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二百二十七章 异象
    天刚朦胧胧亮,独孤细弱便感觉到一股寒冷刺骨的凉意将自己整个人包裹起来,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昨夜不过在绵绵细雨之中淋湿了一点罢了,怎么今早会感觉到如此的寒冷?

    因为太过寒冷,独孤细弱的睡意全被冻得消失不见踪影。她起身,推开格子窗窗户,令她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了眼睛。

    她看到了什么?

    昨夜不过天空中飘零了一点绵绵细雨,为何早晨便已经变成了白雪世界?

    这几日连连的转变天气,忽冷忽热,今儿更是离谱,整个院子内居然都被包裹上了一层银装素裹。若是本该如此的气节内,到也让独孤细弱不至于如此,只是这些时日因该是有些炎热的季节,为何会出现如此反常的季节?

    天降异象。

    站在格子窗前久了,就连独孤细弱这种修士都感觉到一股寒意侵蚀着自己的身体,转而便将格子窗户关上,回里屋给自己披上毛茸茸的衣服。

    与独孤细弱一样一早便被寒冷的气流给刺痛而醒来的人还有帝凤。帝凤虽然昨夜胳膊受了伤,但是这点小伤还碍不她的事儿。只是当帝凤推开格子窗户的时候,她也难免震惊了。

    小院子内全部都变成了白雪皑皑的世界,寒风凌厉的吹。帝凤的眉头皱起,暗暗独自说道:“这几日天气为何变化的如此异常?难道是仙魔大陆即将面临史无前例的灾难预兆?如果真的是史无前例的灾难又会是什么呢?”

    帝凤身穿单薄的一身黑衣站在格子窗户前静静地去思考着天气变化异常所将来到的征兆,外面寒风凌厉的吹,但是却好似只是给帝凤轻轻的吹了吹似的,帝凤依旧站在格子窗户前纹丝未动。

    十三王子一早修炼完便已经将这天气突然的变化尽收眼底,想到帝凤昨夜受了伤。虽然不重但也是受伤了的伤患,这便吩咐下人们熬煮好了早点,自己亲自为帝凤送去。

    昨夜还只着薄衫,今日便已是厚重的衣服傍身。不过十三王子的英姿飒爽倒是丝毫未曾减弱,反而一身白衣配合着此时此刻的白雪世界更显添了些味道。

    十三王子刚刚踏步走进帝凤的小院儿内,便瞧见她此时此刻正身穿单薄的衣衫站在格子窗前静静地出了神儿,不知道脑袋瓜内究竟在想些什么。

    一股怒气突然直接往上冒出,鬼使神差的十三王子怒气腾腾的便大步流星的朝着格子窗踏步而去。

    “天气如此寒冷你这昨夜才受伤的病人怎能够站在窗户前受寒风的洗礼?”十三王子的声音略带斥责。眼睛里都快冒出火花来。

    这凤姑娘实在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了。

    闻声反应过来的帝凤,有些诧异。这十三王子怎么有些怒气?谁惹着他了?

    “十三王子你怎么来了?”

    帝凤站在格子窗内,十三王子站在格子窗户外面,两人只隔着一度矮小的墙和一扇打开的格子窗户。十三王子未曾理会帝凤的疑问,怒气腾腾的直接抬手便将格子窗户关上。

    格子窗户内的帝凤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今天这十三王子变成了傻子?好端端的干嘛要关上窗户?

    关上了格子窗户之后十三王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否是太过自以为是了?

    凤姑娘愿意被寒冷的大风吹,本王子干嘛要如此的在乎?真是奇怪了。奇怪了。

    摇了摇脑袋,强硬的不让自己去思考这是为何,十三王子便踏步进了屋子内。

    刚刚踏步进屋便瞧见帝凤依旧站在格子窗户前,心里刚刚才消灭的怒气,立刻又再次的沸腾起来。

    站在格子窗户前想作甚?难道又想要打开格子窗吹寒风?

    该死,本王子干嘛如此在乎凤姑娘是否吹寒风?吹死了又关本王子何事儿?

    不对。不对,若是真的被寒风给吹死了,那谁来帮助本王子取得与六哥这场仗的胜利?本王子一定是因为凤姑娘是难得一见的谋士所以才不忍心让她如此伤害了自己的身体,恩,对的,一定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宽慰自己的心,十三王子这才稍微的将自己此时此刻正在沸腾的怒气消磨下去,缓缓而平静的说道:

    “凤姑娘站在格子窗前是想要吹吹这外面凌厉的寒风么?”难免也想要关心关心帝凤。

    “这不是一早起来便感觉到一股寒意么。所以才推开格子窗户瞧上一瞧。岂会知道这外面的世界里早已便了摸样。”帝凤如实的说道。

    “只是短暂的变了摸样罢了,明日或许又是晴朗的好天气。”

    “难道十三王子你就不会觉得这几日天气变化的实在是幅度太大,有些奇怪?”帝凤可不相信十三王子会觉得这天气变化是正常的。

    “奇怪又如何?不奇怪又如何?既来之则安之便是,不用去杞人忧天什么。”十三王子平静的说。

    帝凤点点头。“十三王子说的果然对,那我也不用在多此一举的去杞人忧天了。”

    帝凤话刚刚说话,这才注意到十三王子手中拧着的一个小饭盒,疑惑道:“十三王子倒是闲的紧,这拧着饭盒是要去哪儿?”

    十三王子似乎已经差点就忘记了自己来凤姑娘这小院子里究竟是作甚的,这被帝凤提醒的想了起来,倒是也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十三王子将手里的小饭盒放在八仙桌上,这才悠悠道来,“昨夜凤姑娘被人刺伤,本王子这做为主人的实在是过意不去,吩咐厨房为凤姑娘你做了些早点,趁热姑娘就吃点吧。”

    帝凤怎么也未曾想到十三王子是亲自为自己送早点来的,笑道,“多谢十三王子的关心。”

    一大早,十三王子府内要说谁的小院子内最热闹当然要属帝凤的,十三王子刚刚亲自送来早点还未离开,这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便也带着些小礼物踏着满地的积雪而来。

    帝凤才来十三王子府内几日,但小院子内倒是比起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的小院子要热闹几分,不少的丫头婆子们都知道这位凤姑娘是被自家主子十三王子亲自给接进府内的,而且关心甚多,到是比起那位新过门的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讨人喜欢多了。

    这些丫头婆子们怎么能够不知道自己此时因该巴结谁?所以啊自从帝凤住进这小院子内,这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小院子内便突然热闹了起来。

    这不,就连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也缓缓的踏步而来。

    刚刚走进院子内,独孤细弱就摆出了她那招牌式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凤姑娘……”

    屋内的帝凤正邀请十三王子与自己共进早餐,这早点才刚刚送入口中,便闻声听见屋外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的声音。

    这独孤细弱这个时候跑来我这儿作甚?难道是想要看看我受伤的是否轻了些?

    不过啊,这独孤细弱倒是有些意思,早前便闻独孤家大小姐独孤细弱聪慧过人,修炼天赋超强,看来我倒是需要好好的领教一番才行。

    帝凤并未直接回答独孤细弱,反而笑着与十三王子说,“十三王子你的夫人来了,若是让她瞧见你在正在我这儿与我共进早点,让她误会了可怎么办?!!!”

    十三王子依旧未曾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凤姑娘还会害怕被她误会?”

    “我也是个姑娘为何不怕?”

    “若是凤姑娘怕,那本王子立刻便离去便是。”

    说着,十三王子便起身正准备踏步起来屋子。帝凤可不想在这重要的时期被独孤细弱误会,那样自己还要分出一些精力来对付她,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帝凤急忙的开口说:“十三王子留步,王子还是在屋内享用早点吧,我这就出去见见你的夫人究竟是来我这里作甚。”

    帝凤说完便立刻踏步出屋子,刚刚出屋子便瞧见此时此刻的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身穿一身艳丽的红色棉衣,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狐狸毛做的围脖,看起来到是雍容华贵的气质,不得不说这独孤细弱长相到是算得上上层,可自己这几日在十三王子府内的观察,却感觉这位漂亮的十三王子妃独孤细弱并不被十三王子喜欢,虽然两人表面上以礼相待,但是却有些如同陌生人一般。

    帝凤笑眯眯的上前走去,道:“十三王子妃你这一大早的怎么就有着闲情雅致来我这破旧的小院儿来?”

    破旧?

    独孤细弱有些恼了,这院子足以能够与自己这十三王子妃所住的小院儿媲美了,居然还说破旧?难道你是想要搬进夫君的院子里去么?

    虽然心里对帝凤非常不满,但是独孤细弱表面上依旧还是云淡风轻,笑容满面的,“凤姑娘若是嫌弃这小院儿破旧了,改明儿本王子妃一定跟夫君好生说说,看看是否让凤姑娘你搬去一个再好点的院子里去住。”

    “这到不用麻烦了,虽然这小院儿破是破了点儿,但是也算是住的有些感情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总裁爹地,快点追〕〔逆剑武神〕〔六合白水阵〕〔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第一宠婚:帝少大〕〔明天心理诊所〕〔傲娇邪帝:绝宠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