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225 还能这么玩?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这是假的吧?”

    要不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绝对不会出现眼花的情况,矮粗紧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滑稽的张大了嘴,用夸张的声音喊了出来。

    身材矮小的如同冬瓜,偏偏腰围粗壮的好像麻袋,手舞足蹈的矮粗紧,喜感十足。

    但此时,没有人嘲笑矮粗紧。

    毕竟他们自己,也难以接受眼前的这一幕。

    天道在上,苍生睁眼,什么时候,灵仙境界的修士,虐杀天仙跟玩的一样了。如果每一个人都这么变-态,那他们拼命修炼,每日挣扎在死亡线上费尽心思的提升境界,意义何在?

    不过最让矮粗紧难以接受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这小子这么强,之前干嘛呢?

    害老子担心半天,一颗心砰砰砰的直跳,差点没炸了。你小子倒好,不声不响的就拿下了大敌。特么的,这么玩,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张大仙,你个臭小子,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出手?”

    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觉得委屈。矮粗紧那个内心凄凉啊,感觉自己比蝎烈还惨。实在是咽下这口气,落地之后,也顾不得拍掉身上的尘土,冲到张百忍面前,大声问道。

    本想狠狠揍这小子一拳出口恶气,可想到之前两次用脚踹张百忍的结果,都是自己飞了出去。用力砸下的拳头,最后就那么轻飘飘的变成了抚摸,在张百忍的肩膀上情人一样温柔的捏了捏,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对,矮粗紧扭扭捏捏的说道:“大仙兄弟,你瞒我,瞒得好苦啊!你小子,可真坏!”

    那语气,那神情,那望向张百忍的眼神,啧啧……

    张百忍直接一个哆嗦,他敢打赌,让他硬撼圣人,都比这要好的多。

    “老子不搞基,滚!”

    想也没想,抡起蝎烈,张百忍就朝矮粗紧挥舞了过去。丫神经有问题,还是脑子那根线不对,爷们堂堂玉皇大帝,竟然被一个大老爷们给摸了,调戏了?

    这传出去,脸往那搁?

    “嘭!”

    结果就是,矮粗紧再次悲惨了,整个人又成了球,被拍飞了出去。不过这次,球拍变成了蝎烈。天仙的身躯,尤其蝎烈是蝎魔族,虽然擅长偷袭,但身体的强悍毋庸置疑。矮粗紧感觉自己就跟个羽毛被石头砸中一样,再次飞了出去。

    “躲开,快躲开。”

    这么小心,还是免不了再次飞出去的悲惨结局,矮粗紧的内心绝望,难以想象。可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武器,而攻击的目标,赫然是一个正缩头缩脑,准备逃跑的蝎魔族战士。

    饶是矮粗紧走的是体修的路子,也吓了一大跳,我说张大仙张爷爷,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大老爷们,害什么臊,不就是摸了你一下,至于吗?

    无奈之下,矮粗紧只能面目狰狞,绝望的挥舞着粗短的四肢,朝那还没搞明白情况的蝎魔族战士怒吼道。

    “说你呢,就是你,眼睛朝那看呢,赶紧滚开啊!”

    “这圆溜溜,还会自己动弹的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人族,难道已经强大了这个地步,研究出了如此灵异的武器了?”

    这是蝎魔族战士,昏死过去之前,唯一的一个念头。

    实在是,矮粗紧来的太迅猛,像狂风暴雨一样,等到他反应过来,已经被发现无处躲避,全力施展提升身体防御力的矮粗紧给结结实实砸中。然后,一股庞大到无法阻挡的力量,直接把他砸进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风吹雨打,无比坚硬的地面。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蝎魔族战士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地面上残留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无声的诉说着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敢调戏朕,你这矮冬瓜,真是活腻了。”

    张百忍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很大度的人,很少动怒。但骨子里,他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记仇,有轻微洁癖的人。

    “矮冬瓜,忍你,已经很久了。今天,就让你小子吃点苦头,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有些人,是不能乱摸的。”

    眼睛冒着寒光,张百忍不等矮粗紧落地,就再次挥舞着手中的蝎烈,把矮粗紧再次拍飞。结果就是,又一个蝎魔族战士被砸进的坚硬的岩石地面,留下一个恐怖的深坑。

    “张大仙,我跟你势不两立,我不是冬瓜,更不是武器,你小子对了啊你,再这样我翻脸了。”

    “大仙哥哥,不,大仙爷爷,我错了,饶了我吧!”

    “停停停,真的够了,够了。我全身骨头都要碎了,再这样下去,蝎魔族是被你给全干掉了,可我,也离死不远了。”

    ……

    还没有从张百忍一个灵仙境界的家伙,虐杀天仙境界的强敌跟玩一样的震撼中清醒。众人又看到,那个脸上总是带着和蔼微笑,人畜无害的家伙,用蝎烈做鞭子,矮粗紧做武器,把人数众多,气势强悍,来势汹汹的蝎魔族,一个个就那么切瓜砍菜,干净利落的全都给砸进了地面。

    前后时间,不足三分钟。

    这些个让他们无比绝望,完全有实力,能以碾压姿态把整个刺刀小队全部干掉的血魔猎杀小队,就全部死翘翘了。

    世界一片安静。

    整个刺刀小队,却一脸蒙逼。

    说好的你死我活,注定要悲惨沉重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战斗,还能这么打?

    “感谢上苍,我还活着。”

    整个脑子晕晕乎乎,腹腔里面翻江倒海的矮粗紧,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上下飞舞之后,终于落在地面上。惊喜之下,连忙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零件,一脸庆幸的长出了一口气。

    再次望向张百忍的眼神,充满了畏惧,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招惹这家伙了。再也不了,这小子心比针眼还小,偏偏一身实力强悍的离谱。被这小子惦记上,比死了还难受,他宁愿面对十个蝎烈,也不想再面对一个张大仙。

    狗屁的大仙,大魔还差不多。

    “咦?”

    就在这时,矮粗紧忽然感觉身体有些不对。仔细凝神探查了一番,脸上露出了一丝极其古怪的神情。他发现自己一直无法触摸到的真人境界,这一刻,那关卡竟然松动了。

    似乎只要轻轻一推,那扇曾经无论如何也打不开的大门,就能被推开。

    “试一下,说不定呢!”

    矮粗紧人矮心大,这么想的,也这么做的。结果,一场让整个刺杀小队再次感到难以置信的突破,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又是这家话?

    还能这么玩?

    看着一脸理所当然,无奈耸肩的张百忍,刺刀小队内心齐齐哀鸣。上苍啊,大地啊,刺杀小队,到底来了个什么怪物啊?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