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五十三章神迹
    感受到眼前人胸口的男性气息,耳边回荡着他的话语,乔夕的心不禁微微一悸。这,就是男人的浪漫么?

    直到二人开始飞远,迎亲的队伍才反应过来。队伍中安排了一些修炼到兽将级别的好手,看到此幕,本欲上前追赶。可队伍中的大嗓子轿头先喊了出来:“这是画生与伶人转世!天啊,这等神迹竟发生了,一定是九神娘娘的旨意啊,天意啊!”

    说完,便跪地伏首不起,他这一跪不要紧,从小听着断桥的故事的看热闹群众也都幡然醒悟,原来是画生伶人转世啊,噗通,齐刷刷跪下一片。

    仅剩两个朱贞梁的手下还在站着。

    “大哥,跪不跪?”一个小弟模样的人问道。

    被叫做大哥的人,眨了眨眼睛,环顾了下四下跪成一片的人群,半天没回过神来。“别人都跪,那就跪!”

    噗通,噗通。

    目睹那件事儿的人有一位昨日船上三层的富豪,经他一言,这画生转世是位围棋高手,并且还在如梦坊以盲棋下平九都围棋第一人红莲姑娘的事就传开了。

    于是乎传闻,那天看到全过程的说书人段先生说的书又多了一段,君可闻那断桥的传说,古有画生与伶人,今有那棋圣与九姬的凄美爱情故事,欲知他们的爱恨情仇,且待我细细道来

    许多原本没看到那一幕的人,都抢着来听,一时茶馆火爆,座无虚席。于是乎故事几经版本变动,流传到最后被传成了落魄盲眼棋圣与如梦九姬的风流故事。其中流传最广的还是断桥的那段。

    那大户恶人娶九姬的花轿经过合欢桥,行到桥中央,忽然风声大作,雷雨交加,几道闪电落下,坚固的桥中央忽然坍塌下去。

    混乱中人们看到女子的花轿漂浮在半空中,一身红装的新娘子,踏在虚空上,身前逐渐浮现出一个黑白衣服的男子,不是盲眼棋圣又是谁?

    新娘子和盲眼棋圣俱是声泪俱下,二人的身影相拥,后逐渐虚化,只留下沉入水下的大红花轿和坍塌了中间一段的合欢桥。

    虽说这说书人不过换了个人名,且那日风和日丽,并无雷雨,可传着传着就传成了这样,纵有人反驳,也渐渐失了理。

    此段流行之广,以致此后数百年,九都大户人家迎娶,竟再也没有一个敢走桥上的。

    当然,传说故事中的主人公却并不知情。

    孔一潇带着乔夕飞到这镇风府的红木大门前便停下了。只见那门前烫金的牌匾下向两侧延伸,挂着一排喜庆的大红灯笼,门前的木柱上贴着一副朱纸黑字的喜联,门前站着四个迎客的仆人。

    孔一潇轻轻将乔夕放下,乔夕显然是没有飞过的经历,虽然一路上一潇为照顾她放慢了速度,让她并无不适的感觉,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头晕脚软,头紧紧靠在孔一潇的胸口。

    孔一潇左手轻轻扶着乔夕,侧头看向大门喝道:“朱贞梁老贼,速速出来受死!”

    孔一潇以灵力将话音源源不断送向府内,同时右手执扇挥向府门,一道无形的灵力冲击波荡去,一时灯笼破裂,红纸纷飞,散入院宇。

    迎客的仆人被击飞倒地,之后急忙爬起奔向院内报信求援。

    忽的一声巨响,府门坍塌,那块烫金牌匾飞向孔一潇和乔夕二人。孔一潇嘴角一丝冷笑,右脚向前猛地一踏,青石碎裂,石块崩出,向斜前方飞起,于半空将那牌匾击碎。

    碎屑纷纷落下,好似下雨一般,屑雨中一个着红袍,胸前带红花的黑脸络腮胡的壮汉飞出,重重踏在青石板上,将落脚处一丈之内的石板压下一寸。

    壮汉便是那朱贞梁,他眼冒精光,看向孔一潇和穿着嫁衣的乔夕。看到二人的第一眼他本欲发怒,但是多年的混迹经验告诉他还是先摸清来人底细再说,于是便压下怒火道:“来着何人?缘何闹我的喜宴!?”

    孔一潇手中玉扇轻挥,又一下收合,以扇指着朱贞梁道:“五年前,你为向南峰老人献寿而搜刮灵器,从小道消息得知南疆桑祁山五大家族有祖传灵器,便不惜灭了五大家族全族来搜刮宝物,更是为了消息不会走漏,屠了桑祁山十多个部落。我所说的可是全对?!”

    朱贞梁的脸皮倏地紫涨起来,当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长剑,往前一站,转身向后,倒转剑柄,拱手向身后站在府门废墟后赶到的各色宾客道“众位来宾,诚如你们所见,这小白脸为了我那未过门小娘子,竟不惜污蔑咱个,咱朱某也是响当当的好人,怎能任人欺凌,今日便与他一决生死。”

    说完,朱贞梁一副正气凛然模样转过身。他身后的宾客听到响当当的好人那句,心中不禁好笑,这恶名远扬的都说自己好人了,这天下怕是没一个恶人了。

    对于他这些颠倒黑白的话,孔一潇自然不放在心上,他无非想找个正当的缘由罢了。乔夕听到这些话,竟落下泪来。见美人落泪,一潇心中不禁气愤起来。同时左手轻拍乔夕的背来安慰她。

    就在此时,朱贞梁动了,只见青光闪动,一柄长剑倏地刺出,指向孔一潇左肩,一潇神色安然,右手执扇挡之,谁想那朱贞梁不等剑刺到,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一潇右颈。

    一潇急忙变招,以玉扇挡格,同时脚下灵力运转,身体后倾。

    铮的一声响,剑扇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

    下一刻,一潇携乔夕后退数步,与此同时,一缕长发悄然落地。

    那,是一潇的头发。

    乔夕从一潇怀中挣脱,哭道:“别打了,他很厉害,别打了。”

    孔一潇转身看了乔夕一眼,微笑道:“怎么,替我担心了?”他又看向朱贞梁,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就不玩了。”

    朱贞梁站在原地,望着孔一潇,面色难看。

    刚才孔一潇躲他那一剑的速度不快,但是如果算上抱着那个女子躲避的话,那此人的身法就十分恐怖了。而且刚刚从剑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可以看出此人的玉扇怕是不同寻常的灵器,心中当下有了几分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