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甜妻:宝贝,〕〔农门娇俏小厨娘〕〔开局从双11开始〕〔女神的上门狂婿〕〔你好,我的上官先〕〔重生成季少的心尖〕〔中了偏执霍爷的迷〕〔穿越到古代好种田〕〔农门福妻:夫君有〕〔八十年代全能长姐〕〔我穿成了极品婆婆〕〔猎天争锋〕〔域界碑〕〔我!直播出个天帝〕〔风云之熊霸天下〕〔开局召唤黑影兵团〕〔神器大道〕〔界皿〕〔冰与火之魔山〕〔太古武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男神是国民教练 卷一 你的信仰,我的信念 第二十一章 诚信坊的早餐《下》
    【顾瑨珩:“所谓秀色可餐,大抵上是你见到一个朝思暮想的人;食色性也,便有了影子!”】

    小姑娘看见热气腾腾的豆腐花,眼睛瞬间亮了不止一个度。

    “老板,你家的豆腐花就是色香味俱全,要是每天都能吃到这热气腾腾的豆腐花简直幸福的想让人打滚。”

    乐嵘戈嘴巴甜,一张娃娃脸长得又讨喜,很容易就能哄得人心花怒放。

    老板被哄的眉开眼笑,咧着嘴,跟她自夸。

    “姑娘,我家这豆腐花一绝。”

    “方圆十里可挑不出这么地道的豆腐花了,你要是喜欢,天天来,管够。”

    “嗯!谢谢老板。”

    乐嵘戈拿起勺子小小的抿上一口,那餍足的小模样跟偷腥的猫,懒洋洋又餍足。

    顾瑨珩匿在晨起的光里,看得分外满足。

    老板走到外间。

    顾瑨珩方才施施然收回目光。

    那未完全收尽的春色与暖意,仍挂在眼底,浅浅一抹的亮色足够闪烁照耀。

    “这位,认识?”

    顾瑨珩微微挑眉,半掀的眼皮带着点凉薄的意味。

    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遂而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这一下倒轮到对面的人足够惊讶。

    老板扯着嗓子笑了笑,挤眉弄眼的打趣。

    “嘿,难得,第一次见你小子这么大方的承认,不容易。”

    “是吗?”顾瑨珩心里念着某处的暖意,答的意兴阑珊。

    “喜欢的人?”

    他定晴的想了一会,转过身子。

    清冷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她的身影,像四月的风柳叶划过拂满尖头。

    池塘里的水一晃一晃波光潋滟,水中的鸭子,枝丫上的鸟儿。

    和一个姑娘初见时的叠影,红红火火的乐观。

    他没有应声承认,也没否认。

    只是扯上一抹淡淡的笑,橫挂在嘴边。

    老板见他没有攀谈的意思,遂不再去问。

    “还是老三样?”

    “对。”

    诚信坊在舟安这条街上屹立多年,加上离舟大近。

    平日里除了一些散客,最多的就是舟大学生。

    他们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顾瑨珩还在舟大上学那会就爱来这家吃。

    一来二去同老板熟了,加之他每一次来都是那重复的老三样。

    “白切羊肉、清炒虾仁、和蟹粉豆腐。”

    大多早上来吃早饭的人都是比较清淡的汤包、豆脑、混沌之类。

    像这位,这种吃法也不多见。

    那一天的话题就此展开。

    老板笑着主动搭腔。

    “你这小伙子吃法也是有意思,很注重养生!”

    那一天的顾瑨珩心思奇异,搁在平时,大多一笑了之。

    素来性格淡漠的他,一反常态出声应了老板的问题。

    “因为我是运动员,每一餐必须保证足够的营养。”

    后来老板才知道,来他这吃早餐的小伙子居然是一位为国争光的国家队田径运动员。

    顾瑨珩不喜欢出门带现金,一次性丢上几个月的饭钱放着。

    来了便是老三样,在这吃,或者打包。

    如是赶上集训好久没来,老板就多问一句。

    确定一下,结果这位倒也长情。

    认识多年,重复的三样也吃不厌。

    顾瑨珩性子淡漠,不训练时尤甚。

    多年下来,熟知他性子的两人也算能说的来。

    平日里他问,赶上顾瑨珩心情好便答上几句。

    心情不好,不应,他也不见怪。

    过了会,老板猫着腰,探出脑袋笑问。

    “做好了,在这吃吗?”

    顾瑨珩今儿个才发现这姑娘像是有魔力,他往这一站,眼神就不自觉地被她吸住。

    斜四十五度的视角看着她吃早饭的满足样,还真是有点饿了。

    “不了,打包吧!”单单收回失笑,宠溺转而变得疏离。

    “真的要带走吗?我看你那眼神,都恨不得黏到人姑娘身上!”

    老板笑着打趣,手上不停歇的快速打包。

    顾瑨珩倒也无所谓他的揶揄,接过早餐。

    清冷的声音,和这个早晨空气里透着的寒气一样,带着几分薄凉。

    “没听说过,好奇害死猫吗?走了。”

    看着顾瑨珩没入人群中的背影,他无声地轻笑。

    都说铁汉也能绕指柔,也算难得。

    连同他消失的背影还有那人潮涌动的出行声、过往的走路声、来往间的攀谈声、和这个城市一天真正苏醒的朝气!

    逐渐拉开一整日的序幕。

    第一天早晨的晨训是在舟大的体育场,乐嵘戈尽可能控制自己,不要正面碰上顾瑨珩。

    大概是今早菩萨不小心打了个盹,没听见她的诚心祷告。

    要么就是听岔了。

    从前想碰见那个男人,偏偏用尽方法不见得能碰上。

    如今诚心想躲,又躲不掉。

    她乐嵘戈的运气在顾瑨珩那,还真不是一点点差,殊不知在不久之后的某天。

    当小姑娘搂着由大魔王晋升成男朋友的顾队。

    那一天队里聚餐,馋酒的小丫头就这么偷偷地,偷偷地把自己给抿多了。

    当顾瑨珩抱着她要带她回家。

    小姑娘仰着脑袋,跟个考拉似的趴在他身上,小小的很粘人。

    偏着头,看他笑的灿若桃花,暖心四溢。

    又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

    “顾瑨珩你说我运气怎么这么不好?”

    “什么?”

    小醉鬼,喝的脑袋迷迷糊糊,细若蚊吟的说话声,小的顾瑨珩恨不得当场抱着她转身去配个助听器得了。

    “不想遇见你,偏偏天天都能碰到;你都不知道当初我那么想遇见你,怎么就总碰不到呢?”

    乐嵘戈胡搅蛮缠的趴在他怀里,声音软,身子软。

    顾瑨珩看着怀里这个借故耍酒疯的姑娘,除了某个地方,哪哪都软进了骨头里。

    “大魔王,大混蛋。”

    她一边搂着他的脖子捣乱,一边嘟囔着自己的少女心事。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喜欢到喜欢的有多辛苦。”

    “后来……我都准备要放弃,结果你又来了!”

    “你怎么那么讨厌呢!”

    大概是真的被伤到了心,那一晚她眼角含泪,整个人靠在他怀中温顺乖巧的不像话。

    顾瑨珩手指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

    看着她乖巧的睡颜,晶莹剔透的泪珠,横挂在睫毛上。

    那是她委屈又难受的证据。

    橘色的灯光落在臂弯里,小姑娘的身上。

    一腔男子热血萦绕,原以为坚挺的内心。

    起了波澜。

    一石掀起千层浪,叠叠秋波,橫横荡漾……

    第一天主要是以认识为主,特意没直接去体校场馆。

    今天这里被选中的老师基本上,或多或少都作为优秀教师去参观或者跟在后面带过队。

    唯独乐嵘戈,这个职场小白对于这样的场景完全陌生。

    离上次见到这个男人已有一年多的事情,这样说也许不够准确。

    毕竟每一次见他,都是遥远相望。

    王忠维说:“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

    那是对的,因为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以乐嵘戈觉得对他,也许她不是欢喜的。

    因为在某个时间段,她对顾瑨珩没有占有欲。

    偏偏他一出现,就像拽住她这只风筝的线。

    无论松紧,都叫她动弹不得。

    越是紧张就越容易出错,尤其是在顾瑨珩面前。

    她想即使没有什么可能性,却也不想在他面前留下什么遗憾。

    殊不知有些开始却注定要始于遗憾的,比如他们!

    那种超越情爱的遗憾,更叫人难受……

    也许真的是毛千仁的话,在顾瑨珩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一个上午每当他眼神转到乐嵘戈身上,小姑娘都跟剑打了似的,扭头就往别的方向看。

    那东躲西藏的眼神,唯恐别人不知道她恨不得两人不认识的心思。

    男人有劣根性,顾瑨珩承认他也不意外。

    小姑娘闪躲的眼神跟麋鹿似的,走哪打哪。

    灼烧着他心里最原始的那团火,愈演愈烈。

    顾瑨珩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

    男人脑海划过一个想法这边还没来得及实施,没想到他家的小姑娘倒是“学会”主动送上门。

    他翻了翻手上的信息表。

    在场诸位的信息顾瑨珩早已了然于心,不过形式化的又翻一遍。

    今年省|市|委、体校、舟大的计划是所有受训队员为一列对,所有带队老师作为中坚力量为一列队。

    顾瑨珩清了清嗓子。

    一声尖锐、敞亮的哨响声划破整个体育场。

    “全体都有,立正。”

    鹰隼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一遍,如战斗前的排查,醒目又庄严。

    “稍息。”

    “所有人听我指令,开始报数。”

    一声高过一声的攀比心,瞬间侧目,整个体育场迅速有了升温的仪式感。

    那是一种不服输的气场,如一声皓月当空的壮歌,气势辉煌。

    “所有人,单数的向左向前一步走,开始列队。”

    细碎的脚步声轻快在地板雀跃着,每个人脊背挺直头梁高昂。

    像一抹初升的太阳和煦高照,窗外惺忪柔软的暖光隔着硕大的玻璃窗,洒照在每个人身上明朗张扬。

    顾瑨珩轻咳,沉着的嗓音带有不容忽视的威严。

    “各位。我是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舟安市带队总负责人顾瑨珩。”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顾队。”

    运动员体制内有种鼓掌方式,叫节拍性鼓掌。

    是一二,一二三的节奏型。

    今天在场。

    除了新入体校的新生,不了解鼓掌规则,显然就剩下乐嵘戈不太懂。

    她呆萌的瞥了一眼旁边的人,眉眼间有了自责之意。

    嘟了嘟嘴巴,有些委屈。

    顾瑨珩侧目。

    大抵是见不惯,她自我委屈的表情。

    男人拧眉,低咒。

    ‘顾瑨珩,你真是栽了,这才刚开始就学不会一碗水端平啊!’

    事实证明,很多年以后,有原则,没原则。

    他都只想宠着他们家的姑娘,没原则的事情,对他而言遇见她后,这种没原则的事还少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君少心头宝,夫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