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笑傲长生界 第十五章 丛林法则
    被自己相信的人出卖,这种感觉无以比撕心裂肺还要更加痛苦。

    从未有过朋友,除了姐姐温芊以外,温柔从未被他人疼爱、关怀过,人人见了她都会认为她只是一位卑微的祭体之女,人人厌恶、人人讨厌。

    除了温可可……

    他们都身为祭体之女,身为这个社会的最最最底层,他们不用谁去瞧不起谁,因为他们的命运都是相同的。

    所以当温可可对温柔好、给她最为温暖的关怀时,温柔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备去相信她,可是……可是却换来了如今被人出卖的下场。

    温柔不恨温可可,她恨她自己为何如此便相信了他人。

    出卖自己的人唯有一死!

    温柔坚定地瞪了一眼温可可,旋即将自己的已经踏入淬体镜四重的实力全部运足到双手。“啊——”

    温柔仰天大吼一声,旋即全身的力气都已经集中到上臂之上,只见她小小的双臂突然变得经脉鼓动,就连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突起,随着温柔的一声大吼一声落下,本来用来捆绑着温柔的绳子被温柔用强力给直接震碎。

    绳子的碎片往四周飞去,散落一地。

    众人瞧见温柔硬生生的将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震碎,因为有些家奴只是一位普通的凡人根本从未修炼过武学,所以瞧见平日里柔弱的温柔此时突然如同苏醒的狮子,狂怒般将绳子震碎,那些凡人家奴害怕的有些直接尿流直下,双腿直打哆嗦,就差没有跪在温柔的面前抱头求饶。

    温柔冷眼扫视众人一眼,瞧见那几位没用、胆小,此时裤裆都已经被吓湿透的家奴,便是冷冷的一笑。

    瞧着这些刚刚还趾高气昂对将自己捆绑的家奴们此时都已经被吓成如此模样,温柔就觉得好笑。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如今该是转到她温柔身上,让她好好教训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狗奴才的时候。

    温柔面色沉着,单脚一踏地,双手迅速出拳猛地朝温海的腰腹部攻击而去。

    在温柔眼中这些人当中能够构成威胁的除了温海便没有第二人,其余的都是一些酒足饭饱的虾米类角色,不足以为俱。

    擒贼当擒王,只有温海落败,或许自己还能逃离“墨萧峰”。

    若是真的落入温萧手中,温柔自幼在温家长大自然是知晓温家的家规,擅自偷学武学者,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就算是如今温柔的实力在淬体镜五重也不可能逃离五马分尸的折磨。

    温海反应极其灵敏,温柔的双拳刚刚砸了过来,他便敏捷的弯腰一闪,避开了温柔的第一次出击。

    旋即温海反守为攻,他还就不信,温柔真么一名大胆妄为,胆敢擅自偷学温家武学的小贱人还能打的过他。

    温海占据男子跟女子之间的直接优势,虽然温海体型肥硕,但是肌肉敏捷度一点都不属于他人。

    难怪温家一直都如此器重他,原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温海整个人肥硕,力气偏大,出拳利落,顿时拳风呼啸,温海抡起拳头猛地朝温柔的脸蛋上砸过去。

    速度太快,温柔来不及躲闪,“砰”的一声,温海的大拳硬生生的砸到温柔的小脸上。

    “嘶!”

    温柔吃痛,刚刚被温海那一拳砸中的地方瞬间红肿起来,整个左边脸蛋看起来红肿,还有一股鲜血在往外直冒。

    温柔咬紧嘴唇,这点疼痛算什么,修炼时全身砸向石头时的那种剧痛比此时左脸上的伤口还痛百倍,那个时候的温柔尚未流泪,此时的温柔又怎么可能流下懦弱的眼泪。

    强忍着左脸上的疼痛,温柔抬起自己左手将脸上的血迹轻轻一抹,旋即便双腿打开,微微弯曲,双手握拳。

    一副“万象拳”的姿态。

    温柔拳风出击,狠狠的朝着温海的颈项部位的大动脉砸去。

    普通的凡人在未曾踏入化丹镜之前,颈部的大动脉便是一处很脆弱地地方,随时这里都有可能被高阶修士直接一掌拍碎。

    其实温柔的实力要比温海高出一重,如今的温还才不过淬体镜三重的修士。可是因为男子的先天优势之外,温柔的战斗经验尚显不足,这点有待加强。

    温柔这次的居然直接使用了自己在“习练院”内偷学到的高阶淬体镜功法“万象拳”。

    “万象拳”变化莫测,如万象一般。

    温柔虽然没有将此拳法练习到家,可是却还是摸到了一点边际,温海还未反应过来,温柔的双拳已经狠狠的砸重了温海的颈项处。

    噗!

    温海顿时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因为温柔出拳太狠,又是撞击到淬体镜修士的一处弱处,所以才导致温海瞬间嘴吐鲜血。

    此时的温海脸色惨白,一点血色都无。

    温可可在一旁坐山观虎斗,可是本来刚刚瞧见温柔被温海给直接一拳给砸中,怎么此时却已经改变局势,温海已经半晕,就连最简单地站立都有些困难。

    温可可顿时有些害怕,温柔刚刚所说的,出卖她的人,死。

    温可可尚且如此,更加别说那些在温柔震碎绳子的时候便已经将裤子打湿的家奴们,此时的他们瞧见就连一直以来趾高气昂的温海此时已经快不行了,旋即双腿直发抖,脸色惨白。

    形势不妙,那些贪生怕死的家奴便统统吓得屁滚尿流。

    只见他们是,看战斗的时候风都能吹倒,逃跑的时候狗都追不到,跑得那叫一个快字。

    温柔尚无其他时间去过问那些逃跑的家奴,此时她的眼中便只有温可可一人。温柔长长的笑了一声,“温可可,死吧!”

    旋即温柔双手握拳,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朝温可可的颈项处砸了过去。

    只听见“咔嚓”一声,温可可的颈项断,鲜血四溅,头颅飞离身体十米开外后才晃晃悠悠的停了下来,鲜血染满了整个地面,血淋淋的。

    温柔冷冷的扫视温可可的尸体,旋即闭上双眼。

    我本无心杀戮,为何杀戮却与我同伴?

    从林法则,弱肉强食。

    忘记食肉法则,定当被其他食肉动物给蚕食。

    d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女帝有旨:这个面〕〔娇妻狠大牌:别闹〕〔六合白水阵〕〔奴婢知错:战神王〕〔逆剑武神〕〔爆宠小萌妃:腹黑〕〔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君少心头宝,夫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