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特战荣耀〕〔妖魔噬心〕〔我的禁魔世界〕〔寻真路〕〔天生不是好医生〕〔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带球跑〕〔太吾〕〔校园高手〕〔天作岸〕〔烽火盛唐〕〔孙悟空的玲珑塔〕〔婚婚欲醉:顾少,〕〔我真不是开玩笑〕〔香爱〕〔黑科技研发中心〕〔小娇妻,撩上瘾!〕〔小罗的神奇宝贝之〕〔重生之妻子复仇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八百七十五章 帝俊的传承者
    刺眼的阳光射过,宛如十颗太阳同时照亮。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咚咚咚!地面震动的越加剧烈,神龟在强光的刺激下变得狂躁,连带着神山都在晃动。

    “这里有帝俊入魔的秘密?”

    风烛照咬牙恨恨道。

    太古之时,帝俊夺得太阳神之位,其后又登上天帝之位,最后又入魔成为魔帝,其实力不断提升。

    风烛照身为太古之神,对于入魔并无抵制,魔只是力量的一种,若有必要,他也想从这里得到魔的力量。

    从而继续太古与帝俊的一战。

    “这么说,这些棺材中有魔万年过去,如果打开会怎样?”

    风烛照定神道,她的注意力正集中在棺木之上,棺木之上刻有东风一部中,扶桑木和太阳的纹饰。

    应该是帝俊麾下古神的棺木。

    “打开?你可以先打开一个个试试,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

    “老祖真会开玩笑?”

    “玩笑?我可不是开玩笑。”

    楚望仙收敛一笑,右手虚空一拍,隔空拍下一具棺木的棺盖。

    啪的一声,棺盖落地,目光一聚,棺材之中竟然有一具尸体,这尸体骨骸森森,已经腐朽,经过万年时光,早已变得难辨面貌。

    甚至连棺木上刻着的封印结界,也已经朽烂无用。

    “这人死了!”

    风烛照瓮声道。

    “没死!”

    风幽荧也看着反驳一句。

    “明明死了,妹妹,你瞪大眼睛看看。”

    “没死,哥,你注意听,这尸体仍有脉搏跳动。”

    “这脉搏不过是仅存的灵力,自动释放而已,人其实早死了。妹妹,难道你不相信大哥。”

    “老祖,你来说吧,究竟是我对,还是我哥对!”

    风烛照和风幽荧竟因为眼前的尸体死没死,争吵起来。

    “你喂他一滴血试试,就知道死了没?”楚望仙随口道。

    风烛照疑惑间,掏出鱼妖的肉中挤了挤,弹出几滴血,划出弧线进入尸体的嘴中,骤然间,这尸体竟然睁开眼睛,干枯的身体竟然变得红润,肌肉膨胀。

    砰!

    棺材炸开,尸体犹如上古野兽一般,直接冲向风烛照,一口咬在了风烛照的胳膊上,若非风烛照是鬼躯,定然要被咬出鲜血。

    “混账!”

    风烛照大怒,浑身释放太阳的灼热,温度以万度为单位恐怖上升,但仍未摆脱尸体的攻击。

    轰!

    只见一颗太阳灼热升起,携着那尸体冲向天空,甚至冲向东海的海底,百万度的温度使得海水变得滚烫,风烛照的实力彻底爆发。

    就在风烛照与入魔尸体一战之时,楚望仙站在棺木之中,右手高举,力量就要释放。

    “老祖,你准备将棺木打开?”

    “不错!”

    楚望仙肯定回道。

    风幽荧黛眉微翘,全身戒备,其释放出阴冷月光,地面寒霜遍地,只要棺木之中的尸体稍有异动,就能将他们封印。

    “你不帮你哥吗?”

    楚望仙又仰头一看,天空之中太阳的热量实在恐怖,连带着神山几要倾倒。

    “这种小事他能应付。”风幽荧直接拒绝。

    楚望仙没有再开口,其神色一定,右手竟然猛的一压,隔着百丈打碎一具棺木。

    第二具棺木。

    第三具棺木。

    ……

    数十具棺木被打碎,现出一具具尸体,有男有女,甚至还有身着仙甲的古神。

    风幽荧不解其意,难道要全部打碎吗?看楚望仙的架势,似乎在找什么?

    “咯咯!”

    突然一具打碎的棺木之中,传来一声咯咯冷笑,令人不寒而栗,直渗心底。

    一具仍有气息的人坐起,说是活人不是活人,说是尸体不是尸体。这人约莫四十岁的模样,双眼迥然有神,略带红光,一副黑甲罩身。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打搅我们沉睡。”沙哑的声音问来,其人看着满地的碎棺木,怒意开始上浮。

    “不错,还有一个活的。”

    楚望仙瞧着调侃,又打量了一阵,轰隆又一声炸响,风烛照从天空落下,全身暴虐,散发着死气,也瞪着这活人。

    “又出来一个吗?”

    风烛照战意熊熊,刚刚咬他的古神,已经被他焚为了灰烬。

    “咯咯,好胆色,竟有后辈敢闯入五神山之中。”

    黑甲之人的眼眶之中,红色眸子透着阴森,不断释放着毁灭的气息,鼻息间吐息着浊气。最后站起,正面相对。

    “思士!你见了我还不跪下!”

    楚望仙踏前轻笑后,猛的一喝,喊出这人的名字。

    这人先是一愣,随后看向楚望仙。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也敢叫我跪下。你们这些后辈仙人胆子真大,竟敢闯入归墟五神山,正好给我吸干鲜血。”

    思士目光根本没有放在楚望仙身上,而是集中在风烛照和风幽荧身上,直接无视楚望仙。

    “思士?这个名字我可没听过,东风一部有这号人物吗?他是谁?”

    风烛照瓮声瓮气问道,就这么大剌剌的打量着思士,好似看着动物一般。

    思士恼怒,他在太古之时,地位显赫无比,竟然会让人无视。

    “小辈,记得我的名字,就算死也要记得这个名字,我是东风帝俊!”

    “哈哈,你是帝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与帝俊打架之时,根本没见过你这小子。”风烛照爽朗笑起,直接笑出狂笑之声。

    “哈哈!”

    一笑还一笑,思士同样笑起。

    “一派胡言,竟敢侮辱神帝,我送你去死!”

    思士突然全身变得血红,双眸更爆发浓郁血色,目光一狠,直接向风烛照杀去。

    “找死!”

    风烛照大怒,再次施展杀招,右手凝起太阳之力,一击之下,重压无情,犹如太阳坠地,砸入思士的身体之中。

    刚一交手,思士就大惊,再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这,这是扶桑木的力量……不可能!”

    转瞬之间,判断错误的思士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落下,一击落败,其胸口炸开大洞,但并未死,而是重重喘息。

    “思士出来了,司幽,你何时出来。”

    楚望仙狂喝一声,目光一瞥。

    轰!

    又一具棺木炸开,这次又站出一人,这人气势和气息明显比名为思士的人可怕,天道法则一瞬间在其周身改变,犹如黑洞一般,竟然在吞噬着阳光。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司幽,你终于肯出来了!”

    楚望仙转身又瞧着棺木之中走出的男子,其人气息恐怖非常,不会比风烛照弱上多少。

    “他是谁?”风幽荧问道。

    “第三代帝俊,司幽!”楚望仙点头回道,看着走来如黑洞一般的狠人,其双眸同样是入魔的红色。

    “帝俊有传承?”

    “不错,帝俊之位,确实有传承……司幽,第二代帝俊,晏龙,他应该也在此地,他的人呢?”楚望仙回答风幽荧的询问,又深呼吸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宝贝,我又想你了〕〔奴婢知错:战神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明天心理诊所〕〔极品农民混都市〕〔[红楼]宝玉是个假〕〔旅途中的小美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