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二百二十五章 暗算
    原本还心存幻想的独孤细弱在见到帝凤入住十三王子府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幻想便都已经破碎。那种如临宿敌的感觉,让独孤细弱不得不对帝凤有所防备。

    “谁惹大小姐你生气了?现在这里可不是独孤家,若是让十三王子府里的下人见到身为十三王子妃的你如此不顾形象,该要让人如何去想?!!”

    略带些斥责的声音,跟最着独孤细弱一同从潜帝国来到天帝国的裘老一脸严肃的踏步进来。

    独孤细弱见到裘老,心情立刻平静许多。

    裘老带着斥责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独孤细弱,“难道你忘记了你当初来天帝国时的使命了么?如此沉不住气还怎能够完成大事!”

    独孤细弱想来自己刚刚打发脾气的样子,顿时也发觉是自己错了,纵使有多不满也因该咬碎了往自己的肚里咽下去,又怎么能够抬到桌面上来给他人看到。

    “弱儿知错了!裘老您就莫要再怪罪弱儿了,弱儿在怎么强悍不过也只是一名女子,如今自己的丈夫未曾将弱儿放进心里,反而是带回一名凤姑娘,这让弱儿怎能够不生气。”

    独孤细弱的眉宇之间全部抹上了一抹伤心欲绝的情感,让裘老看了实在是心疼不已。独孤家的大小姐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时会被人如此的气氛。

    “十三王子也不是第一次带姑娘回到十三王子府,大小姐你这次为何又要如此动气?”

    能够让独孤细弱如此不顾形象的大发脾气的人一定非等闲之辈。

    “以往夫君是带回十三王子府许多的姑娘,但是这一次却不同。裘老这几日你不在十三王子府内你尚且不知,这位新来的凤姑娘让我有总宿敌的感受,虽然觉得很荒谬。但是却感受的非常真实。”独孤细弱想起帝凤来,总是会觉得帝凤会是她的宿敌,在帝凤身上她能够若隐若现的闻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裘老拧紧眉头,能够让自家大小姐产生宿敌的感觉,定然也非等闲之辈。

    “看来这位凤姑娘定是好生有趣,方才能够让大小姐你产生如此感觉。”

    “奈何凤姑娘是夫君的贵客,弱儿也难耐她怎样,到如今就连她是否也同是修道之人也尚还不知。”独孤细弱摇了摇头。连对手的情况都尚还一点点都不知道,这算是自己的失败。

    “想要知道这位凤姑娘是否同为修道之人不难,待今晚老夫会上她一会。”裘老的双眼里迸发出一点光芒,若是同为修道之人,那自然也没有留下她活口的必要,若是只是一名普通的凡人女子,那姑且暂时放过她,毕竟在十三王子府内杀人也不好。

    “那就有劳裘老您了。”独孤细弱眼里闪过一丝狠劲儿。转眼便逝。

    夜幕降临,黑夜的天空中就连一轮明月都已经被乌云笼罩,不见其芳踪,平日里闪烁的星星也一并被乌云笼罩。这些日子以来天气骤然变化很快,有些超脱了平常。

    昨日还是汗流浃背的天气,明日想来又要开始变天。

    帝凤独自坐在疏窗旁。将格子窗户打开,让黑夜的凉风拂过自己的脸睱,神情果断的格外平静、清爽。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帝国,帝凤难免倍思亲。不知为何,这几日总是想起远在逍遥帝国“仙真门”的温萧。

    多情总是绕的心头难受,一股没来由的惆怅感悄然而至,吞噬了自己的整块心脏。

    温萧你可也曾在这样的季节里想起我来?

    再见之时或许你的实力便会进步到让我也难以匹敌的地方么?呵呵,我想总有一天你一定会超越过我的。

    表面上看上去,在十三王子府内十三王子对自己疼爱有加。每晚都会来自己住所看望或是静坐些时间。方才缓缓归去。但是这些也全都是做戏罢了,她来这十三王子府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帮助十三王子取得天帝国皇权罢了。

    滴答,滴答,滴答。

    刚刚还凉风四起的天空。突然便下去了绵绵细雨。因为帝凤坐在疏窗旁边,所以绵绵细雨飘向她而来,打湿了脸睱。

    抬手抹去脸颊上的雨水,帝凤喃喃自语道,“今夜突降绵绵细雨,想必十三王子不会来此处了,也罢,那我也不必在等待了。”

    此时此刻的小院子内一处黑色隐蔽处一身黑衣蒙面的裘老正在擦亮双眼观察着帝凤的一举一动。待瞧清楚这位大小姐口中所说的凤姑娘的摸样时,裘老也不禁砸吧砸吧嘴巴,感叹道:“难怪大小姐会觉得有如遇见宿敌一般,这位凤姑娘倒是生的美艳、妩媚,倒也是比大小姐艳上两分,可论这妩媚之说,大小姐倒是不敌其对方的二分之一。”

    原本坐在疏窗旁边的帝凤突然带着一股倦意,踏着小碎步朝着里屋走了过去。当她的身体转过去的时候,眼里闪烁着不屑一顾的眼神。

    想不到堂堂潜帝国第一世家独孤家的大小姐这么沉不在气,不过本姑娘才来几日罢了,竟然派人来想要试探我,哼!本姑娘倒要看看你独孤大小姐究竟有什么把戏要唱的。

    其实在裘老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帝凤便已经察觉到,能够在此时此刻在十三王子府内监视着自己的人,恐怕只有独孤家大小姐独孤细弱了。十三王子乃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人,他选择让自己帮助他,那便不会在派人前来,所以也只能够有独孤细弱了。

    在角落里将帝凤的外貌分析过一番之后,裘老也猜想这位凤姑娘就算是修真界的恐怕也不是一名有名气的修士,若不然自己不会从未见过。

    思前想后,考虑再三,裘老还是决定要试探试探这位凤姑娘究竟是否是修士。

    刚刚回到里屋的帝凤瞬间便感受到一柄飞剑直接带着剑光朝着自己飞跃过来。

    试探自己是否乃是修真界的人?哼,太小瞧本姑娘了。

    帝凤根本就没有躲闪,早就料到对方不会真的出手要至自己于死地,最多只是使用一些法力想要让自己条件发射的使用武学。

    嗤!

    帝凤的胳膊被飞剑直接划过皮肤,鲜血溅出。疼痛的感觉立刻骤然而生,帝凤嘶吼道:“救命啊,来人啊!有刺客!”

    帝凤此时脸色已经苍白,另一只未曾受伤的手将自己胳膊上的伤口紧紧的按住,溅出来的鲜血有些甚至都溅在了她的脸色上。

    裘老见到帝凤居然已经受伤,现在还在呼救,恐怕立刻便会有人前来相救,所以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旋即裘老便立刻匆匆离开。

    就在裘老刚刚离开之后,十三王子便一脸担忧的匆匆赶来。因为刚刚听闻帝凤的呼救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十三王子便立刻飞奔而来,因为有些着急,所以导致他连被自己握在手心内的油纸伞也早已不见其踪迹。

    “凤姑娘你怎么样了?”

    十三王子踏步进入帝凤的屋子内,第一眼映入眼前的便是地上被溅出来的几滴鲜红色的血液,再瞧瞧,见到帝凤此时脸色苍白,紧按住的胳膊上还有几滴鲜红色的血液正在滴落。

    十三王子立刻紧张的再次上前,问道:“凤姑娘你无大碍吧?”

    帝凤摇头,“无碍,外面可是飘着绵绵细雨,十三王子你怎么能够未曾拿着油纸伞而来呢?”

    帝凤的话倒是提醒了十三王子,自己的油纸伞哪儿去了?怎么不见了?

    顾不上去过问那把油纸伞哪儿去了,十三王子不管不顾的拉过帝凤的胳膊,“你可看清楚是何人要伤害你?”

    十三王子的双眸还在细细瞧着伤口,就连头也不曾抬起过。

    被十三王子突然如此的关心,帝凤非常不习惯,扯了扯自己的胳膊,道:“都说了无碍了,只是一点小伤罢了。”

    “小伤?!!”十三王子差点喷火,“这因该是飞剑所伤吧,十三王子府内居然会有修士暗箭伤人,传了出去甚至丢人,不过凤姑娘放心,以后本王子不会再让此事发生了。”

    “十三王子觉得是谁来暗算我的呢?”帝凤相信十三王子定然也是个明白人,不可能不知道是谁想要伤害自己。

    十三王子松开帝凤的胳膊,“只是一点小伤,无大碍。凤姑娘想必也已经知晓是谁伤害你的,日后只要稍加注意便可预防。”

    果然啊,十三王子你还是知晓是谁做的。

    “可是暗箭伤人,防不胜防。若是我在十三王子府内出了什么事儿,我弟弟定然也不会放过那位凶手的。”

    “放心吧,凤姑娘本王子不会在让这件事情发生,你大可放心安睡。”

    “十三王子想要庇护她么?”帝凤直截了当的问。

    “如今并不是与她摊牌的时候。”十三王子也直接回答了帝凤的话。

    两者突然陷入沉默,十三王子见帝凤伤势并未太深,在这里小坐一会儿之后,便也离去。

    人家主人都不想要去追究此事了,帝凤也自然不在放在心上,料想也不会笨到再来暗算自己。(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奴婢知错:战神王〕〔佛系玄师的日常〕〔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闪婚蜜爱:误嫁高〕〔网游之巅峰职业〕〔第一宠婚:帝少大〕〔笑傲长生界〕〔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诸天之主〕〔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