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六十六章阴阳鬼圣
    乞丐老者将枫烨练武技的身影看在眼里,却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沉默不语。

    孔萱目中有几分忌惮之色,恭敬地说道:“阴阳鬼圣,您老驾临我这儿,就是为了这少年吧?”

    乞丐老者就是复活了的阴阳鬼圣,他满不在乎地说道:“鬼族的事儿,与我不相干的,我只是来看看那个小妮子的儿子罢了。只要是被我标记过灵魂的人,除了那个家伙的地盘,哪怕山崖海角我也可以找到。所以,我不是专门抓他的。”

    阴阳鬼圣说明来意后,孔萱心中徐徐舒了口气,因埋藏已久而模糊的记忆分明起来,想起了那个鬼族女子来,倾城倾国之貌,惊鸿凌空之姿,于才华四艺皆通,于修为高深莫测。

    “他们原来也是一对璧人,谁想到是那般结局?”孔萱感叹一句,忽然想起孔一潇来,“鬼圣大人,晚辈有一个请求,或者说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如何复活一个人呢?”

    阴阳鬼圣听到这话,脸色忽然阴了起来,散发出阴沉而强大的惊人气势。兽皇境修为的孔萱一时竟有些透不过气来。

    乞丐老者的气势很快回归平静,他压着火气冷笑道:“复活?我是这个世界的愤生者,蕴着对生命无尽的嫉恨,为万古不灭之鬼!你问我如何复活,怎么,你也想尝尝我自爆的滋味?”

    “晚辈不敢,只求鬼圣给予晚辈一个建议,明王孔一潇已死,我欲复活之!”说着,孔萱跪拜在乞丐老者面前。

    乞丐老者瞥了孔萱一眼,冷哼一声:“罢了,看在小妮子的份上,我便告诉你,上古时期想找复活手段并不困难,但是复活的人越强,付出的代价和复活的难度也就越大,而且随着众神时代的远去,许多手段自然就消失了。”

    “而现在复活,无非只有两种手段,一种是鬼族的化鬼,一种是万兽人的祖境,但是这两种都不过是灵魂复活,不能帮助你真正的复活他,况且他还是羽族。你若是真的想复活他,便期待你们的图腾神物孔雀神木开花吧。”

    神树开花,孔萱的心一下凉了一半,悲戚道:“鬼族的化鬼也不能么?我还真的以为鬼族的术法能够颠倒复活灵魂呢。”

    阴阳鬼圣看着枫烨道:“鬼族的化鬼,需要时机和临死时那人的强大怨气,机缘之下才可以化鬼。这几千年来,次生的鬼族也不过寥寥,大都是混沌的鬼物罢了。而枫烨却是原生的鬼族,那大鬼祭是无论如何都要带枫烨回归鬼族的。”

    孔萱也看向枫烨,却仿佛看到孔一潇的影子,她收敛情绪,坚定地说道:“这是他们的儿子,也算是我和孔一潇救下的。他是我的关门弟子,我定全力保他。”

    阴阳鬼圣笑出声来,心中暗道:若是哪日天下就要大乱,你这小小的羽族,还真能自我保存么?

    他向前迈出一步。“我这次来,主要是看看枫烨的,你带我下去看看吧。”

    屋后的空地上,枫烨忽然听见师父的声音,转身看去,只见孔萱带着一个乞丐模样的老者向他走来。

    枫烨急忙擦擦额上的汗水,却在与那乞丐老者对视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

    枫烨在心中对那老者突然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却忽然感受到全身不受控制,他的双目和全身冒出黑气,整个人在白日下裹在阴森的鬼气里。

    果然是纯生鬼族!阴阳鬼圣目中露出惊喜之色。

    枫烨怔住了,自己从没有在白日冒出黑气来,这老者是谁?仅与之对视,便牵动了我体内的鬼气么?

    枫烨只觉得喉咙发干,他艰难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这具身体对我而言不过一副皮囊罢了。重要的是你是谁?鬼族还是万兽人族?”

    乞丐老者抛出一句枫烨没意料到的话。枫烨先低头了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老者道:“鬼族也好,万兽人族也罢,我就是我!”

    阴阳鬼圣目中一亮,露出微笑:“好,好!我即是我,非任何族类!好!”

    枫烨本意是我是万兽人也罢,是鬼族也罢,我就是我,阴阳鬼圣却认为枫烨同他一样,不在乎种族之分了,我即是一族,洒脱不羁,不为种族所束缚。

    他这几千年里为了战败后,死伤殆尽的灵族和苟延残喘的鬼族而疯狂报复万兽人族,但近一千年来心却冷了下来,不再执着于当年的兽灵阵营之争了。今日遇到枫烨,听他这么说,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他用脏老的手掌摸着枫烨的头,眼中满是欣慰:“好,不愧是那个小妮子的孩子。既然如此,我便向你展示我鬼族的三大鬼术:大阴阳翻天术,血鬼饕餮引和幽冥鬼影录。可你具体能修炼哪个便看你的造化了。”

    说着他的身上爆发出惊人的鬼气,将枫烨和他包裹在墨绿色的鬼气中,以他为中心,四周迅速变成黑白色,墨绿色的光影交错,游离着无数黑魆魆的鬼影,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嚎声,有如人间鬼狱!

    枫烨只觉得一瞬间,仿佛人已经不在后院,耳边传来的是夹着一声声撕心裂肺怨吼般的风啸,眼前是无数汪冒着泡的血池,无数幽绿色的鬼魂从血池中伸出手臂,天早已变作灰黑色,墨云翻滚,海啸一般压下来。

    枫烨木然地走在这鬼域中,空气之中扭曲地映着枯树,茅屋,农夫,田地,河水,炊烟,村妇,马车,野花,杂草枫烨每走一步,眼前的景象便飞速地远离他,继而又有新的景象飞来,夹着各种各样的人和物从枫烨身边飞走。

    枫烨伸手一抓,只见空气中泛起一阵波澜,景象忽然碎散,好似石头投入潭水中,诸影诸物,无不消散,碰撞融合,继而分离退散,许久才恢复原形。

    枫烨怔怔地立在原地,只见那景象开始加速飞远,散作无数黑白条纹流动,交汇消失在无穷的远方。

    阴阳鬼圣不知何时已站在枫烨身后,望着这些湮灭的景象,吐出一口鬼气,右手食指轻点,景象破碎,顷刻间化作无数黑白沙砾流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