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孤本红妆〕〔精英老婆火力全开〕〔清湛蜜事〕〔盛世玄凰〕〔我爬出来了〕〔在不懂爱情时爱上〕〔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福妻高照〕〔错嫁惊婚:景少追〕〔互换师生〕〔法医王妃之邪佞王〕〔恋爱吗竹马先生〕〔仲夏夜的秘密〕〔一念神宙〕〔女王大人饶命啊〕〔铸逍遥〕〔万古最强部落〕〔逍遥游之织梦蝶〕〔万古第一龙〕〔斗欲封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日梦我 第31章
    ,。  不是“来吗?”, 也不是任何疑问句,而是“来吧”。

    社会哥的那一小截细腻的, 温柔的小神经好像恢复了信号重新开始工作了。

    不知道为什么, 在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林语惊觉得有哪里酸了一下。

    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出, 沈倦在说着这句话时困倦又冷淡的, 懒洋洋的样子。

    林语惊忽然想跟他说说话。

    也可能不是忽然,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想, 她没意识到。

    黑色的铁门没锁,沈倦一般都不锁门,林语惊推门进去, 小院里挂着灯串儿,秋天郁郁葱葱的绿植颜色一点点过渡, 现在看起来皱巴巴的, 还有些发黄。

    廊灯开着, 林语惊走到门口, 敲了敲门。

    大概一分钟后,沈倦出现在门口, 黑色的口罩挂在下巴上, 垂着眼。

    看见她以后他愣了一瞬,才侧了侧身,让她进来。

    “稍等一会儿,还有个活儿。”沈倦说。

    林语惊站在门口,停住了脚步:“打扰你吗?”

    “二十分钟, ”沈倦回头看了她一眼,低声说,“等我,很快。”

    房间里还是几盏地灯,暖橙的光线,有种温暖的昏暗,只里间一个半开着门的房间里冷白色的灯光明亮,林语惊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沙发上,指指那边:“我能,看看吗?”

    “嗯。”沈倦走过去,他穿了件黑色的薄卫衣,袖子折起来卷到手肘的位置,小臂的肌肉线条流畅不突出,带着一点点少年感。

    林语惊跟着他过去,她没进房间,就扒着门框站在门口,好奇地往里看了看。

    里面一张看起来很舒适的长椅,上面坐着个男生,很年轻,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也正侧着头看着她。

    男生眨眨眼,他纹的是手臂,二分之一处小臂画了个像是京剧脸谱似的花纹,抬起另一只手朝她也摆了摆:“嗨。”

    林语惊也眨眨眼,朝他摆了摆手:“嗨。”

    沈倦抬手,食指勾上口罩,抽出一双新的手套戴上,五指撑了撑。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拿起旁边的线圈机坐下,垂头继续。

    沈倦手很好看,平时看着还没有这么深刻的视觉刺激,此时他手上戴着黑色的一次性手套,削瘦手背掌骨的纹路被撑起,手指的形状修长,就显得格外好看。

    他垂着眼,睫毛低低覆盖下来,漆黑的瞳孔被遮了个彻底,戴着口罩看不见表情。

    淡漠又专注。

    林语惊忽然觉得有些口渴。

    她咬了一下腮帮里面的软肉,没几秒,又觉得唾液腺开始急速分泌。

    林语惊咽了口口水,扒着门框的手指松了松,不看了,回到沙发里坐下。

    她自己本身长得就够好看了,身边的发小颜值又都很能打,所以林语惊一直觉得,自己对于美色的抵抗能力还是挺强的。

    至少看一个男生,男人,随便什么年龄层的帅哥,她从来没有过流,流口水……?

    这种反应应该只有闻到炸鸡烧烤火锅香味儿的时候才会出现。

    男人还不如炸鸡块儿。

    林语惊晃了晃脑袋,扒开旁边一塑料袋子的零食,抽出一听啤酒来,“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

    工作间的门没关,林语惊坐在沙发里,身体前倾远远地看着,一边小口小口喝啤酒。

    沈倦捏着纹身机的时候也会有那个小动作。

    指腹会稍微压着食指指尖,每隔一段时间手指会微微抬一下。

    林语惊撑着脑袋,视线从少年肩线扫下来,到窄瘦的腰,伸长的腿。

    这兄弟腿真长啊。

    她往后靠了靠,靠坐进沙发里,抬起自己的一条腿来比较了一下,皱起眉。

    头一次有种,对自己不太满意的感觉。

    -

    沈倦说是二十分钟,差不多也就用了十多分钟,最后结束的时候,纹身的那个男生直了直身子,往外看了一眼,问道:“女朋友?”

    沈倦放下线圈机,抬手按了下后颈:“不是。”

    声音有点哑。

    一半个小臂,图也不算小了,他用了两天时间,加起来一共二十多个小时,今天从中午到现在水都没喝一口。

    “哦,”男生笑道,“女,朋友?”

    沈倦没说话,慢条斯理地摘了手套丢掉,又勾下来口罩。

    这个男生之前也来过几次,跟蒋寒他们都熟,也算是半个熟人,非常有眼力价儿那种。

    他立马准备撤退走人,两个人出来,林语惊坐在沙发里,一边看综艺一边喝着啤酒,还拆开了包泡椒凤爪啃。

    见他们出来,她抬起头来,看见男生保鲜膜包着的那个纹身,吹了声口哨:“很帅啊哥哥。”

    男生咧嘴笑:“谢谢妹妹,你也很美。”

    沈倦站在门口,门都帮他打开了,不耐烦地拍了两下门框,皱着眉看着他。

    “得,”男生双手合十,朝沈倦一鞠躬,出了门,“滚了倦爷。”

    沈倦关上门,转过头来,视线落在茶几上。

    一,二,三,四。

    二十分钟,四个空啤酒罐。

    林语惊看起来跟平时还没什么两样,翘着腿坐在沙发里,看综艺看得津津有味。

    还挺能喝。

    沈倦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叫哥哥叫得这么顺口?”

    “嗯?”林语惊抬起头来,眼珠清明,还咬着啤酒罐的金属边儿,反应了一会儿,才听明白。

    “啊,那我不知道叫他什么呀,”林语惊关掉了综艺,想了想,“叫帅哥?会不会显得有点轻浮?”

    沈倦舌尖顶了下槽牙:“你叫哥哥不轻浮?”

    “不啊,”林语惊说,“显得我乖巧又懂礼貌。”

    沈倦气笑了:“那你怎么不跟我讲讲礼貌?”

    林语惊没说话,把手里那听剩下的那点酒也干了,整整齐齐地摆在茶几上,加入空罐大军成为五号选手,然后又从旁边的袋子里抬出来一打。

    “……”

    沈倦沉沉地叫了她一声:“林语惊。”

    沈倦沉着声说话的时候很有压迫感,但林语惊完全不怕他,看都没看他一眼,恍若未闻拆开啤酒,一打里面六听,抽了一听出来,拉开易拉罐的拉环,“砰”的一声轻响。

    林语惊仰起头来看向他,抬手把那罐啤酒递过去:“喝酒吗哥哥。”

    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沈倦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

    女孩子骨架单薄,穿着件很居家的圆领棉质上衣,头发松松垮垮随意扎着,像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小朋友,露出的脖颈雪白纤细。

    沈倦垂眼看着她。

    林语惊仰着头,举着啤酒的手晃了一下,暖橘色的光线里,看着他笑,故意说:“不要吗?哥哥。”

    她声线本来就轻,和刺猬似的性格简直是两个极端,平时跟他讲话的时候大多棱角很分明,偶尔故意软着声撒娇似的,就非常的要命。

    比如“求你”的时候。

    以及现在的“哥哥”。

    沈倦喉结滑动了一下。

    他抬手接过她手里的酒,少女的手指划过他虎口,指尖冰冰凉。

    沈倦接过酒来放下,走到厨房拿了水壶和空杯子过来,给她倒了杯温水:“喝这个。”

    林语惊歪着头:“你嗓子好哑。”

    沈倦:“……”

    “刚刚还没这么哑,你偷偷干什么去了?哥哥。”林语惊说。

    “……”

    沈倦被她这一声声惹得发麻,磨了下牙,警告道:“林语惊。”

    这姑娘看着还是很清醒的样子,黑眼睛剔透得像玻璃珠一样,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醉了的迹象,只这么看真的会让人有种这人五听啤酒半点事情没有的感觉。

    但是沈倦不觉得她会在清醒的时候这么叫他。

    林语惊又给自己开了听啤酒,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抬眼看了他一眼,“干什么?”

    沈倦随手从旁边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伸手过去,食指在易拉罐边缘轻敲了两下:“放下。”

    林语惊顺从地撒手。

    沈倦拿过来,踩开旁边的垃圾桶,把酒全倒进去了。

    咕嘟咕嘟,啤酒的麦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沈倦倒了个干净,又拿过旁边的玻璃杯,温水灌进空了的啤酒罐里,放在林语惊面前的茶几上:“喝吧。”

    林语惊全程都没有动,撑着脑袋很淡定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傻逼?”

    “……”

    沈倦靠回到椅子里,挑着眉:“没醉?”

    林语惊白了他一眼,指指自己:“我,千杯不醉林语惊,我来找你喝酒的,你人都没过来,我哪能自己就醉了?”

    沈倦眯起眼:“你来找我喝酒?”

    林语惊点了点头。

    沈倦低声说:“你知不知道,别单独找男的喝酒?”

    林语惊看着他,平静地问:“你是男的吗?”

    沈倦:“……”

    她说完,又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喔,对,你是……”

    “……”

    沈倦连火都发不出来了,就这么看着她一边说着,一边翻开身边的袋子:“我还给你买了好多下酒的零食,你吃薯条吗,脆的那种,”她一边翻一边嘟哝,“哦,你不爱吃,你爱吃这个……”

    她抽出一包什么玩意儿出来,献宝似的举到他面前。

    沈倦看了一眼。

    ——一包无壳的,酒鬼花生米。

    “……”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一屋子酒味儿醺的有些神志不清,沈倦居然还笑了。

    “操,”他垂着头,笑着舔了舔唇角,“老子这辈子的耐心都用在你身上了。”

    他声音很低,林语惊没听清,就看着他站起身来,把茶几上所有的酒全收了拿走了,又把她那一袋子零食提过来放到茶几上。

    还挺沉。

    沈倦把袋子一摊,坐回去,一双长腿前伸:“吃吧,我陪你吃。”

    林语惊看着他,犹豫道:“就这么干吃吗?不喝点儿吗?”

    沈倦撑着脑袋的手臂放下了,往前倾了倾身,捏着水壶又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喝点儿凉白开。”

    林语惊:“……”

    -

    林语惊酒量是真的还可以,不是吹的,但是一连着六听啤酒,后面又喝太快,此时有点上头。

    不是醉了,她意识十分清醒,清醒到能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现在好像有点过于兴奋了。

    连带着天生自带的帅哥免疫疫苗,也开始失效。

    林语惊两只手撑着脸,上半身压着支在茶几上,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沈倦。

    她看着他抽出烟盒,敲出一支烟出来。

    注意到林语惊的视线,他顿了顿,收回去了,把烟盒丢在茶几上,身子往后靠了靠。

    林语惊看着他,忽然没头没尾地说:“有人告诉过你你纹身的时候很帅吗?哥哥。”

    沈倦一顿,抬起眼来看着她。

    林语惊不避不让,就这么迎着他的视线。

    两个人对视了不知道几秒还是几十秒。

    沈倦慢吞吞地俯身,靠近她,声音低哑:“有人告诉过你没醉的时候别叫人叫得这么嗲吗?”

    作者有话要说:  倦爷:叫得老子差点把持不住。

    倦爷你冷静一下,咱们这是个清新的校园文:)

    未成年还是不要喝酒,大家一起和鲸妹喝凉白开吧!

    -

    感谢 橙子小可爱 的火箭炮

    感谢 时贰、花月早、岚音啊、小象小象 的手榴弹

    感谢 yiyaweiahahaha111x3、空青x2、山涼命x2、31351909x2、狒狒酱x2、慕容寒珂、是我不是梦、帆渡晚断舟、仙芋牛奶西米露、阿博、薄荷啊薄荷、迟归、粢粢粢、爱吃泡芙的我呀、kyou、hierophantvi、odilewu、执小念、_竹暄_、顾瓀、丿流年似水灬貊離、五月儿呀、赖赖n1、lilili、上天日地、陌川、甜甜甜甜甜甜、沈默、o泡小衍、澄三岁、32479997 的地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君少心头宝,夫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