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龙葬道〕〔都市之医帝归来〕〔灵魂冠冕〕〔万界武尊〕〔剑破河山〕〔尘梦问逍遥〕〔道门里的村长〕〔龙血荣耀〕〔老祖宗救命〕〔平凡不平凡的世界〕〔至尊归元〕〔星辰之泪〕〔叩王庭〕〔我穿女装能变强〕〔无敌天帝〕〔皇天战尊〕〔军师威武〕〔癫神路〕〔流云引〕〔苦命后人被祖宗带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秦当皇帝 第八章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两位公子看着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红春楼,春柳,秋风,接客了!”这红春楼妈妈热情似火,连忙叫来两位姑娘来陪客。

    这红春楼内,装潢还算文雅,楼上皆是厢房,一楼中心,是个舞台,有戏子做戏,有歌姬演奏,四周皆是桌案。

    沈浩申屠两人,被安排在了舞台前方第二排的一个位子。

    沈浩一见春柳,顿时膛目结舌,忘了初衷……

    神色有些尴尬,看了眼申屠,随之正色道:“申屠兄,你我二人好不容易出一回宫,申屠兄又日日夜夜与政务修行为伍,可谓是劳苦功高,我沈浩今日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犒劳一下申屠兄,抓贼的事,且先放到一边,待申屠兄快活之后,在抓也不迟!”

    申屠兄听闻,点了点头。

    “也好,刚刚在下施法,倒有些精神劳顿,如此休整片刻,回复一下精力也好。”

    沈浩多多少少也能品出申屠的一些嗜好,正如灵雨所说,为何荆山掌教偏让申屠来当护国法师,自然因为申屠凡根为清,对红尘事务,还有许多迷恋,也就是说,申屠兄,欲望由在,这人有欲望,自然想得到一种满足。

    然而修行宗门又有刻骨陈规,但凡荆山修士,纵然不许来这种红尘消遣之所,应该保守元气,不许与女子行房事,如此就令申屠兄的欲望得不到满足。

    今日来此捉贼,也正是满足申屠的欲望之时,此乃天时地利人和也。

    主要是,这自己也没来过像这种历史文化深邃之处……

    沈浩思虑一番后,淡然道:“申屠兄,你我二人私下为兄弟,兄弟之间应该做些什么,自然是一起共赴江山大事,在我的老家,有那么一段话,怎么证明兄弟之间的感情,自然就是一起抗过枪,一起飘过昌,一起分过赃,一起同过窗。”

    “申屠兄,今日你我二人,就当一回兄弟,好好体验这人生快活之事,来此地充当一回世俗阔少爷,岂不快哉!”

    申屠也是流露出难得的笑容,端起酒杯,向沈浩敬道:“沈公子不愧是人中龙风,该正事时是绝不含糊,一心一意执政顾全天下百姓,更是顺其时道,坦然入世,心无牵挂,该玩乐时,放纵释怀,如此,真乃侠者风范,痛快,申屠敬沈公子一杯!”

    “好,哈哈!”沈浩大笑。

    “你我二人,今日就在此痛饮,醉酒把那贼人抓!”

    “哈哈,好,醉酒把那贼人抓,沈公子真当雅兴,此情此景,该当吟诗一首,就拿沈公子这句,醉酒把那贼人抓,吟诗一首!”

    “来,干了,你我二人,就拿此题轮流作诗,只要一方作的出来,另外一方,就要饮酒庆诗!申屠兄,你看可好!”

    “如此甚好,这沈公子命题,就先让在下作诗一首!”申屠叫好。

    此时,只见两位姑娘姗姗而来,春柳见这沈浩中意她,顺其自然的来到沈浩身边坐下,秋风自然来到申屠身边。

    “两位公子,真当雅兴,这吟诗作对,小女子也擅长,两位公子若不弃,可愿让我们姐们充当陪衬?小女春柳,自愿当沈公子的陪衬,就让我的姐妹,给申屠公子当陪衬,两位公子,这样可好?”

    春柳人如其名,长着一对柳叶弯眉,柳腰芊细,凸凹有质,眉心刻画一枚柳叶红印,脸相更是狐柳魅颜,摄人心魂,嗓音清澈嘹亮,一言一语,谈吐之间,令人心旷神怡。

    秋风长相也不赖,虽说比不上春柳妖艳,倒也是一等一的美人,长相洁净如玉,佩戴首饰都是珍珠玛瑙,玲珑翡翠,打扮的颇具贵人之气,比起庸俗富态的金银首饰,珍珠翡翠就显得神圣,难得可贵!

    让秋风去衬陪申屠,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沈浩很满意。

    “好,如此甚好,本公子初来乍到,不知这的规矩,若多有冒犯,还望两位姑娘见谅,本公子决定,我们四人,先当共饮一杯,敬吾等相识之缘,申屠兄意下如何!”沈浩是彻底入戏了,心中感慨不已。

    “好,太好了,如此依我之见,就以醉酒把那贼人抓,还有相识缘分来做诗,如此既不单调,又符合情景,岂不妙哉。”

    “好,那就依两位公子所言,秋风先干为净!”秋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秋风姑娘真当豪气,干!”

    三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在下就献丑了!”申屠喝完杯中酒,顿时也深深入了戏。

    “把酒言欢兄弟情,红楼瓢昌真知己,春柳秋风衬陪君,君臣醉酒抓人贼!”

    “好,哈哈,申屠兄果然好诗,此诗两意由在,在下当连饮两杯,方才助兴!”沈浩龙颜大悦,顿时连饮两杯。

    “小女初见申屠公子文采,真乃才子俊杰,小女佩服,自当也陪衬沈公子同饮两杯!”春柳举杯一饮而下,再举杯酒意情浓。

    “小女就献丑了!”春柳酒入三杯后,题诗道。

    “红楼有梦似人间,才子佳人聚此言,小女把那玉帛丢,情郎此游盗绣球!”说罢,春柳的手帛顺着腰间滑落,正掉在沈浩手中。

    “好!好诗,春柳姑娘把玉帛比作绣球,丢在了沈公子手里,心意诗意实意,表达的淋漓尽致,依我看啊,沈公子就从了这位姑娘吧,哈哈!”申屠大笑。

    “这首诗不管表达出了两个命题,更表达了春柳姑娘的心意,两杯就恐怕都无法助兴,三杯,在下愿连饮三杯为此助兴!”

    申屠是连饮三杯,更是拍案叫好。

    “秋风愿陪衬申屠公子,也连饮三杯。”秋风连饮三杯,脸色微微泛起红润的色泽。

    春柳很是落落大方,借说不胜酒力,坐落在沈浩怀里。

    沈浩此刻也真正享受到了,一个嫖客的待遇,当然有了待遇,自然多了福利,春柳的姿色可以说是妩媚迷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胭脂香味,这香味入鼻,在借着酒劲,顿时激起了每个男人都拥有的兽性,沈浩自然也不例外。

    “下面,小女也献丑了。”秋风将三杯饮后,可开始了新一轮的诗赋。

    “锦绣江山红尘烟,把酒言欢醉人间,贼人就在妾身边,盗心情郎何处欢!”

    秋风眉眼放荡在申屠眼前,申屠一把将秋风搂在怀间。

    “好一个盗心的情郎何处欢,当然是往姑娘的石榴裙下钻。”申屠这一举动,证明了自己是个资深的嫖客无疑了,沈浩心里想到。

    沈浩拍案叫好:“秋风姑娘果真是文采出众,竟把贼人修饰成偷了姑娘芳心的情郎,绝,实在是绝了,区区杯中酒以难以助兴,本公子要饮一坛,如此才不负这个盗心贼!”

    “小二,上酒!”

    “两位姑娘,你们竟把我与申屠兄说成了贼,下面也该让我说说两位姑娘了!”

    小二把酒拿来,沈浩提坛畅饮,豪情万丈。

    春柳自然也不甘示弱,既然作为陪衬,自当做好陪衬:“公子饮一坛,小女自然不能只饮一杯,愿与公子同醉!”

    只见春柳双手举起酒坛,倒在几个酒壶之中,提起酒壶,扬起下颚,一壶壶连饮数壶,虽说不比沈浩豪情,却是文雅。

    饮下一坛酒后,沈浩打了个响指。

    开口道:“秋风袭来春柳红,采花郎君逛桃园,欲把桃花盗心田,谁料春柳厚无颜,扮起桃花坐等缘,君把桃花换酒钱,赎身春柳回人间,此生无悔入桃园!”

    “好!”此诗昨完,顿时引申屠一阵拍案叫好。

    秋风也立马点评道:“沈公子,真当是礼尚往来,诗意丰富,转折之大揪人心弦,配在此情此景,此时此境,真是绝了,实在令人佩服,这首诗词真当是吟出了我们姐妹的心声,秋风愿饮一坛,来为此诗助兴!”

    申屠自然也不甘示弱,也跟着豪饮一坛!

    这酒过三巡,顿时令沈浩与申屠兽性大发,无法在控制住压在心底的欲望。

    但谁料,这春柳秋风,只陪酒,不卖身。

    “两位公子,若行房事,还请随我们姐们到厢房中去,卖身的姑娘们,已经在厢房等候,两位公子可随意挑选。”春柳小心翼翼般说道,生怕惹怒了这两位公子。

    沈浩与申屠对视一眼,沈浩率先开口:“申屠兄今日可算痛快?”

    申屠开口道:“醉酒当歌,人生几何,既然两位姑娘只卖艺不卖身,沈公子与我也定不会强求,姑娘已经陪衬我与沈公子赋诗畅饮三巡,我申屠也不是小气之人,两位姑娘请收好!”

    只见申屠拿出一百两白银,在桌子上堆成了个小山。

    “多谢公子!”两位姑娘齐声道。

    “好了,申屠兄,你我还是把正事干了吧,别让那贼人溜了!”沈浩深深吸了一口气。

    沈浩见到春柳,像极了一位故人,那位故人是沈浩的一位心上人,只是那时穷苦,满足不了那位心上人的物质需求,于是就化成了一场泡沫虚影。

    酒过三巡,又冷静过后,难免回忆起这些往事,甚至还有些许难过。

    当初也是因为一场缘分,遇见那位心上人,沈浩在其面前,有许些自卑,也有些许庆幸,庆幸相遇,相识一场,给了他单调的生活中,添了一抹淡淡的色彩,直至至今,看到春柳,勾起了回忆,想到当初的自己,恐怕也配不上她,她那么美,而自己只是一个穷小子。

    即便这个穷小子没有财富,但凭借着感性灵魂,还是博得过此女的许些青睐,男人若没有钱,自身的光环便暗淡了九分颜色,伤心是难免的,但是懂了现实后的他,便不会很伤心,觉得合情合理。

    不敢接受现实,就是懦弱的表现,因此强大无捷径,只有先认清现实,接受现实。

    就像是春柳与秋风,人家不卖身,自然就不要在自讨无趣。

    修行,就是在顺境中入世,在逆境中出世,而此时,就是出世之时,纠缠无意。

    在逆境中,要懂得顺道而行,顺其自然也,方才是正道!

    申屠可是一位法师,已经察觉到这两位姑娘并未破身,纵然充当其阔少爷,花费重金,也无法抱得美人归,顺其自然,选择出世!

    “沈公子,在下刚刚在饮酒时已经感受到了一丝灵气波动,就在三楼的一间厢房,定是那小贼!”申屠双目如电,射在三楼的一间厢房。

    “走,上去抓人!”沈浩开口,让申屠打前锋,自己紧跟其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平平无奇大师兄〕〔日久成瘾:撩妻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次元位面主系统〕〔伏天氏〕〔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小可爱你被逮捕了〕〔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