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玉灵圣尊〕〔骨头们想种田〕〔残魄御天〕〔末世最强回收系统〕〔无名剑鞘〕〔猎妖高校〕〔杰东中短篇小说〕〔九域凌云〕〔六格神装〕〔星海仙冢〕〔元沦〕〔医仙攻略〕〔勇者至尊〕〔玩家请自重〕〔从柳树开始进化〕〔法外狂仙〕〔我的冥妻〕〔我真不是大佬〕〔血帝神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秦当皇帝 第九章 往生恶灵阵
    伴随着歌姬演奏的曲调,沈浩与申屠二人,直接上到红春楼的三楼。

    路过一间间包厢,听着里面传来的销魂声音,令两人百味杂陈。

    直到走到申屠所指的那间包厢,两人才郑重起来,凝重的整理一下衣衫。

    申屠先是听了听房内的动静,传来女子的呻吟声,与男人的喘息声,随即拔出随身佩剑,一脚踹开房门。

    “小贼,你逃不掉了,速速将灵兵交出来,自废修为,饶你不死!”申屠剑指榻上小贼。

    此番场景尴尬至极。

    这小贼正在快活之中,这突然闯进来两个大男人,脸色也是极为难看。

    “两位少侠,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在下自知修为不精,敌不过二位,不过,两位少侠,可否等在下穿上衣裳,容我自废修为,将灵兵拱手奉还!”

    这小贼长相尖嘴猴腮,十分猥琐之中,又夹带着九分狡诈!

    “这小贼在拖延,申屠兄莫要上当,直接出手,莫要让他溜了。”沈浩直接也是寄出神兵佩剑,并准备着时刻开启金钟符咒。

    果然被沈浩猜对了,趁着申屠走神之际,这小贼直接甩出一枚迷雾弹,拿起随身衣物,直接从窗户口,差点跳了出去。

    “哪里跑!”申屠早已领略了这个小贼的诡计,当时这个小贼就是,先是摆出一副不敌投降之色,随之立马反挂。

    只见申屠立即施展一道法术,将那窗户口变成了一睹墙,而真正的窗户口,则跑到另外一处地方去了。

    “五行换位?”这小贼嘟囔了一句。

    立马开始施展神通法术。

    “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定!”小贼对着那改变位子的窗口,施展一道法术,将窗口定在那里,不让其在进行五行换位。

    随手一抛,将一把种子甩到了申屠与沈浩的脚下。

    “先常常你黄大仙荆棘毒藤的厉害!哈哈!”随之,这小贼脚下抹油,顺着窗户口就溜了!

    “沈公子,快用金钟符咒!”申屠连忙指挥沈浩。

    沈浩也有预判,不知道那小贼施展的什么手段,立马就施展出金钟符咒。

    那一把神秘种子被小贼洒出后,接触到空间中的气体,又落在有些尘土的地板上,立刻疯狂的长了起来,差点将沈浩与申屠包了粽子。

    “三仙共度鬼门关!”申屠三指抹剑,只见浮现一层血光,顿时化作熊熊烈火,将荆棘毒藤烧了个精光。

    “追!”两人依次跃出窗外。

    见到这一幕的那个女子 ,顿时有些膛目结舌,她何时见过这修士斗法,已经被吓傻了眼,才想起来,这混蛋,还没给钱就溜了……

    “这小贼真当是狡猾的很,断然不能再手下留情,若是被他逃到咸阳城外,就不好抓了!”申屠下了狠心,准备动用杀招了。

    此时已经入了夜,街上行人不多,这小贼穿梭在各个小巷中,油滑的很,又借着夜色,即便是申屠与沈浩两人,也是难办。

    “沈公子,如今没有其他办法了,我需要布下一道阵法,我去亲自捉这小贼,请沈公子给我坐镇阵眼,此阵名为往生恶灵阵,届时我会将此处融入道往生界,但凡有修为之人,都会受到此阵的干扰,有无数恶灵会听我调遣,沈公子是阵眼,虽说可以看到这些,但是恶灵是碰不到您的,往生界依旧是往生界,这里依旧是这里,沈公子只要记住,一定不要离开这个圈。”

    只见申屠画出了一个圈,将沈浩画地为牢。

    “沈公子请谨记,千万不要离开这个圈!”申屠再最后一次嘱托,随即开始用灵玉在空间各处定出点位。

    “看来又没我什么事了!”沈浩是丝毫不怕,他有金钟符咒的保护,任何人也无法伤害他分毫。

    闲来无事,正好看看典籍,随即翻开这往生恶灵阵,看看此阵是如何布置的,有何学说。

    往生恶灵阵,这是施法者,早已在往生界布置的一个道场,专门驯服恶灵,为恶灵洗脑,让恶灵为自己卖命,施法者可以将自己伪装成恶灵之主,恶灵的智慧等级不是很高,首先要打败往生界的一个恶灵神,将恶灵神的宫殿改造成自身的道场。

    如此伪装成恶灵神,给这片道场的恶灵洗脑,让其为自己卖命。

    在布置好一切后,需要施法者的灵魂,在道场内布置精神烙印,其点位为八十道阴位,一道阳位。

    布置妥当后,在阳间施法,用九九八十一块灵玉,在天地中定位八十道阳位,一道阴位,阵眼之位,就是那一阴一阳的点位。

    此刻,沈浩可见,在他的头上,果然有一枚灵玉,想必这块灵玉就是阵眼!

    施法者需要站在点位上,指挥道场内的恶灵为自己作战。

    一处道场虽然小,但是一位恶灵神的地盘极其辽阔,每个恶灵神,大概有十亿恶灵,这些恶灵会源源不断的进入道场,持续增加,供给施法者调遣。

    “看来申屠还是手下留情了,若是申屠坐镇阵眼,调动无尽恶灵,那小贼定死无葬身之地,而申屠如今的做法,只是让这个阵法辅助他,申屠自己亲自捉贼,看来申屠此人还是个仁者之人,始终不取杀伐之道,申屠的心性果真难得可贵,难怪能成为荆山修士,虽说只是凡根不清,但比起如此心性,这缺点就算不得什么了,朕能得此人辅佐,实乃寡人之幸啊!”

    沈浩如今也算是正经八百的见识过恶灵了,这恶灵离地一尺,下身似鱼尾却无鱼鳍,有蓝红两种恶灵,其身体皆是像由一块块指甲大小的玉块组成,长着一对利爪,相貌如其名,凶神恶煞,眼睛是两团幽光,满口獠牙。

    不过么在沈浩眼中看来,这恶灵倒是没那么厉害啊,在阵眼中可以瞧见,那小贼手拿一把钨钢剑,但凡被此剑伤到的恶灵,皆是一触即溃。

    接着沈浩往下看,若自己被往生恶灵阵所困,最好准备一把紫阳类灵兵,若无紫阳类灵兵,则可准备两把灵兵,一把纯阳之剑,克服阴属性恶灵,一把纯阴之剑,克服阳属性恶灵。

    沈浩知晓,紫阳,即是雷,雷属性,可克制恶灵。

    “难不成这小贼手里这把灵兵,是紫阳类的灵兵?”

    恶灵永无止境,必须在自己体力耗尽之前,找到阵眼,破除阵眼,方可脱离往生恶灵阵!

    “看来这小贼对这个往生恶灵阵也有所了解么,没想到此人小小修为,懂的倒是不少么!”

    “灵雨?”沈浩感觉自己好像眼睛花了,居然看到了国师!

    “贵妃?”

    “千雪?”

    “春柳?”

    这一个个美人,顿时出现在沈浩的眼前,顿时令沈浩晃了晃脑袋。

    “卧槽,见鬼了!”沈浩知道,自己好像中了幻术!

    “可恶!”申屠知道坏菜了,这小贼应该也布下了一道阵法,是一种幻境之术。

    “小小恶灵阵也想困住你黄大爷,今日儿还真就告诉你这后辈了,你黄大爷,始终是你大爷!”

    只见这小贼发现阵眼的位子,立刻跳起三丈高来,一挥手中钨钢剑,击溃了大片恶灵。

    随之腾空而起,钨钢剑左右挥动,立刻开辟出一条通往阵眼的通道!

    这小贼要逃,申屠不好应对,但是这小贼想要攻取阵眼,显然不是见容易的事。

    申屠腾空而起,祭出神兵宝剑,此宝剑不同于佩剑,此乃施展剑诀之宝剑,其剑是剑母,凡是能孕化出越多的剑气,其宝剑等级就越高。

    其中大概分为七子剑,黄子剑,百玄剑,小千剑,大千剑,万剑归宗!

    而申屠的剑母,施展出九九八十一道剑气,可见这剑母等级在黄子剑层次!

    九九八十一道剑气,是何等威力,即便不配上剑诀,都能将一座山头夷平。

    这小贼见此,吸了一口凉气,立马跪了。

    “黄小生知错了,您是大爷,大爷请饶命,这把邪灵兵,这就奉还给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上有百岁师尊需要供奉,只是小人奉师尊之命,前去太尉府偷取这邪灵兵,这邪灵兵虽说能使人暂时强大,但是却会被邪灵同化,人间不应有此邪物,小的做的也是好事,把这邪灵兵交给师尊处置,以免恶灵为祸人间!”

    “放屁,你这卑鄙小人,诡计多端,多次诓骗于吾,吾处处手下留情,饶你不死,已是仁至义尽,你休想在狡辩,倘若你再不说实话,定取你狗命!”申屠万事俱备,只要他一个念头,这九九八十一道剑气,立马就能将黄小生扎成蜂窝。

    黄小生再次磕头认错,心想,栽了是肯定栽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有黄子剑,他还被捆在恶灵阵中,如今是插翅难逃,况且对方修为远远在他之上,逃是逃不掉了。

    “在下所说句句属实,虽然说小的品行不怎么端正,但大家都是男人,也同为修行之人,深知修行艰难,这邪灵剑,乃是炼器师用邪灵所铸,其邪灵能同化普通人,将人妖魔化,人心不古,未曾开悟觉醒,智慧根基浅薄,若魔界借此人之身降临阳间,阳间人族定会遭受大劫。”

    “此前不知二位用这邪灵兵做甚,断然不敢将邪灵兵轻易交给心怀不轨之人,以免生灵涂炭,如今小的观与您一同前来的道友,颇有帝王之相,此乃咸阳城,小人一路追踪,从荆楚到咸阳,直至到了太尉府,小的不知太尉为人,便禀告师尊,在师尊的恩准下,小的才出此下策,将邪灵兵偷了出来。”

    “小的也是为了天下苍生,若不是小的师尊刚刚跟我透露,说那位道友是当今圣上,纵然死前,必定将邪灵兵摧毁,不能将其落入坏人手中!”

    这次听了黄小生的话,还算句句属实,申屠立马收回神兵宝剑,撤出了阵法。

    走到黄小生面前:“看来你是仙家派系修真者,虽说修为不怎么高,但你的本事,在朝廷上比起我来,却大有用处,不要再去做下九流的行当,我问你,既然你知道了,这位就是当今圣上,我替陛下做主,赐你一处道场,给你修行之所,你可愿为朝廷效力?”

    “此话当真?”黄小生抬起头来问道。

    “当真,刚刚司空大人所说,就是朕的意识,你虽说偷盗,但起心动念是善意之举,而你也未杀害一人,人人都有瑕疵,看来我们也算是误会一场,不打不相识,怎么还在犹豫么?”沈浩走了过来,坦然开口。

    听此,黄小生也站起身来,将自己伪装的面具撕了下来,流露出真容,由此一看,还是个英俊的青年人,随之将邪灵兵交给沈浩。

    说道:“此事待我问过师尊才好决策,陛下稍等片刻!”

    “好!”沈浩一口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日久成瘾:撩妻总〕〔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伏天氏〕〔次元位面主系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学里的筋肉雄兽〕〔从斗罗开始打卡〕〔我的细胞监狱〕〔王者之荣耀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