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五十章一潇
    记忆随着血液交换而逐渐重现。在脑海里,枫烨看到了那个人的经历,仿佛也回到了那些日子。不时显现流转的画面,仿佛为之献上最凄美的伴奏,枫烨循着记忆之河溯洄,好像自己便是那个人——孔雀明王孔一潇了。

    清早,江面上起了浓厚的雾霭,四处都是白蒙蒙的一片。尽管是这样一个白雾弥漫的天气,船工们还是起得很早,因为这里是九都,这样的大雾都阻挡不了前来九都的客人。

    船工们操着长篙划过水面,水面便漾起一圈圈涟漪,波连不断。竹篙碰着水面,浓雾中不时传来划水声。

    躺在一叶扁舟里,倾耳聆听划水声,看着漫延无际的雾气,如临人间仙境,也不失为一件乐事,雅事。对于孔一潇来说,更是如此。

    他是个俊逸的男子,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却有一缕长发邪魅不羁地留在前面,眉宇之间不经意地表露出帝王家子弟的气象。

    他身穿一件青雀出云袍,束着五彩丝绦,腰间系着一把镶着青玉的纸扇。

    “一潇,你就在船上别躺着了,九都到了。”

    船头一个衣装华贵的青年男子冲着船里的孔一潇叫道。

    “干嘛打扰我听水赏雾的兴致啊,九都易访,此雾难得啊。”孔一潇起身,伸了个懒腰。

    “哟,胖子还睡着呢,你咋不叫他呢?”孔一潇指了指在一旁酣睡,口中还流着口水的胖子。

    “一潇哥,你叫我?我没睡,真的,我可精神了。”胖子一骨碌爬了起来,口中打着哈欠,眼睛还是闭着的。

    船头的男子无奈地摇摇头。他孔林飞和孔一潇以及胖子孔繁平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纵然论地位孔一潇最高,但私下之间,三人却是以兄弟之礼相待。

    此行三人来到九都,所为的也不过游玩罢了。九都名扬南疆,风景名胜数不胜数,更有如梦九艳艳名远播,所以此行不仅要赏美景,更要赏美人。

    船工将船停在码头,放下木板让客人上岸,孔林飞付了船钱,又多赏了他一倍的船钱。船工大喜,驾着船支着竹篙离去了。

    孔一潇,孔林飞和孔繁平下了船。此时雾气未散,九都城墙看的也不真切。三人决议先到城中酒楼吃些饭食,再做计议。

    不多时,三人便来到城中的一个有着五层的酒楼——聚仙居。三人随意选了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一些点心,羮粥吃了。

    正吃着,却听见邻桌的客人交谈声。

    “庄老兄,你昨夜去了如梦坊中快活逍遥了,不知里面姑娘如何啊?那号称如梦九艳的九位美人又可曾见过?是否真的如传言中的那样美艳?”

    “老弟啊,如梦坊中的姑娘自然是极品的,可是如梦九艳就别想了。且说如梦坊中大多女子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更别提在如梦舫那宝船上的九个美人了。不过,老弟,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个我昨日听到的大事。”

    “哦?什么大事?拙弟最近不大往来这九都,今日才到九都,还不知有什么大事呢!”

    “名冠如梦九艳之首的九姬,明日便要出嫁了。而且是嫁给朱贞梁那个恶贯满盈的贼匪头头。”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哎,九艳,原来不是八艳的么?”

    “是啊,那个号称如梦坊如梦九姬也不过是最近一两年才出现的。可是她却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如梦九艳之一。由此可看出,这如梦九姬的容貌估计是九艳之首啊。”

    “非也非也。这女子的容貌又不是一个标准的。这世间有人喜欢小家碧玉,有人喜欢大家闺秀,有人喜欢瘦若无骨的,可也有人喜欢丰满肥腴的。不能一概而论啊。”

    “也是,也是。不说了,吃饭,吃饭。”

    二人的声音渐渐停了。

    孔一潇听罢莞尔,孔林飞则一脸冷漠,孔繁平听得倒是如痴如醉。

    孔一潇将筷子轻轻放在桌子上,望着一脸冷漠的孔林飞笑道:“干嘛摆着一副冷漠的样子。咱们兄弟几个,还至于这么装么?”

    孔林飞本着的脸上立刻松了下来。“谁装了?怎么,一潇哥又对如梦九姬感兴趣了?”

    “哈哈,知我者林飞也,今夜去看看这名动南疆的美人是不是真的称得起这个称谓。林飞,今晚如梦舫的船票就交给你去办了,如果没有办成,我可就要就把你办了。”

    孔一潇大笑,孔林飞也跟着笑了起来。

    饭毕,三人分成三路。孔一潇去逛九都城里的风景名胜了。孔林飞去打通关系,欲凭着孔雀王族的身份搞来船票。孔繁平则简单地多,在城中四处搜寻美食,对他来说,美食才是最重要的。

    三人约好晚上如梦舫上集合,彼此之间到时再传音联系。

    孔一潇只转了半日,便将这九都城里的名胜都看的差不多了。他觉得有些疲累,便走到一家茶馆喝茶,恰巧茶馆中有一位说书人正向各位茶客讲述一处名胜的历史,孔一潇凑着热闹,也细细倾听。

    “个位客官,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想来诸位听得不少,不知还可曾听过这断桥的故事?如若没有,咱这个说书的便开口讲上一讲,讲的不好,还望各位不吝包涵。话说,这断桥原来不是叫断桥的,而是叫合欢桥”

    随着说书人段先生的讲述,断桥背后的故事娓娓而来,孔一潇还未听完就不禁笑了。这断桥的故事无非就是一对青梅竹马,后来因为各种事情最后分离的故事。

    故事的男主人公是一个年轻画生,画技超群,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子与之相恋,可女方的家中忽然出了变故,欠下一笔巨债,女子被卖到点香阁当了个伶人还钱。

    一开始女子本也就是一个卖艺不卖身的伶人,待将债务还的差不多时,也能与画生再续前缘。却没想到,后来一个大户人家的家主看中了她。那大户人家的家主贿赂鸨母,最终强买了她要做妾室。

    听闻这一噩耗,画生悲愤欲绝,却又怎奈自己无钱无势,对此也无可奈何,女子做新娘的那一天,他便蘸着自己的鲜血画出了一幅绝笔画。

    那大户人家娶了女子的花轿经过合欢桥,行到桥中央,忽然风声大作,雷雨交加,几道闪电落下,坚固的桥中央忽然坍塌下去。

    混乱中人们看到女子的花轿漂浮在半空中,一身红装的新娘子,踏在虚空上,身前逐渐浮现出一个血色的男子,不是画生又是谁?

    新娘子和画生俱是声泪俱下,二人的身影相拥,后逐渐虚化,只留下沉入水下的大红花轿和坍塌了中间一段的合欢桥。

    大户不甘心,又派人搜了画生的住处,却发现只有一幅用血画出的画,上面画着正是桥上出现的情景。而画生则倒在地上,身上再无一点点血液。

    这便是断桥的由来,后来文人墨客听了此事,也有不少吟咏之作。

    对于这等传说故事,孔一潇心中自是不相信的。心下觉得无趣,便离开了茶馆。孔一潇离开了茶馆,却发现自己挂在腰间的那把镶着青玉的纸扇不见了踪影。不由地又气又笑。

    气的是自己居然被小偷给偷了玉扇,笑的是自己一个兽王境界的人竟会如此地马虎大意。还好玉扇上留着他的印记,凭着印记,找到它也不是难事。

    不过,世上的事情或许正是如此,对于那些有威胁的人或事,你会小心翼翼地应对,而对于那些对于你毫无威胁的事情,却一点防备都没有。

    傍晚,在一个古老巷口的角落里,孔一潇堵住了偷他玉扇的少年,在他逼问下,少年将偷盗之事承认了,归还了玉扇。孔一潇将玉扇拿回了手中,见少年可怜也就不追究他偷东西的事情了。

    至于给这少年几个钱?这种事情孔一潇自然不会去做。哪里有偷人东西后,被人抓住又给了他钱的人呢?这一来不反是助长了少年继续偷东西的心吗?孔一潇虽不是一个恶人,但也不是一个老好人。

    这无非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孔一潇摇摇头,随意地在巷子闲逛,却无意间来到了今日听到的断桥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