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轮回星神传〕〔天价小毒妃〕〔堕圣〕〔我靠亏钱当首富〕〔诛天魔种〕〔通天鸿徒〕〔灵契之主〕〔我被亿万真气附体〕〔绝代枭神〕〔重龙葬道〕〔都市之医帝归来〕〔灵魂冠冕〕〔万界武尊〕〔剑破河山〕〔尘梦问逍遥〕〔道门里的村长〕〔龙血荣耀〕〔老祖宗救命〕〔平凡不平凡的世界〕〔至尊归元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六章(四)
    308宿舍这一端,米帛帛小心翼翼的连番询问起安姿阳。

    “你们是怎么了?不是去看电影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事啦,回来火气那么大?”

    安姿阳喘着粗气,一时难以平复心中的怨愤,无论米帛帛怎么问,她就是不开口。

    “安阳,你倒是说话呀?伟哥还在下面等着呢!”米帛帛好像比她还着急。

    “没事,他喜欢玩,就让他好好玩着罢!”安姿阳没好气地说。

    “他看起来可不像喜欢玩,你看他在下面着急的样,肯定担心死你了,要不我告诉他你其实回来了?”米帛帛有点心神不宁,不免替吴伟担忧。

    “不用!你别去说,这是他心甘情愿自找的!”

    “那你总得回他一声吧?叫你也不理,手机又关机,你这是想让他发疯吗?”米帛帛慌慌张张,不知两人怎么闹得这么僵,安姿阳又不吭声了,她又说道,

    “到底什么事嘛?你是打算罚伟哥在楼下站一夜吗?”米帛帛依旧担心吴伟,觉得他可怜兮兮。

    “你不用替他操那么多心,他用不了多久便会回去。”

    “安阳,你真狠心!”

    “我狠心?难道你喜欢为脚踏两只船的人打抱不平吗?到底我是你闺蜜还是他是,你尽帮他说好话?”

    “什么!伟哥……脚踏两只船?”米帛帛睁大双眼听着这个传说一般的奇闻。

    “你想知道是谁吗?我告诉你,杨芳!餐厅里那个杨芳!”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

    “他亲口所说还有假?帛帛我跟你说,男人……都他妈天下乌鸦一般黑,别以为你伟哥就不会,他不是圣人!”

    “我不相信,安阳,你肯定搞错了,他对你的好我们可全看在眼,感动在心,按理你才更了解伟哥。”

    米帛帛见安姿阳往床上一倒,看那样八成是准备要睡觉,“哎哎!你起来,你可别说你还没我们大家了解他对你的心思!”

    “哎!我的傻帛帛!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吧!别去纠结了。”

    安姿阳本来一肚子怒火,被米帛帛固执又天真的坚持渐渐地消散开来,她这么相信吴伟的为人,她才认识吴伟多久?自己与吴伟在一起六七年,现在竟怀疑他对自己的付出!多么的惭愧又多么的幼稚可笑!想到这,安姿阳翻了个身闭眼睡去。

    气温高持不下的正午,热辣的太阳像往常一样把人都挤兑在了室内。退了房的宾客陷在大堂会客沙发中,正悠然自得的闲侃着,他们始终久久不肯踏出门去。偶尔有商务车中规中矩停留在大厅门外的台阶下,慵慵懒懒的三五人群才从沙发垫上弹跳而起,朝车里钻去。

    “吴先生请慢走,欢迎您下次光临!”

    黎庆儿面带微笑送完大厅最后一位退房的顾客,动作神速的离开柜台向偏门走去,她准备前往员工食堂就餐。她经过大厅经理办公桌旁,迎面碰上了刘习涛,刘习涛是大厅的经理,每天和她同处在这偌大的空间上班。同样白衬衫蓝西裤的酒店职业经理装扮,有些人却满满啤酒肚胖溜溜一身,有的却瘦瘦长长似根竹竿,只有刘习涛却显得分外精神。他眼眸深邃鼻梁高耸,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当过几年兵的他身材高大而挺拔,如此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在酒店经理中很是少见。

    “很忙吗?现在才去吃饭?”刘习涛停住脚步凝视着走来的黎庆儿,他双眼看上去神采奕奕。

    “恩,今天忙,反正轮班吃饭,不怕错过时间,刘经理你也没吃?”黎庆儿看了他一眼,即刻又向偏门望去,她刻意躲避着那双火辣辣的眼睛。

    刘习涛和她一同朝食堂缓缓走去,边走边回复她说,“我刚好处理完一点事,所以拖了会时间。”他不得不临时找个借口来掩盖自己明明在等她的动机。

    两人一起排队打好饭菜,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相对而坐。

    “你很喜欢吃茄子。”刘习涛看到她把那份鱼香茄子吃了个精光,其它的菜却都留下一些。

    “呵呵,看来你没我喜欢吃。”黎庆儿微笑着也审视起他的盘子。

    “我没有特别喜欢或不喜欢,为了营养均衡,都会吃一点。”刘习涛递给她一张纸巾。

    “你吃得很养生啊,你懂做饭?”黎庆儿被这一举动愣到,不知所措的随口问道。

    “这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每顿必须完成的倾盘行动。”刘习涛嘴角洋溢着灿烂的笑,继续笑着问道。

    “我会做几个大餐,也是在部队学的,想尝尝我的手艺吗?”

    “啊?不!我刚刚只是随便问问,问问而已,呵呵!”

    黎庆儿不好意思起来,心里直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那是明显没话找话的说辞,正常情况下她决不会直直问别人做饭这个大傻冒的问题。

    “我可以做给你尝一下,我是说真的!到时我们约个时间,嗯?”

    刘习涛抓住这个话语便紧追不舍,难得可以巧妙的借此跟她约会,自己不正愁没有认识她的机会吗?这个机会不能错失。

    “走吧,我该去上班了。”黎庆儿尴尬的站起身。

    于是,两人从饭堂后门再经过一条长走廊回到了大厅。大厅一角有张长方形棕色原木桌,桌上方立着大厅经理字样的标识牌,那便是刘习涛办公的区域。离刘习涛办公桌相距十米左右的客房服务台是黎庆儿的工作间。

    刚坐下,刘习涛就在偷瞄着她一举一动,平时无事时他就喜欢坐在靠背椅上观察着服务台的动静,这个爱好源自最近两个月,确切地说,是从黎庆儿来的那天开始。他发觉新来的陌生面孔中,独散发着光芒的她,那光芒里有一种让人想靠近想探索的引力,他莫名被这种力量吸引。碍于情面的刘习涛不敢唐突叨扰,他就这样远远的欣赏着,即使两人偶尔会无意中对视到,他也只是礼貌地朝她点头示意。他很想有意无意的制造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像今天这样,今天是他们第二次近距离接触和说话,还蛮成功,他有一丝窃喜。

    随着黎庆儿和刘习涛关系渐渐明朗化,米帛帛三人在宿舍热闹议论着要怎么铲掉孙丽丽这砣臭狗屎,以及如何帮黎庆儿稳住这株瑾桃花,黎庆儿疲于应付她们无厘头似的热情。

    这天,安姿阳又和米帛帛讨论起刘习涛和黎庆儿,她们像苍蝇嗡嗡的围着黎庆儿打转,黎庆儿正想用武力强行制止她们的时候,忽然转动起她大大的黑眼珠,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她激动的抓住安姿阳问,

    “安阳,说说你的吴伟,你们最近可和好了?”

    果然,大家的注意力齐刷刷转到了安姿阳身上,她们确实好久没听到安姿阳谈论起吴伟,也很久没见到他们约会,珊瑚和米帛帛也凑上前围住安姿阳,一前一后的打探起来。谁知安姿阳没事人一般,任何一人的话也不搭,只是轻轻地笑,仿佛自己置身事外。不过珊瑚和米帛帛两人倒是自作聪明的琢磨起来,虽然没见两人约会,但安姿阳前两天放假的时候依如往常般消失,这就说明他们总是在该见面时见,没什么好奇怪,也就不再纠结安姿阳。这下话题又绕回到黎庆儿的身上,失策的她在同意且保证最近一定完成一次和刘习涛的正式约会下,她们仨方才罢口息声。

    刘习涛这边每天还在想着给黎庆儿做大餐的事,这么好的机会在眼前,他绝不能白白浪费。一天下午,五点多快要下班的时候,刘习涛来到柜台跟黎庆儿重提起此事。

    “我想请你去尝尝我做的饭,那天跟你说了后我就觉得一定得信守诺言,今晚太仓促,你看明晚可以吗?”刘习涛淡定地说。

    “就请我一个人?”黎庆儿讪讪地问。

    “你是害怕吗?怕我?”刘习涛奇怪她的问话,双眼仍放着光。突然他明白过来,凝视着她如沐春风的笑道,

    “哈哈,你若害怕,可以带上你的朋友,一起。”

    “我……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我想我会叫上宿舍的姐妹们,可以吗?”黎庆儿思索了一下说。

    “当然可以!只要不是男生,那就说定了,我明天再来找你。我会去一个朋友的餐馆下厨做给你们吃。”刘习涛心中暗喜,她总算答应了,他们终于可以踏出一步。

    待刘习涛走后,黎庆儿闷声盘算着,明天米帛帛休息,她除了在宿舍还是在宿舍,安姿阳和珊瑚都上早班,今晚回去跟她俩说好应该没问题,至于自己,明天转晚班,吃完晚饭再上班完全来得及。

    当晚十二点多下班的黎庆儿,迎着宿舍楼旁炫白明亮的灯光正要上楼,恍然间她看见楼道阴影下,吴伟静止般倚靠在员工的食堂门边。此时的吴伟也发现了黎庆儿。

    “伟哥,你这是?”黎庆儿疑惑的问道。

    “庆儿,你刚下班?”吴伟顾左右而言他。

    “嗯,我上中班,你……还好吧?你和安阳……?”黎庆儿审慎地说。

    “安阳还好吧?”吴伟没有回她,直接问道。

    “她挺好的。你放心。”黎庆儿觉得没什么问题比照实回答他的话更好的了,她也不准备再问,只是静静的等待并回复他想知道的一切。

    “她说她另有男朋友了,我想她是故意气我。”

    “……”黎庆儿听得有点不知所云,还是继续保持沉默。

    “我们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她现在可能还在生我气,我打的电话发的信息她一直都没回,我不想去烦她,只希望等她消下气来,到时我们仍旧好好的,她每天仍然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吴伟低垂下双眼滔滔不绝,显得那么颓然无助。

    黎庆儿木木地站立着,不知该如何安慰是好,她不知道安姿阳现在什么想法,自从上次听说他们吵架,她以为两人早就和好,然而看到现在的吴伟,她才发觉他们并不像自己所想。黎庆儿的心开始隐隐作痛,替吴伟而痛,她有点不忍直视,很想丢下他,头也不回地奔上楼去。

    “你能帮我把这巧克力和花带给她吗?”吴伟从身后拿出经过精心包装的一盒心形巧克力和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好的,伟哥,我一定帮你送达,我会劝她,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定会和好如初!”

    黎庆儿接过礼盒和花便向楼梯踏去,刚上两个台阶,她又折回对吴伟说道,

    “伟哥,有件事我本不该问的……”她顿了顿。

    “没事,你说!”吴伟轻声回应。

    “你为什么会怀疑安阳有事瞒你?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确实有个秘密,这个秘密并不是安阳的,只是我们四人不想有第五个人知道,这其中有些许不得已,但这与你和安阳无关,你明白吗?”

    “明白,我事后也挺后悔的,当时就不该听信杨芳……”吴伟叹了口气道。。

    “杨芳?餐厅那个!一个心术不正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黎庆儿字字珠玑,说完噔噔噔上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小可爱你被逮捕了〕〔日久成瘾:撩妻总〕〔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次元位面主系统〕〔伏天氏〕〔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