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物豪婿韩三千苏〕〔战狂升级系统〕〔桀夫难驯〕〔一念江山一念卿沈〕〔逆袭从渡劫失败开〕〔五行赏金猎人〕〔从大佬到武林盟主〕〔医武双绝〕〔郑原李茹萍〕〔楚离冯小青〕〔一品兵王在都市〕〔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傲世王者楚炎〕〔江婉陈平〕〔超品兵王楚炎苏梦〕〔36888陈平江婉〕〔楚炎林雪薇〕〔非凡兵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夺爱帝少请放手林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夜夜静夜美人 第九章 开会的时候千万不要带小孩子
    皇帝亲自给桑阶斟了一杯豹乳酒,他接过来一饮而尽,随即却发现这酒异常辛辣,还夹杂着浓烈的乳腥气以及呛鼻的酸枣汁,在口腔、喉咙以及食道如烈火般灼烧之后,余音是一丝夹杂着铃兰香气的冰风,在鼻腔低低吟唱。

    赛瑟被桑阶缩成一团的表情逗得开怀大笑,“好一个帝国最风流的美男子,”皇帝说,“我真该让你的崇拜者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的表情和温亲王找不到奶嘴时简直一模一样。”

    温亲王是赛瑟皇帝的亲侄子,刚刚两岁半,是个令人风闻丧胆的淘气包。

    “我打算把亚施塔神庙交给你管理,”赛瑟话锋一转,“你要让所有的祭司向我表示忠心,这是给予他们赏赐的基础。神庙年代久远,或者是太久远了,”皇帝心不在焉地抚摸着手上的戒指,这是两个连在一起的白金戒环,戴在赛瑟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戒面半蹲着一只吼叫的狮子,脚下踩着一条响尾蛇,据说当时金银匠花了四十多年才把整块钻石磨成这样,“我听说有些祭司年纪很大了,帝国愿意把他们从繁重的祭祀活动和没完没了的庆典中解放出来,给他们安排一个舒适的晚年,这大概是女神做不到的——”皇帝咕咙着。

    “总之,”赛瑟继续,“我希望看到一个全新的亚施塔神庙。”

    “遵命,陛下。不过——”

    “什么?”

    桑阶觉得这是一个提出要求的好时机,“不过,或许陛下准许那个隐底莲奴隶暂时关押在亚施塔神庙的狱所会是个比较好的选择,而不是和两个云宫的圣乐官待在枢密使的府邸——”

    “云宫的圣乐官?”皇帝在回忆,“你是说去年那两个在狂欢庆典上出洋相的双胞胎?”

    “没错,陛下的记忆力真好,然而这不是重点——”

    “婴之白,”皇帝看了看日冕,突然想起来他的枢密使正在外面坐冷板凳,“婴之白他来了吗?”

    没等桑阶回答,皇帝就大叫,“魏南!魏南!我让你时候到了就提醒我,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要罚你去农场扫牛粪!”魏南从门外应声而来,心甘情愿地接受主子兴高采烈的责备,尽管谁都不知道皇帝在高兴什么,“把婴之白带进来,再把早餐重新热一下端给这可怜的家伙吃,他肚子一定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魏南鞠个躬便出去了,却随即返回,“原谅我的坏记性,陛下。皇后陛下有要紧的事找您,您看是不是——”魏南顿了顿,发现皇帝没做出任何反应便继续说,“林迪王妃带着温亲王和大王爷贝伦一起来了,王妃想要……”

    “咣当!”

    “呜哇哇哇——”

    瓷器碎了一地的声音,小孩子叽哇乱叫的声音,训斥下人的声音,仆人慌乱的脚步声,狮子低吼的咆哮声,驯兽师呼号的声音,丁零当啷稀里哗啦轰轰隆隆,简直就像有谁往阳台上发射了一枚小火炮。

    “——王妃想要知道她上次给您绣的帕子您喜不喜欢,亲王则想和您谈谈多口味自动奶嘴的制作方式。”魏南在一片混乱中把话说完了,他能把这么可笑的请求说的那样严肃庄严真是了不起。

    赛瑟露出苦笑,“我不记得我有要他们两个人过来见我。”

    “陛下,您召见了大王爷,也就等于顺便召见了王妃和亲王。”

    “买一赠二嘛,我竟然把这都忘了,”皇帝轻声说,他吩咐魏南,“你把王妃和亲王带去我的书房,告诉他们我会尽快接见他们,免得再打碎什么东西或者是拔了什么牲畜的毛。另外让其他人在阳台上保持安静;好了,去把婴之白给我叫来。”

    魏南和桑阶短暂地交换了一下目光就立刻出去了,两个人心照不宣。

    皇帝一个字也没提到皇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系统坏了:我给自〕〔绝世妖僧〕〔诡秘之主〕〔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重生之人渣反派自〕〔第一序列〕〔伏天氏〕〔圣墟〕〔军门小娇妻:慕阎〕〔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秘复苏〕〔烂柯棋缘〕〔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