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 红颜白发
    温柔趁着温厉正在跟陈家老道争锋相对的时候便寻一机会逃之夭夭,此时最重要的还是保命要紧,以自己现在淬体镜十重的实力要跟化丹镜修士一战高下,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温柔带着重伤沿途一路狂奔,直到狂奔到五十里地的时候才稍微缓和下她奔跑的双腿。

    因为重伤所以才不过狂奔跑五十里地温柔就已经气喘吁吁,她停下脚步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等姐姐我实力够了,一定会去雪今日之耻。”

    “温柔妹妹看来是伤势颇重呀!”

    温柔还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却不曾想到她的身后早已不知道何时踏月而来了一位妙龄女子。

    难道是陈家的人追了过来?

    这是温柔的第一反应,可随后便被她否定掉了,因为对方明明称呼自己为温柔妹妹,那这位来者又是谁呢?

    温柔转换身体朝对方看了过去,只见那一张非常熟悉的脸蛋,温暖的笑容挂在她那精致的小脸上,温柔再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也笑开了脸蛋,“天荒姐。”

    可随之温柔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来,她瞧见此时的天荒虽然面色带着笑容,却难掩过尽浮华之后的沧桑,那一头本该是青丝满布的脑袋如今却已经白发红颜。

    跟天荒的一别之后却没有想到如今再次相见却已经是红颜白发,道不尽的苍凉哀愁。

    感知到温柔的变化后,天荒突然笑容难掩苍凉,无奈的略低了头,“温柔妹妹可别来无恙啊!”

    “咳!”

    温柔刚想说点什么,却不想因为本已经伤势严重再加上她狂奔五十里路程所以现在伤势加重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天荒立刻冲到温柔的身边扶住温柔,关切道:

    “一定是刚刚那位化丹镜修士伤到你了。”

    “无妨,不碍事儿的,只是因为刚刚奔跑的太急速所以才会这样的。”

    “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不行。”温柔断然否定掉天荒的提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家那个老道会追来,到时候我们就死定了。”

    温柔说的也非常在理,天荒只好同意温柔的决定,扶住温柔快步的离开此地。

    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黑色的一片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头顶的苍穹是一片灿烂无比的千阳,脚边一条清澈的小溪缓缓流淌而过,红的,白的,紫的野花开满遍地,绿色的小草上布满着一层细小的水珠,因为被阳光折射小水珠上竟然折射出五彩缤纷的颜色,像是一道七彩彩虹。

    空气甚是清幽、淡然,周围的一切也甚至生机勃勃。在那远处的小山坡上一座已经荒废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小茅屋破旧树立在此,经历严寒,风霜却始终依然不肯倒塌。

    虽然小茅屋已经毫无生气,却可以感觉道它是在跟岁月抗衡只为了等待它的主人回到此地。

    当天荒扶着已经重伤的温柔来到此处的那一刻,天荒突然泪水滴答滴答而落。

    这里小桥流水,甚是安静,远离尘埃与纷争,是个难得的闲居之地。

    如若,如若地老你还在世的话,我们不在去过问轩辕城的种种事情,不在去管大地上的所有纷争,不去求所谓的道,所谓的仙,只在此处做一对逍遥的神仙眷侣可曾有多好。

    可是,可是,万水千山却只有我一人独自看遍,你却与我阴阳两隔,只有那剩下地无数岁月里的相思罢了。

    “这里的景色真是美丽动人,是个适合隐居的地方。”

    温柔的伤势已经渐渐的被她体内的《长生图》慢慢修复,无大碍。见到天荒那忧伤的神情,温柔一下子联想到了她那三千青丝变白发的缘由不禁好奇起来,是什么让平日里文弱的天荒变成了这番摸样儿?

    “天荒姐你……你……你……”温柔尝试了好几次想要开口问天荒缘由,却始终是话到嘴边却无法问出口。

    三千青丝能一夜之间变成白发定是因为撕心裂肺的痛楚所致,那又何必在去掀开天荒的伤疤让她原本已经不再那么疼痛的伤口更加疼痛起来呢。

    “温柔妹妹你想跟我说什么?”见温柔有口难言的样子,天荒便问道。

    “也没有什么啦。”温柔不想再提起此事儿让天荒更加伤心,只好不再去问。

    天荒突然意识到温柔想要问的事情,脸蛋上再次浮现出那股苍凉于世的表情,片刻后方才悠悠道来,“感应到地老死去之后我便变成了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问的,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事实。”

    从天荒忧伤的话语中温柔震惊了,地老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温柔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天荒,毕竟地老是她至死不渝的恋人,如今却已经是天各一方,永无相见之日。

    两人皆无在言语只是天荒扶着温柔信步踏入小山坡上早已经荒废的小茅屋内,毕竟一直都在赶路、逃亡,也因该休息一下好让身体有更多的机会修复自己所受到的伤害。

    化丹镜修士所带来的伤痛果然厉害,平日里自己锻体时所引发的伤势跟现在的伤势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以往不到一个时辰伤势便会恢复,可此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时辰却已经还是伤势未愈。

    坐在荒凉的地表上,温柔还是忍不住的问,“陈家老道在施展法力的时候,那道突然出现的龙气可是天荒姐所带来的?”

    天荒能够知道是化丹镜修士打伤的自己想必跟在黑狱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龙气有关,黑狱之地怎么可能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龙气来救自己,温柔可从来不会相信是自己太好运的原因。

    天荒点点头,“是的,当我经过黑狱的时候却不曾想过会遇见温柔妹子,所以便出手相助。”

    “天荒姐你是化丹镜修士?”温柔大胆的猜测着天荒的实力,胆敢在化丹镜修士面前出手相助的,恐怕实力也在化丹镜上吧。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废柴逆袭之风啸九〕〔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佛系玄师的日常〕〔奴婢知错:战神王〕〔斗鱼之死亡主播〕〔娇妻狠大牌:别闹〕〔终极全能兵王〕〔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阴间超市〕〔医绽芳心,追妻套〕〔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