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灵〕〔周尘〕〔我用兵团救大明〕〔我能看见秘藏〕〔封神之灶王爷奋斗〕〔总裁大人你不配〕〔我有一枚合成器〕〔错位的恋人〕〔宫墙枝〕〔剑灵仙穹〕〔重生青梅逆袭记〕〔陌黎九天〕〔纯阳剑尊〕〔密战无痕〕〔穿书后被大王宠翻〕〔好莱坞从动画开始〕〔诡三国〕〔金枝夙孽〕〔我捡了只重生的猫〕〔宋影帝的前女友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五章(二)
    慧翠看到珊瑚后又惊讶又兴奋,把她拉到一边问长问短,珊瑚几乎没有插嘴的机会。接着慧翠朝里面打了一声招呼,拉着珊瑚就走,“珊瑚,我们逛街去!”

    “你……不用上班啦?”珊瑚诧异道。

    “哎!没事,有人看着,出去两三个小时没一点问题,再说我也快下班了。”慧翠说。

    “你这上班可真自由,刚才那人是谁?是不是男朋友?”珊瑚问。

    “呵呵,不是。”慧翠满脸带着神秘地笑。

    “不是才怪吧,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暂时还不是,行了吧?”

    “咦,就是说很快会是啰?我看不过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对吧?”珊瑚一针见血。

    “没那么简单,他是城里人,说不定人家还在挑剔我呢!”

    “你也会说出这么没底气的话来,这可不像你,你不知道,我一直多么佩服你,一个人单枪匹马打拼到现在的成绩,不依赖别人,自信又有魅力,那人敢挑剔?想挑,直接把他换掉好了!”

    “哈哈,我这都是被逼出来的,你看看村里的女孩子,哪个不是早早就从大山走出来,有好的出身我也会随遇而安游戏享乐。”慧翠难得的一脸正经,随即掉转矛头,

    “不说我了,你呢,说说你家里那个男朋友,你愿意的话叫他一起来这里,也不用辛苦的异地恋呀。”

    “你放心,等会告诉你,今天就是来请你吃东西的,不过不是因为男朋友才请你啊!主要是要谢谢你帮我找了工作,还有在工作中给我那么多实际的帮助。”珊瑚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啊!我欣然接受但怎么感觉酸滋滋的,怪怪的味道,大热天的说得我起鸡皮疙瘩。你有钱请我吃东西,是因为发工资了吗?”

    “你猜对了,昨天我们发工资啦!所以放心哈!想吃啥?”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热天的,喝糖水去吧!”

    珊瑚和慧翠一前一后来到糖水店,菜单上的饮品种类繁多,很多她们都不认识,于是先要了两份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先吃了起来。两人点了几种耳熟能详简单易等的饮品,接着在橱窗附近的方桌旁坐了下来,边聊天边往厨窗玻璃门内窥探,里面系着围裙的几个人正在忙碌地做各种甜品。

    “你先喝这个吧,这里面有西米露,龟苓膏还没来。”珊瑚把服务员递来的第一碗银耳莲子羹推到慧翠面前。

    “对了,你那些同事们后来还有没有故意整你啊?”慧翠想起珊瑚曾提到过上班时受到欺负。

    “哦!那些自认为资深的老员工历来就不怎么待见我们几个新来的,不过,现在柳暗花明了一点,最近她们消停多啦!因为……”珊瑚煞有介事的用眼睛环视了一圈,压低声音继续说,

    “你不知道,有个叫方婷婷的,她仗着跟她关系好且在一个宿舍的领班给她撑腰,经常抓住机会就想整蛊我和米帛帛两个,后来黎庆儿替我们阴差阳错的出了这口恶气,总算是报了仇了!”珊瑚无不开心地说。

    “还阴差阳错?”慧翠不解。

    “那时的方婷婷已经很为所欲为了,她居然想帮宿舍的一个同事出头,一个我们前台的同事,也是老员工,就因黎庆儿跟那人起了点小冲突,于是方婷婷和她就想把黎庆儿挤兑走。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们那时想了个什么馊主意,反正就是给黎庆儿扣上了一个挪用公款的名头,引来了办公室稽查部的人要调查黎庆儿的财务问题。”

    “你想想看,财务问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做为收银员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可气的是,偏偏各种迹象都表明黎庆儿名下的账务账单都非常可疑。所幸主管一直以来就比较看好和信任黎庆儿,她根本就不相信黎庆儿会做出这种事,她跟稽核组长说既然怀疑就来彻查清楚,但决不能在事情没弄清楚前就把她撵走!”

    “是的,应该这样!”慧翠点了点头。

    “果然不久主管在台账上就发现出问题,并依着这点蛛丝马迹顺藤摸瓜,逐个单逐笔账的核查,最后查到人为的被动了手脚。事情调查清楚后,酒店没有报警选择内部处理,那个老员工直接开除并扣双倍工资,方婷婷也被罚款警告。”珊瑚说得云淡风轻。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过方婷婷没被辞掉,看来她在你们公司还是有点背景的,你以后还是警惕点为好,现在很多事不好说,你看到的表面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就一小角,里边的冰可深了去了。不过你那姐妹也是命大福大,运气好碰上一个好主管。”慧翠洞察一切。

    “听你这么一说,真的是哎!方婷婷跟副总好像很熟,还有她们那个宿舍的人,感觉个个都神通广大,都是好有来头的样子,就连领班也是财务部经理的妹妹,常常跟主管面和心不和。”

    “看样子,你和你们宿舍的同事倒相处挺好啊,没谁有背景吗?”慧翠又收拾完了一碗龟苓膏。

    “是啊,我们相处很融洽,天天有说不完的话,经常会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骂,一起唱跳的,可能就是因为都没背景吧,玩得来,也聊得来。”

    “看来你心想事成了,有和睦的舍友和充满欢声笑语的宿舍。”

    “是的!真是这样。”

    “看来你是不打算搬去我那住啦!”

    “你少来,我不去你不是更方便了嘛,都有男朋友的人了。”

    “不行,我还要吃芒果冰沙。我今天要吃个够!”慧翠说。

    “呵呵,没问题,今天必须伺候好你,满足你一切要求,只要你不怕撑着,记得留个肚子等会吃饭。”

    “估计我们晚饭得当宵夜吃,你今晚别回去了吧,去我那!”

    “行!老板!芒果冰沙,还有一份香蕉船。”珊瑚转身朝玻璃窗橱内忙碌的老板喊道。

    “你赶紧把这些搞定,别光盯着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下嘴了。”慧翠提醒道。

    “知道我为什么会来a市吗?”珊瑚突然说道,说完她自己都惊讶起来,怎么会主动聊起这个不愿触及的话题。

    “说说看!”慧翠眼里不忘美食,感觉她不是饿,是渴的。

    “得谢谢那个就是你认为的我的男朋友。”

    “什么?你把我绕糊涂了,我认为的?你的?难道不是吗?”

    “是,不过结束了,从我来到a市那天就结束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好讲的。”

    “是……因为你们之间有不愉快?严重到你要逃避他到另一个城市?”

    “也许是逃避吧,不过回想起来,感觉来到这里是对的。”

    “好吧。你好就好。我也不想提及让你不开心的事,那家里知道吗?他们现在怎么样?”慧翠又问到。

    “呵呵,我妈还是老样子,我反正按时寄钱回去,她也会常打电话来嘘寒问暖,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谈恋爱的事。”

    “哦!我家就开始催结婚了,你知道吗?”

    “真的假的?天啦!”珊瑚都不敢相信。

    “是啊!你说我们才多大?我比你大一点,你更加小,不过也没法比,你看跟我同龄的那些同学,小孩都学走路啦!”

    “你是有自己想法的人,不怕他们催,但你今年……会结吗?”珊瑚想到刚才和慧翠聊得起劲的职业男。

    “什么!我才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太远了点吧,我可八字还没一撇呐!再说城市里的人更不可能那么早就结婚的。”

    “那倒是,我也发现了,城里的人都想自由不太愿结婚,有钱没钱都不结。乡下呢,管你有钱没钱,都得结。”

    和兴“观念深深扎根了,难以改变,农村和城市注定有大的代沟和无法跨越的横沟。”慧翠不看好的说。

    “那你认为城里好还是乡下好?”

    “有钱好!”

    “噗!”珊瑚噗嗤一笑,随即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店内的吃客们无不惊悚的看向突如其来狂笑的两人。

    总算到了308宿舍约定聚在宿舍吃吃吃的日子,傍晚七点钟,宿舍下铺的三人躺在各自的床上悠悠然。酒店的工作性质不同于其他行业,它需要白天黑夜的轮换着班,时间经常用月日来计算,说到一天直接就是哪一月哪一号,所以她们的日历里没有周末周日不存星期的概念,她们只记得倒班或休息的日子。

    安姿阳倚坐在床头盯着手机不断嘻嘻嘻的笑着,她不是个自娱自乐的人,很少会独自傻笑。这让好奇的米帛帛想去一探究竟。她从床上伏起身朝安姿阳慢慢爬去,凑上前正准备瞧瞧那手机里的好笑玩意,谁知被安姿阳一手就把她的头摁在了床垫上,无奈之下她“呀呀呀”的叫唤,安姿阳才笑着放开了手,双眼一直不曾离开手机。

    “安阳!就看一下嘛。”米帛帛的头和床垫亲密接触后又弹了起来,仍不放过一丝察看安姿阳手机的机会。

    她边防御边向安姿阳进攻,总算让她看到了几个字,于是好奇问道,

    “什么什么过来?你在聊什么?”

    安姿阳笑而不答,警惕的换到另一头继续靠床坐好,手里按着键盘输写着信息。

    被无视的米帛帛觉得超级无聊,又朝珊瑚的床上望去,珊瑚枕边分放着不同面额的几络钞票,她正趴床头用笔记着什么。

    “珊瑚准备寄钱回家了吗?你可真是孝顺!你是我们几个中最懂事最孝顺的女儿!”

    “没办法哦!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读书呢,我这是为他们而打工,哪像你!家里的老幺,全部人疼你都来不及呢!”珊瑚自嘲着,又无不羡慕米帛帛,见她在安姿阳那受了冷落,于是打趣地说。

    “我比你可能好丢丢,就是没弟弟而已,其他还不是要靠自己,不像我有个同学,家里都舍不得她出来干活,天天在家不愁吃穿不愁钱花的,别提多自在。要像她那么好条件,我早回家玩去罗。”米帛帛一下子失落起来。

    “你就羡慕嫉妒恨去吧!一方水土一方人,这子女不能挑爸妈,爸妈也没法选儿女,像我们还是脚踏实地靠自己啦。”安姿阳插嘴道。

    “今天我们三个都在宿舍了,庆儿怎么还没来,平常我和庆儿在宿舍的时间是最多的!安阳你今晚不用跟伟哥请个假?”珊瑚抬头看了看黎庆儿空空的上铺,又望了望安姿阳意味深长的问。

    “哪有天天约个没完的,也要歇一歇,更搞笑的是,他还气我们宿舍聚会没带上他呢!于是我干脆放了他几天假说我要陪陪你们!”安姿阳俏皮的回道。

    “你哪是陪我们,看你神秘兮兮的,手机里一定有秘密,快说说看!”米帛帛不依不饶,对刚才的事仍耿耿于怀。

    “哪有!我们买的东西够不够啊!都确定准备好了吗?”安姿阳伸着懒腰。。

    “你都问三遍了,我们四个绝对够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军门小娇妻:慕阎〕〔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第一刺客女婿陈平〕〔七零炮灰女知青[〕〔日久成瘾:撩妻总〕〔大奉打更人〕〔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有系统就是任性〕〔绝品上门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