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一百九十一章 师伯您老人家还真不要脸
    海师兄冷酷的抽起自己嘴角笑了笑,根本没有将老者放在眼中,“师伯啊你可真是够自信的,就这么相信能够将我灭杀在此?老师跟掌教都不愿意将我除去,可你却要逆了他们的意思,难道师伯您是想要造反了不成?”

    海师兄的话宛如凌厉的刀俎一般,可是老者怎么可能成为鱼肉、任凭着刀俎的宰割?

    “啊呸!”

    老者丝毫不屑一顾的吐了口唾沫,直接冷眼瞪着海师兄,“你这个臭小子,被驱逐出仙真门三年了,想不到你的这个自大的臭脾气倒是一点都未曾有过收敛,居然还是如此大言不惭。”

    “师伯您心里这是在害怕了么?”海师兄反问道。

    “放屁!老子我纵横在仙真门内数十载,若是有私心,仙真门早就已经覆灭掉,又何来如今此等光景的摸样?!!你这将会成为我仙真门最大敌人的小子,可莫要在这里挑拨离间。”老者愤恨的双眼死死盯着海师兄。

    如果自己如今的实力到达到一种特别的高度的话,眼神便可轻易杀人,那就不知道海师兄如今是否已经被老者千刀万剐了几回。

    “不是师伯您不想,只是成为仙真门叛徒的时候还未到罢了,若是时机到了,恐怕您老也不会对门派之中的任何人瘦小留情,这人之中包括了我的老师不是么?”

    海师兄一语道破老者的心思,顿时老者对海师兄的恨意更加波涛汹涌,宛如海上滔天骇浪,来势汹汹。而在老者的眼中,海师兄不过就是大海内的一只想要反抗的小虾米罢了。任凭着小虾米如何想要摆脱自己的命运,可是大海只要微微掀起一阵波澜,小虾米便只能永远的死在大海内。

    如今的老者正是觉得自己就是这大海,而“仙真门”内的其他人,则都是小虾米,最多是有几条大鱼罢了,可是却不能阻碍到事情的结果,时机一到。大海必定掀起狂风波澜,滔天骇浪。

    老者虽然已经觉得自己才是掌舵者,对海师兄自然是不屑一顾,冷眼相待。

    哼,好一个小鬼头。若不是掌教师兄已经历练而去,恐怕如今老夫还不曾有机会将你这未来的大患扼杀在摇篮之中。哼!真不知道掌教师兄在三年前得知预言之后为何还只是将你驱逐出“仙真门”,难道掌教师兄就不怕你这未来的魔头会伤害“仙真门”么?

    既然你们也不将“仙真门”的生死存亡当做一回事,我为何还要为在未来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将要覆灭的“仙真门”付出我的所有一切?

    不。这是不可能的,我才是最有实力坐上掌教宝座的人,其他的人都因该全部埋在黄土之下。

    老者内心的**被海师兄的一句话直接掀起了滔天骇浪,波涛汹涌猛烈的袭来。

    你不是未来“仙真门”最大的敌人么?你不是未来仙魔大陆上最叱咤风云的魔头么?既然在未来不知道何时的时候你将庞大到能够坐拥整个仙魔大陆,那为何老夫就不能在你尚在年少时期,法力根本就不足以为我做匹敌的时候。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呢?

    三年前预言出世的时候,老夫不能将命中预言的人扼杀在摇篮之中,三年之后的今日,上天又给了老夫来拯救整个“仙真门”机会,那老夫为何又要错过这个机会?

    不管怎么说老者心里对于海师兄能够轻易的看透自己内心的世界而感到非常的不满,这些隐藏在自己内心之中最阴暗、最隐蔽的地方,却不想还是被人给发现了,而且还是一个命定的未来敌人,这怎么可能让老者心里爽起来。

    老者的脸色突然宛如暴风雨即将来临一般的黑暗。阴暗的说:“如今你已经不是我仙真门的弟子。可是却擅自闯入我仙真门的地界,老夫身为执法者,怎么可能因为你是老夫以前的师侄,就不去维护仙真门的法规。若是此先列一开,恐怕以后仙真门的法纪实在就是太难以维持,所以师侄你可别怪老夫这个做师伯的。”

    海师兄冷笑几声,“哈哈哈,师伯您老人家还真的会找借口,废话少说,直接开战吧。”

    海师兄压根就不想要在跟老者继续磨嘴上功夫,嘴上说着算屁用,真刀真枪比一比才知道实力。

    “好,既然师侄你都放出话来了,那师伯也就应了你的要求,跟你比上一比。”

    还真是够厚脸皮的,原本就是自己一开始想要杀了海师兄,此时却冠冕堂皇的说着是海师兄自己要求跟自己比试的。

    这位老者还真是忒不要脸型的。

    老者的脸皮厚的就连海师兄也不满的直接的说了出来,“师伯您老人家还真是越活越不要脸。”

    “胜利了才是最棒的,其他的啥都是放屁。”老者嘴巴中直接吐出来一句话。

    海师兄冷笑一声,腾身跃起,准备近日跟老者一战高低。

    “胡闹,世外桃源之地岂能够让你二人胡闹?还不快速速的离去。”

    海师兄刚刚想要与老者一战高低,却没有想到室外桃园小茅屋内一声凌厉、苍老之中却带着些许春风般的声音通过法力传了出来,让海师兄跟老者一并听见。

    刚刚还想要跟海师兄一战高低的老者闻声听见声音,却没有让自己身体内已经凝结的法力消散掉,而是准备着待海师兄一会儿防备稍微弱的时候,再暗中将其击杀。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海师兄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老师会管这件事情,看来师伯对掌教已经起了二心这件事情,老师心里是明白的,可是为何却不看揭穿?

    海师兄内心里藏着对老师的不解,却也不敢有所违抗老师的吩咐,“老师您放心吧,徒儿自然是不会在您老人家隐居之地跟师伯他老人家开战的。”

    我只说了不在世外桃源内跟师伯他老人家开战,可却从未说过在世外桃源之外不与之开战,不管老师您心里是否早就已经有所盘算,但是徒儿如今是怎么也不可能再让师伯这等跟您还有掌教不是一条心的人在存活于世,徒儿想要逆天改命,自然是需要时间去历练、去改变的,所以在徒儿不再您老人家的身边时候,又怎么能够让徒儿我放心呢?

    还请老师您愿意海的不适。

    “退下吧,不要再来这里打扰为师清修。”

    “是。”海师兄表面上同意了恩师的意见,从半空中再次回到地表上来,收起了自己释放在外的法力。

    就在同一时间,老者嘴角勾起一阵邪恶的笑容,嘴里小声喃喃说道:“嘿嘿,收起了你的法力,便是你今日的死期。”

    话音还未曾落下,老者还未曾全部收起来的法力便猛地一下直接提升到一种巅峰状态之中,玄冥指尖直接好着海师兄的后背一指。

    嗖嗖嗖嗖。

    一连串的紫色光芒直接从老者的体内猛然冲出,直接化作四柄锋利的紫色光刀,飞快的朝着海师兄的后背猛然攻击而去。

    背对着老者的海师兄却也在同一时间嘴角发出一丝寒冷的微笑:自找死路!

    海师兄突然跃身而起,双手十指之中迸发出无数到宛如飞针般的东西,那每一根宛如飞针般的兵器上今日都隐隐散发着一股股冻人的寒气。

    飞针每穿行一处地方的气流,那个地方的气流都会被寒冷刺骨的寒气给直接冻的停滞几秒钟的时间。

    飞针不仅仅还散发着令人害怕的寒气,居然还隐隐之间透露着一股只有杀戮,无数的杀戮方才能够幻化出来的戾气。

    砰砰砰砰砰……

    四声声响突然响起,“砰砰砰砰”老者原来还自以为是的脸上便瞬间的收敛了起来,只见就在飞针还未曾直接接触到老者的紫色光刀时,紫色光刀便已经被飞针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给直接冻住,速度的减缓了许多。

    当紫色光刀彻底的接触上飞针的那一刻,只有瞬间的功夫,飞针便直接带着凌厉的戾气直接劈碎了紫色光刀,一柄,一柄,一柄的接二连三的劈成了碎片。

    紫色的光刀跟普通淬体镜修士所用的飞剑不同,紫色光刀被劈成碎片,破碎的散落在地表上,会直接导致运用此功法的修士受到内伤。

    当然这点内伤虽然不算什么,但往往在高手对战高手的时候便能够起到一定性关键作用。

    “噗!”

    紫色光刀被海师兄的飞针劈成碎片落在地表上的同一时刻,站在海师兄身后的老者直接脸色苍白了起来,旋即猛然从嘴里吐出一口鲜红色的鲜血来。

    鲜红色的鲜血染红了他洁白的道袍,那一朵朵被染满了鲜红色血液的花朵,仿佛有些妖娆的姿态盘踞在老者的白色道袍上,每当老者看到自己道袍上的血渍之后都会对海师兄的恨意十足。

    没有想到这个臭小子居然早就有所防备,看来是表面上听自己老是的话,可是背地里却执意想要与老夫一战。

    哼,这一局姑且算是臭小子赢了,可是最后究竟是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佛系玄师的日常〕〔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女帝有旨:这个面〕〔君少心头宝,夫人〕〔小小医师升官路〕〔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网游之颠覆三国〕〔官场先锋〕〔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