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四十八章死
    枫烨呆住了,他从没有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回答。生与死,他真的有去思考过吗?似乎,从小到大自己最擅长的隐忍与伪装,到头来所为的也不过是,更好的生存下去。换言之就是活下去。

    可为什么要活下去,为什么而活?枫烨的确从未思考过,因为从小他三叔就告诉他要隐忍,要躲避那个可怕仇人的暗中注视,这一切仿佛都成为了枫烨的本能,这一切的一切,他从未思考过,也从未怀疑过。

    直到启灵武典的那一天,枫烨听到了好几个所谓的真相,心中一直笃信的的世界才彻底崩坏。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逃避一切,逃到了这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可是他这一次却进入了一个他从未想象过的地狱。一个比被可能时时刻刻监视,每一天都得隐藏自己的万兽谷还要可怕的地狱。

    红尘罪。那个枫烨夜深做梦都会出现的梦魇,牢牢地控制着他的生死。不知多少次,枫烨熟睡中忽然感觉自己身上的红尘罪药力发作了,然后浑身抽搐,四骸百窍之中仿佛疼痒无比,硬生生地惊醒。红尘罪,难道就是指人在世间红尘所犯下的罪的惩罚吗?

    有时半夜醒来,看着自己被囚禁的这方狭小空间,枫烨猛然间也会有一种落泪的冲动。自己逃避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当初的一跃真的值得么?

    那些自己一直不想回答的问题,一个又一个的冒出来。自己使用的黑气,到底是什么?是鬼气吗?自己真的是鬼族和万兽人族的后代么?

    逃避?现在自己时日不多了,眼见就要死去了,这一切还要逃避吗?当年的真相又是什么?我真的好想知道。

    不知不觉,枫烨的眼中早已含泪。

    他无意识地走到竹屋前面的一棵粗大的竹子下,坐下思考。想着一直以来,自己茫然,逃避的问题,想着一直以来,他怎么也没想明白的事情。

    见枫烨沉思,孔萱停留了一会儿便离去了。渐渐地,青言也离开了。空荡荡的竹屋前,只有一个呆坐的少年枫烨和一个靠在门上的少女青蒲。

    时间缓缓流逝,夕阳透过林间的缝隙照到枫烨的身子上,他的影子被拖长,蔓延到竹屋前少女的脚下。

    许久许久,青蒲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也转身离开了。

    于是,浩瀚的星空之下,枫烨一个人坐在竹子前一宿。看月亮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看漫天星宇,璀璨夺目,看夜色如水,藻葕纵横。

    黎明之后,东方的朝阳升起,启明星也逐渐隐没于愈来愈明亮的天空。

    枫烨还在那里坐着,他看见天空中的云儿飘过,自由自在。他看见地面上的蚂蚁搬运食物,奔波忙碌。他看见风过林间,吹动了无数竹叶,也吹动了他的思绪。

    这一日,孔萱来过一次,只是远远地看了枫烨一眼便又离开了。

    上午,青言跟着青蒲将饭菜送到枫烨身旁的地面上,叮嘱了几句要枫烨别忘了吃饭之类的就一起走开了。

    只是下午,她将晚饭饭菜送来之时,却看见饭菜完完整整地摆在那里,纹丝没动。

    她大骂了几句傻瓜,将饭菜踢翻了,扬长而去。

    就这样,枫烨一天茶饭不进,痴了一般坐在竹子那里。

    傍晚,青蒲来过,将打翻一地的饭菜都收拾干净了,她看着一动不动的枫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离开了。

    又是一夜没合眼,枫烨全身的灵气运转着,支撑着他的身体。

    这一日上午,青蒲将饭菜送来,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转身离去。她在那里坐了一上午,直到日上三竿才离开。

    下午,依旧是她送了饭菜,将上午的饭菜拿走。

    这一日,孔萱没有来。

    如此又过了三日,靠着灵气撑着的枫烨也快支撑不住了。三日间,没事的时候,青蒲总是陪着枫烨一起坐在这里。

    枫烨就快撑不住的这一天下午,枫烨身体摇摇欲倒,青蒲默默看着枫烨,不由地为枫烨担心起来。五天了,没吃没喝没睡。他一个小小的少年是怎么撑下来的?

    忽然,枫烨重重地倒在地上,青蒲喂了枫烨一点稀粥,待到枫烨清醒来,稀粥便再也不肯喝了。

    青蒲无奈,本欲多多陪着枫烨一会儿,奈何师父那边还有事情要她处理,便要离开了。

    临走前,她苦笑道“你真的想死吗?死不过一件容易的事,可活着却是一件辛苦事。你以为天下的所有的苦事都让你摊上了吗?你可曾知道师父的苦处?哪怕是我,也有过一段悲苦的过往。你好自为之吧!”

    枫烨听了却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坐着不语。

    只是青蒲走过之后,枫烨的眼角顺下两滴干枯的眼泪。

    第二天清早,孔萱来到这里,她走到枫烨的身边,看着倒在地上虚弱无力的他,渡给他一道灵气,让他恢复些许精神。

    “你可想明白了,为何而活?”

    “我想明白了,我为寻找当年的真相而活,你们说的对也好错也好,我都不管,我只想自己去追寻真正的往事。在我出生之前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让我出生之后的事,我也不知道。”

    枫烨微微仰起头,停了一会儿,又道:“之前我一直在逃避,逃避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也逃避自己终将要去面对的抉择。而现在我不会在逃避了。有些事情直面比逃避更好,因为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你这么想,很好,每一个人都有活着的不同的追求,你能找到你自己的活着的理由,便超过许多人了。不少人浑浑噩噩一辈子,都不曾想过自己为何而活。”

    孔萱轻轻抬手,一股无形的力道将枫烨托起。

    “既然如此,那你也可以去死了。”

    “死?”

    枫烨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一股冰凉之意从胸前蔓延,血液似乎都在失去温度。意识消散前,他心中喃喃自语。

    “就要死了吗?”

    之后就是无边的黑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