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盛少宠妻100式〕〔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萌娘守护者〕〔追婚1001次:总裁〕〔十二错行〕〔重生之逐鹿三国〕〔傲世狂妃:腹黑王〕〔帝女重生:丞相大〕〔重生之最强龙神〕〔1号甜妻:陆少,真〕〔男神的甜宠时光〕〔桃李花千树〕〔权爷太霸道,军妻〕〔山村最强小农民〕〔三千年前有神经过〕〔良秦择穆:杠上法〕〔不负荣光,不负你〕〔都市透视医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浮世沧海录 第五章启灵仪典下
    不知几时几刻,万丈高空中,原本高照的太阳忽然被低空出现的乌云淹没,天地倏地一暗。待到众人察觉时,只见茫茫云潮滚滚翻涌,夹苍雷怒鸣之声,挟暴风狂卷之音,以惊人的气势向众人压来。

    林间,屹立百年的古树被狂风吹的枝叶散落一地,那原本飘摇在林间的彩旗也尽数折断,众人的衣衫也被狂风吹乱显得有些狼狈。

    众人神态各异,饶是众人是修行之人,此等场面也未曾多见。因为启灵式的会场皆有阵法保护,绝不会有此等奇怪的状况

    待到众人用灵气护体隔绝妖风,一时间议论纷纷。

    “想来今年用来布置启灵式会场的钱,一定是被他们沐寒谷的人贪墨了,不然怎么会出现如此状况。我要找都御史告他们去!”一个赤着膀子的汉子怒道。

    “哎呦喂,这位兄台莫急,莫非您忘了我们万兽谷关于远古神兽的传说了吗?当启灵启出远古神兽之时,便会出现天地异象,非阵法所能阻隔也。观如今之象,必然是神兽降生啊。”一个穿着的像相师似的人说道。

    “原来如此,受教受教。一会儿结束后,吃个酒去吧。对了,不知兄弟哪个谷的?”

    “沐寒谷。”

    “……”

    在众人的议论声之中,数百道闪电直直劈下,竟汇聚成一道贯穿天地的雷电风暴。一道道环状的雷电冲击波猛烈的冲击着近处的启灵台,不少启灵台上幻象被之冲毁。众人不禁大惊失色。

    沐灵准长老闻讯屁颠屁颠赶来,却见那原本坐在启灵台上的少年此时已被雷光覆盖身形,看不见人影了。衣带飘扬,云总管抱着睡着了(哭倦了)的小沐雪飞至,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启灵台。

    沐灵准示意启灵使过来,正欲了解一番,却有一个身披蓑衣的中年人悄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淡然一笑:“沐长老请勿担心,此乃吾家少爷焚天烈开启灵兽的幻象。”

    “你是说……”沐灵准有几分迟疑地问道。

    “没错,是幻象!从这幻象的气势来看,是神兽榜上的远古神兽无疑了!”

    万兽人的灵兽分为天地玄黄四阶,而远古神兽往往都是天阶,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极强的战力。虽说天阶无品,但彼此之间往往也有强弱之分。于是,便有了神兽榜记载着神兽实力的排名。

    “噢?蓑衣客,你怎么不说是兽祖麾下的神兽啊。”云总管笑着说道。

    那蓑衣客看了一下云总管,作揖道:“云总管,老夫有礼了。”

    “这位便是焚都督的麟儿?”云总管看向启灵台,“不知灵脉什么阶品?”

    “见笑,正是我家少爷。火灵脉地阶四品,雷灵脉地阶三品。”蓑衣客笑道。

    “真是好天赋,如今这灵兽,怕也是不俗。我代沐族长向您家都督贺喜了。”云总管手上拜了一拜。

    随着三人的谈论声,上古神兽即将诞生的消息也快速传播开来,因此围观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云潮之上,一条条奔腾的闪电不断聚集,竟汇聚成一条雷电河流,向那座启灵台涌去。

    原本昏暗的天地一下被照的煞白,恍如白昼。天地之间不闻狂乱风声,只闻一声异兽号叫。云幕也被撕开巨大的口子,露出巨兽的一只山峰大小般的兽爪。

    “雷光成河,一掌裂天。洪荒异种,神兽'裂天'。没想到居然是它。”蓑衣客放声大笑。

    “老朽在此先恭喜焚都督家了。”沐灵准恭维道。

    云总管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望了望天空,又看了看怀中的沐雪,眉目之间不由得流露出一股凝重之意。

    天之彼方,有耀眼雷光。

    而地之此处,无人问津。

    不知何时,枫烨睁开了眼。他遥遥望着远处那惊人的雷电风暴和那拥挤的围观人群。而近处,有的是古树的暗影和风声的寂静。枫烨忽然生出一丝悲凉感。

    他好像从小就是这样,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注意,孤孤零零的活着。每天按照三叔的任务训练自己,在那一方小小的竹林跌倒又爬起。

    回忆它缭乱又清晰,他仿佛又回到了半个月前的小竹屋,回到了他出发的一天……

    “这是一场试炼。”一个面带玄铁面具的人站在窗前低声说道,“赢了就能活着,而输了只能死!”

    “从小我就告诉你,我们的仇人是焚栀荣,是他害死了你大伯一家,害得你父亲背叛我族,害得你爷爷一脉遭受排挤!这些仇恨,我相信你也不会忘记。”

    “然而焚栀荣那个奸人是位高权重的大都督,这一段时间内,断然会过来试探你,你所要做的就是隐藏自己,在这万兽谷中生存下去,直到你有自保的能力为止。”

    “机智如焚栀荣,当年你父叛族之事,他也没能做到瞒天过海,万兽谷的高层对他当年之事也有所疑虑。以他素来假仁假义的性格,断然不会轻易在谷中取你性命,相反他甚至还会护着你,保着你。前提是,你得在他眼中是个废物,是个永远威胁不到他的人!从今往后,我也不会随便找你,是生是死,一切都靠你自己了。”

    一阵风儿穿过竹林,竹叶簌簌地响。窗前阳光依旧,寂静无声,仿佛无人来过。

    “三叔,”少年眼中溢满泪水,“我会努力的!”

    他多希望那个冷言少语的三叔,此刻能在自己的启灵台下看着自己啊。可他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他紧紧闭上了双眼,仰着头,努力不流出泪来。

    突然,脸上传来温热的触感,枫烨一睁眼就看到一只白色的小熊正舔着他的脸颊。那小熊见他睁眼了,怯怯退后了,可见到枫烨没有其他举动,又猛然向他扑去。

    枫烨冷不防被它扑倒在启灵台上,熊宝宝趴在枫烨的胸前,仰着肚皮翻滚。它萌蠢的模样,不由地让枫烨开心起来,之前的孤独与伤心一扫而尽。

    远处的雷光依然耀眼,但是枫烨不再感到孤单,他有他的灵兽,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不久远方的雷光消散,天象也恢复如常。蓑衣客吩咐几个侍卫照顾好焚天烈,走到暗处。一个身穿棕衣的侍卫走到跟前附耳说了几句,蓑衣客挥挥手,那侍卫退下。

    蓑衣客拿出通讯令牌,待到令牌闪亮,他恭敬地说道:“焚栀武大人,咱家少爷天羽火灵脉地阶一品,木灵脉玄阶七品,灵兽玄阶九品三眼狼人。不过,都督的麟儿更是妖孽,不仅火灵脉地阶四品,雷灵脉地阶三品,最关键的是他的灵兽乃是上古神兽——裂天。”

    “不错,不错。两子都令人欣慰。不过,告诉两个孩子,切勿骄躁,天资只是一部分,后天的修行很重要。”

    “是,是。属下定当告之。”

    “对了,那个人的孩子怎么样了?”突然,焚栀武的语气一转,变得严肃起来。

    “回大人的话,那个人的儿子,天资寻常,风脉玄阶五品,木脉玄阶六品。灵兽阶品不详,启灵时无幻象显化,初步判断黄阶。”

    “继续观察。弄清其性格,悟性。”

    “是,大人。不过,大人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有。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天才和常人。然而你知道吗?站在世界之巅的往往不是天才,而是常人。可是常人都希望自己是天才,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可另一方面,常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你不会在他身上过多注意,然而他却能在一瞬间给你痛击。”

    “可,您和都督难道不是天才吗?”

    令牌的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衰神成长记〕〔穿越木叶开宝箱〕〔女神的极品兵王〕〔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元大陆之除妖传说〕〔邪王绝宠:医品特〕〔佛系玄师的日常〕〔氪命玩家〕〔吃货唐朝〕〔我创造了一个网游〕〔全界直播〕〔极品小邪医-须弥果〕〔沈太太离家出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