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龙葬道〕〔都市之医帝归来〕〔灵魂冠冕〕〔万界武尊〕〔剑破河山〕〔尘梦问逍遥〕〔道门里的村长〕〔龙血荣耀〕〔老祖宗救命〕〔平凡不平凡的世界〕〔至尊归元〕〔星辰之泪〕〔叩王庭〕〔我穿女装能变强〕〔无敌天帝〕〔皇天战尊〕〔军师威武〕〔癫神路〕〔流云引〕〔苦命后人被祖宗带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秦当皇帝 第十八章 春柳茫然惹尘烟
    正是今日,摘星楼开始正式动工,这入夜收工后,就发生骇人之事。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鬼嚎之音,随处可见。

    这拿灯笼一照,也不知是从哪跑过来的猫。

    不仅如此啊,邪门的事也频频发生,不少太监说,看见了小红肚兜,仿佛被鬼穿着,在皇宫内游荡。

    这赶上巧了,不少宫女都说,自己的内衣,小红肚兜,不见了。

    你说其不奇怪,还有太监说,在旧宫的楼台上,看到了始皇帝,仰天长啸。

    宫女也见了奇怪的事,说是公子胡亥,在前殿,跟始皇的嫔妃们踢毽子。

    还有说,赵高坐在邢台上,将始皇帝二十多个皇子公主,都给诛杀了,真是惨目忍睹啊。

    一时间,这皇宫内院,是闹了鬼灾。

    春柳初来乍到,就赶上了这一杆子事,被宫官带到了一处暗厢房。

    暗厢房,即是后宫的暗殿,所有未修习好礼法的宫女秀女,全部归宫官掌管。

    宫官,即是调教宫女秀女的宫内女官,每月还有俸禄可拿。

    “你叫什么?”这宫官,可是一位精干的女子,穿着整素,相貌清秀,只是脸色冷淡,仿佛在其脸上写了两个字,叫规矩。

    宫官身边有侍奉的徒弟,给扇风倒水,其模样,看其比主子都牛。

    “小女春柳。”春柳何时见过这般阵仗,如此便很小心翼翼的答道。

    只见女官喝了口茶,翘起二郎腿,开口道:“这名字不好,从今以后,你就叫如意。”

    “为什么啊?”春柳疑惑道,为啥给我改名字。

    听闻,这宫官眼皮都没动一下:“掌嘴!”随之端起茶,饮了一小口。

    这宫官的徒弟,一般都称其为女官,只见这一位女官走过去,上去就给春柳一个耳光。

    “没有为什么,这宫里的规矩,就是说什么做什么,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同样,也不能问为什么,这叫规矩。”女官冰冷的说道。

    春柳眼泪含在眼眶中,很是委屈。

    不过,这场面对宫官来说,见得太多了。

    “你若想让我可怜你,大可不必如此装模作样,本宫担任宫内女官十余年,是出了名的冷血,你只要照我说的做,既可少受苦头。”女官二郎腿调换了个位子。

    随之继续道:“把衣服都脱了。”

    “什么?”如此可令春柳羞煞得不得了,这何时受过如此待遇。

    给了春柳三息时间思考,见其未动,宫官便对徒弟吩咐道:“去,帮帮她。”

    这两个女官,直接走到春柳身边,强行帮了这个忙。

    “查!”宫官道。

    半晌过后,两位女官回禀道:“没问题。”

    听此,宫官松了一口气,贵妃要的是干净的人。

    “你是贵妃娘娘钦点的人,以后当好好侍奉在贵妃娘娘身边,若是日后坏了规矩,贵妃娘娘怪罪下来,你我都没好果子吃,你也别怪本宫对你如此严厉。”宫官在饮了口茶。

    “什么?让我侍奉贵妃?贵妃娘娘不是说,要给陛下选嫔妃的么?”

    见到无知的春柳,让两位女官笑了笑。

    “呵,每个宫女进了宫,都是这么说,你也不好好照镜子瞧瞧,你哪出奇,像你这货色的,宫里一抓就是一大把,还想选妃,醒醒吧你。”宫官毫不留情的告诉了她真相。

    这让春柳直接傻了眼,这哪是什么皇宫,这令人向往的皇宫,就是这样的么?

    “不可能,你们骗我,我要离开这,我要走。”春柳抢过衣裳,就要跑。

    “跑,你能跑哪里去。”这宫官从头至此,神色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今日这宫里闹鬼,这赶巧了,你一进皇宫,这宫里就闹鬼,莫不成这鬼都是你带来的?做了祸事,就想溜,你以为这皇宫是你家后院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宫官毫不犹豫,就把闹鬼这顶大帽子扣在了春柳头上。

    “把这害人精,给我狠狠的打。”宫官是一点人情味是都没有,还真如她自己所说,是宫里出了名的冷血。

    如今,这春柳内心可是跌落到了谷底。

    挣扎?

    茫然?

    这原本幻想中的命运呢?以为自己走了大运,却没想到,这命运就此改变,不过不是好运,而是噩运。

    “陛下,陛下,您在哪啊?沈公子,救救我……”

    翌日,这玄门术士,接二连三的往宫里面进,都暂且被安排在了偏殿候着。

    黄小仙自告奋勇来接这挡子事,负责安排这些玄门术士,并一一审核。

    见到这些玄门术士,令黄小仙摇了摇头,没有一个有真本事的,全部都是骗子,唯独一郎中,此人虽说不能降鬼,却能医人。

    “黄小仙,寡人让你找玄门术士,是除鬼的,可你倒是好,给朕找了个郎中,郎中岂能降鬼?”沈浩不由得质问黄小仙。

    反观黄小仙是坦然自若,挥起拂尘道:“陛下有所不知,这些个玄门术士里面,都是不中用之辈,唯独这个郎中,却有几分本事。”

    “这鬼怪祸乱人心,医者治人心,以人心制鬼,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乱世之中谁主浮沉,民心响应,才是平叛乱世之根本,人心强盛,鬼怪自灭,民强国自强,人强鬼自灭。”

    “此人乃扁鹊传人,与老秦颇有渊源,其师扁鹊曾为秦孝公医病,也属吾辈修士,只是其愿不在探寻大道,其大道乃是救死扶伤,年幼时就已筑基,可以说是一个老骨头了,但奈何不太懂变通,因此到如今,也只是一介凡夫,但此人筑基乃医者人心,属于术业专攻,倒也能称其算是一位修士。”

    沈浩听其此言,倒是有几分赞同,但并不是很满意。

    朝廷需要什么人啊,人才,沈浩并不是否定黄小仙的话,只是对这个事情发展的,并不满意。

    内政,自然需要一位好丞相,这打仗,就需要一位好将军,此行,好比把也懂得一些内政的大将军安排去做了丞相,把会打一点点仗的丞相,安排去当了大将军。

    “黄公公,说到底,此人还是一个郎中,看看能不能让其留下,在宫里,当个御医,这降鬼,还是得找一位精通此法的术士。”沈浩开口道。

    “诺。”黄小仙听了皇上口谕,回到了偏殿候着。

    随之也是一番掐指,心里纳闷着,这国师,怎么还没来?

    掐算着一环环,看看是否是哪一环出了错。

    “国师已现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对,这宫里,多了一丝思恋陛下的味道,这不是国师的味道,还有一点熟悉。”

    “哪呢?”

    “太上老君,积极如意令,嗅。”黄小仙一施法。

    直接喷了一口血。

    “混蛋,妖魔鬼怪,吓死本大仙了!”

    都怪本大仙大意了,忘了如今这皇宫,闹了鬼灾。

    这一施法,阴阳相连现人间,这妖魔鬼怪,是满满登登,如人间炼狱,黄小仙,没想到此处人间已成炼狱。

    有这么多妖魔鬼怪在,深夜必定现凶灵。

    “这位黄公公,老夫见你去了鬼门关,被鬼打伤,且让老夫为你诊断一番。”扁鹊传人走了过去为黄小仙诊断。

    “如此真是感谢先生了,先生妙手回春,在外漂泊半生,当今圣上又是明君,不知先生可有心留此,辅佐陛下,共救苍生啊。”黄小仙以法顿道,借此试扁鹊传人。

    这位扁鹊传人不懂变通,实乃让黄小仙费劲心机。

    “先生医者人心,正是圣上苦寻之才啊,杂家被鬼打伤,正需要先生医治,还请先生留下!”

    “这,待老夫见过陛下,自然给公公答案!”

    听此,黄小仙也是在心中点了点头,这扁鹊传人,能不能留下,就看陛下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平平无奇大师兄〕〔日久成瘾:撩妻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次元位面主系统〕〔伏天氏〕〔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小可爱你被逮捕了〕〔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