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倾城之紫灵魔〕〔侠士,请与我开始〕〔鬼才Girl:召唤一〕〔宠你无度:田园小〕〔江山为谋:公主有〕〔神算邵坏水〕〔小王妃的成长日常〕〔寒门狂婿〕〔全能艺人养成系统〕〔一路妃升〕〔秦凡夏梦〕〔婚情难隐:薄先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超级女婿韩三千全〕〔韩三千〕〔错在今生相见〕〔天医神尊在都市〕〔总裁爹地天天宠〕〔入赘的废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夜静夜美人 第四十九章 赛瑟:刺客入侵
    整个营地闹哄哄乱成了一团,一方面剩余五十卫士出人意料的提前抵达,让革耶不得不分派人手重新规划营地,搭建帐篷来安置他们;一方面还要防止有人趁乱浑水摸鱼导致更加危险难控的局面,加强营房守卫,同时增派辅军追击敌人并且在多条可能的逃跑路线上设下埋伏或增强那地的防守力量。第三,是赛瑟皇帝特别叮嘱的,大王爷父子被俘事态严重,要全面封锁消息并且严防营地内所有人出入,特别要隔绝赛瑟城的消息来源。

    至于大王爷父子在利音谷地出现的原因,则是贝伦来观看擂台赛是原本就在计划内,但是他在和母亲林迪王妃提起这件事时,被温德儿听到了。他这个两岁半的儿子可爱至极,粉嘟嘟的脸蛋儿,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以及蒲扇般的长睫毛,粉红色的小肉嘴像玩具鸭子一样往上翘,整个人就像个会跑会跳又哭又笑的巨型粉色棉花团。所有人见了他都爱得要命,就连赛瑟这种喜欢动物远胜于小孩的无情大人也会经常特意抽时间来王爷府邸看望这位小侄子。温德儿大概也明白自己有多可爱,就像所有恃宠而骄的孩子一样,所以他与日俱增的坏脾气也比他幼小的年岁加速了十几倍,稍不如意就整夜哭闹,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

    温德儿听到爸爸竟然要独自去军营玩而不带自己,就开始满屋子发脾气,无论别人和他解释多少遍那里的环境如何如何危险和条件如何如何艰苦,他也充耳不闻。倔脾气的两岁半小孩是最可怕的生物,打骂不得还不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之在发了一晚上脾气,摔碎无数碗碟,累瘫全部仆从,把所有奶嘴嚼了一遍,吵得王妃母子俩头晕眼花之后,温德儿终于如愿以偿了。

    原本的计划是大王爷是和皇帝同住在利音碉堡内,但是温德儿硬来凑热闹后,就把父子俩的住所安排在了营地另一端的丰收堡,这里靠近军团的粮仓。不像主碉堡那样位置喧闹,周围满是巡逻兵,但是内部居住环境更好,堡内不仅有浴缸和一座摇摇椅,并且在十几米外还有一片圈着篱笆的菜地和畜生栏,可以供发脾气的小亲王随意掐菜头,玩泥巴以及追赶母鸡小鸭子。

    赛瑟一头扎进指挥营房,身边只留下革耶,桑阶以及三个贴身跟从的骠骑兵。只见那地上躺了个半死不活的卫兵,赛瑟认出来这是粮仓的守卫。那人脸上都是血污,眼睛肿得睁不开,可能已经瞎了,两只手臂全部骨头错位,软塌塌地搭在地上。看来,有人从后方钳住他的双臂,试图拧断他的脖子。真是奇怪,还有人用这么费力的方法去干掉一个全副武装的卫兵,直接用匕首抹脖子不是更加省事吗。

    “他还能活多久?”皇帝问。

    “等您来的时候,医生给他做了简单的检查,”桑阶回答,“他看着伤势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会残废罢了。”

    “可惜了,我喜欢看这家伙摔跤的样子。”皇帝咕哝了一句,然后在伤员旁蹲了下来,“谢利,你还能说话对吗?”

    “是的,陛下,我能说话。”伤者用出人意料的清晰声音马上回答,只是更加颤抖嘶哑。

    “还不算太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在粮仓顶楼放哨的时候,看见两个卫兵跟在温亲王的奶妈后面进进了丰收堡。”

    “奶妈?”赛瑟问,“你指的是不是经常抱着温德儿的那个侍女?”

    “是的,陛下。”

    “那就奶妈吧,继续说。”

    “因为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前,我看见他们出来的时候,也同样观察了那个侍女。我发现出去的和进去的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伤者改换了称呼,看得出他是个相当机灵的人。

    “你怎么发现不是同一个人?”

    “啊!她们身型不一样。后来进去的那个侍女,”伤者忽然顿了顿,简直可以从他鼻青脸肿和满脸伤口下看到突然出现的红晕,“美丽的景色······和之前那女人肉乎乎的腰条不一样······啊,啊,她的曲线真的,真的非常美好······”

    几个骑兵都憋不住偷偷地在笑,但是赛瑟和桑阶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赛瑟打断伤者的自言自语,“所以你是因为一直在注意那个女人,所以发现了异常,对吗?说下去。”

    “所以我赶快下去,我叫住了他们。他们听到我的声音表现得似乎非常吃惊,我觉得不对劲。于是我靠近他们。虽然我们同在营地里,也不是每个人都彼此认识,但是我还是觉得那两个卫兵的脸非常陌生。我起了警觉,于是我问他们隶属于哪个团,他们没有回答。然后那个侍女开始和我说话,她告诉我一些琐碎的事,大概是想转移我的注意。也许是我的心理活动在脸上表现了出来,我刚伸手想去拔剑,那两个卫兵就打断我的动作,并且迅速制服了我。”

    “当时周围没有其他人吗?”桑阶问。

    伤者似乎需要小憩一下,赛瑟让人给他端来一杯喝的,他一饮而尽之后继续说道,“当时还不到换岗的时候,加上大王爷之前叮嘱我们中午的时候安静些,因为温亲王有午睡的习惯,所以农场和畜栏的工作可以避开了那段时间,所以我想我被袭击的时候周围应该没有人。”

    “没错,再加上那个时候五十卫士突然抵达,所有人的注意都被转移了。”赛瑟喃喃地说,“他们真是拣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总之,后面的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我觉得他们为了要不要杀掉我起了争执。那个假侍女说,时间紧迫,只要把人迅速带走即可,两个同伙开始不太同意,不过后来他们应该还是把我打昏了。”

    “来接班的粮仓守卫找不到他,通知了巡逻兵,于是他们在柴堆里发现了他。受到重击之后还能被我们唤醒真是幸运,”革耶说,“否则我们到现在只能在一堆儿童玩具里找线索。”

    “革耶,立刻带我去丰收堡。”他的话提醒了赛瑟,于是他们随即离开营房。

    丰收堡距离营房大约两里地,新增的一班骑兵正在看守那里,因为原来的守卫已经倒在了墙垛的后面。等他们进去之后又发现,堡垒内的哨兵也是同样的死法,没有留下一条命,敌人应该没费什么力气就掳走了大王爷和温亲王。只是卫兵们都是被一刀割喉,死得干净利落毫无痛苦,这和谢利受到的攻击完全不一样。

    赛瑟对随行的士兵下令,让他们收拾尸体清除血迹,同时寻找可能遗留的线索。没过多久,当他在二层昏暗的回形廊厅内巡视的时候,被墙壁上方的一个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这是个铁质的玩意,扎得很深,赛瑟用了很大力气才把它从墙壁里拔出来。

    桑阶和革耶围了过来,借着亮光,他们看清了皇帝手里的东西。

    “陛下,你认识这东西吗?”桑阶问道,他注意到皇帝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他和革耶都没见过这个奇怪的物件。

    “是啊,灯笼盾。”赛瑟举起它,锋利的尖刺在烛光中闪着致命的寒光,“同样数目的刀片,同样颜色的毒液,看来这是一位对我穷追不舍的女人啊。”

    “女人?”桑阶和革耶异口同声叫了起来,“您是说那个假侍女?”

    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马蹄声传来,有人在外面大声问着“陛下在这里吗”,得到回复之后,两个来不同方向的斥候急急忙忙冲进丰收堡,噔噔噔地爬上二层。

    “一个一个地汇报,先生们。”赛瑟命令道。

    “我们在附近搜粮队派骑兵过来汇报,那里的士兵发现少了一辆骡车,大约是三到五个小时之前被人偷走的。因为现在不是收粮最繁忙的时候,所以他们直到将近中午才发现这个情况。”第一个斥候汇报。

    “游骑兵发现了在营地外西南处一个隐密的土坯下,被茅草和枯叶掩盖的三具尸体,一男二女。他们都被剥了衣服,喉咙都挨了一刀,血渗透了满地,所以被随行的猎犬闻到了腥味儿。”第二个斥候汇报。

    “先生们,”赛瑟说,“现在能看得出我们的敌人有多么猖狂,像闻到腐烂味的秃鹫一样寸步不离地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必须改变原来的路线,因为大王爷和温亲王的性命危在旦夕。来吧,我们要马上制定新的计划,这次一定要把他们全部干掉。”

    “没错,陛下,您发命令我们来干。”桑阶说。

    “至于捅刀子的人选,我们这里遍地都是。”革耶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系统坏了:我给自〕〔绝世妖僧〕〔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重生之人渣反派自〕〔第一序列〕〔伏天氏〕〔圣墟〕〔军门小娇妻:慕阎〕〔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秘复苏〕〔九星毒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