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王妃貌若天仙〕〔重生成校霸的亲闺〕〔至尊盛宠:神妃狠〕〔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时之弃子〕〔替婚娇妻步步宠〕〔杀神赘婿〕〔我打爆了诸天万界〕〔灵魂订造师〕〔我被小强咬了一口〕〔轩辕青羽〕〔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重生荒界〕〔万古最牛赘婿〕〔我有神级键盘〕〔剑主八荒〕〔诡秘之主〕〔我不登天〕〔锦绣农门〕〔沐役录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日梦我 第35章
    ,。  闻紫慧哪里还敢说不行, 她吓都吓死了,疯狂乱他妈一通点头, 最后哭唧唧的走了。

    沈倦没动, 他靠着墙抽烟,侧了侧头随, 意瞥了一眼, 看见靠着门站在门口的林语惊。

    门外运动场里200米不知道进行到哪一个小组了,枪声“砰”的一声, 然后呐喊震天。

    运动场看台下的室内,又阴又冷,灯泡瓦数不高, 光线暗,林语惊站在门口, 逆着门外日光, 更看不清表情。

    沈倦掐了烟, 丢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又等了十几秒,烟雾散尽, 才朝她招了招手。

    他看着她走过来, 问:“还疼?”

    “还好,”林语惊说,“我刚过来就看见闻紫慧哭着跑出去了,你怎么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沈倦懒道:“我从来不欺负小姑娘。”

    林语惊扬眉,退后了一步, 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圈儿。

    少年懒洋洋靠墙站,刚掐了烟,手抄进口袋,垂眼虚眸,神情懒倦,散漫又不羁。

    林语惊点点头:“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你说是就是吧。”

    她说着往外走。

    两个人出了室内回到十班位置,王一扬刚好跑完200米,正双手撑着膝盖喘气,顺便享受着一众同学们对他的夸赞和掌声。

    看来是跑得还行。

    林语惊回到座位上,想要抽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她两只手掌心都用医用胶带贴了纱布,小心着不碰到,动作稍微显得有点笨拙。

    沈倦坐在她后面的一排最边上,斜侧面,他垂着眼,拍了拍坐在林语惊后面那个男生的肩膀,说:“兄弟,换个位置行吗?”

    那男生愣了愣,连忙点头,拖着一书包零食往旁边拽了拽,人站起来,两个人换了个位置。

    沈倦坐在林语惊正后方,单手撑着她的椅背,弯腰垂头,从后面凑到她耳边:“要拿什么?”

    林语惊正费力地翻着手机,上面压着两件大校服,翻了好半天也没找到,被耳边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侧过头去,对上沈倦的视线。

    接近中午,艳阳高照,早上的那点儿凉意被晒了个干干净净,阳光充足而明亮,她一侧头,对着光,有些刺眼。

    林语惊眯了眯眼,身子往后靠了靠,脑袋藏进沈倦投下来的阴影里,把书包递给他:“手机,我问问我朋友什么时候到。”

    沈倦一顿。

    他原本的动作趋向看起来就快要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书包了。

    林语惊手都松了,书包差点掉在地上,沈倦反应过来接住,从里面抽了两件校服出来,侧格抽出手机,递给她。

    林语惊道了谢,刚接过来,周围人声音比刚刚大了些。

    坐在她前面的那个姑娘指着天空问旁边的男生:“那个叫什么来着,是无人机吗?咱们学校还挺有钱的,运动会航拍?”

    林语惊跟着抬起头来,看过去。

    还真是,四条腿八只爪子,长得像是个巨形大蜘蛛的银灰色飞行器从体育场外飞进来,一只接着一只,一共三个,排成一排不紧不慢地飞过看台。

    有男生跳起来去抓,但它们非得太高了,指尖堪堪擦过边缘,碰都碰不到。

    三只无人机像是三个迷了路的小朋友,茫然地绕着看台转了两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最后放弃了,晃晃悠悠地飞到运动场中央,靠近跑道的位置,一横排列队站好。

    唰的一下,最左边的那个无人机上忽然吊下来一副巨大的竖条幅,和每个班绑在栏杆上的运动会标语一个配色,红底黄字,标准的金黄色正楷。

    ——风在刮,雨在下,我在等你回电话。

    这下,本来没注意到这几个小小无人机的人视线也都被吸引过去了。

    林语惊第一反应是,这学校还挺有创意的。

    反应过来又觉得不对劲,这个台词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学校为了运动会弄的。

    正想着,最右边的那个无人机也吊下来一副竖条幅大字,大概是因为有点重,那个可怜的小无人机还晃悠了两下。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林语惊:“……”

    这下没人觉得这是学校安排的了,大家都在猜测是哪个男生在追妹子,追得这么激情澎湃热血沸腾,竟然在运动会上就公开示爱,简直是狗胆包天。

    刚刚跟沈倦换了位置的那个男生大概是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稍微有点了解,他站起来边鼓掌边说:“卧槽牛逼了,大疆inspire 2,这玩意儿两万块钱一台。”

    不仅狗胆包天,还很壕无人性。

    整个体育场掌声雷动,各种起哄的声音和口哨声此起彼伏。

    所有人都在等着中间的那个无人机会坠下来什么字儿。

    林语惊兴趣不大,没再注意那边儿,低下头去看了眼时间。

    十一点了,程轶和陆嘉珩应该差不多到了。

    她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原本骚动的四周忽然之间变得寂静了。

    林语惊过了好几秒,才察觉到,她抬起头,发现视线所能及的地方,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她眨眨眼,和旁边的那个姑娘对视了一会儿,问:“怎么了?”

    姑娘没说话。

    林语惊扭头,看向运动场中央的,中间的那个,最后放下来的竖条幅。

    字体最大,也最短,只有四个字。

    ——致林语惊。

    林语惊:“……”

    -

    林语惊拿脚想都知道这东西百分之百是程轶弄的。

    她在众人目光的洗礼下霍然起身,一边一瘸一拐地下台阶一边给程轶打电话,走到3号门门口,程轶刚好接起来。

    林语惊开口就骂他:“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风在刮,雨在下,我在等你回电话,”程轶一接起来,就大声朗诵道,“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致——林语惊,浪漫不浪漫?”

    “浪漫,”林语惊真心实意地说,“我挺奇怪的,我走的时候是把你脑子也带走了,导致你现在变成了一个缺心眼儿?”

    程轶在那边笑得一抽一抽的,像个神经病:“我看见你了,哎,你是不是在3号门门口呢?不错啊妹妹,八中这身校服穿你身上也很鹤立鸡群。”

    林语惊四下找了一圈,阳光刺眼,视野受限,没看见他人在哪儿:“你们在哪儿啊,不是,你怎么进来的?”

    她正转着圈儿找人,肩膀被人搭了一下。

    林语惊侧过头去,程轶嬉皮笑脸地看着她,对着手机,说:“我们给门口保安大爷带了点儿家乡土特产,两条中南海。”

    林语惊讥讽地看着他:“您可真是善于交际,长辈的小乖乖。”

    程轶很谦虚地摆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要低调。”

    她懒得再跟他贫,往他后面看了眼:“我儿子呢?”

    “你儿子饿了,找饭店去了,他妈事儿的一逼,嫌机餐难吃一口没动,”程轶垂手,“走啊,吃饭去吧,我看你们这上午的项目不也差不多结束了么,旁边的那几个班,人都走没一半了,早走十分钟?”

    林语惊点点头:“我去拿包,”她顿了顿,往十班那边看了一眼。

    3号门这边离十班的位置很近,大家还都在往这边看,刘福江扒在栏杆上,自以为偷偷摸摸其实非常明显的也在瞅着他们。

    体育场正中央,三条大竖条幅还在那里迎着风猎猎作响,疯狂乱刷存在感。

    林语惊忍无可忍:“你能不能先把你那智障条幅收了,你这么搞我,我下午就得被我们老师叫去问我是不是早恋。”

    程轶严肃的立正站好,朝她敬了个礼,非常标准:“遵命。”

    她回去拿书包,程轶掏出遥控器,三个小无人机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地晃出了运动场,拖着长长的竖条幅。

    高调地来,高调地去,非常有牌面。

    林语惊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到台子下,上台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这么一个不畏惧任何注视的少女,都被这种齐刷刷的,热烈的目光注视得稍微有点不自在。

    她书包和东西都还在沈倦那儿,沈倦懒洋洋瘫坐在位置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林语惊垂眸,和他视线对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有一种微妙的心虚。

    林语惊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心虚的,就是脑子还没想明白,已经开始虚上了。

    她静了静,双手小心地撑着椅背,微微俯了俯身,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沈倦扬眉,语气无波无澜:“和你的小男朋友?”

    “……”

    林语惊觉得这程轶怎么就能这么欠得慌呢。

    她低声解释:“不是,我没男朋友。”

    沈倦点头,手里捏着手机把玩:“追求者。”

    “……”

    林语惊抬手,一把抽过他的手机,直起身来,瞥他:“那你吃不吃啊。”

    沈倦手里一空,顿了顿。

    他腿上还放着她的书包,拉着书包带站起身来,勾唇:“吃。”

    -

    上午的最后一个项目已经结束,距离午休还有几分钟,有些同学也已经走了,运动会,各个班级老师管得都比较松。

    程轶在门口等着,林语惊和沈倦一前一后走过去。

    刚开始程轶没反应过来,还凑过去跟林语惊说:“你们这学校的兄弟颜值也可以的啊。”

    林语惊笑:“你说的是哪个可以。”

    “就你身后那个。”程轶说。

    “哦,”林语惊很淡定,“这个,沈倦,我同桌,一起吃个饭。”

    程轶脚步顿了一拍:“朋友?”

    林语惊“嗯”了一声。

    程轶心情很复杂。

    林语惊什么样的人他很了解,他甚至都做好了过来她新班级帮她交际交际的准备。

    她跟一个人交朋友,需要很长时间的试探周期,跟陆嘉珩熟,是因为这俩人从小打到大,跟他关系好,是因为他这个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脸皮足够厚。

    沈倦看起来两种都不是。

    但他用两个月的时间,和林语惊熟到了能够带着出来和他们一起吃个饭的程度。

    她的世界已经在无声地向他敞开了。

    程轶真心实意地觉得这人有点牛逼。

    -

    陆嘉珩这人吃东西很挑,八中附近就那么几家小饭馆,最大的是尽头的一家火锅店,也只是相比来讲比较大,所以在程轶拦了辆车,到八中旁边正大广场商圈的时候,林语惊是一点都不惊讶的。

    运动会时间相对宽松充裕一些,这边的商场里也有不少穿着八中校服的学生,三个人上了电梯,程轶按了个五楼,然后非常热情地跟沈倦做自我介绍:“兄弟,我是程轶,林语惊她发小,相逢便是缘,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

    沈倦看起来没有半点儿想要跟他交朋友的意思,没什么表情,言简意赅两个字:“沈倦。”

    程轶微抬了下眉。

    这小哥好酷啊。

    而且看着怎么好像是对他有点莫名其妙的小敌意呢。

    还好是他,脾气好,换成餐厅里坐着的那个,感觉俩人这会儿应该已经打起来了。

    五楼一层全是餐饮,餐厅很多,陆嘉珩选了家川菜。

    商场里的餐厅一般没包厢,这家川菜馆也没有,但是每张桌前都隔着高高的木制镂空屏风,空间独立,三个人顺着左边的桌往前走,在最后一张屏风后面看见陆嘉珩。

    少年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里,正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菜单,余光扫见来人,抬起头来,目光很快落在在场唯一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身上。

    沈倦靠站在屏风边儿上和他对视,微扬着下巴,垂眸。

    林语惊和程轶整齐地往后退了两步。

    她终于明白了一句话,气场是会碰撞的。

    两个人就这么看了好几秒,直到林语惊都以为他俩是不是互相看对了眼儿,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了的时候,陆嘉珩终于收回视线,继续看菜单。

    程轶垂头:“不是,怎么回事儿啊,南北校霸的激情碰撞?”他低声说,“啊,是你,你就是那个我命中注定的人。”

    林语惊有点无语,抬手指了指沈倦:“这个人,一手京瘫炉火纯青,我怀疑他血统不纯,根本不是真正的南方人,他颠覆了我十几年来对南方人的认知。”

    程轶点了点头:“也颠覆了我的。”

    四方的木桌,程轶和陆嘉珩坐一边,林语惊和沈倦坐另一边,服务员又拿了三本菜单过来,沈倦没翻,指尖扣着桌边,抬眼问:“你们家有什么菜不辣。”

    服务员将菜单翻到后面,沈倦点点头,道了声谢,视线在不辣的菜品上扫过。

    程轶很积极地表现出友好,还给他起了个昵称:“沈兄,你不能吃辣啊?”

    林语惊手一抖,被他这个称呼雷得外焦里嫩。

    沈倦倒是没什么反应,修长的手指捏着菜单,翻了一页:“我同桌不吃。”

    程轶认识林语惊这么久,饮食习惯多少了解一点,愣了愣,说:“她吃啊,她以前很能吃辣的,我们一起出去她也都吃。”

    沈倦抬了抬眼:“她现在不吃了。”

    “……”

    林语惊总有种这人在较着什么劲儿的感觉。

    程轶一脸茫然看过来:“啊……”

    陆嘉珩也抬眼,看过来。

    林语惊把手摊开,露出手心粘着的厚厚纱布:“我今天,在台阶上不小心摔了一下。”

    陆嘉珩扫了眼她包着的厚厚纱布,皱了皱眉,无语地看着她:“台阶上都能摔,你智障吗?”

    林语惊习以为常,秒速回击:“你最智障。”

    沈倦翻菜单的动作一顿。

    他抬起头来看向陆嘉珩,指尖抵着菜单本往前推了推,靠坐进椅子里,眯了下眼:“谁智障?”

    陆嘉珩侧头挑眉,看着他,还没说话。

    僵持两秒。

    程轶忽然高举双手,大喝一声:“我!”

    林语惊吓了一跳。

    三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他。

    “……我智障。”程轶叹了口气,心累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  掌声庆祝南北校霸的第一次会晤!

    程轶:我他妈真的心累,我是带了三个孩子吗。

    修个bug

    -

    感谢 25124323 的浅水炸弹

    感谢 岚音啊 的火箭炮

    感谢 时贰、斯芬克狮、拔羊肝、是桃子呗 的手榴弹

    感谢 xkzj的小宝贝x3、山涼命x2、門x2、是我不是梦、21519152、大酸奶、22645870、帆渡晚断舟、xkzj、灯灯公主、晕不拉机、仙芋牛奶西米露、顾知闲、懒癌、flechazo jk、_竹暄_、kyou、薄荷啊薄荷、hierophantvi、crelya、erdbeer、fhdjwhdb2333、猫欧团、灰灰、慕容寒珂、一缕涟漪、胖咕咕咕、棠意、酸楽 的地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君少心头宝,夫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秘惹陆少:缉捕带〕〔平平无奇大师兄〕〔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