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孤本红妆〕〔精英老婆火力全开〕〔清湛蜜事〕〔盛世玄凰〕〔我爬出来了〕〔在不懂爱情时爱上〕〔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福妻高照〕〔错嫁惊婚:景少追〕〔互换师生〕〔法医王妃之邪佞王〕〔恋爱吗竹马先生〕〔仲夏夜的秘密〕〔一念神宙〕〔女王大人饶命啊〕〔铸逍遥〕〔万古最强部落〕〔逍遥游之织梦蝶〕〔万古第一龙〕〔斗欲封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贵主之下 最近糟糕透了
    看着排成长龙的地铁站口,爱凛凛绝望了。

    今天明明早出发了十五分钟,就是怕城市马拉松影响了上班,没想到的是,地铁排队的人已经排到了出站口再拐两个弯。

    公交也做不成,路线全部改道。打车也要绕道,路上堵得能怀疑人生。

    大清早排队的人,几乎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上班人。爱凛凛现在的表情跟他们一模一样,绝望透顶。

    “凛凛8:33迟到三分钟,扣款50。”

    看着空空的办公室只有卢丽涛一个人,“扣就扣吧,我实在尽力了,高跟鞋都跑断了,哎……大家都还没到啊?”

    “是啊,幸好我家就在旁边,不然今天城市马拉松我也要被扣工资喽~”

    “看来我也要找个近点的房子了。”

    “对了我最近天天能看到你男朋友接送高总监,你们这是跟高总监搭上关系了?”

    “可能他们关系很好。”努力的寄出不太尴尬的微笑。

    这种话已经听到了不止一次了,最近太忙了也没有时间去证实。

    加班了两个小时终于下班了……

    “早晨迟到了三分钟扣款50,晚上加班两个小时一分钱没有。”这样无穷尽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今天真是有点糟糕。

    离开了办公室,下了电梯远远地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等在楼下。满心欢喜的飞奔过去,像一只花蝴蝶。

    “子阳,今天怎么这么好的等我下班啊。”

    “凛凛我今天有事,要见重要客户你先走吧。”

    “别忙太久啊,小心身体。”

    转身要走之际,一个声音拦住了她。

    “还是跟你说吧!爱凛凛,我喜欢上别人了,我们分手吧。”

    ……

    “分手?我听错了?还是今天是愚人节?”

    “你没听错,也不是愚人节。”

    “是我哪里不好吗?”

    “你哪里都好,是我自己不好。”

    “嗯,我知道了。”

    头也不回的走,转角的时候忍不住的泪水终于爆发。

    回想起同事对自己说:“王子阳跟高总的女儿这些时间走得很近,你小心些。”

    “我最近天天能看到你男朋友接送高总监。”

    高总正是自己公司的大老板,他的女儿叫高雪是公司的副总经理,自己知道。王子阳前几天是市场营销部的主管,这两天刚刚升职了市场营销部的总监。

    擦干眼泪,收拾完毕,笑脸面对。

    不经意瞥见了王子阳和高雪,高雪挽着王子阳,王子阳提着她的包。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场景,女主角是自己。

    还没跟家里介绍过王子阳,就已经成为过去了。

    高雪好像看到了自己,丢下王子阳径自走来。

    围绕着爱凛凛转了一圈,正面停了下来。不由分说‘啪’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所,她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我当有几分姿色呢,原来给我提鞋都不配。你以后不要缠着我男朋友了,我刚都看见了你又狐媚的缠着他。”趾高气昂的语气,不屑一顾的表情。

    公司楼下大堂,来来回回的人不在少数,听到这边的吵闹声都围了过来。

    爱凛凛满脸通红,又羞又恼。从小到大这种电视剧般的剧情自己还是第一次碰见。

    “首先我的姿色不需要你来评定,其次我没有缠着他,他就在刚刚才跟我提的分手,最后你是哪位?说话就说话,动手打什么人?”被突然泼了一身脏水,爱凛凛倔强的反驳着。

    “我哪位?哼。你问问这周围的人,难不成我还会抢你男朋友?亲爱的你过来。”

    一群人中空出来了一条通道,王子阳走了过来。

    “亲爱的她说你们才分手,不知道我是谁,是这样吗?那你告诉一下她,我是谁?省的有的人,空长了眼睛还不如捐献给需要的人。”

    “凛凛你别闹了,这位是高雪,我的女朋友。你喜欢我恕我不能回应,到此为止吧。”

    “王子阳,我可没有缠着你,你说话要有良心的,而且你可是刚刚才……”

    “别蹬鼻子上脸,让我再看见你纠缠雪雪,我就让你在公司待不下去。”突然间像换了个人一般,言语间狠厉,面目狰狞。

    爱凛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和她相处了两年的男人。

    “亲爱的,我们看电影去吧快到点了,不要理这种阿猫阿狗。”说着勾上了王子阳的脖子回头望了望爱凛凛,眉目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好吧,亲爱的都听你的。”

    两人你侬我侬,依偎转身离去。

    留下了一圈人围着她指指点点,不久也都散去。

    望着这对极其相配的男女背影,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刚刚才被分手,这就打上门了?

    总之,今天真是糟糕透了。

    一个人穿梭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挤着地铁,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家里是比较老旧的小区,周围贴满了小广告,物业装作没看见一样,从来只知道收费,却不曾清理。

    上楼的灯光,一如既往地的昏暗。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要吞噬着让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儿。

    “妈,我回来了。”

    “洗手吃饭,去那屋叫你爸出来。”

    推开房门,电子时代了,老爸还是像小时候般,看着报纸。

    “爸,吃饭!”

    “回来啦!”放下手中的的报纸。

    “嗯。”

    洗了手,热腾腾的饭菜早已上桌,这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光。

    “凛凛你明天下班,去见一下你大姑介绍的小顾。”

    “妈~我不想……”

    “妈妈也不是逼你,你也27了,你一天工作忙没空操心,我就给你注意着。就去见一见,好不好合适不合适了,你自己决定,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凛凛,你妈说的没错,我们也不是逼你马上就结婚,就是给自己个机会。”

    “我知道了,那你们明天不用等我吃饭了。”

    “你是顾先生吧?”

    “是的,你是爱小姐?”

    “是的,不好意思公司加了会班,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刚到,爱小姐的姓还真是少见。”

    “是的。”

    “现在大家时间都比较忙,比较宝贵,那我就直切主题了。我希望婚后你可以辞去工作,短时期内我希望要一个孩子,你在家专心做家庭主妇。还有房子我买,你装修买家具家电,房本写我的名字。你ok吗?”

    “辞去工作?我装修写你的名字?”

    “是的爱小姐,我的薪水完全足够应付生活,房子是我买的所以写我的名字。”

    “顾先生还真是有理有据,那你买自己装修,自己写自己名字这样不是更快乐?”

    “你就装修一下怎么了?结婚了你不要住的吗?”

    “顾先生想必也知道现在的市场行情,装修加上家具家电。你怕不是在逗我?”

    “算了算了,现在的女孩子都太拜金了,都是冲着钱来的。谈不下去了,你把饭钱一结,看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留个联系方式等你想通了联系我。”

    “谢谢,不需要。”挤出了尴尬不失礼貌的假笑。

    结了账,走在冷风吹拂的街道上,捂紧了衣服的领口。

    二楼的灯坏了,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继续前行。今天真的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敲门,无人回应。

    这么晚父母不在家?去了哪里?

    掏出钥匙,开门,顺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十点四十二分。

    “哐。”猛力关上,背靠着门不可置信,刚刚自己看到了什么?

    “里边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自己太过于劳累看花了眼?还是最近过的太糟糕,精神上出现了什么疾病?”

    小心翼翼,再次打开。

    映入眼帘的不是黑夜,是白昼。面前有一颗参天大树,看起来十分古老,十分粗壮。

    走向前去,大树的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

    绕过去。

    看到一个茶色长衫的男子,衣袂飘飘,美如冠玉。闭着眼睛头歪向一处,只是被一柄长剑刺穿身体,固定在树上,看起来如此生疼。

    “是谁?”那人抬起头来,声音清冷。

    “啊。”吓得瘫坐在地。

    “把我身上的剑拔掉。”命令的口吻。

    转身环视一周,见四下无人。

    “你是在同我说话吗?”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眉目犀利,不带感情。

    “那你把自己钉在树上做什么?你穿的为什么像个古代人?”

    “很难看出来我是被别人封印在此?我还未曾说你衣着古怪,你倒问起了我。”

    “封印?”爱凛凛瞪大了眼,十分诧异。

    心想,这个人精神有问题,没准是个精神病,精神病杀人不犯法赶紧跑吧。

    慌忙跑回刚才打开门的屋子,关门。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又是熟悉的楼道,自家的房门。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十点四十二分,与刚才自己开门的时间一样。也许是自己最近,真的是过于劳累。

    晃了晃脑袋,打开了门。

    果然。

    父母坐在客厅,桌子上摆放着没有吃的饭菜。

    “爸妈?你们怎么还没吃?”

    “我去把饭热热。”

    “你妈怕你没吃,说等一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君少心头宝,夫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