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玉灵圣尊〕〔骨头们想种田〕〔残魄御天〕〔末世最强回收系统〕〔无名剑鞘〕〔猎妖高校〕〔杰东中短篇小说〕〔九域凌云〕〔六格神装〕〔星海仙冢〕〔元沦〕〔医仙攻略〕〔勇者至尊〕〔玩家请自重〕〔从柳树开始进化〕〔法外狂仙〕〔我的冥妻〕〔我真不是大佬〕〔血帝神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思考的青春 第二章(一)
    夏日,a市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人们的晚饭能从斜阳西下吃到人定时分,这也正是餐馆饭店最繁忙最宝贵的黄金创收时段。今晚餐厅生意特别的好,每个餐桌旁都坐满了大大小小的食客,有的是一家老小,有的则是同事朋友,人气最旺也是占地面积最大的却是两人桌的情侣相好们。服务员忙碌的穿行在每个需要她们的餐桌前,时而俯身交谈时而端碟送碗。

    靠窗的六号四人桌迎来第三批食客,米帛帛指引他们入座后趁机偷偷掀起旁边的浅色窗帘,她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从餐厅入口延伸至走廊尽头的小圆凳上依然坐满了痴痴等着叫号的男男女女。其中有几人端着餐厅派发的小零食正忙不迭地往嘴里送,借此暂时性的充着饥果着腹。国人还是超有耐性的嘛!只是这里头多少还难免有些贪吃和懒惰的成分在,若是换作她米帛帛可能也懒得寻寻觅觅的四处兜圈找食,不如就像他们一样干脆一坐定一餐,她不由的笑了笑。

    此时,六号桌女顾客朝她叫唤道。

    “小妹,我们点餐!”

    米帛帛赶忙放下帘子迎了上去。

    不知忙活了多久,喧嚣声稍小了一些,米昂昂挣大双眼伸长着脖子又向门口望去,凳子上空无一人,今晚的工作终于接近尾声,她长舒了一口气。忽然,口袋里的电话震动起来,她拿起一看来电是妈妈。

    “妈,吃饭了吗……恩,知道……我晩点再给你打过去罗,现在正忙着呢!我知道,就这样,我先挂啦!”

    米帛帛躲在边角处注视着厅内的动静,一边匆忙回应着电话,不一会,手机就插进了裤兜,之后她便大模大样地穿过依旧闹哄哄的大堂走向临窗六号桌,她又得去给那桌翻台,现在压根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妈妈闲聊。身材丰盈的米帛帛做起事来却干脆利落毫不含糊,不大一会功夫,残渣碗筷收拾干净,新的台布餐具配备妥当,这些日复一日的重复动作,她早就操纵自如驾轻就熟。回想起刚做服务生时,她是同一批新员工中被主管骂得最惨最多的一个,那时的她几乎天天哭鼻子,天天喊妈妈。显然行行都有它的门道,凡事都讲究个熟能生巧,门外汉与行内通差别就在于经验二字,充分掌握运用便能游刃有余的融会贯通。

    准备工作整理停当,正当她就着手拍打两只袖口污渍时,主管来到身后叫住了她,“帛帛,你去下10号包厢。”

    “黄姐,去结账还是点餐?”

    “刚进来的,你去点餐,搞定就可以下班了。”

    主管说得轻巧,米帛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都快下班了,这个点是谁?而且还在包房?十之八九是熟客,她心里不免担忧的嘀咕:千万千万别是不想见到的那些个……米帛帛脑海里筛选着认识的诸多食客,一边拿着菜单忐忑不安地走向10号包厢,她敲了两下包间半掩着的房门,接着轻轻推门而入。

    房间四个中年男子听到声响,瞬间停止了谈话,齐刷刷朝米帛帛看来,靠近门口坐着的是一个肥头鼓脑的男人,长得贼眉鼠眼。此刻,他正洋洋得意地咧着嘴向米帛帛打起招呼,

    “好久不见啊,亲爱的‘波波’小妹,我可想死你啦!”

    “原来是杨总啊,让你们久等了,各位早饿了吧!快看看,今天想吃点什么?”

    米帛帛不无尴尬的直奔主题。米帛帛看着这个杨老头就一阵恶心,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用她的话来说此人简直龌龊之极。这个杨老板是店里极为出名的一位客人,只是他的名头出得并不光彩,一个超油腻大条的老头,简称他“老油条”。记得米帛帛刚来那会儿,好彩不彩第一天上班就是接待的他。今天这情形也只有勉为其难地硬着头皮上啦,米帛帛无奈的盘算着。

    “想吃的,有是有,只怕……难吃到哦!”

    杨总邪魅的两眼斜睨着她,眼睛不时朝米帛帛身上来回扫荡,最后在她胸前停了下来,他故意抿了抿嘴唇,夸张地吞咽着口水滚动着喉结,那神态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怪不得杨总极力推荐来这家餐厅,原来确是有‘佳人’啊!”靠里头一个秃顶男人插科使砌道。

    “哈哈哈哈哈……”其余几人附和大笑。

    “老总们可真会说笑,我们这周又出了新品,杨总你们尝尝看!”

    米帛帛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你们这帮狗日的!”,表面仍强装镇定向他们一板一眼地介绍起菜单。她没敢忘记自己正在工作的身份,逞口舌之快对她没半点好处,上次那个同事的下场就是教训,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虽然得罪客人意味着跟自己过不去,但米帛帛又不想就这样杵在那当玩偶似的被人戏耍,正想着如何从这群狼窝里脱身,突然计上心来,她连忙向交谈甚欢的客人们开口说道,

    “那个,时候不早了,老板们先看下菜单吧,我去给各位端茶水来。”

    说完她把菜本摊开放在了餐桌转盘上,向杨总示意后,转身就往门口走。杨总这时抓住时机的顺手摸了她一把,并且仿佛意犹未尽,又冲她背影喊道,“哎!波波小妹,别着急走哇!”

    米帛帛回头朝阴谋得逞正笑得魔怔的杨总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低声怒吼道,“杨总,请你自重!”说完,她带着满腔愤概绝裾而去,房内即刻传出了轰鸣般笑声。

    “黄姐,10号包厢我不去了,他们简直不是人!活脱脱一群恬不知耻的老色鬼!老流氓!”

    米帛帛气急败坏地对主管道出苦水,她红突突的脸蛋,微微渗汗的额头,撅着的小嘴,毫无商量余地的姿态看起来着实生动可爱。

    “帛帛,他们是不是又开你玩笑啦!这是在餐厅他们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也别太当真,啊?有黄姐呢,别怕!再说他们都是老主顾,杨老板这人其实不坏,就是嘴上爱占点便宜,今天他指名道姓要点你,我……也不好推辞。”

    黄主管软硬兼施了一番,她知道这位杨老板不是那么好对付,以前,他就有过对年纪轻轻少不更事的女服务生动手动脚的前科,上一次他对米帛帛拉拉扯扯时刚好惊动了来店巡视的老板,为此黄主管没少挨老板的批斗。黄主管见米帛帛仍火冒三丈,站在那也一动不动,接着又说,“你只管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好吧!帛帛,你都是老员工了,我相信你可以的!”

    这个杨总不单单自己常常光顾这家店,一直还为饭店介绍了不少朋友,现在很多他介绍来的人都成了回头客。所以黄主管不想怠慢人家,也怕万一再捅出什么篓子到老板那,她这个主管就别指望还能继续当下去,升经理的事更是遥遥无期。

    在米帛帛的眼里,客人分为两类,一种是薄脸皮规规矩矩吃完饭便走的人,一言不合撒泼动粗则是这种的终极版。脸皮厚的便是第二种,他们铜墙铁壁般嬉皮笑脸的无羞无臊,若也分终极版的话,那就是无颜无耻无下限的无羞无臊。由于做事手捷眼快的米帛帛遇到第一种终极版的机会少之甚少,所以认定第二种人最让她忍受不了避之不及。而这位肆无忌惮的杨总便是米帛帛所说的厚脸皮角色,不单如此,流传在餐厅内外的“波波”绰号也是杨总给米帛帛取的。这个外号原来于她圆润丰腴的身材,她所经之处总能引起旁人的伫立斜视,就连女同事们也艳羡不已,明里暗里都爱拿她比喻和打趣。被人觑觎让她感觉极其可怕也极其不自在,她从不敢穿钮扣装的上衣,不敢穿紧贴修身的服饰,走路也总是刻意保持着蓄胸驼背的姿势。

    此时,仍在气头上的米帛帛根本不理会主管恩威并用的说道,也不正视主管那殷切期许着的小目光,她现在怒火已经抵达上限。她觉得加班加点就够累成狗的了,还要出卖色相去迎合令人作呕的客人,她受够了不想再继续容忍。这活实在太难太憋屈,干不了我不干了!不干了!她脑海有一万个这样的声音在抗议。

    “我不干了!不干了!行了吧?”

    米帛帛把心底的话喊了出来,说完取下身上的工号牌,把它甩到了餐桌旁,接着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黄主管看着米帛帛一连串的动作,一脸懵圈,她万万没想到常日里温顺听话的米帛帛给她来了这一招,如此大的反差态度让她硬是愣了半天。等她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追出去时,米帛帛早已跑没了踪影,但她仍不死心的呼唤着米帛帛。

    “帛帛,帛帛,你听我说,你赶紧回来!回来!”良久,她叹息道,

    “哎呦!这孩子!”

    米帛帛气势汹汹的回到宿舍,越想越发的郁闷,一天到晚就是加班加班,只看到她在不停的工作工作,而她也仍旧是一成不变的拮据。每个月下来工资没见多多少,受的气包倒是一个月比一个月多,一个也比一个大,这肥圆一身估摸着长得也不是肉,应该是被气给胀的才对。她望着自己手中已经坏了两个星期的手机,布满裂纹的屏幕看起来都煞费眼力,打电话也得大声才能听见和被听见,想去维修又担心腾空消失几百大洋,修还不如换掉划算,但换新机势必要大出血,到时想买些吃的零食穿的衣衫又恐不够用度,思来想去还是凑合着再用一两月吧。假期里她基本没有回过家,一两天时间都不够回家的路上来回,倘若连休四天,那么当月余下的每天就得马不停歇的上班上班,一直延续到下月的休息日,哎!下次再说吧,这是她常常左思右想得出的唯一结论,于是回家的日程拖了又拖,推了又推,最后就到了年末,而年年又复年年。就这样!工作上还要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和打压,各种各样的磨难和考验,生活真是太不容易,长大怎么如此艰难。焦头烂额的米帛帛决定不要再胡思乱想,也许换个环境心情就会变好,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明天的明天蕴藏着无限可能。妈妈说过,一切要向前看,前面有阳光灿烂有百花齐放,有精彩绝伦呢!

    当晚米帛帛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半夜三更,她轻手轻脚从床头爬起,迫不及待地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物品。第二天一大清早,米帛帛便从餐厅的员工宿舍急冲冲也兴匆匆地搬了出来。她整理的物品扔掉好些没拿,即便这样精简下来还是有大三件,一个行李箱她单手推着,一个旅行包她背上背着,剩下一个小包斜挎左肩。她不知道都塞了些什么东西,反正要用时感觉自己一无所有,搬家时发现自己尽是可用之物,弃掉实在可惜,她就这样拖家带口的携着三大件开始走街串巷。虽然她没规划出下一步该怎样走,下一个目的地具体何处,但她觉得做服务的工作遍地都是,倒不担心自己找不着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至尊人生陈歌免费〕〔日久成瘾:撩妻总〕〔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军门小娇妻:慕阎〕〔伏天氏〕〔次元位面主系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学里的筋肉雄兽〕〔从斗罗开始打卡〕〔我的细胞监狱〕〔王者之荣耀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