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209 青鸾使者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王母座下,使者青鸾,见过陛下。”

    宛若一道轻盈的风,身着颜色柔和青如碧水蓝天,不知道什么材料编织成的衣服,散发着隐晦却又强烈的法力波动,显然不是俗物。九虚凌霄专门开辟出来的会客厅-宴天楼,绝美的女子拱手行礼。

    轻盈似箭,明媚如风。

    为了显示尊重,九虚凌霄还在的重量级人物都被张百忍给请了来。而所有人看到这位西天庭派来的使者,代表着王母的女子,内心不由自主浮现出这样的词汇。

    “呵呵,青鸾使者,远道而来,辛苦,请坐。”

    再次听到这可能是他听过最美妙的声音,曾经有幸听过青鸾唱歌的张百忍,压住内心的激动,笑着说道。

    毕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过去的他,心思之深沉,洪荒罕见。即使内心再激动,也不会表现在脸上,更不会让人猜测出他内心在想什么。

    “陛下,此次前来,青鸾有两事。”

    这个绝色即使在洪荒也极为靠前的女子,性格却很是直接,没有什么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直说无妨。”

    对于青鸾的脾气,张百忍是了解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主。作为王母心腹中的心腹,按理说应该是八面玲珑,处事圆滑,但这些,在这个女人身上,根本不会出现。

    所以张百忍也不废话,笑着应道。

    “第一,我代表王母娘娘,诚邀陛下前往瑶池参加蟠桃盛宴。娘娘说,她期待陛下的到来。第二,我西天庭希望陛下释放玉鼎真人,但不是无偿,有什么条件,陛下尽管提出来。”

    说完之后,青鸾的双目直视着张百忍,内心也暗自嘀咕。

    作为王母的头号爱将,现在凤凰一族的掌舵者,她其实见过张百忍的次数并不算太多。大多时候,都在王母的老巢瑶池,除了修炼之外,就是维持日常瑶池的正常运行。王母不在的时候,她就是瑶池正真的主事者,权柄不可谓不大。

    和很多人一样,过去的张百忍,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傀儡罢了。

    毕竟,身居高位和掌握瑶池情报系统的她,能够了解到许多人接触不到的内幕。

    但今日一看,她知道,自己不但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无它,不远处的张百忍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但给人的感官,却恍若天壤之别。

    哪怕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全身的法力收敛的丝毫不外露,也给人一种那里就是一方天地,他就是天地中心的强烈感觉。没有任何人,能够夺走属于他的光芒。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对自己有至强的信心,实力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绝对不会给她这样的触感。毕竟,她青鸾,可不是什么弱者。

    “也许娘娘说的对,所有人都以为,天庭的四分五裂看起来是玉帝无能才造成的。但正真的原因,何尝不是眼前这位玉帝有意布下的局。所有的人,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圣人,都小看了这位陛下的魄力和手段了。”

    “哈哈哈,蟠桃盛宴,过去可是我天庭少有的大事。只是时过境迁,风云突变,没想到天庭一夕之间四分五裂,才让王母不得不亲自操办,说起来朕也很是惭愧。哪怕娘娘不来相邀,朕也得厚着脸皮前去参加,陪个不是,此事朕应了。”

    闻言大笑,张百忍很是爽快的就点头答应。

    “只不过,关于玉鼎真人的事,却是有些难办了。”

    但说到后面,话锋一转,张百忍的语气有些迟疑,显得很为难。

    “陛下,有话直说。”

    听到张百忍的话,青鸾一开始还是很高心的。毕竟来之前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现在的天庭,只要足够理智,就绝不会得罪西天庭。毕竟,九墟凌霄的敌人已经足够多了,再得罪西天庭,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行径。

    所以在她看来,不管西天庭派谁来,这两件事都是十拿九稳。而原本出使者也不是她,毕竟蟠桃盛宴召开在即,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协调处理。只不过临行之前,有一位大能忽然找到她,说此次前来有一桩关于她的机缘,才临时换了人。

    只是一路前来,风平浪静,别说机缘,孽缘都没有。

    这也就罢了,现在就连原本十分稳妥的事情都出现了变化。这让她瞬间就有些不高兴了,在她看来,这明显是眼前的玉帝要狮子大张口,要以玉鼎真人为把柄,想要从西天庭身上撕下一大坨肉。

    这就让她有些不开心了,我西天庭主动答应赔偿是一回事,但你九墟凌霄表现的这么直接,有些过了啊!

    也难怪她有这样的想法,换做是谁,都会这样想。

    “陛下,青鸾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陛下能放过玉鼎真人,需要什么条件,尽管提就是了。”

    不是所有修炼有成的高人,都是城府高深,心思如海。恰恰相反,在洪荒,有太多高手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性格却无比透明,毫不遮掩。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经有太多东西,不需遮遮掩掩了。

    而青鸾,就是代表中的代表。

    一听这话,语气里里外外透露着的不善,张百忍就知道,这位,误会自己了。

    “呵呵,都说青鸾姑娘是少有的性情中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对青鸾,张百忍敢说,哪怕是王母娘娘,都不可能比自己更了解眼前这位。毕竟,遥远的曾经,他和青鸾之间,有过太多的纠缠。

    “朕和王母,按照人间的话来说,虽无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名。本就是一家人,些许小事,在朕看来,就像一家人出了点小矛盾,又何来补偿这一说。玉鼎真人,朕会无条件释放,绝不会向西天庭索要任何赔偿。”

    小小的调戏了一下王母,张百忍笑眯眯的说道。

    “既然如此,此事,又有何为难之处?”

    眉头一拧,青鸾那张单单凭借气质外貌就能让无数修炼有成的高人,缴械投降的娇颜,露出一丝疑惑。

    “这玉帝,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这个,使者自己看吧。”

    大手一挥,一道气息萎靡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大厅之内。定眼一看,青鸾当下就傻了。

    这人,可不就是玉鼎真人嘛!

    只不过……

    )下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