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224 此时 蝎烈真的好绝望!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完了,这小子疯了,完全疯了。

    这是出现在整个刺刀小队所有人脑海中的声音,你说你一个灵仙境界的小东西,就算脑子再发热,再想着救你的队友,也不用这样吧!还一脸淡定的说莫慌,有我,大哥,这玩笑不好笑好不好?

    而且,用手抓人家蝎魔族最致命的武器,蝎尾,你特么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有多想快点死啊!那玩意,沾着就死,刺中就亡,是能用手去抓的吗?

    就连心理素质最好的刀镇河,脸上也不由一阵抽搐,电光火石之间,完全没考虑到以蝎烈的速度,张百忍怎么可能把手挡在那里。愤怒、急切、痛苦等等情绪聚焦之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脑袋缺斤少两的菜鸟。”

    这时候,能少死一个就少死一个,你说你跟着添什么乱,嫌刺刀小队灭亡的速度不够快是吧?

    至于暴脾气的矮粗紧,更是破口大骂:“没实力装什么英雄,快滚啊,别死在我面前。”

    救援道灵儿是来不及了,可能救一个是一个,这小子虽然让人讨厌了点。可毕竟,是刺刀小队的一员,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见死不救。

    可让矮粗紧更加绝望的是,那熟悉的一幕又出现了。先是踹了张百忍的道灵儿跟放飞的风筝一样飘了出去,紧接着他又好像被人抡着大锤砸飞的石头一样,滴溜溜冲天而起。一股巨大的反弹力,从张百忍的身上传递到他的脚上,跟抛石机扔石头一样,把他扔了出去。

    一切虽然繁琐,可真实发生的时间,只不过是眨眼之间。

    甚至快到,蝎烈的脑海里还残留着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病,敢抓我的蝎尾还残留在脑海中。就看见自己势在必得的猎物飞了出去,而他的尾巴,已经被一个有力的手给握住。

    “啊!”

    就好像一个清纯的女孩被人摸了屁股,又好像贞洁烈女被人占了便宜,被张百忍抓住尾巴的蝎烈,忽然发出了一声难听刺耳,又羞又恼刺穿云霄的尖叫。

    “我勒个擦!”

    这一声尖叫来的如此突然,如此猛烈,吓得万年老处男一哆嗦,差点把握在手里的蝎尾给扔了出去。什么情况,老子不就是抓住了你的尾巴,又不是切了你的蛋,你瞎叫个什么玩意?

    知道的人看见我是对抗强敌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对你这恶心的玩意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想到自己完美的形象,一世英名,有可能因为蝎烈的这一声尖叫,被毁的一干二净,点滴不剩。万年老处男的一张脸,就彻底阴沉了下来。士可杀,不可辱,我张百忍,岂是能被你随便污蔑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活了。

    凡是和英明神武的老子过不去,想要败坏老子名声的家伙,不管是神,是仙,是魔,是妖,还是光头,通通不可原谅。

    “杂种,你惊着你家爷爷了。你知道吗?”

    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伟大英明神武帅气的陛下,怒了。在刺刀小队和其它血魔猎杀小队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就那么单手握着蝎烈的尾巴,抡了起来。一下又一下,就好像抡着一根绳子,抽打着地面,全是坚硬的岩石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嘶嘶。”

    伴随着不管是人是魔,那能塞进一个鸭蛋的嘴巴倒吸凉气,他们的脑袋都很清楚。那可是一个天仙境界级别的强者,按照九幽魔域的说法,那就是一个五级实力的大恶魔,那可不是一根绳子啊!可张百忍呢,他们没瞎,清楚的能看见在,这小子到现在为止身上的法力波动,也只不过灵仙级别啊!

    双方整整差了四个大级别,十几个小境界,那已经不是天壤之别,完全是宇宙洪荒的差距了好不好?事实难道不应该是蝎烈抡着张百忍,看起来才比较顺眼和好接受吗?

    而接下来,更是让众人感觉自己的三观,彻底被刷新了一遍。

    第一分钟。

    “你是谁,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全家,我要让你神魂俱灭,天上地下都没有你的逃生之地。”

    第二分钟。

    “可恶的人族,你知道你是在跟谁做对吗?没有人,敢得罪伟大又强盛的蝎魔族,你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挑战蝎魔族的耐心。”

    第三分钟。

    “可恶啊,该死!你到底是谁,你绝对不是普通的修仙者,普通的修仙者绝对没有你这样的实力。说,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来到九幽魔域,到底想干什么。至高的陛下,不可揣摩的天帝,绝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第四分钟。

    “放开我,这是什么邪术,为什么我的魔力在流逝,为什么我全身魔力不受我控制。你这个魔鬼,修炼这样的法术,你不得好死。”

    ……

    整整十分钟之后。

    “恳求你,神秘的强者,饶我一命,我愿奉上魔魂,做您的奴隶。您的敌人,就是我的刺杀目标,追随您的脚步,膜拜你伟大的身影,将是蝎烈此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骄傲的蝎烈,强大的蝎烈,无数人眼中恶魔一样,邪恶残忍又狡诈冷酷的蝎烈。此时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从一开始的诅咒,破口大骂,到现在恨不得跪舔某人,转变之快,让人膛目结舌。

    “你们这群白痴,以为老子,想这样吗?”

    看着刺刀小队和自己手下,那望向自己的眼神,蝎烈内心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他真的想怒吼出来,咆哮着告诉所有人,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没办法。

    你们能体会到,一个比你弱小无数的家伙,轻易制服你的那种巨大落差吗?你们能理解,平日里引以为傲的魔力,信手拈来的战斗技巧,点滴不剩,一个也施展不出来的那种无力吗?你们能明白,堂堂的血魔猎杀小队第七组的组长,人人害怕的强者被人跟摔一块臭抹布一样,上下飞舞的那种心痛吗?

    尤其是,陷入沉思的蝎烈,忽然看见了张百忍那毫无波澜的眼睛望向自己,一个哆嗦,又大声喊了起来。

    “高高在上,英俊潇洒,家喻户晓,虚怀若谷,高不可攀,威风凛凛……”

    感受着伴随着连自己都害臊的马屁拍出去,越来越轻的抽打,蝎烈的心在滴血。无所不能的魔帝啊,告诉我,面对一个扮猪吃老虎,喜欢人拍马屁的人族强者,应该怎么办才好好不好?

    “此时,蝎烈真的好绝望!”

    “谁能救救我?”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