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界天道聊天群〕〔衍仙纪〕〔召唤大渊之黑暗暴〕〔神魔之上〕〔境界提升太快怎么〕〔守护传〕〔巅峰仙道〕〔九境之主〕〔君御诸天〕〔脉破八荒〕〔信息全知者〕〔吾家上仙是只鸟〕〔剑仙在此〕〔帝凰之泪〕〔异界供奉系统〕〔地狱基石〕〔临神传〕〔超能力者的修仙日〕〔魔技师之召唤战姬〕〔御劫道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五章(四)
    说实在的,黎庆儿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知道何为初恋,是第一次仅限于怦然的心动?还是第一次被告白引起的恻隐之心?亦或第一次双方昭告于天下开始牵手的交往?还是要第一次有了亲密接触才算?她不知道这个界定在哪里?都不重要,那就来个不重复的吧,来个跟她们风格不一样的,于是,她张口说了一段不那么郑重其事但又无可毁尸灭迹的恋情。

    “我是出来社会后才开始频频听到那些情啊爱的,以前傻乎乎只知道吃跟玩,当然也不见得玩出了什么花样。帛帛之前不是总问我怎么懂那么多吗?我在工厂做过流水线,在超市负责过收费,广告店当过打字文员等等太多一线行业。我喜欢尝试各种事物,好奇所有耳目一新的东西,钟爱自由散漫,以至于常常飘在找工作和辞工作的路上,总之我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长最多不超过一年。”

    “那天我又面临去找工作,我奔走在城市的东南西北各个角落,包括商业街人才市场和工业园区,从一个陌生地方到另一个陌生地方,结果都无功而返。在回来的路上我经过一个热闹的街道,突然好些个西装革履的男女手里拿着招聘资料向我围来,他们热情推荐各种职位工种,我那时也懵生怕他们介绍我进传销、黑厂这些地方,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后,我依然在犹豫。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黑肤色男人凑过来忽视掉他的同事把我拉到一边,问我还存有哪些顾虑,我注意到其他几人朝他的后背瞪着眼,他没理会那么多只顾着朝我说话。”

    “他说现在找工作的人太多,而好的工作不容易找,他们这压根忙不过来,正好内部也要招人员,觉得我挺优秀很适合在他们人才市场上班。我当时就有点心动了,但见我还是下不了决心,他又说,这个地方你放一百个心,政府就在对面,还能骗你不成。他还指着正对面一栋行政大楼给我看,我看到门口坚着什么委员会的匾后,我相信了,事实上那也确实是市委大门。”黎庆儿与三人又碰了碰杯,喝一小口后又开始她的故事。

    “就这样我进了他们公司,当然必不可少的交了几百元钱名曰“服装费”。说到服装着装的问题,我还记得后来见到那个男经理及他说过的话‘我们工服分两种,裙装和裤装,你可以自行选择其中一种。’我当时还为女生可以选择穿裤子而沾沾自喜呢,因为我讨厌穿裙子,所以这个让我心生好感。事实上到我离开时也未见过那套工装,这只不过是他们为了收费而捏造的其中一种说法而已,他们主要营生就是骗钱,打着给人介绍工作的噱头,空手套白狼的大收中介费,哪怕就在政府对面也依旧胆大妄为!因为他们知道政府下面设立那么多部门,各个部门都忙着管辖各自范围内的职责,压根没人爱管这闲事。奇怪的是还就没有人出事也不见有人滋事,那些人像你我,为了几百块无法投诉也不好申诉,于是,街道上的景象仍是一团和气万物和谐。”

    “我们这些‘入职’后的新人,中介给我们提供了两样东西,宣传单和挤住在一处套间内的床铺,没底薪没工餐。每天除了听他们开振奋人心的洗脑会议,看着领导表彰那些业绩好的骨干分子,颁发着真金白银的现金钞票,然后就是拿着宣传单张到楼下街道上捕捉猎物,一边憧憬着宰到羊群,可以在下一天接受老板开大会赤裸裸的表扬。现实是很多人根本就抓不到人头,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都没有提成可拿,小部分的抽成都没有,反正就自生自灭。这话题扯太远了啊!”

    吃着零食的三人聚精会神的尖起耳朵来,生怕漏过每一个字。

    “好像说成了求职记,呵呵,我再多说一句啊,我属于那自生自灭的那一类,看着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我真下不去手,一个星期我不仅没一单更没去搭讪一个人,我就这样天天溜达着自己的光阴。就这样,被他带进来的我,见识到了数不胜数的骗人把戏,最后,他带我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只是……只是可笑的是,他后来高攀上了一个女人,用高攀没错,因为那是个可以让他少奋斗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女人……好!我的故事说完了!”

    黎庆儿作了简单收尾后,没再说话,她把喝空了的啤酒罐往桌上扔去,宿舍一下子静悄悄。

    “你们的故事怎么都是悲剧收尾的,好没意思啊!还哪有兴致吃这么多好吃的呀?”米帛帛埋怨道,她不喜欢这个气氛。

    “你悲一个我看看!”黎庆儿反驳道。

    “嗯!我说,以前的事好坏都过去了,今天就是要开心对吗?别扫了我们帛帛的兴,来,我们干杯吧!大家都快快乐乐的。”

    “就是嘛!干!”

    “干了!”

    “干!”

    四人的第二罐啤酒开启,

    “看来,我们的初恋都没有人家说得那般甜蜜。为什么?”珊瑚又探讨起这个话题来。

    “我们都经历了假初恋!”安姿阳搞怪的总结道。

    “哈哈哈,对,是假的。”米帛帛哄笑。

    直到糖果吃掉了一大半,辣味全部清除完毕,每人说好的三罐啤酒下了肚,就再也装不下任何。

    “还是睡觉吧,睡梦里找甜蜜蜜去!”安姿阳身子一仰,准备睡觉。

    “你是梦里去见伟哥吧!哈哈哈!”米帛帛笑道,这下使安姿阳笑得更甜了。

    珊瑚想睡,但今晚谈到了学长,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便又忍不住的想起他来。他……现在好吗?还会记得那个胆小怯懦爱脸红的她吗?当初也没读大学的他,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印象中至少见过他三个以上的女朋友,不知他最后选了怎样一个女孩做了妻子,有一点是准确无疑的,那就是她一定非常漂亮!

    黎庆儿也没有睡意,她明天上中班不着急睡。那个在去监狱前都仍有联系的人,现在困于铁窗内想必也会想起到她吧!虽然在现实面前他更看重钱,但她还是能感觉出来他对她的爱。他们能保持着联系也是因为彼此之间的纯洁,纯洁到继续做朋友双方不会感到痛苦。黎庆儿听说他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这样也好,他肯定在寂寞的时候会想起她来,她注定是他寄挂在心头和脑海的一部分,今生,永远,他曾这样说。而他,则会是她人生匆匆一过客,仅此而已,不能再多,再多没法重新生活。

    至于米帛帛说起的刘习涛,黎庆儿心底确实涌现出一丝情愫,还有一些心猿意马,刘习涛坦荡沉稳有风度,他符合黎庆儿心目中对男朋友的所有期盼。但她对孙丽丽心生芥蒂,正如孙丽丽对她。黎庆儿为此还特意问过萍姐意见,萍姐称与刘习涛不熟并没有特别表态,也许是因顾虑到自己儿子,她不好发表任何观点。

    说到萍姐儿子,要从萍姐带黎庆儿见她家人的那个星期天说起。那天萍姐和黎庆儿来到儿子女儿住的两房一厅的租房时,儿子张斌和他妹妹张朵正洗的洗切的切,热闹的准备着各种菜品。张斌看到妈妈时倒和张朵一样显得极其自然,但当他见到紧随妈妈身后进来的黎庆儿,一刹那像被什么给怔住,他没有向黎庆儿显现出如张朵那般礼貌客气的神情,而是猛然间传来“唉!”的一声。吓得萍姐慌忙跑近关切询问,一丝血液从里渗出,张斌被刀切到了手指,所幸只稍稍破了点皮并无大碍。于是,萍姐紧接着替换了张斌厨房的“工作”,两母女忙着做饭,张斌则退下来招呼起黎庆儿。事后萍姐才跟黎庆儿说起张斌那天切破手指的原因,张斌告诉妈妈自己对黎庆儿一见钟情的事情,萍姐开明的表示尊重两人的想法,张斌若真喜欢就去追,而无论黎庆儿怎样选择,她也同样支持。现在来看,黎庆儿对刘习涛倒是有那么点意思,可以说,她对他已然心动了,这感情的事就是难以琢磨无律可循,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儿子那边凉凉了。

    云阁星酒店常年多是服务团队客户,除了承办升学、结婚、生子、贺寿等喜宴,还承接单位、公司的大小型会议及典礼。这些活动举办时需要很多迎宾、司仪、侍者,酒店方会从内部员工里调派人员代替,安姿阳、黎庆儿、珊瑚、米帛帛都在其中充当过临时角色,时间一个小时,一上午或一天有时多到几天不等。活动上,她们要化更精致的妆容,着喜庆或应景的统一服饰,其中旗袍和晚礼服最受热捧。客户相关负责人会对她们进行简单的排练,包括出、入场线路和顺序及若干要注意的环节细节,大型隆重一点的场合还会提前进行一番彩排。整个活动的出场小费一般都比工资要高,时长越久得到小费便越多,所以她们每次都希望自己能选上。当然,她们也有不顺心的时候,有些个老员工总是不怀好意让她们出尽洋相。

    那是一个颁奖典礼,台上主持人热情洋溢的说着翩翩颂词,舞台入口旁站着一排充当礼仪小姐的酒店服务生,着浅绿色旗袍装的她们高挑靓丽,在会议厅中分外显眼。其中位于第二个的是安姿阳,紧跟她后站位的是杨芳,她们手里托举着放有奖杯和证书的圆盘,仪态大方的静静等候着随时上场。不一会,到了颁发奖杯和证书的环节,主持人开始邀请获奖人和颁奖人上台,第一个礼仪小姐也随之步履轻盈的走上台,少顷,托盘中的物件被颁奖领导传送到了获奖人手里,她便不紧不慢退了下去。紧接着安姿阳走上台,微笑的站在了对应的获奖人员面前,当她的双眼扫了一下奖盘后,她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她盘子里的证书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波灵波灵发着光的水晶奖杯,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几百人的会议厅里闹了一出乌龙。为了不至于把脸丢得太难看,她强迫自己镇定,返回去在原先位置的地毯上捡起证书后,神态自若的再次登上台配合主持人完成了整套颁奖流程,一开始在场所有人都诧异她的举动,等她最后退下台方才明白了其中缘故。她当然明白这尴尬的意外是怎么回事,闭着眼也能猜出个所以然,可怨天怨地也怨不得别人,谁让自己粗心大意使得小人钻了空子呢!她憋屈的调节着自己的情绪。。

    同样是颁奖礼,米帛帛是在颁奖环节完成之后,她们正要按次序走下台,柳柳却给她使了个眼色,非常笃定的示意她从右边的过道出场,米帛帛虽然纳闷怎么临时换路线,但以前的确也有过这样的操作,她当即心领神会,按着柳柳说的路线退了下去。她正奇怪后边怎么没人跟上来,前行着想回头张望又不好意思,只见观众席上的人群纷纷怪模怪样的盯着她,待走到后场,米帛帛才发觉柳柳早已带着队伍原路返回到了后台,气得她横眉竖眼,一脸的怒不可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平平无奇大师兄〕〔日久成瘾:撩妻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伏天氏〕〔次元位面主系统〕〔大学里的筋肉雄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从斗罗开始打卡〕〔我的细胞监狱〕〔王者之荣耀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