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妻不娶:陆总又〕〔绝品商女:锦绣田〕〔福妻临门:农女巧〕〔报告爹地,妈咪非〕〔古代美食评论家〕〔爆宠萌妃:陛下你〕〔恋爱吗竹马先生〕〔我真没有开挂啊〕〔国民校草你很甜〕〔中了偏执霍爷的迷〕〔将军,孤本红妆〕〔精英老婆火力全开〕〔清湛蜜事〕〔盛世玄凰〕〔我爬出来了〕〔在不懂爱情时爱上〕〔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福妻高照〕〔错嫁惊婚:景少追〕〔互换师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日梦我 第38章
    ,。  这个问题意料之外, 林语惊反应了一下,才说:“不是。”

    听起来有点单薄, 不知道沈倦在这里看了多久。

    “我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为了显得更有真实性一点, 林语惊补充道。

    沈倦在出租车里就看见她在便利店门口蹦跶。

    少女穿着件米色长绒毛衣,头发没扎, 背着个小书包站在那儿, 行李箱也没拿。

    她每周回家,都会带着她的小行李箱, 这次两手空空,应该不是直接从学校回来的。

    沈倦直了直身子:“师父,就在这儿停吧。”

    司机缓慢停车, 确认了一遍:“就在这里啊,给你停路边了啊。”

    沈倦“嗯”了一声, 身子往侧面斜了斜, 抽出皮夹子付钱, 下了车。

    他没急着过去, 就站在街对面,点了根烟, 然后看着林语惊从大玻璃窗这头走到玻璃窗那头, 一跳一跳的往里面看,左右平移反复横跳旋转螺旋升天,不知道在看什么,反正就是不进去。

    蹦跶了五分钟。

    这个活泼劲儿,看起来腿是不疼了。

    沈倦掐了烟, 走到路边垃圾桶丢掉,过了马路。

    林语惊看得很专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声音。

    沈倦就站在她身后,跟着往里看了一眼。

    一个男的。

    的背影。

    就这么一个男的的背影,她盯着人家看了五分钟。

    -

    林语惊说完,沈倦点了点头:“那你要不要再进去看得清楚点儿?”

    他面对着明亮的便利店玻璃窗,明白色的光线给他打了层薄光,看起来皮肤特别好。

    紧绷着微微下垂的唇角也看得尤为清楚。

    他心情不怎么好。

    是因为还在跟她生气吗?

    林语惊眨眨眼:“不用,我其实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买走我喜欢的蔓越莓酸奶。”

    然后你看了五分钟。

    你是神经病吗?

    林语惊叹了口气,觉得自从考了年级第二,自己智商好像越来越低了。

    她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沈倦没搭理她,已经转身走进了便利店。

    林语惊连忙跟上去,里面那个穿着黑卫衣的男生还站在冷柜前,从酸奶区变成了盒饭区。

    沈倦今天也穿了黑卫衣,林语惊站在货架旁边,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对比了一下。

    沈倦比这个小哥哥要更高一点,肩膀更宽一点,腿也更长,身材比例更好。

    正面就不用看了,社会哥的颜值1对n打一个连估计都没什么问题。

    她怎么会觉得这个人背影像沈倦?

    明明一点都不像。

    林语惊走到沈倦旁边,看着他手里拿着一瓶蔓越莓酸奶,还有一瓶鲜榨果汁。

    林语惊也跟着拿了一瓶蔓越莓酸奶,她不知道沈倦那瓶是不是给她拿的,如果不是呢?她不想看起来太自作多情。

    拿完以后,她看着他。

    沈倦没看见似的,拿了一份厚猪排饭,又打开旁边的冷柜,抽了一瓶矿泉水出来。

    林语惊像个殷勤的小尾巴似的跟着他,问道:“你没吃晚饭吗?”

    沈倦“嗯”了一声。

    “……”

    林语惊尽量无视了他始终不冷不热的态度,她是来求和的。

    她小声说:“我也没吃。”

    沈倦已经走到收银台了,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怎么,看帅哥看得你饭都忘记吃了?”

    此时那个黑卫衣的小哥哥已经走了,林语惊还是有种尴尬混杂着羞耻的感觉,以及一点不耐烦。

    她服软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

    她都这么哄着他了!

    林语惊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的蔓越莓酸奶往冷柜里一放,“啪”地一声轻响:“是啊,你要是不吓我,我还打算进来要个手机号码。”

    沈倦看着她,眯了下眼,没说话。

    少年很高,林语惊比他矮了一截,看他得仰着头,气势却丝毫不弱。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收银台前杀气腾腾的对视了半分钟,收银的店员小姐姐看这个一眼,又看那个一眼,紧张地往后蹭了一点儿。

    又过了半分钟,沈倦移开视线,转身。

    林语惊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她是脑子里塞浆糊了吧。

    来来回回晃了好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看看能不能碰见他,结果好不容易碰见了,还要热脸贴着冷屁股。

    人根本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好好说。

    林语惊气得肝疼,强忍着想要回头跟他吵一架,顺便再打一场的**往便利店外头走,结果没走出两步,被人拽着后衣领拉回去了。

    她倒退了两步,转过头来,鼻尖蹭到少年卫衣棉质的柔软布料。

    有股很淡的消毒水味。

    她抬起头。

    沈倦又拿了一份厚猪排饭,垂着眼:“去哪儿。”

    林语惊脱口而出:“关你屁事。”

    沈倦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不是没吃晚饭吗。”

    林语惊看着他:“这个也,关你屁事。”

    沈倦沉默了一下,沉着声,低缓道:“林语惊,你别总气我。”

    林语惊笑了一声,拍开他拉着她衣服的手,后退了两步:“你在威胁我?我怕死了。”

    沈倦叹了口气:“我在求你。”

    林语惊怔了怔。

    沈倦重新走回到收银台前,把新拿的那份厚猪排饭放上去,又抬手把她刚刚拿的那瓶蔓越莓酸奶也拿过来,结了账,拿着两瓶酸奶两盒盒饭和两瓶水走到窗前桌边,放上去,回过头来看着她:“过来。”

    林语惊犹豫了一下,慢吞吞地走过去,坐下。

    盒饭刚加热过,有些烫,沈倦捏着边缘的塑料膜拆开,打开盖子推到她面前,然后垂头,去拆另一盒。

    林语惊咬着筷子,看着他。

    沈倦侧头:“怎么了,烫?”

    她眨眨眼:“我之前,给你发了条信息,你收到了吗?”

    “嗯。”沈倦把那瓶鲜榨果汁拧开,推到她面前。

    林语惊道了声谢,小心问道:“那……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

    沈倦直勾勾地看着她,手指无意识地蜷了蜷。

    半晌,他才开口,声音很低:“什么意思。”

    “就是,我现在已经把你当朋友了,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话我多多少少要避避嫌,”林语惊顿了顿,飞快地补充道,“当然,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就当我没问过,你不要不开心。”

    “……”

    沈倦腮帮子微动,似乎磨了下牙:“没有。”

    “啊,”林语惊松了口气,“你是没有不开心还是——”

    “……没有女朋友。”沈倦用牙缝里挤出来的碎音说。

    -

    林语惊听完他的否定回答,不仅松了口气,甚至不知为何,莫名地愉悦了起来。

    她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厚猪排饭她之前没有吃过,她一直觉得这种炸猪排一定要现炸出来的才好吃,结果今天吃了一下,竟然味道还不错。

    大概是因为她太饿了。

    沈倦的鲜榨果汁是买给她的,他好像比较喜欢喝可乐和矿泉水,两瓶蔓越莓酸奶也都放在她这头,林语惊默默地看了一眼这些东西的价格,想着等晚上的时候转账给他。

    两个人没再说话,默默地开始吃东西,林语惊咬着猪排仰了仰头,看见外面的行人来来往往,时不时会侧头看上她们一眼。

    林语惊觉得人真是在不断变化的,她现在竟然已经完全习惯了在便利店里吃这种盒饭当晚餐。

    他们吃完饭,将饭盒丢进垃圾桶出了便利店,林语惊的酸奶没有肚子喝了,一手拿着一个跟在沈倦的后面,揉了揉肚子,转过头。

    刚吃饱,她的声音有些懒:“你今天还要回工作室吗?”

    说完她才想起来,他是住在工作室的。

    沈倦“嗯”了一声,抬了抬眼,视线落在正前方,脚步猛地一顿。

    林语惊还在等着他的下文,又往前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去看他:“嗯?”

    沈倦在原地站了两秒,人忽然冲了出去。

    林语惊愣住了。

    沈倦擦着她的肩膀快步往前走,手臂撞到她肩头,她被撞得往前斜了斜,他没察觉到似的,抬手抓着迎面走来的一个人的衣领,半拖半拽着他往旁边走,“嘭”地一声把人抡在墙上。

    林语惊吓了一跳。

    她听见那人呻.吟着叫了一声,定睛看过去,才看清长相。

    一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少年,眉眼细长,看起来年纪很小,个子也不高。

    被人这么提着,他的双脚几乎离了地,徒劳的挣扎了两下,脚尖堪堪碰到地面。

    沈倦拽着他衣领把他狠狠抵在墙上,力气很大,手指骨节都泛着白,倾身靠近,盯着他的脸,哑着嗓子:“我他妈说没说过,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声音又低又轻,带着某种压抑的,冷冰冰的暴戾。

    林语惊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无论是之前见到他在便利店门口打架也好,或者后来两个人闹别扭也好,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倦。

    那少年抬手抓着他的手,表情痛苦地小声呢喃了些什么,视线侧了侧,往林语惊这边看过来。

    像是在求助。

    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弱了,安静又无害,无声无息,存在感极低,甚至在沈倦冲过去之前,林语惊都没发现他走过来。

    这种力量差距很悬殊的对比,此时此刻的情形,以及沈倦这种可怕的状态,都让林语惊有一瞬间的犹豫。

    沈倦几乎是下一秒就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他冷笑了一声,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拽着他的衣领子往旁边一处小巷子里拖。

    少年呜咽着,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林语惊一手拿着一瓶酸奶站在原地,张了张嘴。

    怎么办?

    是过去看看好,还是在这儿等着?

    林语惊想起沈倦那个差点把同桌打死的暴力事件。

    她几乎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

    两个月的相处下来,她实在没办法把他和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他平时连跟人吵架都懒得,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漆黑的小巷子里安安静静,没一点声音,林语惊等了两分钟,走到巷子口往里看。

    沈倦走得不远,站在这里能隐约看见两个人的轮廓,少年紧紧地靠着墙角,蜷缩着坐在地上,沈倦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黑暗将无数负面的力量扩大,他的轮廓被模糊拉长,林语惊看见他动了动,然后转头看过来。

    她抿了抿唇,看着他走出来,路灯和明亮的街道重新将他包围了起来,黑暗被抛在身后。

    林语惊不受控制地往巷子里看了一眼,那少年还坐在原地,团成一团,一动不动。

    沈倦走到她面前,声音冷而淡:“走吧。”

    仿佛上一秒那个修罗一样的状态是她的错觉。

    林语惊嗓子发紧,舔了舔嘴唇:“他……还醒着吗?”

    她其实想问,那个人还活着吗?

    她的面部表情应该挺明显的,因为沈倦垂眼看着她,表情有些无奈:“我不是那种暴力的人,我没打他。”

    “……”

    林语惊心说你能不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你刚刚把人抡得差点镶进墙里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我相信你,”她顿了顿,又道,“用不用帮他叫个救护车……什么的?”

    “……”

    沈倦叹了口气:“不用,我没碰他。”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是真的没有。

    林语惊点点头:“那……走吧。”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不知目的地的,茫然地往前走了几分钟,林语惊还没从刚刚的突发事件里回过神来,等她终于缓过来,侧头看了看旁边的人。

    沈倦始终没说话,他刚刚那种外露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状态这会儿已经压了下去,表情却始终绷得很紧,唇角下拉,整个人看起来极端低沉。

    林语惊犹豫了一下,抬手扯了扯他袖口。

    沈倦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声音发哑:“怎么了。”

    林语惊舔了舔嘴唇,试探问道:“你想不想……出去玩?”

    他没说话。

    “我带你去玩吧。”林语惊又说了一遍。

    沈倦垂眸看着她,睫毛低压,遮住眸光。

    静了几秒,他忽然低笑了一声:“好,你带我去玩。”

    这下,林语惊开始为难了,她看着他,试探道:“我带你……去游乐场?”

    沈倦抽出手机,看了一眼表:“现在吗?”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晚。

    林语惊眨眨眼:“有没有晚上开的,娱乐活动场所?”

    沈倦往前走了两步,忽然俯身凑近,漆黑微挑的眼看着她,唇角微勾,笑得暧昧又不正经:“有很多,”他声音低缓,“想去吗?”

    林语惊咽了咽口水,吸了口气,努力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他:“沈同学,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呢,希望你注意一下影响。”

    沈倦带着笑直起身来:“走吧,带你去了晚上开的游乐场。”

    林语惊狐疑地看着他:“未成年可以进吗?我可是正经人,我不会跟你同流合污的。”

    沈倦走到路边,抬手拦车:“不巧,我最喜欢拉着正经人跟我同流合污。”、

    -

    说是晚上开的游乐园,林语惊本来没信。

    她知道的这个点儿还开着的游乐园只有一个迪士尼,但是太远,她觉得沈倦是诓她的。

    所以在他们坐了半个小时出租车,到了一块黑灯瞎火,林语惊完全陌生的地方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自己可能要被卖了。

    林语惊下了车,跟着他往前走了一段儿,路上很静,两边植物茂盛,林语惊连忙快走了两步,紧跟着沈倦。

    他侧了侧头:“怕?”

    “有点怕了,”林语惊点了点头,“你要把我卖了吗?”

    沈倦笑了一声,黑暗里,他的声音低而沉:“怕你还跟着我。”

    “那能怎么办呢,人是我选的,真被卖了我也就认了,”林语惊刚说完,两个人走到拐角处,她看见了一片色彩斑斓的灯光。

    林语惊睁大了眼睛,没注意到身旁沈倦停下了的脚步。

    这大概是一个什么公园的门口,一个巨大的铁门关着,只两边开着小门,大铁门前全是卖各种五颜六色小玩意儿的摊子,透明的氢气球被一束束地绑在一起,上面缠着一闪一闪的彩灯。

    林语惊跑过去,看见地摊上拍着的会唱歌会转圈的塑料小玩具,红色的小恶魔发卡和天使的白色小翅膀一排一排地堆在一起。

    周围很热闹,这个时间,人竟然还很多,大多年龄不大,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也有的看起来是家长带着小朋友出来散步。

    公园大门里有一个个搭起来的小棚子,有扎气球,还有套圈儿,靠近里面还能看见亮着光的旋转木马,隐约的音乐声混着笑闹声传出来,尽头有个很大的摩天轮。

    林语惊转过身来,站在门口朝着沈倦的方向挥了挥手,原地跳了两下。

    沈倦走过来,林语惊拽着他袖子把他拽到刚刚那个小摊位前,指着地上的小恶魔发箍:“沈同学,我给你买一个这个。”

    沈倦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要。”

    林语惊指指里面:“你看他们都戴。”

    沈倦很坚定:“我不戴。”

    林语惊瞪着他:“你得戴。”

    沈倦:“我不戴。”

    林语惊:“你为什么不戴。”

    沈倦挑眉,说:“我们社会哥都不戴这玩意儿。”

    林语惊看了他一会儿,松了口:“好吧,”她沮丧地说,“那我自己戴。”

    小摊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黄毛小青年,听着他们俩的对话乐着靠在大铁门上:“小姑娘,你这男朋友不行啊,你看看哥哥怎么样,你让我戴十个我都戴。”

    沈倦面无表情扫了他一眼,抽出皮夹子,付钱,弯腰随便捡了两个小恶魔的发卡,直起身来,拿着那两个亮着灯的小发卡敲了敲林语惊的脑袋:“走了。”

    林语惊“哎”了一声,摸了摸脑袋跟上去。

    她快走了两步,走到他旁边,从沈倦手里拿了一个小恶魔角,戴在自己脑袋上。

    林语惊从来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幼稚。

    她现在有种莫名其妙的,从未有过的,超出她想象和理解范围以内的兴奋。

    她自己都没办法理解。

    她往前小跑了两步,转过身来,一边倒着走一边看着他,晃了晃脑袋:“沈同学,你看我这样可爱吗?”

    沈倦看着她,停了两秒,才说:“可爱。”

    林语惊还没忘给他下套,问:“你想不想跟我一样可爱?”

    沈倦笑了。

    他垂下头,舔了下嘴唇,低低地笑了一声,点点头,说:“想。”

    林语惊怕他反悔,赶紧停下脚步,走到他面前:“那你——”

    她还没说完,沈倦忽然拉着她的手腕,往旁边靠了靠。

    两个人站在边上,他把手里的小恶魔发卡放在她手里:“我不会。”

    沈倦弯下腰来,手撑着膝盖,凑近她,很近的距离下,林语惊看见他漆黑眼底被五颜六色的背景染上了温柔的光。

    “我不会,你帮我戴,”他的声音低而缓,在笑闹声嘈杂的背景里却也依然清晰异常,“你怎么这么可爱的,教教我。”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爆了个字数。。。晚几分钟

    -

    感谢 迟鹤 的火箭炮

    感谢 时贰、刘知了 的手榴弹

    感谢 山涼命x2、kyoux2、最可爱、爱吃泡芙的我呀、你在我心中陪我失眠、顾知闲、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阿琪、帆渡晚断舟、犬夜叉的头发、寡欢、江边一只橙、_竹暄_、乔一f君一辈子、仙芋牛奶西米露、薄荷啊薄荷、五月儿呀、海豚柰柰、阿西吖、28647516、奈何、future 的地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君少心头宝,夫人〕〔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