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四十七章生与死
    在林中等了许久,也不见自己的二徒儿回来,孔萱心中隐隐有一丝担忧,不过有一个人比她还担忧,那就是在她一旁站着的瘦弱的穿着青色绒毛披肩的少女青蒲,见这么久师妹还未回来,她心中早就焦急难耐了。好几次想张口问师父,可话每每到了嘴边,就说不出来了。

    终于,她鼓起勇气,轻声问道:“师父,二师妹她这么久了没回来,我去看看吧?”

    “不用?再说,难道你比她厉害吗?”

    孔萱的声音不高,却让人感到不容置疑。

    性子柔弱的少女不语了,的确她这个大师姐,论实力还不如她师妹的一半。她只不过是比师妹早入师门,所以是大师姐。二师妹青言这么厉害,自己怕是瞎担心吧。

    他就这么不愿意做我的徒弟么?孔萱摸了摸自己长相平庸的脸,自己似乎从小到大都很不受待见吧。心中想到此处,不由地回想起些许陈年旧事,加上最近的那件搅乱整个羽族的大事,她忽然觉得很累。但是她身上背负的太多,她所能做的,只有坚持,默默扛下一切。

    就在此时,她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师父,师妹她回来了!”

    她偱音望去,只见昏暗的树林间,灰头土脸的二徒儿背着一个昏迷的少年一步步走回来了。

    “你跟谁打,弄成这个模样?”孔萱也是没想到二徒儿为何会是这般狼狈的样子。青言的实力已经快到兽王境了,在这片雨林中,绝对算是实力不俗的了。

    大师姐青蒲快步上前,将枫烨从少女肩上接下来,扶到一旁的裸露在地表的树根上休息。

    少女青言这才苦着脸道:“师父,你骗我!你不是告诉人家,小师弟实力很差劲的么?一开始还好好的,可他子时的时候,忽然间发了疯一样,全身都有一股黑气缭绕,速度都快赶上人家了,还能无视我的灵力攻击,要不是我躲得快,就要见不到您啦!不过,他疯一会儿后就晕了过去,我这才能把他给弄回来。”

    孔萱素来知道,她这个徒儿言语中会有些夸张,是个十分娇气的人儿,便低声安慰了青言几句,之后她仔细瞧了瞧枫烨的身体状况,发现他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红尘罪的事情却还是压在她的心头。

    红尘罪却如紫衣女所言,是红尘道院最可怕的毒药,此毒号称无药可解,它与其他的毒药不同,它是附于血液之中的毒药,难以去除。不过它只能控制修为没有达到兽皇境,即万兽人所言的灵皇境的人。因为它本身就是随着中毒之人修为提高,而一步步完全与他融为一体的。

    每一副红尘罪都是上古时期留下来是绝品,所以红尘罪也不会被红尘道院滥用。用一副便少一副,如此也能看出来他们对于万兽人力量的渴望。

    万兽人族,作为天下第一的强族,他们的强大在于其每一个拥有血脉之力的族人,成年后都注定会成为灵王境(兽族称兽王境)强者。灵王境,大概都是一些中小势力首领的实力了

    而之后,再经过一些年的积累,万兽人中的大部分人都可以突破,成为灵皇境(兽皇境)的强者。在兽灵大陆的很多大势力之中,灵皇境的强者都是不可多得的高端战力,而对万兽人族而言,不过是中流砥柱罢了。

    如此可见,万兽人族是多么恐怖的一个种族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万兽人族对于其族内少年的失踪,大动干戈,不惜一切寻找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许多势力都暗中疯狂抢夺万兽人少年的原因。

    不过,孔萱却不是为了收枫烨为奴,而是收为弟子,纵然心中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可总的来说,对于枫烨并无加害之意。她看着枫烨苍白的面庞,越来越分明地看到那个女子的影子。

    “是命运吗?让我遇见你们的孩子。虽然你们那般恩爱,到最后却也落得那般下场。不过,这世间的情与爱,又有谁能够参透的了?”

    枫烨醒来时,已是下午。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间看样子像是新搭建起来的竹木房子里。

    枫烨起身下床,在门口撞见了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柔弱少女。

    “呀,你醒了,可把我担心坏了。”少女的拍了拍胸脯,宽慰自己道。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你又是谁?”

    “师父新搭建的木屋里啊。你呀,夜里子时晕过去了,二师妹青言将你背到师父这儿的,我是你大师姐青蒲。那个,等下,我去叫师父。”少女说着转身跑了出去。

    枫烨杵在原地,心中五味杂陈。

    我是一个快死的人,有何苦纠缠不放手,那个血衣女子说她认识我爹娘,这是真的么?那她一定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不,不一定,她或许只是骗我的呢?只是为了让我相信她。

    不知不觉,枫烨回想起启灵武典后的一幕幕,一切似乎都变化的太快,快到枫烨以为这是一个梦,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就醒了的梦。

    枫烨整理好心情,走出门外,见到了那个血衣雪发的女子,只是她现在是青衣玄发,少了初见时那般血气逼人之感。身后跟着两个少女,一个是昨天交手过的青言,一个是刚刚认识的少女青蒲。

    “你可想好了,做我孔雀王族之主孔萱的弟子?”

    孔萱看着那少年澄澈的眼眸中倒映的自己,问道。

    “没有,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收我为徒?我也不过是一个快死了的,实力低微的少年,也没什值得你花费时间的地方吧。”

    虽然能感受到对方言语间无形的压迫,枫烨还是选择说出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你很聪明,也很会隐藏伪装,但是你很幼稚。你的问题我早就回答过了。不过,恰巧我也有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你可以去好好思考,有答案了就告诉我。”

    孔萱的声音很是冷漠,空气忽然安静下来。

    她又补充了一句。“在你死了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