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一百九十章 命中注定又如何
    世外桃源之中的小茅屋内不再传出任何的声音,就连海师兄也只是低着自己的脑袋,双膝跪在地上,却一语也不再多言。

    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小茅屋内再次传出那一声苍老之中却带着一丝春风般感觉的声音,“你还有什么思考不懂的地方么?为何还不肯离去?”

    海师兄依旧低着头,双膝跪在地上,“老师您为何就是不肯再见徒儿一眼呢?难道老师真的认为那预言是真实存在的?认为徒儿真的会成为灭杀仙真门的罪魁祸首么?”

    海师兄的声音里渐渐地开始夹带着一些不理解,曾经对自己百般呵护,视自己为“仙真门”新一代领军人的恩师为何会突然只是因为一个预言而改变了呢?

    三年前就是因为那个横空出世的预言,则将我驱离“仙真门”,老师您可知道这些年里徒儿我是如何独自走过来的?

    呵呵,恐怕您老人家是不会理解的。在大漠内我几经生死,在远古森林里我有时经历了过大的磨难,终于与您老人家约定的三年之期到了,您老人家却从此不再想要见到徒儿我了。

    因为海师兄的话,小茅屋内那声苍老中夹带着宛如春风般的声音好似消失了很长的一段时期,良久之后,方才悠悠开口说道:

    “已经过去三年的时间,你已经经历几度生死为何你这徒儿就是不曾懂得呢?如今劫难已经出现,想要逆改天命又岂是你这等小辈能够完成的。”

    “若真的徒儿如预言中所讲会是灭杀仙真门的罪魁祸首,那老师您为何不在三年之前预言出世的那一刻就将徒儿斩杀在摇篮之中,却只是将徒儿驱逐出仙真门内呢?徒儿实在是不明白老师您的做法。”这是这三年以来海师兄心中唯一的困惑,既然自己是老师心中深信不疑的灭世魔星。为何又不将自己扼杀在摇篮之中呢?

    海师兄不懂,怎么也不能够想的明白,所以三年的期限一到,他便立刻赶了回来,想要找自己的老师问清楚,却不想回来以后,老师却不想再与自己见面。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为师当时真的没有想过要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么?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你虽然桀骜不驯,但却是以为难的的修炼奇才。并且又肯刻苦修炼。当然这些只是一些并不是关键的原因,最为关键的原因只是因为你三年前的那一句,命中注定又如何,天要拦我,我弑天。就冲着这句话为师也想要留下你这条小命,只是,就因为这样为师恐怕会愧对仙真门,所以自你离去之后为师便与掌教师兄商定好。从此我将淡泊于世,不再于任何的人相见,除非在我有生之年,仙真门遇到灭门之灾,否则却不离开。”

    海师兄听了他老师的话,头继续往下低了下去: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老师您放心好了。我定然不会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

    命中注定又如何,天要拦我,我弑天!

    “海,你虽然是个孤儿,但是在捡到你的那一刻为师便已经知晓你的身世定然与众不同,而那个预言更让为师认为你的身世与众不同,所以你才将会遭遇这样的劫难,想必唯有度过此劫难,你方才能够到达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究竟那个境界是什么。也只能等到你度过此劫难之后方才能够知晓。”

    海突然扬起自己的脑袋,目光坚定,在老师面前从来都不会有桀骜不驯的眼神出现。

    “老师您放心吧,徒儿定然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的。命中注定又如何。天要拦我,我弑天!”

    此话说完,海师兄跟小茅屋内的老师都全然沉默了下来,谁都不曾再开口说任何的一句话。

    老师您就放心吧,海定然不会让那个预言成真,《长生图》出世,我定会寻找到《长生图》的主人,然后逆天改命,您就放心吧。

    命运,预言,都算tmd算个狗屁,我海的命运自然是要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任何人都不要妄想要将我作为玩弄的棋子。

    海在心里默默的将这些话道完,旋即便对着小茅屋内的磕了三个响头,旋即便从地上起身,消失不见在世外桃源之内。

    小茅屋内,一位白衣老者端坐在蒲团之上,原本一直紧闭的双眼却在海师兄离开的那一瞬间骤然睁开。

    白衣老者的皮肤已经长满了褶子,最深的估计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他那年轻时候的青丝如今已经全部变成了银白色的头发,就连他那半米多长的胡须皆是已经变成了银白色。

    这位老者虽然已经进入花甲年纪,可是身上却依旧散发着一股仙风道骨的姿态。只见他原本就已经非常多褶子的额头突然再次一紧,顷刻之间,额头上的褶子再次多出了几十条之多。

    “唉!为师真希望你能够逆天改命,这样既也改掉了你一生悲惨的命运,也能够改变我仙真门未来的命运。一切的一切能够人定胜天,就全部掌握在你的手中,但愿海你如你所说的那般,命中注定又如何,天要拦我,我弑天。”

    ……

    海师兄刚刚从世外桃源离开,便看见依旧是一身白衣胜雪,头发花白的老者负手而立于自己毕竟之路之上。

    海师兄还未开口说话,那位负手而立的老者便是先开了口,“你去见过了师兄了?”

    海师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不卑不亢,“原本是打算见上一见老师,却不想老师根本就不愿意见我。我也不想让老师为难,所以这便自行离去。”

    “师兄他谁也不会见的,就连掌教师兄来了也是枉然,你可知道这是为何?”负手而立的老者始终都未曾转过身来,声音也已经如初,听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这些都是我与老师的事情,跟师伯想必没有多大的关系吧?”海师兄突然好像对眼前这个负手而立的老者充满了敌意。

    “你这孽徒果然是孽徒啊,居然对你的师伯也产生了敌意,你说我这做师伯的是否因该替师兄清理清理门户呢?”

    就在此时,原本一直负手而立的老者突然将身子转了过来。只见他的面貌与刚刚在世外桃源内的小茅屋内所住的那位白衣老者有点相似,只不过相对而言,在世外桃源中的小茅屋内的白衣老者更具有仙人般的气质。

    “说道清理门户,难道师伯您还觉得您有这个资格么?”海师兄的语气突然也骤然之间改变,好像突然之间两个人是准备拔剑相向了似的。

    “哼。”老者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对海师兄简直就是不屑一顾到极致,“收拾收拾你这小辈,难道我这做师伯的还没有资格么?如今师兄不去过问你的事情,可是不代表我仙真门就不去过问你的事情。早就已经知道预言之中你将会成为灭杀我仙真门的罪魁祸首,真不知道师兄是怎么想到的居然将你这大患留下。”说道这里老者突然邪恶的笑了笑,“可是如今掌教师兄不在,你的老师却也是谁也不见,接下来就会是你的死期,唯有你死了,我们仙真门方才能够永远的树立在仙魔大陆之中不倒。”

    “笑话。”海师兄突然大笑几声,极度的桀骜不驯,“难道师伯您老人家如今还认为能够打败的了我么?”

    海师兄如此口出狂言,直接惹火了老者。

    老者鼻腔里再次发生“哼”的一声,旋即不屑一顾的说:“我记得你离开仙真门的时候实力因该是在化丹镜二重,不过才短短三年过去了,难不成如今你这晚辈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么?哈哈哈哈哈,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天方夜谭!”

    “凡事说话还是不要太认定的比较好,超越师伯您老人家我这晚辈可不敢说大话,不过跟师伯你打成平手我这做晚辈的倒是极度的有信心。”海师兄自信的一笑。

    海师兄这自信的一笑,让原本自信超然的老者心里突然少了一丝把握,心里便开始摇摆不定起来。

    从海崛起的那一天到他离开仙门的事情不过才短短一年的时间,短短一年的时间内从淬体镜五重的实力,踏入化丹镜二重,这种晋级速度,很难保证他在这离开的三年内没有依旧如此疯狂的成长起来。

    若是真的如此疯狂的成长起来,那到如今能够跟我打成平手倒是非常有可能性的事情。

    不管如何拥有这样成长速度的海,而且在语言之中也有所预示,他将会在未来灭杀我仙真门,不管如何,今日也定然不能放他生路。

    就算是同归于尽,老夫也定然不能像掌教师兄还有长老师兄那样任意让这祸害活在世间。

    “小家伙啊!你虽然是晚辈但是我这做师伯的也不得不承认你的天赋真的跟温萧不相上下,若没有那个预言,我这做师伯的定然也不会有这般狠心,所以你不要怪我这做师伯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越过黄沙去爱你〕〔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小小医师升官路〕〔女帝有旨:这个面〕〔官场先锋〕〔第一宠婚:帝少大〕〔总裁爹地,快点追〕〔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全能大亨〕〔斗鱼之死亡主播〕〔穿成白莲花女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