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轮回星神传〕〔天价小毒妃〕〔堕圣〕〔我靠亏钱当首富〕〔诛天魔种〕〔通天鸿徒〕〔灵契之主〕〔我被亿万真气附体〕〔绝代枭神〕〔重龙葬道〕〔都市之医帝归来〕〔灵魂冠冕〕〔万界武尊〕〔剑破河山〕〔尘梦问逍遥〕〔道门里的村长〕〔龙血荣耀〕〔老祖宗救命〕〔平凡不平凡的世界〕〔至尊归元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四章(一)
    “除了这些必需之外,想想还有哪些要备的?别到时候连临时抱佛脚的机会都没有。”安姿阳看向三人。

    “还要买丝袜!哦!我还要买日用!幸亏安姿阳提醒不然我真的是!”珊瑚突然间惊觉。

    “珊瑚我跟你去买,这些我也要,米帛帛你不买吗?”黎庆儿挽起珊瑚正要朝前走又回过头望了望站在安姿阳旁边的米帛帛。

    “呵呵,能少得了我嘛,我可没安姿阳想得那么超前,我们一起去吧!”

    “我和你们一样初来乍到,只不过吴伟替我安排好了一些日常所用,因为有他所以我来a市比较轻松顺利。”安姿阳紧跟三人后面解释道。

    “看看,这有男朋友就是有底气啊,一句话,有男朋友罩着,啥事也不用操心!”

    “真羡慕!”

    “嗯嗯!”

    “哈哈……”

    四人一路打趣地嘻笑着,她们购物车里从开始的化妆及护肤用品又加入了丝袜,打底裤,纸巾洗衣粉等日用,最后在食品区挑选了最喜爱的馋嘴零食,直到车内再也装不下才晃晃悠悠地走出超市,实实在在的满载而归。

    傍晚,一下班,吴伟就领着整装待发的四人来到了离酒店不远的一条大排档的街道,整条街香气四溢热闹哄哄,他们没在室外多加逗留,在一家街边过道都摆满了长桌矮凳的饭馆门口停下,径直往里选了个宽敞的位置坐下。

    “来,大家点餐,看看菜本想吃什么别客气!”吴伟给安姿阳她们递上了菜单,自己拿起水壶往水盅里倒水,开始烫洗五份碗筷。

    安姿把菜单传给了旁边的珊瑚。

    “帛帛,你点吧!我随便。”珊瑚看也没看把菜单塞到了米帛帛手里,她特别不喜欢拿主意,感觉自己一直有选择困难症,还是随大流坐等吃喝的好。

    “嗯?就怕随便啦!那你吃辣还是不辣?”庆儿随即问道。

    “不辣,清淡点的就行。”珊瑚若有所思地回答。

    “看吧!呶!这就是随便。”黎庆儿一脸坏笑地环视着其他人,开着玩笑说。

    “哈哈哈哈……”

    大伙都笑了。珊瑚这才发现自己中了黎庆儿圈套,不由也掩面笑了起来,一边探出身子朝黎庆儿鼓了鼓眼,由于中间夹着米帛帛,两人就只能隔空的吹鼻子瞪眼。

    米帛帛磨磨唧唧的一个也没点,看着都觉得不错,她对吃一概没要求,也没免疫力,更无要忌口,按说她那才真的叫随便。

    黎庆儿拿起菜单看了看,很快就写了两个菜名。

    “我替你点了香辣排骨,我来了个鱼香茄子,可以吧?”黎庆儿低声凑过身去对米帛帛说道。

    “安姿阳,我点好两份,接下来听你安排。”黎庆儿把菜单递给了做东的安姿阳,她肚子早在唱空城记,正巴望着快点上菜。

    吴伟此时也笑摸着肚子催安姿阳赶紧点餐,安姿阳拿过菜单干脆利落地叫了三份招牌下饭菜,又点了一份汤,一份青菜。大家一致赞成不沾酒只喝饮料茶水,考虑到明天是第一天上班,避免给人留不好的印象,珊瑚更是心有余悸连连点头。点餐完毕,安姿阳忙催服务员快快下单,大家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使劲在那喝着饮料。

    “为大家顺利通过了考核即将上岗而庆贺,从此大家就正式成为云阁星的一份子了,来,我们饮料代酒干杯!”吴伟率先起身将杯子伸向了桌子上空。

    “请伟哥多多关照!”大家随忙举起盛满饮料的酒杯挨个轻轻触碰。

    菜品很快陆陆续续上齐,急不可耐的她们囫囵吞枣似的畅快大吃起来。

    “明天你们都排的什么班呀?我上八点早班。”安姿阳发问道。

    “我也是,早班先一个星期,再转中班,最后晚班。”黎庆儿接着说。

    “领班说早班会忙很多,担心我一时应对不了,安排我先上几天中班,适应适应再说。”米帛帛一字一句地说。

    “那我跟米帛帛一样欸,有伴了,你俩打头阵,我们后头跟着就好。”珊瑚笑眼盈盈。

    “庆儿,你和安姿阳考核的分数都好高哦!你俩脑子好使肯定比我适应的快,到时可要多多关照我哦。”米帛帛眼神里充满对两人的羡慕和崇拜。

    “帛帛,安阳才聪明,安阳,你快说说你是怎么先知先觉的,应聘时选了个餐饮部收银的职位,主要是不用上晚班,多好啊!”黎庆儿岔开米帛帛的话,转而问安姿阳。

    “呵呵,其实不是我选的,吴伟说不想我上晚班,是他推荐的啦!”安姿阳扫了眼吴伟,当初为这事还责怪过他哩,她羞答答地陈情道,此时像喝了蜜似的甜。

    “伟哥好好哟!我什么时候也有个这么帅气又体贴的男朋友就好了!”米帛帛直言不讳,迷妹一样双手托着腮帮,望着吴伟和安姿阳。

    珊瑚和黎庆儿相视而笑,沉默不语。

    “看!我们这个单纯小妹崇拜上你啦。”安姿阳笑着对吴伟说。

    米帛帛是她们四个人中最小的一位,所以也称她小妹。

    “你们不知道,她若上晚班,我见她一面得多难呀。”吴伟难得嬉皮笑脸地说。

    “啊!好哇!原来搞半天你是为自己考虑的呀,害我瞎开心。”

    安姿阳觉得他是一语道破了自己真实意图,气恼地伸手就要打他,被眼疾手快的吴伟一把抓住,趁势搂入了怀里。当着三个姐妹的面,安姿阳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一副害羞的窘态。

    “哦哟!我们仨这灯泡好亮啊!”三个人挤眉弄眼一唱一和,挡的挡眼睛,遮的遮脸蛋。

    吴伟露出胜利者的微笑,现在的他得偿所愿,从此以往不用再受相思之苦,心情大好,便滔滔不绝地向她们讲述了他是如何历尽艰辛,最终才盼到了安姿阳的到来。她们聚精会神的听着,时而坏笑时而咋舌,其乐融融。吴伟意犹未尽,又兴致盎然地向她们聊起酒店里发生的奇人趣事,逗得大家乐不可支。吃罢晚饭,三人纷纷谢过吴伟的款待,笑言“吃人嘴短”,日后一定帮他好生看管住安姿阳。

    回到宿舍,珊瑚拨打电话给慧翠报喜讯,两人在电话里商量着哪天休息见见面。黎庆儿和米帛帛拿出化妆品讨论着化妆步骤和技巧,淡妆还是浓沫,适用于眉毛还是睫毛,两个为此争论不下。安姿阳和吴伟悠悠然走在最后,到了宿舍楼前仍不肯分开,依旧在那朦胧月色下你侬我侬。

    四人上岗后随着业务量多而繁杂,又因她们生疏没经验,陆续出现了不少状况。最先是安姿阳,在第三天一个早班快下班的时候,老员工检查票据发现一张发票金额有明显出入,查看时间才得知是安姿阳给顾客开错了发票,开多将近1000元的数额,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安姿阳回想起当时给顾客办理结帐的情形,中午有一阵子餐厅柜台排起了长队,安姿阳那时特别的忙,有些客人要现金买单,有些用刷卡消费,还有一些出公差需要另开发票。为了不让上帝般的顾客排队久等,安姿阳使出浑身解数加快自己的操作速度,但是即便如此忙碌赶脚,她仍得不断抽出身来安抚急躁等候在后的客人。安姿阳顶着外力与内心双重的巨大压力,越慌忙反而变得越加混乱,正是急得不可开交的当口,她仓促开出了那张大额餐饮发票,也没顾得上仔细检查,便超速度的递交给了客人。

    安姿阳眼看着数目巨大的发票底联发怵,已经确定这正是那时忙中开错的发票,多出的那些数额势必要自己填补,她得以同等数额的人民币买单,这在培训时就讲的很清楚。收银员与钱打交道,除了基本要求的品行素养,主要便是心细,不然随时都可能有贴补或赔偿的风险,基本是主张谁出错谁赔钱的规则,所以操作过程中马虎大意是禁忌。老员工建议她重开一张正确发票,去换回客户手里错额发票,再把它作废掉方可解决这次失误。现在距客人结帐已经过去了两小时,还能找到那个客人吗?即使找到了,他又是否通情达理愿意换给我那张大额度的发票呢?安姿阳担忧的感觉追回来的希望很渺茫,她也来不及沮丧和犹豫,干脆死马当活马医吧!

    幸好同事帮安姿阳查出那是位老主顾,她连忙电话联系上客人,将实情告知。客人也没刁难,只是他此刻已在飞机场候机室,准备飞往外省近时间段不会飞回来。安姿阳顾不上其他,没考虑自己来不来得及,匆忙重开了一张发票,心急火燎地坐的士追到了飞机场。所幸时间还够,她顺利与客人接上头,换回了错误数额的发票,千恩万谢后,忙又马不解鞍地赶回酒店。正常情况往返要花上一个多小时,她来回机场和酒店之间用了不到一小时,老员工都不由得佩服她如此神速,虽然劳心劳力疲于奔命,但不用自己平添这巨大的损失,总算是化险为夷。后来只要是安姿阳开出的发票,她都一定反复校对验证,再三确认无误后才放心交到顾客手中,虽然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从此以后她的发票确实没再出过任何问题。

    就在安姿阳的事情没过多久,某一个晚上,23点45分,这是晚班上班的时间。珊瑚准时的出现到了大厅柜台,这天领班和两个收银员都休息,中班和晩班只安排了她们两人。但像这样一人一个班的情况是不多见的,因为平常基本标配下,早班每天有三人,其他班次是两人。因为有几拨团队客,这天的早班时段客房就已住满,只空有七八间零散单房可售,还有十间已预订好客人前来只需登记入住即可,也就是说中晚班的事情并不是很多。

    这时,黎庆儿开始收拾整理自己的物品,珊瑚点数着抽屉备用金。“叮叮叮……”一位女士踱着高跟鞋从大厅门外走来,直接来到客房收银台前,把一张凭条摊在了桌面,接着从嘴里吐出了一句温和的话来,“你好,我取一下行李。”

    “您好!”黎庆儿也微笑着。

    “好的,女士,您稍等!”她双手接过顾客递来的标有序列号的存取条,仔细一看,这是放在06号保险柜里的贵重物品通行条。保险柜就陈列在离收银台不远的一间保险室里,虽然她还没使用上,但培训时主管有带她们进去参观和示范操作过。

    她忙对珊瑚说,“珊瑚,把抽屉保险室钥匙拿给我一下。”

    珊瑚应声道,“嗯,好。”

    她的手胡乱在抽屉扫荡了一会,提高声调说,“咦!没有呀!这些不是的吧?”

    珊瑚拿起一个四四方方看似陈旧的铁盒子,盒子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形状各异的钥匙,这些钥匙都是客人遗留下来的物品,为了方便客人到酒店认领,于是当贵重物品一样把它都保管在了放备用金的抽屉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小可爱你被逮捕了〕〔日久成瘾:撩妻总〕〔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次元位面主系统〕〔伏天氏〕〔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打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