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一百八十七章 传说
    层曾也不曾想过自己的一个善意之举居然会导致直接让桃李师姐根本就无需接下来的比试,直接晋级。

    层曾也表示很无奈啊!这压根儿就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

    跟桃李师姐的晋级方式不同的是,温家大小姐温婉。温婉的那一组被称为是此次“乾坤榜”比试中最为实力强悍的小组,当然若是桃李师姐是在这样的一个实力强悍的组队内,恐怕就没有那么轻松的进入最后的排名战。

    桃李师姐刚刚比试完,温婉那一组一些根本就不需要马上就上比试台比试的修士们,瞧见桃李师姐如此轻松的便能够进入最后的排名战并只是非常不削的笑了笑。

    有一位一身黑色道袍的男子环抱胸前,眼里那股桀骜不驯的情绪更胜其他的修士几分。只见他桀骜不驯的瞧了一眼桃李师姐,冷声说:

    “真的是一群白痴尽然连那个层曾是在演戏都不知道,这种进入最后的排名战的方式也实在是太过搞笑了一些。”

    视乎在这一身黑色道袍身边的修士们都从未发现什么时候黑色道袍男修士来到了他们的周围,只是因为刚刚男子桀骜不驯的声音才惹来了众人的主意。

    不去注意到好了,可偏偏这些没有事儿只能等待着自己待会儿上场比试的修士们就偏偏的将视线投放了过去。这一看非常的不妙,众人皆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摸样,彻底哑言。

    一位稍微淡定一点的女修士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竟然瞬间变得有些不太会讲话了。“这…这…这不是海师兄么?我的天啊!居然是海师兄,居然是海师兄啊。”

    那修士大声的喊着,将所有的修士都从震惊中抽离了出来,可是大家都还是一脸不可置信。

    “真的是海师兄么?”有修士呆滞的问道。

    “真的是海师兄,天啊!海师兄居然回来了。”一名女修士突然间兴奋了起来。

    “我们居然跟海师兄是一个组的?”一名男修士突然跪倒在地上,仰头痛苦了起来,“老天啊,你究竟还要不要我们活了。居然让海师兄跟我们同一组,呜呜,我好不容易盼到的此次乾坤榜比试,看来这次又要失去了这次的机会了。”

    很多的人都不淡定了,可是这名被修士们唤为海师兄的男修士却只是桀骜不驯的瞧了一眼这些人,然后用一种能够吓死人的声音说,“难道你们想死么?”

    众人被海师兄吓得差点哭了,甚至各别的心里承受能力稍微弱一点的修士居然直接就被海师兄的这一句话给吓的尿了裤子。这些人顿时就脸红着不好意思的捂着裤子羞愧的离开了。

    别人只是说了一句话罢了,居然就吓得直接尿了裤子,实在是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剩下地那些修士一直将头当做是破浪鼓一样不停的摇晃着,就怕这个阴晴不定的海师兄突然又说了一些吓死人的话语来。

    海师兄好像根本就不满意众人的表情,微微将自己的眉毛挑起。“既然不想死,那你们站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各自回到各自的地方去。”

    海师兄最后的一个字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吼出来的,所以众人一致听到了海师兄的话全部分开站立,不在聚会在一起。

    大伙儿如此努力,方才让海师兄稍微脾气好了一点,没有继续爆吼他们。

    方如歌见到这突然起来发生的事情有些不懂了,为何这些修士会害怕一个男修士呢?难道是这位男修士的修为非常强悍?

    实在是不知道这位海师兄的来历,方如歌孜孜不倦的请教起了方天翼,“大哥。那位男修士是何方神圣啊。为何众人都如此害怕他呢?”

    方天翼好像也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根本就没有将方如歌的话听进去。

    方如歌见到方天翼好像压根就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便稍微用力的拍了拍方天翼的肩膀,“大哥。我在问你话呢。”

    方天翼回过神来,“啊?小妹你问我什么?”

    好吧,方天翼真的压根就没有听见方如歌的话,就酱紫,方如歌表示非常无奈。

    “我问你,这个突然横空出现的人究竟是谁,为何你们仙真门内的人都如此害怕他呢?”这次方如歌直接凑到了方天翼的耳朵旁边,大声的说道。

    方天翼被方如歌震的耳膜有些生疼,只好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自己受伤的耳朵,“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方如歌翻了翻白眼,“不感兴趣就不能问你了么?”

    “也不是,这个人小妹你还是不要感兴趣的好。”方天翼继续揉着自己受伤的耳朵,但是脸上却非常严肃,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够允许。

    “为何?他究竟是谁啊?”

    方天翼沉思了片刻,旋即感触良多的样子,说:

    “他是个极度神秘的人,在仙真门内消失了多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知道他究竟是生还是死。他就是一位神秘的传说,就连从何方来也无人得知。”

    “好神秘。”方如歌说。

    “他的名字叫做海,是仙真门的内门弟子,也更加是当年各大门派年轻一代实力之中最为强悍的修士,若是海不消失的话,恐怕现在在各大门派之中年轻一代的排名第一位就不会是潜帝国的十三王子,而是他,海。”方天翼的眼中居然闪烁着一丝对偶像的崇拜之意。

    是的,海就是方天翼心中的偶像。

    当年的方天翼只不过是刚刚进入“仙真门”外门的一名小小弟子,实力弱小,家族背景又不强悍,在外门之中根本就等同于没有未来的那一种修士。可是当那个时候的“乾坤榜”开启的那一刻,尚还年少的方天翼见到了意气风发,也还年少的海,心中不免燃烧起了一股对海的崇拜之意。

    将海视做为自己心目之中为之奋斗的目标,可是却在有一天,海突然离奇的消失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好像这个世界之中从来都未曾有过一位叫做海的人出现过。

    渐渐地,整个“仙真门”内再也无人提起海的事情,海的传说视乎也渐渐的被人忘记了,就连方天翼也全当做海是一场梦境。

    梦醒了,一切都该化为泡影,随风飘散。

    直到刚刚,方天翼居然确确实实的见到了海的身影,他还是几年前的那个他,意气风发,举手投足之间竟是散发着一股王者的味道,他依旧桀骜不驯,依旧还是如初那一般。

    这个时候的方天翼居然才发现原来从未梦醒过,他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没有出现罢了。

    “那他的实力岂不是就连大哥你都不能比拟?”方如歌发现了一个非常实在的问题。

    “那一年海师兄就因该已经踏入化丹镜了,而且他一向是拥有能够挑战高自己两个级别的修士的。我估摸着海师兄现在的实力因该已经在化丹镜四、五重左右了,这一点为兄自愧不如。”

    ……

    害怕海师兄的只有以前见过海师兄的那些弟子,如今他们有些成为了真传弟子,有些则是内门弟子,当然依然有些资质太差一直都还停留在外门弟子行列的。但是无疑,新人弟子之中却无人知晓这位曾经“仙真门”的传说。

    见到众老人弟子都纷纷的听了一位看似年纪只有十**岁少年的话,一众新人修士都觉得非常的离谱,这又不是什么长老或许授课老师之类的,怎么连一个只有十**岁的少年如今也要害怕了。

    “操,这是什么情况!这些老人怎么了?居然全部都开始听从十**岁的少年的话,这个世界看来是全部乱了,乱了。”一名新人内门修士无限感叹着。

    “只能说明这些老人师兄师姐们胆子都实在是太小了,不过一个跟我们年纪相当的男子罢了,居然连顶嘴都不敢,看来以后仙真门能否发扬壮大还是需要靠我们自己才行。”一名外门女修士无限的憧憬着。

    “老人都变成了软货,真的是丢尽了我们仙真门的脸。”一名内门新修士骂到。

    一众乖乖站回自己的位置,都默默的为这些不是抬举的新人弟子们祈祷着,若是真的惹毛了海师兄,表示后果会非常严重,灰常严重。

    可是人家海师兄却好似压根就没有听见这些新人修士们的话,直接大摇大摆的就走到了真传弟子所做的位置上去。

    众新人修士又不太平了,现在居然连真传弟子都不给以回应了。

    只见海师兄并非是随便找个真传弟子的位置坐了下来,而是一步步的走到了一袭白衣胜雪的温萧跟前儿。

    两人一黑一白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突然海却张开口笑道:

    “兄弟你也太不给兄弟我面子了吧,见了面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我。”

    “你这一走就是好几年,我还以为你已经被人五马分尸,爆尸荒野了,谁知道突然你又蹦跶出来了。”温萧依旧还是非常淡漠的样子,可是眼里却多了一抹激动的情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逆剑武神〕〔第一宠婚:帝少大〕〔闪婚蜜爱:误嫁高〕〔娇妻狠大牌:别闹〕〔如果能进五个球〕〔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笑傲长生界〕〔佛系玄师的日常〕〔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武御万界〕〔诸天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