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花妖〕〔快穿之狗血满天下〕〔神秘顾爷掌上宝〕〔第一神丹师〕〔2008造星记〕〔亡者殊途〕〔替身鲜妻,宠爆了〕〔红妆祸妃〕〔鸿蒙天帝〕〔妙手圣医〕〔顾晚霍西州〕〔秦桑榆陆凉城〕〔超级奶爸闯异世〕〔亿万双宝寻爹忙〕〔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千金归来,帝少枭〕〔刁蛮战王妃〕〔唐诗薄夜〕〔夺爱帝少请放手〕〔许念安穆延霆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夜静夜美人 第六十七章 魔鬼与贱奴
    “当啷!”

    小小的灯笼盾被掷于桌面上,赛瑟食指轻挑,它立即带着嗡嗡声高速旋转起来,仿佛是一件光华灿烂的金属玩具。

    隐心眉一阵哆嗦,抬起眼睛,赛瑟正注视着她,桑阶则默不作声。

    “所以,那群在石室里企图谋杀陛下的叛贼,再度出现在营地里并且掳走了王爷父子,陛下,是这样吗?”隐心眉问。

    “对了一半。”

    “啊——您的意思是,当晚石室里手执火枪的那批人没有出现,是惯用灯笼盾的那位血洗了丰收堡?”

    “是的,这是个身材相当不错的女人。”赛瑟将长长的腿搁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拇指不停地转着圈儿,“我来给你们说说。我一直怀疑石室的那晚,来的是两伙人,一伙惯用火器,一伙擅长暗器。这两伙人为了用一个目的,也就是为了除掉我走到了一起。幕后的主宰呢,就是贾拉尔的前王储,我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个结论。”

    “那么陛下,婴之白队长被袭击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吗?”桑阶问。

    “这是很让我困惑的一点,如果他们都是为了前王储效力,那么除掉婴之白肯定是理所当然;但是婴之白没有死,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两伙人,为了两个不同的目的,特别是在和他们交手过程中,我更有这种强烈的感觉。这两伙各怀鬼胎的人在石室里执行他们的勾当时发生了摩擦,婴队长就是倒霉的牺牲品。”隐心眉不假思索地说出自己的观点。

    “你的看法也是对的,”塞瑟没有对她无理地打断表示气恼,倒是隐心眉自己觉得相当过意不去,“之所以在埋伏时派两批人,则是为了却被暗杀对象死亡的双重保障。他们本来就来自不同的背景,为了某个卑劣的目的临时勾结在一起,中途发生口角或者争执,让本来应该顺利进行的计划出了岔子。所以婴之白不是倒霉的牺牲品,而是侥幸的幸存者。”

    “所以陛下的意思是,叛贼本来要对您下手,但是由于隐心眉出人意料的阻挠,所以他们就改为置婴队长于死地,这样他们一来回去也好交差,二来除掉您如此英勇的一名副手,他们下一次再施行针对您的诡计时就容易得多了。”

    “你理解得很对,桑阶。”塞瑟难得细条慢理地分析给他的下属听,“现在我告诉你们一些只有我清楚的消息。隐心眉之前说,大王爷父子被囚于红棕榈群岛,桑阶,你觉得她说得对吗?”

    “我不想说言不由衷的话,陛下,”桑阶望望隐心眉,露出水一般温柔的浅笑,“不过我觉得不能凭动物的小把戏来制定这次营救行动,特别人质还是身份如此尊贵的大王爷和温亲王。如果我们稍不谨慎,后果非常严重。哪怕隐小姐不高兴,我也要这么说。”

    “谢谢您如此顾虑我的感受。”隐心眉丝毫不气恼,略略点头表示谢意。

    “宰相大人,您什么时候也如此直言不讳了?和我映象中的桑阶可不太一样。”皇帝流露出真假难辨的好奇心,“不过,你恐怕会失望,隐心眉的看法是对的。因为,我已经收到情报,婴之白以前派出去的一名重要线人即将被押送红棕榈群岛,而我们原本以为这人早就无声无息地死了。这也是组织这次擂台赛原因。所谓的擂台赛就是要你们两队卫士去营救这个线人,这才是我真正要做的事。”

    桑阶和隐心眉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出,短暂沉默之后,隐心眉提醒他们两个,“红棕榈群岛不用我多说,诸位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吧。数不清的地方军阀、海盗,侩子手以及逃犯常年互相混战,看似普通的海岛居民也有可能是走私贩子,毒贩子,奴隶贩子以及妓院或者是赌场的老板。猎场的猎物不是动物,而是世界各地运来的奴隶,妓院里卖淫的有一半是森林里捕捉过来的畜生,酒吧里端上来的火腿很有可能是哪个倒霉蛋中枪的大腿。无论是十二国中身份显赫的贵族,还是富可敌国的商队,或是余邦城即将即位的王储,都在这个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秘密地干着堕落肮脏的勾当。大王爷和温亲王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被地狱烈火吞噬的可能性就增添了十分。”

    “我们要做到最高效最万无一失,”塞瑟面无表情地讲述自己的计划,“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傍晚到午夜这段时间,婴之白的那位线人会乘坐踏浪雄狮号被送到红棕榈群岛的中心——风暴之颠,那是面积最大的海岛,岛上有一座守卫最森严的风暴囚笼,线人以及王爷父子肯定会在关押在这里。”

    “海盗们有个规矩,两名或两名以上的重要肉票绝对不会囚禁在同样一个地方超过24小时,”隐心眉听到线人抵达的时间后大惊失色,“如果明晚线人才会被送进风暴囚笼,那么意味着我们最迟必须在后天午夜之前把他们全部救出来,否则,否则对于他们而言,死亡都算是最好的下场了!”

    隐心眉心如刀绞,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仅仅从绯色海湾坐船抵达红棕榈群岛就要一天多的时间,时间根本来不及,她又想到那个两岁半的温亲王,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恐惧。

    “所以,我计划在后天午夜之前派舰队阻拦红棕榈上的人把贝伦父子或者是线人转移囚禁地点,拖延时间,这样就能把一次出击把他们全部救出来。”塞瑟简简单单地说。

    “陛下,您听到哪个营救计划像您说的这样充满漏洞吗?”隐心眉被塞瑟事不关己的态度激怒了,“这是您的亲弟弟和亲侄子啊!您知道如果您的计划失败,他们会面临什么吗?”

    “隐心眉,注意你的态度,你不能对陛下用这种口气说话。”桑阶语气严厉地说。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态度呢,美丽、温柔又深情的宰相大人?”

    隐心眉心中的苦楚忽然爆发了,这桑阶,下作肮脏的畜生,这个玷污了她的魔鬼,竟然敢在自己的受害者面前装得这样冠冕堂皇?还有赛瑟,他难道就看不出桑阶的邪恶吗?这群家伙怎么就不明白呢,现在是计较用什么态度的时候吗?

    隐心眉对眼前这两个明明动动手指就可以改变处境,却情感如此淡漠的混蛋们感到怒不可遏,“难道贝伦和他儿子是我的家人吗?是隐底莲国的大王爷和温亲王吗?难道中午和他们一起同桌吃饭的是我而不是您宰相大人吗?难道承受这一切后果的是别的什么国家而不是威盛凯帝国吗?”

    桑阶气得直抖,塞瑟眼里喷射出怒火,但是他开口后语气却还算是平静的,“那么你说该怎么做?”

    “我们不能等到明天晚上才行动,”隐心眉迅速回答道,“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去岛上,我们不能白白浪费一天的时间。陛下,我们可以分成三队,一队今晚突破风暴囚笼的防线,竭力营救大王爷父子,我愿意担当这个重任;二队在红棕榈群岛的隐秘处待命,以便在线人被押送置囚笼后展开营救活动;三队负责阻拦群岛上任何与踏浪雄狮号联系,同时如果境况允许,我们可以在踏浪雄狮号靠岸前,让三队和二队协同作战,直接把线人从船上营救出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塞瑟冷冷地看着隐心眉,“绯色海湾的所有军舰加起来都不是踏浪雄狮号的对手,靠我们的海军力量连从那艘该死的船上拔下一根毛都不可能。”

    “那么就等着线人被押送到风暴囚笼后再开始二次营救也可以。”

    “如果按照你的计划,就算一切都万无一失,你觉得在风暴囚笼中的王爷父子被营救之后,第二次进攻那里还会像第一次那样顺利吗?难道他们不会增派人手或者干脆直接杀到绯色海湾来报仇吗?”塞瑟的语气从冷酷变成了愤怒。

    “所以,陛下你的万无一失的计划就是,”隐心眉同样愤怒地直视他的眼睛,“确保婴之白的线人被救出来是最关键的,因为您觉得线人才会给您带来所有关于您敌人包括前贾拉尔王储的秘密;而至于大王爷父子,由于他们本身并不知道多少您想要的秘密,所以他们仅仅位列营救的第二梯队,对吗?或者不如说,”说道这里,她几乎开始咆哮,“敌人完全高估了大王爷父子对您的重要性,我说的对吧?”

    “是啊,你终于开始明白了,真是不容易啊。”塞瑟带着深深的讥讽之情,冷笑地看着她。

    “我以为对隐小姐而言,婴队长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您这么关心大王爷。”桑阶用他甜蜜又残忍的嗓音说。

    “哦闭嘴吧,你这条肮脏的毒蛇!”隐心眉两眼喷射出怒火,“你对我干出那样的丑事还好意思大剌剌地坐在我面前?!你要不要脸啊,桑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干的那些下流勾当,你蛊惑了皇帝,谋害他的忠诚的副手,现在还企图用顾全大局的把戏诱惑皇帝把自己的亲弟弟和亲侄子弃于死地。”她凶狠地瞪着桑阶,步步靠近,逼得他直往后腿,“你最好祈祷你那群同样该死的狗崽子卫士能时时刻刻保护在你身边,否则我无法向你保证我下次单独见到你时,会不会像宰掉一条疯狗一样宰掉你!所以现在,从我眼前滚开,你这该死的东西!”

    桑阶脸色煞白,浑身直哆嗦,塞瑟冲上去扯住隐心眉的胳膊,把她猛地往后拽,“是时候让我们来好好算算这笔账,看来我对你宽容得太久了,贱奴!”

    “随您的便。”隐心眉冷冷地说。

    “桑阶,出去。”塞瑟打发他离开,而看着她的眼中闪烁着嗜血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系统坏了:我给自〕〔绝世妖僧〕〔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重生之人渣反派自〕〔第一序列〕〔伏天氏〕〔圣墟〕〔军门小娇妻:慕阎〕〔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秘复苏〕〔九星毒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