

    “孔雀你先闭嘴!让这位姑娘说说看。”纱锭果然是个英明的部落长,虽然知道有很多修士都想要来赤沙夺宝,但是也绝对不想要错杀任何一个好人。

    就是因为这样,温柔方才说道:“我也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一摔之后便已经到了这里,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你的女儿给捆住了。”

    “当真?!!”

    “句句属实,不敢有所期满。”

    纱锭沉默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不时的将视线投放到温柔的身上。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时间之后,纱锭又再一次不太相信的确认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摔下的?”

    “莽城。”温柔实话实说。

    纱锭再次陷入沉默,不过这次沉默的时间很快。旋即他轻轻反手对着温柔一挥,“收!”

    温柔身上捆住她自己的无彩色的绳子便消失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束缚着自己,温柔觉得全身都是舒坦的。

    她对着纱锭感谢的说:“多谢部落长肯相信我。”

    孔雀女不明白纱锭为何如此做,撅着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爹爹你怎么能够就这么放了这个坏人啊?”

    纱锭解释道:“我相信她说的话。”

    可是此时此刻的纱锭看似很平静,却在心里掀起了风浪。

    莽城,想不到这个传送阵居然在这个时候开启了,而且还传送来了一位修士。已经多少年了啊,多少年了没有开启过这个传送阵,想不到这一次《长生图》出世,却引起了传送阵的开启。

    这个预兆,是否在告诉我们,赤沙的秘密即将开启?

    部落一直守护着这里这片土地,终于快要到来我们可以离开的时候了么?

    孔雀女见到纱锭好像又陷入沉思,便呼喊道:“爹爹啊,你还没有说该如何呢。”

    纱锭被孔雀女惊扰,思绪方才回过神来,“啊?只要是不予我们为敌,那便是朋友,孔雀啊你让这位姑娘在部落内休息一日,明日便送她离开部落吧。”

    孔雀女一直都非常相信纱锭的判断,只要是纱锭说的话,她都表示深信不疑街球血下载。自然父亲已经如此说,孔雀女也只要相信,点头应道:“好的,那女儿就带着她下去了。”

    纱锭点头,“走吧。”

    像是囚犯一样的被捆绑着来到这里,现在又被当做是朋友一样的让部落长的女儿好好地款待自己,这一会儿对自己好,一会儿又对自己坏的感觉,温柔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孔雀女带着温柔离开土房子之后,便对着温柔说:“我爹爹说你不是坏人,所以我相信,但是把你可不要做出什么坏事,不然我就将你捆起来在部落大门外暴晒。”

    “我能够做什么坏事?!!”温柔无语。

    不过,唯一能够确定的事情就是这里的确有宝贝,不过一直以来的修士前来寻觅居然全部都没有寻觅到,这一点都是让温柔非常好奇。

    这支部落生活在这里,想必也是为了守护这里的宝贝。

    温柔对于宝贝虽然心动,却不会在自己羽翼未满的时候擅自来这里寻宝的。

    “有我在,就算你想要做坏事也不行。”孔雀女视乎丝毫都没有想要知道为何纱锭会只凭借着温柔的短短几句话便相信了她,在她的心里只要是父亲的话,那就是绝对的真理。

    不过孔雀女不会去疑惑,但是温柔却会。

    温柔大胆的猜测着:难道是因为提到了一摔便来到了这里?这样说来,部落长是知道莽山之中有传送阵可以传送到这里?

    究竟莽山与赤沙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温柔突然觉得这两者之间恐怕真的有着不能够言说的秘密,所以才导致了部落长肯放自己。

    不过,难道他就不害怕这个秘密被我传言出去?

    温柔提高警觉,以免部落长纱锭随时可能出击杀掉自己灭口。

    土房子内,纱锭瘫坐在椅子上,满脸愁容,自己喃喃自语道:“如果被你传言出去只是应了这个预兆罢了,不管如何这里都会被传言出去。”

    在这座土城内已经待了将近两个时辰,温柔坐在孔雀女给她准备的房屋门外的土地上,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不由的决定这里的人丁是否也太单薄了一点儿?

    “你在这里坐着作甚呢?”孔雀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温柔的身边。

    “你们这里怎么人这么少?”温柔抬头看了一眼孔雀女,旋即又将视线投放到大街上。

    “现在你见着的当然少啊,可是晚上这里就会非常的热闹哟。”孔雀女眨巴眨巴着眼睛,神秘的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就是说为什么啊?”

    “哪里来的这么多为什么,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告诉你哟,我们部落的夜晚可是非常美丽的哟,是你在其它地方都见不到的美丽,一定能够让你永生难忘。”孔雀女非常自豪的像温柔夸张起自己的家园。

    “有那么夸张么?”温柔不相信,她自己也不是没有在沙漠之中见到过只属于沙漠的夜景。以前在魔域之中历练的时候,每夜都是与沙漠夜景相伴的,所以也不稀奇。

    “当然,这里的夜景是只属于赤沙的,在其他的沙漠是瞧不见的。一定可以让你永生难忘,你要相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