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夫你咋不上天〕〔从战神归来开始〕〔我老婆是大明星〕〔幕后庄家〕〔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就是演员〕〔女神的贴身弃少〕〔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狂探〕〔都市超级高手〕〔奶爸的修真人生〕〔都市绝品狂尊〕〔荒野之活着就变强〕〔军火之王〕〔兼职科学家〕〔九元咒〕〔我有神级键盘〕〔黑金继承人〕〔重生荒界〕〔九荒九逆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这座江湖有两把刀 第六章 前路艰难
    房门外。

    柳奉贤三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何事,只听到传出的笑声,脸色顿时难看了。

    “那厮果然与主人家相识。”柳奉贤声音阴沉,旋即一甩袖,对另外两人道:“等下去已然无果,只会自取其辱,我等还是走吧。”

    说罢,径直离去。

    那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拿不定主意,踌躇一会,也拂袖而走。

    不多时,孙大娘出现,见到三人已走,并不在意,下楼打发庭院里的众人,之后又吩咐店家备好酒菜,端上二楼房里。

    李乘风、陆柔和那位老人落座入席,秋葵和孙大娘则分别在自家主子身后站候。

    “小兄弟,这一杯我敬你,为那两首绝世好诗!”老人举杯,朝李乘风相邀。

    “老先生万万不可,折煞晚辈了。”李乘风受宠若惊,急忙站起来,举杯致意。

    “小兄弟快请坐,你绝对当得起我敬你这一杯,你作的两首诗,是我平生见到最好的,你年纪轻轻,就如此才华横溢,令我佩服。”老人伸手请李乘风落座,认真道:“不瞒你说,那两首诗对我有大用,我想,你应该猜到我们是什么人了,是吧。”

    李乘风坐下,看了看陆柔,又瞟了眼后面的孙大娘,才对老人拱手道:“的确有所猜测,但不敢妄断,还请老先生明言。”

    老人看向陆柔,后者点头。

    老人这才道:“我们来自飞云阁,这位便是我们阁主之女,陆柔,我叫左崇,在飞云阁是个闲散之人,蒙小姐抬爱,喊我一声五伯伯,孙大娘是小姐乳娘。”

    李乘风拱手道:“飞云阁威名,如雷贯耳,请恕我有眼不识泰山。”

    陆柔道:“我看你一点都不惊讶,应该是早就知道我们是谁了吧。”

    李乘风笑了笑,道:“也不尽然,此前只知道陆小姐一行人会经过这里,其他的一概不知。”

    “所以今天写诗,是你早有预谋的喽。”陆柔忽然狡黠一笑,话里有话。

    李乘风微愕,看了几人一眼,笑道:“陆小姐误会了,我可不知道你会在这里重金求购诗词文章,说起来,今天的事,都是因为我那个弟弟,就是之前跟你们提到爱闯祸那个,他一直厌憎我,昨天突然来到青倉县城,就唆使下人为难我,我略施小计教训了他,又从那下人口中得知他打听到你们一行人今天会出现,准备设法与你们交好,我放心不下,一路尾随过来,得知陆小姐在这里重金求购诗词文章,这才了先前的种种事情。”

    “看来小姐离开飞云阁的消息已经走漏风声了。”左崇笑笑道。

    陆柔皱眉道:“你弟弟找我们是为了什么?”

    李乘风道:“他啊,野心不小,想要跟亲兄长争未来家主之位。若能邀请你们去珩州府李家作客,对他自然是有大好处。”

    陆柔明白了,不屑地撇撇嘴,又看向李乘风,问:“你真不想重返李家?以你之才,有心去争的话,未来家主之位,未必不属于你。”

    李乘风果断摇头,道:“以前或许有想过,后来就不想了,我虽姓李,身上也流着一半李家的血,但说实话,我对那个家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这是他的真心话,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可怜的李家私生子,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陆柔问。

    “活着!”李乘风沉声道:“两年后,我会被彻底逐出家门,到那时我只能靠自己。原本我想练武,学点本事能混个三餐温饱,可有人告诉我,我的身体有问题,一旦练武,便会血气逆行攻心,爆体而亡。”

    “血气逆行攻心?”陆柔吃惊,“这是什么病?”

    李乘风苦笑,“我要是知道是什么病,也不至于如此苦恼了。”

    “你伸手给我看看。”左崇道。

    李乘风依言伸手。

    左崇以两指搭在李乘风手腕命门处,下一息,一道无形的符箓光影便从他两指腹一闪而过,没入李乘风手臂里。

    李乘风只感到有一股暖流从手臂流入脏腑,最终停留在心脏上。

    砰!

    忽然,他浑身一震,心脏一阵刺痛,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洒在桌上酒菜里。

    “少爷!”秋葵惊呼,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急得跪下去,央求道:“别杀我少爷,要杀就杀我。”

    没人理她。

    此时,左崇的两指如遭重击,猛地弹开,脸上升起一片绯红,片刻后才隐去。

    “烈阳锁龙心脉!”

    他沉声惊呼,震惊地看着李乘风。

    闻言,一旁的陆柔不明所以,孙大娘却脸色大变,失声道:“传说中的圣魄凡胎?”

    左崇神色凝重地点头。

    此时,李乘风缓过神来了,搽掉嘴唇边的血迹,看着左崇道:“先生,我得的到底是病?可有医治之法?”

    左崇道:“你得的不是病,而是天生异体,这种体质在过去曾出现过,叫圣魄凡胎,又名烈阳锁龙心脉,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一般都无法练武,因为血气会逆行攻心,也无法炼符,因为无法勾动天地灵气,除非……”

    “除非什么?”李乘风急问。

    “除非能得到玉脂冰魄,并且修得玄冰神水诀,才能破解这种体质。”左崇沉声道,“传说三百年前,世间九大至尊之一的巫影至尊就是这种体质,也是她说玉脂冰魄和玄冰神水诀是这种体质的破解之法。”

    “何处能得到玉脂冰魄和玄冰神水诀?”李乘风问,既然有办法,那就有指望。

    闻言,左崇摇头不语。

    孙大娘却冷冷地道:“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玉脂冰魄只出现在极寒之地,且百年才凝聚一滴,这世间只有北寒宫才有。可北寒宫是九大至尊之一的飞雪至尊的地方,外人根本不知道在何处。至于玄冰神水诀,那是太乙圣地的不外传秘法,只有历代圣女能修习,你没希望。”

    李乘风脸都黑了,不是至尊,就是圣地,他一凡夫俗子,怎么弄?

    孙大娘很无情地道:“以你的才华,这辈子当个寻常富家翁,其实也是不错的,何必折腾自己。”

    李乘风笑容苦涩,道:“在这世间,没有实力,连命都难保,谈何富贵?”

    孙大娘无法反驳。

    “你可以投入飞云阁门下,你会写诗,我跟爹说,保你一生无忧。”陆柔忽然道。

    李乘风自嘲一笑,道:“陆小姐好意,我心领了,十分感激。将来我若真走投无路,前去投靠飞云阁时,还希望陆小姐不计前嫌,赏我口饭吃。”

    陆柔道:“小事一桩。”

    李乘风再三道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君少心头宝,夫人〕〔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