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妻不娶:陆总又〕〔绝品商女:锦绣田〕〔福妻临门:农女巧〕〔报告爹地,妈咪非〕〔古代美食评论家〕〔爆宠萌妃:陛下你〕〔恋爱吗竹马先生〕〔我真没有开挂啊〕〔国民校草你很甜〕〔中了偏执霍爷的迷〕〔将军,孤本红妆〕〔精英老婆火力全开〕〔清湛蜜事〕〔盛世玄凰〕〔我爬出来了〕〔在不懂爱情时爱上〕〔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福妻高照〕〔错嫁惊婚:景少追〕〔互换师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男神是国民教练 卷一 你的信仰,我的信念 第十一章 听说的,你也信
    【乐嵘戈:“当他哑着嗓子说亲眼所见不都是真的,传闻也不一定都是假的,那样的他才最鲜活!”】

    乐嵘戈羞的埋下了头。

    果然人平时不能太得意,现在好了正主来了。

    她有预感,这将会成为舟大多年来经久不衰的一个传承性话题。

    绝对是以半调侃的方式传承的。她不要面子的吗?呜呜……

    “小顾瑨珩?”

    男人一字一句念的极慢,常年带队训练的缘故。

    他的嗓音有些嘶哑,听上去音域停留在那股很深沉介质间。

    如晚风袭来,凉凉的又很舒适。

    “对,小顾瑨珩,在咱们舟大,时而大家拿她调侃会叫她‘顾队第二’。她板起脸来训人的模样,跟你真有那么几分像。”

    顾瑨珩勾着唇,笑的漫不经心。

    “这丫头真的很欣赏你,如果顾队感兴趣又有空。不如亲自指点一下,也算是为母校老师做做培训了。”

    校长说话一向分寸感刚好,既给足了顾瑨珩面子,即使拒绝又不会让乐嵘戈太难看。

    今天一直处于状况之外的乐嵘戈,难得硬气了一回。

    在顾瑨珩尚未开口前,也不知道打哪来的一腔孤勇,就这么直接点明主题。

    “还是不用了吧!我上体校那会,有幸被顾队练过一回。体会终身难忘,只有严苛,没有温情!”

    小姑娘声音瑟瑟的,面上却故作淡定。

    手心里早已是一片糯湿,满是紧张。

    乐嵘戈在舟大一向是出了名的强硬,今天难得如此小绵羊一会。

    众人算是乐见其成。

    不过“这练过一回?”“是被怎么练的?”

    上体校那会至今还记得,看来这记忆也是幽深。

    顾瑨珩眉尾微挑,那是他思索时惯有的动作,一秒进入状态的严肃劲。

    让乐嵘戈下意识想到自己从前训练时的站姿,连带着腰杆子直挺了不少。

    他这是做过什么?能让这姑娘反弹的这样明显。

    顾瑨珩懵的很无奈。

    印象间全无的事情,偏人家姑娘完全没必要捏造一件不存在的事情去冤枉他。

    结果就演变成……

    顾瑨珩眉头微皱的思索,乐嵘戈一脸紧张的看他。

    果然年少不能遇见一个太凶,又叫她恋恋不忘的人。

    事隔经年,对他的感情依旧会复杂的如解无解方程式一样,纠结的叫人难受。

    一时间气氛在凝视间尴尬。

    老教授很不客气的点了一下,颇有股幸灾乐祸的意思。

    “哦!我说你小子上大学那会春心不动,人姑娘当年那么小亏你也下得去手,啧!妥妥的衣冠禽兽。”

    顾瑨珩真心不想搭理,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头。

    “什么时候?”

    “嗯?”

    被某人支配的恐惧感,始终萦绕在脑海,致使乐嵘戈一看见顾瑨珩自觉很乖。

    他轻咳一声,笑容里带着光,瞬间就叫她的世界一层一层被点亮。

    顾瑨珩真是好奇,这姑娘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他一向是个冷清的人,平日不工作时,大多性格淡漠,寡淡的神情看不出太多的喜悲。

    偏偏在训练场上,一副端正漠然的态度,矩正方圆间自成一脉。

    无论进来的是什么身份的人,性子有多么的桀骜不驯。

    叫了他一声“顾队”那就是一视同仁的相似。

    了解的人清楚真实的顾瑨珩就是这个样子,不了解的人会以为这样的“顾队”刻板木然没有丝毫人情味。

    素来把控情绪极佳的顾瑨珩,第一次在一个姑娘的身上,有了异样的情绪!

    原因无外。

    眼前的小姑娘双眼浑圆的瞪着,一幅不在状况之内的萌态娇憨十足,又不似寻常的姑娘家肤若凝脂,半娇半羞状。

    这是一份洒脱的萌,带着率真的英气。

    清澈的眼底,很轻易就可以勾起一个男人的征服|欲。

    一想到平时面对别的男人,她也会露出类似的神情。

    心底竟泛起阵阵的呲毛感,不深但有点扎人的搅着,如同身上凸起的一层鸡皮疙瘩。

    无关痛痒,却难以忽视。

    顾瑨珩向来是个能忍的主,一瞬间的异样,再看时又恢复成那个霁风朗月的干净。

    他笑着解释

    “我是说我什么时候练过你,小姑娘?印象里,今天我们应该是第一次正式见面?”

    顾瑨珩一向用词准确,既没有面对面的印象又有这股熟悉感,一定是有过交集的。

    毛千仁但笑不语。

    眼神倒是快速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很给某人留面子的没有点破。

    奈何乐嵘戈是真的心虚,难不成她要和大魔王不打自招说。

    “其实不是的,我仰慕您很久了,属于那种超级疯狂追踪粉?”

    “除了定期去训练场看你训练队员,晚上会躲在床上一个人欣赏你带队的八方巍凛,气势恢宏。”

    她敢保证今天她胆敢说了这番话,明天这个消息就会在舟大如秋风扫落叶的架势,疯狂传递。

    从此乐嵘戈将在舟大一说成名。

    成为多少年后,经久不衰的一个典故。被一届一届的舟大人进行科普,传颂。

    想想算了,太刺激。

    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待回过神,一众眼神齐刷刷的向她行注目礼。

    顾瑨珩眼底的打探、好奇、戏谑、审度。还有那些说不清的情绪,如一道道安检,抽茧剥丝的审视着她。

    乐嵘戈堂而皇之的,睁着眼说瞎话。

    “那个,是我不足道。顾队练过的人那么多,一个我不记得了也是常事。”

    乐嵘戈一席话说的漂亮,温温吞吞的语调,不显山不漏水的中庸之道。

    你细听,却能听出几分怨怼。

    一个姑娘从年少开始的思慕,有谁不想被记住,被珍视?

    就算是无疾而终的感情也该有一次面对面,在心里泛起涟漪的异样。

    它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的暗恋无从起,无从落的没落。

    一想起,荒凉的让人心疼。

    显然以乐嵘戈的身份在这里说这话是不合适的。

    名誉校友,业界知名人士。

    连领导、校长和老教授也要捧在手心里哄着的人,怎么也轮不到她这样一个小角色上来编排。

    不认识又怎样,想想他顾瑨珩手上练过的人。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家顾队凭什么要认识一个名不经传的乐嵘戈?

    感情这种事情,最怕拿来权衡,对比。

    心中一旦有了一杆秤,会计较得失,眼中蒙尘。

    气氛一度尴尬,祖凝紧张的捏着手心干着急。

    显然一旁的顾瑨珩双眉紧锁,微转的丹凤眼半阖着。

    气场愈渐愈强,性情也是愈发淡漠。众人掐不准他的想法,也不敢贸然开口。

    虽说在场的领导、校长、教授都比顾瑨珩年纪大,偏当下社会早已不是倚老卖老的形式。

    顾瑨珩的资历论在场的诸位望尘莫及,他又是个长情的主,心里练着旧对着这些老一辈该有的尊重与礼遇更不曾少过。

    众人就更不好开口说什么。

    他心底的傲雪凌霜,做人有棱有角,那是独属于顾瑨珩的处事原则。

    这样的男人仅凭自己就足以驰骋整个行业,何况还有那层关系,当年也着实可惜了……

    就在校长正欲开口圆场,男人红唇轻启,目光如锯盯着乐嵘戈。

    “什么时候?”

    她只愣了一下,就懂得他问的是什么?好可惜,她已不想回答,徒增彼此的难堪。

    乐嵘戈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心中有一瞬间的懊恼。

    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公开场合,去刚这一众老古董的心尖宠。她果然是脑子被驴给踢了,有病!

    跌宕到谷底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紧了紧,再开口姿态放得极低。

    垂着的眼眸看上去有些委屈,孤傲的如松间一抹白雪。

    圆润光滑,进退有度。

    显然这姑娘够聪明,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面上的派头能做的足够。

    “抱歉,顾队。今日是我出言不逊,还请学长不要和我这个后生计较,嵘戈感激不尽。”

    话音落地一个浅鞠躬,也算是有里子有面子。

    若摆在平时,顾瑨珩定然会大度的一笑置之,让这个漂亮的转弯就此翻篇。

    今天,他就是见不得这姑娘一副低眉顺眼,不得不委屈自己的小心翼翼。

    顾瑨珩上前一步,五指暗劲落在乐嵘戈的胳肘处。

    迫使的她不得不直起身子,倔强的面庞上迅速收起所有的孤傲。

    转瞬的笑容席卷眉梢,宛若戴上假面的对话有了一场漂亮的开端。

    他心底划过一抹烦躁,不知何起,隐约扩大的燥意难以忽略。

    “我再问一遍,是什么时候。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好吗?”

    依旧温和的语气,只是声音恍若惹上了一层寒霜。层层冰冻,叫人徒生敬畏之心。

    秀眉蹙起。

    乐嵘戈放低了声音,带上一抹乞求。

    “顾队?”

    “瑨珩。”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顾瑨珩看了一眼乐嵘戈,倏然松手。

    “教授,您知道我的性格。”

    顾瑨珩点到为止,毛千仁哪里不懂。

    她侧眸瞥了一眼诸位前辈。

    众人皆是打探似的好奇,她也不知是哪来的一腔孤勇。

    大抵是窘态大于惧怕,这恶向胆边生,连带着反抗都有了理由。

    顾瑨珩先发制人的将其拉到身后,礼貌的对着一众看戏的无关人等客气且疏离的颔首。

    “抱歉各位,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需要私下解决,不知道……”

    再明显不过的赶人。

    校长朗声爽笑。

    “你们年轻人之间的误会,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掺和了。瑨珩啊,小乐刚来学校没多久,很多事情还需要包含,你们年轻人好好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妖僧〕〔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君少心头宝,夫人〕〔平平无奇大师兄〕〔秘惹陆少:缉捕带〕〔从斗罗开始打卡〕〔悍妻当家:八零军〕〔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伏天氏〕〔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光影年代〕〔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