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玉灵圣尊〕〔骨头们想种田〕〔残魄御天〕〔末世最强回收系统〕〔无名剑鞘〕〔猎妖高校〕〔杰东中短篇小说〕〔九域凌云〕〔六格神装〕〔星海仙冢〕〔元沦〕〔医仙攻略〕〔勇者至尊〕〔玩家请自重〕〔从柳树开始进化〕〔法外狂仙〕〔我的冥妻〕〔我真不是大佬〕〔血帝神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五章(一)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没多久,黎庆儿,安姿阳,米帛帛和珊瑚四人领到了第一份工资,这是来酒店后第一次发工资,米帛帛起着哄要去庆祝。

    上着中班无所事事的米帛帛想起这事,发信息问黎庆儿怎么庆祝,黎庆儿和珊瑚正在宿舍玩脑筋急转弯,当收到米帛帛发来的短信时,她联系了在外正和吴伟亲亲抱抱的安姿阳。于是,有了下面的一段对话:

    “姐妹们,去哪好?”米帛帛发声。

    “我们去唱歌怎么样?”安姿阳的意思。

    “好啊!好啊!”黎庆儿传达珊瑚和自己的回话。

    “我们的时间都能合上吗?”安姿阳问。

    “唱歌不行,这个月我们的假期都错开了,根本凑不到一块。”米帛帛查了一下排班表回复道。

    “晚上下班后有没有什么去处?”黎庆儿问。

    “那就只有吃的啦!”安姿阳说。

    “就吃嘛,挺好的,我最爱吃了!”这是珊瑚的原话。

    “我过几天就上中班啦,晚上没有空哦。”安姿阳说。

    “我们大部分空闲时间还是在晚上,还是晚上好聚些。”黎庆儿说。

    “可都调不出空啊!”安姿阳说。

    “我看,既然是吃嘛!那就不出去也行,为了方便我们就在宿舍,你们觉得怎么样?”黎庆儿和珊瑚商量后回复道。

    “我赞同!”“我也同意!”“我也是!”难得这个提议被同时通过。

    “那就这么定了,找个安阳上早班,珊瑚和我也上早班,但帛帛休息的日子!”黎庆儿总结性的说。

    “好,后天吧!我后天可以休!”米帛帛又重新看了看排班,发来信息。

    “o了!”黎庆儿给两边回了这个最简单的中英文混合字体。

    “你们蛮有趣的,天天都能在宿舍见面,为什么还要聚在宿舍里?再说也带上我好不好?”吴伟从头到尾看着安姿阳和三个姐妹发短信,酸酸的说道。

    “哈哈哈……你真行!这醋也吃!服了服了!”安姿阳猛喝了几口饮料,她接着说,“其实在宿舍挺好,你看这外面,这个点了还是那么热。”

    第二天,二楼餐厅里一到吃饭高峰期就像是个小型菜市场,厨房出品供不应求,安姿阳边接单结单之余还得售卖酒水饮品。

    餐饮部领班来回奔走于餐桌和柜台之间,她忙着传送酒水,现在正拿着台面上最后一瓶五粮液去往十二号桌。这个女孩子叫杨芳,说话嗓门不单大,而且声音特尖,每次班前例会,服务生们都会自觉地先排好队,再不约而同一步两步三步的后退来拉开与她站立的距离,等她叨叨完才发现人都大挪移似的到了几米之外。他们都怕了杨芳的“天籁”之音,那嗓音让人感觉如芒刺在身,既然拔不掉,唯有避之不及。

    安姿阳也会在他们开会时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蹲下身子,躲进柜台里不再出来。有一次,等大伙结束完例会各司其职时,她还在柜子下猫着,直到杨芳找上她。

    当时杨芳很恼火又不好发作,她知道安姿阳是新来的,而且竟然还是自己一直喜欢的吴伟的女朋友。于是,杨芳发誓一定要捏捏安姿阳这个柿子,管她是软是硬。

    “你俩昨晚又在公园玩吧,那里就没蚊子吗?”坐在柜台椅子上的刘琪望着安姿阳问。

    她们今天都是上早班,现在还不是很忙碌,而且一般要等服务员先忙开来,看着餐厅里的服务员重复的准备和重复的添加碗筷碟杯,饭点过后剩下的重要环节才轮到她们收银员。这时安姿阳正在往柜台后橱窗的几个空格里摆各种牌子的白酒,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将酒盒送到了最高一层。

    “嗯,去公园的时间最多,还好不会啊!怎么?你有看到我们?”安姿阳没回头,依然继续往另一格窗架上补货。

    “昨晚有人在我们宿舍说起你俩。”刘琪说。

    “哦?”

    “你知道杨芳喜欢我们酒店里的哪位帅哥吗?”刘琪又继续提问。

    “她?谁?”安姿阳疑惑地问。

    “你认识,而且很认识!”刘琪抿嘴一笑,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

    “嗯,我猜是姚主管吧?”安姿阳想起那个不高不矮不胖又不瘦的餐厅主管。

    “不对,是吴伟!”刘琪淡淡的说出这两个字。

    “怎么会?”安姿阳回头惊愕的看着刘琪,两人又同时将视线扫向正在餐桌前来回指挥的杨芳。

    “杨芳喜欢吴伟很久了,那时她跟吴伟同一批培训,只做了一星期的服务员,因为是业务部刘经理的侄女,后来她一直就是领班。我之所以说出来是让你提防一下她,别被人放了冷箭。”

    “那他们很熟吧?”

    “是,反正听刘琪经常说起吴伟。”

    “哦!那吴伟有没有……”

    “当然没有啦,不然你怎么会到来?吴伟对这里的女孩子一个都看不上,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有什么毛病呢!不过看到你才知道,原来他不仅没问题,眼光还那么的好。”

    “这话听起来是在夸我吧?知道这么多,难道你也喜欢他?”安姿阳扭过头打量着刘琪笑了起来。

    “你猜!哈哈!”刘琪忍不住的笑,“我男朋友以前跟他一个宿舍。”

    “哦?那说说你家那位呗!”安姿阳如石头落地一般。

    “我们认识了很久,没有什么好说的。”

    “快说,让我也羡慕羡慕!”

    “上班啦!上班啦!”刘琪双手一摊。

    “说说嘛?”安姿阳乘胜追击。

    “上班嘻嘻哈哈像什么样子!想罚款吗?”姚主管突然出现在门口,他厉声呵斥道。后面紧跟着不知什么时候出去的杨芳,她狡黠的笑着,一脸的洋洋得意。

    “八号桌,拿两瓶醋饮料,两瓶劲酒。五号桌一瓶劲酒一瓶豆奶一瓶凉茶。”杨芳来到收银台唱着单,看了一下十号桌的客人接着说,“十号桌三瓶椰汁,一瓶口子窖,一瓶可乐,要冰的。”

    安姿阳从冰柜和纸箱里依次拿出相应的酒水饮品摆放在了吧台上,不大一会由服务员全部递送到了所需的各个餐桌。

    怎料结账之后安姿阳发现有瓶酒没记入到相应的客人菜单里,于是,她找来刘琪问情况,刘琪直说按菜单结账没错。她又问杨芳,杨芳告诉她拿多少就是多少,她那一块没问题。这下让安姿阳犯难了,明明是杨芳经手拿走的,最后怎么数目会少呢?这少的一瓶劲酒要谁买单?查不出只能自认倒霉,她自己掏腰包认栽。

    “又是你上班?”一个客人打断她们的争论。

    “好的!先生是您呐!”

    “嗯,帮我结账。”

    “您今天来得挺早啊。”安姿阳回头招呼起客人,杨芳见势匆忙转身走开。

    “怎么?少了酒钱?”客人细心问道,显然他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嗯,漏了瓶劲酒,先生,这次您需要开发票吗?”安姿阳如实回答。

    “这次不开,再给我来瓶红牛和劲酒,我带走。”客人淡淡的说。

    “好的,这是找您的零钱,您拿好。”安姿阳双手递上客人的余钱,随后又把装好红牛和劲酒的袋子交给他。

    “这个!你的。”客人从袋子轻轻拿出劲酒放在服务台,对安姿阳浅笑着说。

    “先生,谢谢您,不过这我不能收,我们有规定……”安姿阳立马明白过来,客人是在填补她少了瓶酒的损失,于是急忙拒绝。

    “怎么,规定客人必须拿走不是他的东西?呵呵!”客人风趣地接过她的话,说完微笑着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餐厅。

    安姿阳痴痴地站在那,不知怎么办是好,望着已走远的背影,内心有点窃喜又有些许忐忑。窃喜劲酒的事可以不用跟杨芳磨嘴皮子了,忐忑这样的行为可行吗?竟让一个局外人买了单。想到这,她心里又增添了一份感动和愧疚。

    远处杨芳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安姿阳,她本想给安姿阳一个小小的惩罚,没成想竟有人替安姿阳轻易解了围。帮她的人还是常来的一个熟客,这个客人平时可是连声都不怎么吭的人,真是见鬼!杨芳怒目切齿的在心里骂道。

    “这是哪来的一曲英雄救美啊!”刘琪在一旁看着客人走远,咯咯地笑着从后面走近安姿阳,玩笑道。

    “别瞎说!还不是你结错了账!人家帮的是你好吧!”安姿阳忙替自己开脱道。

    “那是你没交待我好吧,再说我们可都是按菜单上结的,上面有多少我就结多少,哪错啦?”刘琪反驳道,又接着说,

    “你就承认吧!人家分明对你有意思,呵呵,放心!我不会告诉吴伟的,绝对会给你保密!”

    “没有的事你可别瞎说,你个机灵鬼!刚才躲得挺快啊你!”

    “你应该说我懂察言观色。”

    “嗯……咳……你看杨芳!”安姿阳故意咳嗽着掩饰自己看到的一幕,低头凑近刘琪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啦?”刘琪正准备转头去看,立即被安姿阳一手给按了下来。

    “你别这么明目张胆好不好?装做不经意间地看行不行?总之别让她看出来你是在我提醒下去看她。”安姿阳生怕惊到了杨芳,于是再三低语叮咛。

    刘琪心领神会,抬头一会看看大厅里的餐桌,一会又瞟了瞟门口,天花板,饮水台,最后才瞄了一眼杨芳,瞬间又将目光投向其他位置。刘琪一副做贼似的神情,逗得安姿阳忍俊不禁,直趴在台面双手不停在瓷砖上垂打着。

    “我能感觉到她现在对你的那种刻骨铭心的厌恶,你呀!悠着点吧,可千万别让她抓住什么把柄,不然她绝对公事公办,不会放过你的。”经过这谍战剧一样的防备,刘琪发现到杨芳那双直勾勾盯着安姿阳的双眼。

    “不是?这……至于嘛?”安姿阳满脸的不可置信,其实更多的是不屑。

    “太至于了,你是不理解被夺人之爱的痛苦。”

    当天下午四点半,珊瑚从宿舍换上便装,出了宿舍楼,经过一条马路向斜对面走去。下班后没什么事的珊瑚决定去找慧翠,她很久没去看慧翠了,虽然常打电话联系,不过不是汇报工作就是向她讨教工作上的事情,总是匆匆几句搞定就挂掉。想着昨天刚发的工资,她记得自己答应过要请慧翠吃饭,现在去正好可以赶在慧翠吃饭前。。

    在慧翠酒店门口,珊瑚瞧见她和一个男人在吧台热聊,两人都一身衬衫西裤,从职业的装束来看,应该是同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日久成瘾:撩妻总〕〔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伏天氏〕〔次元位面主系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学里的筋肉雄兽〕〔从斗罗开始打卡〕〔我的细胞监狱〕〔王者之荣耀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