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龙神诀〕〔恶魔之下〕〔幸孕甜婚:老公,〕〔大神别跑,哥罩你〕〔锦绣良田:山里汉〕〔带着联盟系统穿越〕〔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万古最强宗〕〔我的鬼差朋友〕〔抗日之草根英雄〕〔往往来来又半生〕〔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抠神〕〔人民币玩家系统〕〔网游之九转轮回〕〔埃拉索尔战记〕〔工科小生混大唐〕〔东晋之逆贼〕〔学园都市的替身使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二百四十一章 幽灵秘境
    血腥味儿夹带着不断从植物身上滴落下来的鲜红色液体内散发出来的清香味儿充斥着整个荒山。

    冲击波太过强悍所以导致方如歌这晕迷时间太过长久。

    大脑内有些晕晕沉沉的,方如歌记得自己好像被仙鹤带着在“仙真门”周边体验飞翔的乐趣,飞呀,飞呀,却突然遇到了不明的袭击。

    方如歌的意识渐渐地恢复过来,当她将自己那双明亮的目子再次睁开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此时此刻身处在地方压根就是自己从未来过的地方。

    此刻如此的陌生。

    意识刚刚恢复过来,很快方如歌便皱紧自己的眉头,就连她的鼻子也忍不住的狠狠的一皱,“这是什么味道——居然有这么浓厚的血腥味儿。”

    仔细一闻还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

    方如歌观察着自己此时此刻身处在的地理环境,这才发现距离自己不足两米的地方全部都被一层层的黑色雾气笼罩着,而自己落下的地方到处都是丛林密布,黝黑的泥土内夹带着红色的固体。

    “我这究竟是落在了什么地方?!!对了,仙鹤呢?”

    方如歌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仙鹤,若是仙鹤还在倒是可以让仙鹤带着自己飞离开这里。可是方如歌四处搜寻着仙鹤的身影,却没有丝毫的下落。

    “难道仙鹤死了?”

    一个不好的猜测在方如歌心里渐渐萌芽,可是她又很快的否定掉,“不对,不对,若是真的有人轰击我。那我未曾少掉一根头发丝儿,那攻击我的人总不可能只是为了杀掉仙鹤吧?!!!”

    方如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来安抚自己的内心,仙鹤一定是受到了重创,与自己相同不知道落在了何处。

    方如歌刚刚才被自己找出来的理由安抚好内心的不安,视线仔细的扫视黑色浓雾的时候,这才发现在黑色浓雾的边角处,一根洁白的羽毛安静的落在地上。

    方如歌震惊的瞪大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刚开始她看到的只是一根洁白的羽毛很安静很安静的躺在地上,任凭着时间风雨的淬炼。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在原本洁白的羽毛上,方如歌出离的看见了,那只乖巧听话,带着她体会第一次飞翔的快乐的仙鹤眼睛内充满了死亡的恐惧,它不停的挣扎着,挣扎着……可是黑色的浓雾渐渐地。一点点的,将仙鹤包裹着,死神越来越逼近。

    仙鹤惨痛的嘶吼着自己的嗓子,希望有奇迹可以发生。可是无论仙鹤如何的嘶吼,如何的惨叫,都没能够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方如歌看到仙鹤的那双无助的双眼内缓缓的划落出一滴滴绝望的眼泪。它在哭诉。

    仙鹤的身上没有流出任何的一滴血液,不过却已经足以让它痛不欲生。它在临死的最后关头依旧在努力挣扎着,挣扎着,希望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生命戛然而止,仙鹤所有的挣扎都化作了过眼云烟,在它尸体的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点点它曾经挣扎过留下来的痕迹。凭借着这些痕迹,或许才能够说明仙鹤曾经的不愿,曾经的恐惧。

    方如歌看到,仙鹤那双绝望的双眼正与自己的双眸对视着。那股绝望让方如歌感到了一股害怕与恐惧。

    渐渐地。黑色的浓雾将仙鹤慢慢的笼罩,笼罩,不过才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黑色的雾气又散回到了原本的交际线上。只是仙鹤的躯体已经不见了踪迹,留下的只有一根剩余的洁白色羽毛。

    方如歌双眼的泪珠不受控制的流落出来,用力摇晃一下自己晕沉沉的脑袋,方如歌再次将视线投放到黑色雾气变化的那根洁白色羽毛上,才发现黑色雾气的旁边真的只有那根洁白色的羽毛。

    可是刚刚所见的一切是否都为真实的?

    方如歌用力摇晃着脑袋,好似已经分不清刚刚自己所见的一切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种幻觉,若是幻觉,那为何此时此刻黑色浓雾的边缘依旧存在着那根洁白色的羽毛?

    方如歌虽然很想要知道究竟是否自己刚刚所见的是真实存在的,可是碍于黑色浓雾如此厉害能够将仙鹤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便消磨掉,方如歌还是止住了自己想要朝着前方迈进的想法,只是从原地站了起来,对着那根洁白色的羽毛,双手合十,将双目紧闭,默默的为仙鹤念经,希望能够超度它的亡灵。

    来世记住了,莫要再来这夺去你这一世生命的地方。

    如今黑色的浓雾不能够靠近,可是除了这黑色浓雾所笼盖着的地方就只剩下一片片看不见尽头的荒山,究竟在荒山内有无可以离开的路?

    方如歌不得而知,可是此时此刻大哥方天翼和桃李师姐正在闭死关,温柔也已经离开“仙真门”历练去了,谁还能够还此处救自己?

    更何况就连方如歌也无法保证就算是方天翼、桃李师姐、温柔他们三人都全部来到这里来救自己,就真的能够救的出去,可莫要自己没有出去,反而是害了他人。

    很快的,方如歌努力的将自己的心情状态调整了过来,不再沉静在悲伤与恐惧之中,从某种方向来看,这对自己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有在生死边缘徘徊过,才能够在实力上最快速的进步,这未必也不是一种很好的历练。

    想着大哥方天翼曾经对自己说过,温柔姐姐能够进入“仙真门”真传弟子行列,不仅仅是有着一定的天赋能力,还有她不断的历练而的出来的强悍实力。

    由此可见历练的重要性,所以很快的,方如歌便不在沉静在恐惧之中,反而对这个陌生又带着重重危险的荒山充满了征服的信心。

    有何可惧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轮回道之中再经历几次轮回罢了。

    想通了后,方如歌从那些枯枝败叶中寻得一根略粗的木头棍子,抡起这根木头棍子,方如歌便用力的在自己身边的一颗莫约已经有了四百多年的参天大树上划下一个“x”,这样若是自己在这荒山内迷路了,又或者是处在一个巨大的迷宫内都能够找到自己原来出发的地方。

    当“x”划下的时候,一股清香从苍天大树上传了出来,气味甚是好闻,只是方如歌却不敢多去闻这种清香的气味,连忙抬起自己另一只手来捂住自己的鼻腔。

    这里的地形复杂,随时也都可能存在危险,所以这异常的香气,方如歌更是一点点都不敢去闻,就害怕那香气会害死自己。

    不过就短短的闻到了一点点,却让方如歌有些疑惑,“这香味为何与刚刚这里的空气中夹带的那股清香味儿有些相同?大树被划破了会发出香气,却不流出一点点树脂?”

    这怪异的苍天大树着实的有些奇怪,但是方如歌此时只想要早点能够找到一条离开此荒山的道路来,哪里有空闲的功夫在这里仔细的研究这苍天大树为何只有香味却不流出树脂。

    “算了不去多作猜想,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以后若是有机会再来参详着大树的奥秘。”

    做了决定,方如歌便手握木头棍子为自己开路,艰难地踏着步伐缓缓的寻找着离开此荒山的道路。

    一个时辰过去了,方如歌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原本呆在的地方。若是此时她能够再次回到此地的话,她定会惊奇地发现,那根原本平静的躺在地表上的那根洁白色的羽毛,此时此刻居然飞跃了起来,在半空中飞舞、飞舞,然后那只仙鹤好似复活了一般,带着它略带有些模糊的身躯钻进了黑色的浓雾内,再也寻不得一点点的踪迹。

    而那根被方如歌用木头棍子划破了树皮,书写上了“x”的苍天大树,却突然不再是一颗苍天大树,而是突然幻化为了一个妙龄少女的摸样。

    只见那苍天大树幻化为的妙龄女子从刚开始略带模糊的身影飞快的变为了实体,仔细一瞧妙龄女子的摸样儿,会发现她的容貌倒是算做上等,只是有脸上有一块明显的“x”。

    妙龄少女脸蛋上的“x”还有些红晕,是刚刚才被划上去的。

    只见妙龄女子嘟着一张嘴巴,抬起右手捂着脸蛋上的“x”,委屈的说:“自己也是个姑娘,怎么这么好意思的在人家脸上乱画,怎是没家教。”

    说完,妙龄女子便松开了自己刚刚捂住脸蛋的手,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原本脸蛋上的“x”奇迹便的消失不见了,她的皮肤就好似根本就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妙龄女子朝着方如歌离开的方向瞧了过去,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说:“有陌生种类进入了幽灵秘境,看来我需要禀告给主人了。不过这么多年了,幽灵秘境一直都未曾有陌生的种类闯入,此时为何又会突然闯入一位人类呢?还是个实力低等的淬体镜——”

    妙龄女子显然是有些瞧不起方如歌此时此刻的实力,一个区区淬体镜的人类小修士居然能够闯入幽灵秘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总裁的独家绯闻女〕〔萌妻入怀:首长隐〕〔君少心头宝,夫人〕〔超能小农夫〕〔酋长压力大〕〔文坛救世主〕〔水浒大寨主〕〔重生之我是神君〕〔衰神成长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