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界天道聊天群〕〔衍仙纪〕〔召唤大渊之黑暗暴〕〔神魔之上〕〔境界提升太快怎么〕〔守护传〕〔巅峰仙道〕〔九境之主〕〔君御诸天〕〔脉破八荒〕〔信息全知者〕〔吾家上仙是只鸟〕〔剑仙在此〕〔帝凰之泪〕〔异界供奉系统〕〔地狱基石〕〔临神传〕〔超能力者的修仙日〕〔魔技师之召唤战姬〕〔御劫道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三章(二)
    “可以上船了!”两人还在喁喁私语,人群里不知谁吆喝了一声,他们这才发现观光船已悄然而至,大家簇拥着依次从岸边上到甲板,进入船舱。几分钟后轰鸣声起,游船在水面开始启航,两旁鳞次栉比的建筑物迅速向后移去。

    安姿阳兴奋无比,走出船舱,把手伸到甲板栏杆外比试着浪高。

    “啊!好大风,真是舒服极了!伟哥,你看这浪翻滚得多高!”

    “别碰,江里的水其实不干净,你看远处就会发现它非常浑浊像稀释了的黄河水,所以看看就好。你看到那边没,经常好多人趴在护栏上踮起脚往江里钓鱼,我纳闷他们把那鱼钓回去是打算做菜吃掉么?”

    吴伟忙拉回她的双手,将矿泉水倒在了她手里。

    “是嘛?额,哈哈哈哈哈!”安姿阳故意甩了吴伟一身水,吴伟笑笑也不躲避,继续淋洗她的双手。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乐趣?垂钓之意不在鱼,懂不懂啊你?”

    安姿阳不再闹腾,低头默默凝视着正专心致志擦洗自己手指的吴伟。等她注意到他在用纸巾擦干她湿漉漉的双手,整个服务即将完毕时,她机警的赶忙抬起头将目光移到了对岸。

    两人做起了泰坦尼克号里的经典动作,那一刻,他们幸福得无与伦比。

    “你看!那栋楼好有特色哦,在那一块的建筑群里显得格外气派,伟哥你去过没?”

    安姿阳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歪着头好奇的问道。

    “没呢,下次和你一起去参观,那是非常著名的xx纪念馆。”吴伟向那刷黄色墙漆的欧式雕梁望去。

    “哦!是吗?那好,我们下次去!”

    “嗯!放心,所有的计划我都刻录在这里。”吴伟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哈哈,你是启动了备忘录模式,是吧!不过你还是有必要先去踩踩点,好看的话就再去参观好了,省得像上次去爬山一样,到了才知道那山压根不是山,更别谈去爬,像是世界之窗里最小的那堆模型,搞笑死了。”

    “遵命,老婆大人!我们能否移步去里面坐一坐呢?”吴伟换了个卑躬屈膝的姿态,故意逗趣道。

    “好,扶哀家进屋!”安姿阳装模作样起来。

    两人都挺直身板往舱里闯,谁知撞到作装饰用的花篮,两人低头弯腰落荒而逃,躲过后相互哈哈傻笑起来,最后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安姿阳依靠在吴伟胸前,看着船外一闪而过的雕栏玉砌般的高耸建筑群,城市里的房屋尽是气势磅礴不同凡响的存在。

    她回忆起读初中的时候,坐船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的日子,那时的家乡还没被招商引资,原生态还没有受到人为破坏。船外青山傍绿水,碧绿深邃的湖水缠绕着绵长迤逦七、八十弯的山路,家乡就像个世外桃源般的唯美村落。相比蜿蜒曲径,那条宽阔直达的水路成了人们最便利的交通要道,湖面大小船只多不胜数,泛湖行舟有垂纶亦摆渡。

    记得有一次,学校提前半小时放了学,离校远的学生像往日一样在学校小渡口等着迟迟未见的校船,校船是两艘桐油木质大船,每条船上能容纳30名学生。吴伟和安姿阳也等在其中,吴伟突然想去学校校门口的商店买零食吃,安姿阳担心误了船不肯同往,吴伟二话不说拽着她便跑。等两人火急火燎买好东西赶回岸边时,码头上已是叽叽喳喳抱怨声一片,在一旁的老师也使劲挥手催促着他俩,坐满了人的大船一副整装待发的架势,另外一艘不见踪影,显然是早已启程。

    可想而知两人当时有多尴尬和狼狈。因为耽误了所有人的时间,上船后,安姿阳生气的坐在角落里不理他,递过来的糖果也直接被她甩向了湖中央。

    后来学校里慢慢便传出吴伟和安姿阳的绯闻,校领导煞有其事的又是请家长又是开大会,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两位当事人反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笑什么?”吴伟好奇地问道。

    “你傻啊!”安姿阳还在嗬嗬。

    “又乱说!”吴伟翻了个白眼反驳。

    “哈哈哈,你小时候怎么就那么搞笑!”安姿阳意犹未尽。

    “是不是又回忆起我最狼狈的那次啦,是火炉子那事不?”吴伟猜测道。

    “那次倒不是你最傻的一次,你怎么不觉得应该属午自习那次呢,那次才真是……哈哈哈哈哈!”安姿阳突然想起了什么,画面感太强使她遏制不住的放声大笑起来。

    “反正哪次都少不了有你!你不用那么得意忘形!损我实际就等同于损自己哦!”

    吴伟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他生命中有太多的意外,确实次次都有安姿阳的身影。他们像合二为一的整体,自从沸沸扬扬的校园绯闻开始,两人更是密不可分的深深捆绑在了一起。

    “你别耍赖,自己做的事可别往我身上扣!我可追不上你的智商,哈哈!本人郑重归纳了一下,概括出四个字算是对你的总结!“校园一宝”怎么样?可爱吧!”

    安姿阳俨然一朵鲜艳欲滴的蔷薇花,说话间她开始手舞足蹈,激动处像花枝快折腰了一般差点笑岔气。

    吴伟不再反驳,他知道嘴上功夫从来斗不过她,只是准备来个更直接有力的反击,他双手猛地捧住安姿阳的脸颊,嘴对嘴吻了过去,堵住了她的绵绵话语,也戛止了她的叮铃笑声。安姿阳完成没料到他会这般举动,她惊异他竟对船上所有人熟视无睹,虽然船上游客的注意力早已被吸引到波涛翻滚的水面和高屋建瓴的岸边,唯独不在船内。这幕是安姿阳始料未及的,她诧讶慌张之余想挣脱逃避,毕竟大庭广众之下,公共场合之中,她害怕且介意见到别人奚落鄙夷的目光,可此刻她欲言欲行都身不由己。她神情恍惚双眼迷离,皱着双眉干脆双眼闭合,红唇也牢牢抿住,他随即紧紧拥她入怀长驱直入,他的吻柔韧而果敢。她羞恼却不敢声张,东躲西藏又防御不迭,她乱了方阵的节节败退,而他却势不可挡的步步为营,犹如侵袭座座城池,攻克个个重兵把守的粮草重地,最后高枕无忧地沉沦在温柔乡中。

    傍晚来临,两人游玩完江上便奔赴汽车站,吴伟目送安姿阳坐上了离城的客车,直看着车子走远,他失魂落魄,久久徘徊不前。数十辆汽车从站内驶进驶出,夜,阴沉下来直到不五指,吴伟方才慢慢悠悠心事重重地抄条近道踱着步子回了酒店。

    安姿阳两个半小时后到达,手机里有数条未读短信均是吴伟所发,安姿阳翻看后被逗得直乐,吴伟短信的大致意思是为表达自己对安阳疯狂的思念,她怔了怔,然后一脸坏笑地选出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条又原封不动地回给了他。

    吴伟看到安姿阳发来的信息,开始满怀欣喜,看完短信后火热的心就凉了一截,于是他百般无奈的抓耳挠腮。突地,他又冒出一个主意,那是他在人来人往的车站橱窗前看到有关a市概况及各种主题时想联到的,也为此在以后一段时间里,吴伟便特意去了解甚至找书籍报纸报刑掌握起a市的一手动态来。而在另一个城市的安姿阳,每天开始陆续收到n条与a市相关联的短信息,不用多想,她一猜就知道是吴伟的急急如律令。他早上起床发,吃早餐也发,上厕所还发,中午吃饭再发,下午休息时,晚餐时,看电视时,冲凉时,包括睡觉道晚安时,一天上十通的狂发。他的短信函括了从各种角度呈现出的a市各个层面风貌,以及它的历史和现在及将来,估计等安姿阳赶来赴约时,吴伟早成了a市通和a市的活字典。

    安姿阳被吴伟不厌其烦地叨扰已无法专心于工作,心早在飘飘然,她彻底失去了当初想固守城池的那种定力。

    五月最后一天的中午,在a市火车站的出站口,珊瑚拖着大包小包见到了等候在护栏外的堂姐慧翠。慧翠带着她吃了顿快餐,随后把她安顿在自己住处后又匆匆赶去上班。

    珊瑚和慧翠属同一个镇,只是慧翠在离镇子20里远的乡下,那也是珊瑚爸妈的老家,小时候她和慧翠就同在乡下念书。那里的女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出来闯荡社会,有些连初中都没读完,稍有条件些的男孩顶多上个中专技校,学门手艺,而成绩优异的学子必须家庭要富足才得以有机会去念到大学。如今她们乡下的大学生仍屈指可数,学校名不名牌还不考虑,总之现今加起来人数不足五个手指头。几年前,慧翠正读初三,慧翠妈妈突然生急病去世,不得已,她没毕业便跟着村里一个老乡出城了,年少无知的她们只能在服务行业里摸爬滚打,她们辗转于多个餐馆酒店,现在的她在一家酒店当前台主管,今年还有望荣升经理。

    下午,珊瑚在慧翠租住的一居室里美美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离慧翠下班时间还早。她瞅着一屋子的杂乱无章,看不过意的收拾起来。她把慧翠乱七八糟无处安放的衣服和小件通通折叠放入衣柜中,零散物件收纳进抽屉箱盒,一个单房间加小厨房小厕所,拾掇起来并不复杂。珊瑚踱步绕房间一圈,又试着从房外推门而入,感受着它的清新变化,同时也检查着自己一下午的点点战绩。她看着通透明亮的窗户镜台和玻璃制品,一尘不染的桌椅板凳与柜面地板,到处透着干净整洁,房间瞬间变得敞亮舒适,完全没有了之前凌乱灰蒙的踪迹,到处焕然一新闪闪发光,终于可以满意的坐等慧翠回来验收。

    六点多,慧翠下班,一进门便眼前一亮,她激动地环抱住珊瑚的脖子转着圈,一边娇滴滴的高声赞叹道,“好一个田螺姑娘啊!爱死你了,我看!你就做我女人吧!”

    “哼!你这张巧嘴,不过有一点,我怀疑你会找不着自己的东西呢。哎!为了防止到时你乱发狂,过来!我先指给你看看大致归放的位置。”

    珊瑚拉着她的手准备揭晓自己摆的八卦阵。

    “珊瑚,这个不着急,大不了到时直接问你呗,反正有你在,怕啥?是吧!你能来a市真是太好了,我没想到你舍得离开家,你和你姐的性格可大不一样。”

    珊瑚正准备要说什么,慧翠看到厨房有做饭的痕迹,于是接着问道,“咦!珊瑚,你做了什么吃的啊?我都很少做饭,厨房可什么食材都没备呢!”

    “嘿嘿,幸好我搜出了你厨房里还有能用的鸡蛋和大米,做了蛋炒饭,还有些是从家里带来的干货,特意给你留了,现在想吃么?”

    “好的,等会我尝尝,今天本来可以早些下班,谁成想越急越乱,偏偏碰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突击检查,也不知领导搞什么鬼,一大堆事情拧巴到一块,我忙前忙后累到不行。”

    “辛苦啦,那你快洗澡去!洗完澡再吃点东西。”

    “嗯!今晚可以早点睡觉,明天我调了休假,刚好陪你出去转转。”慧翠哈欠连天说完昂着头,双手撑着腰走去了卫生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平平无奇大师兄〕〔日久成瘾:撩妻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伏天氏〕〔次元位面主系统〕〔大学里的筋肉雄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从斗罗开始打卡〕〔我的细胞监狱〕〔王者之荣耀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