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204 曼珠莎华VS太虚八卦天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烛九阴很清楚,看似是切磋,但如果双方结盟,那么这切磋的结果将直接影响接下来话语权的是否能占主动,所以再无保留。

    周身法力悍然催动,如永痕般久远,又如刹那般转瞬即逝。

    永恒与刹那,时间的两种极致,看起来矛盾,但在烛九阴的身上却和谐统一。张百忍当下就明白,烛九阴已经领悟了永痕和刹那的道理,无限堪破时间的奥妙。

    “刹那芳华!”

    就在张百忍感叹的时候,就听烛九阴再次说道,朝着张百忍一指。

    一朵洁白如玉的花朵出现,让张百忍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总共有四片花瓣。仿佛十字星一样的形状,又好像一朵娇柔的美人,千变万化,没有具体形态,洁白的花瓣上闪动着粉色的光华。

    当看似弱不禁风的娇花刚刚出现时,花瓣又突然散落,一朵璀璨至极的光华忽然在众人面前绽放。

    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

    从花开到花落,只是短短一瞬,却如流星般划过天际,绽放出最耀眼夺目的光彩!

    在这一瞬间,整个巫族祖地,都充斥着这种光芒。

    张百忍心中忽然莫名升起一种强烈的感觉,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扭曲,拉伸。然后莫名的心悸就充满了整个意识!

    然后在他的视野中,整个空间都在扭曲变化,空间影像似真似假模拟出的无数烛九阴,更是被扭曲的厉害。而后开始苍老,仿佛失去了地基的高楼开始坍塌,没有了精神的生命开始死亡。

    放眼望去,越来越多的白色花瓣开始出现,花开花落,有些刚刚盛放,有些已经凋零。随着它们的开谢,一个个花瓣组成的世界包裹着空间镜像变化出的烛九阴,而后他们的身上开始出现条条裂纹,出现了岁月的痕迹。

    不管他们怎样拼命挣扎,咆哮,可就是挣脱不了花瓣世界的束缚,阻止不了身体的消失。

    身体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终于破碎,碎成无数碎片,每个碎片中都有一个咆哮的烛九阴。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瞬间,世界终于恢复正常,张百忍的心悸才渐渐消退。而刚才空间镜像变化出的无数个烛九阴,却全都消失不见,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

    “彼岸花,曼珠莎华!道友,好一个刹那芳华,的确厉害!”

    面色凝重,张百忍开口说道。

    曼珠莎华,又称彼岸花。古老传说,是生长在无尽虚空岁月长河河畔的接引之花。每当世上有一个生命陨落的时候,就会在河畔开出一朵小花,名为曼珠莎华。它,能够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照亮通往岁月长河的星路,让死者往生,再次轮回,故此被称为接引之花。

    又有传说,它只在春分前后三天生长,所以又被称为春彼岸,非常准时。

    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见叶子,有叶子时看不见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而它还有一个姊妹花,被称为曼殊沙华,经常有修仙者以为两者是同一种花,其实不然。

    就如同曼珠莎华,只生长在岁月长河河畔,而曼殊沙华却只生长在黄泉路上冥河河畔。不同于曼珠莎华的洁白,曼殊沙华别名死人花,又称接魂之花,绽放的时候妖异浓艳的近于红黑色,整片的曼殊沙华看上去便是触目惊心的赤红,如火,如血,如荼。

    生长时间也和曼珠莎华不同,只在秋分前后三天盛开,因此被称为秋彼岸。

    所以曼珠莎华和曼殊沙华被称为姊妹花,同为彼岸花,常常被很多修仙者混淆。但无论是洁白如玉的曼珠莎华,还是如火如荼的曼殊沙华,都有着掌控生死的神奇能力。

    所以张百忍才会如此感叹,这烛九阴,真是了得。

    只是目前看来,烛九阴同样没有完全掌握曼珠莎华的全部威力,没有发挥到极致,要不然张百忍可就危险了。

    “不过,这还不够,仍然不够啊!呵呵,道友,朕苦心自创的空间镜像,可没有这么简单。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太虚八卦天!”

    战意飙升,烛九阴如此强大,张百忍反而更为开心。

    到了他这个境界,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才是正真值得开心的事情。毕竟高处不胜寒,一个好对手,难寻。

    他这自创的空间镜像,乃是他融合一生所学,最为拿手的空间法术和自创的易经八卦拳揉捏在了一起,单论威力,远远在单独一者之上。所以他很是自信,虽然烛九阴掌握了曼珠莎华这样的大杀器,但他的绝学神通,也不差。

    所谓太虚,就是宇宙,而不管是真和假,还是有和无,都对应阴阳八卦。所以张百忍这一招,名为太虚八卦天,乾坤两仪境!

    法力催动之下,十二祖巫顿时感觉,整个巫族祖地上方的混沌虚空,仿佛一起震动了一下。眼前虽然是彼此,但十二祖巫的神识意念中,仿佛出现了一幅画面。

    黑暗的宇宙星空中,无穷星光闪动,遵从这亘古以来的星辰轨迹。但恍惚间,却又觉得整个宇宙都是无比明亮,而在这明亮之中,无数星辰却在爆炸毁灭。不知不觉中,他们好像成为了那些星辰,不知道自己是在遵循找古老轨迹永生不灭的移动,还是刹那间毁灭。

    一时之间,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我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根本就不存在?

    真与假根本难以分辨。

    “道友,你法力未到巅峰,境界有所损缺,实在遗憾。今日比试,不分高下,到此为止,可好?”

    摇了摇头,心里面多少有些遗憾,十二祖巫实力境界还未完全恢复,自己虽然赢了,却胜之不武。张百忍索性直接撤了法力,收了神通,语气诚恳的说道。

    “陛下光明磊落,却是我等小心眼了,输了就输了,这点心胸,我还是有的。既然如此,就此作罢,你等几人,决不可在鲁莽行事,出手与陛下比试。”

    怔了一下,听到张百忍话语,才心神回归,恢复灵智的烛九阴,向张百忍拱手拜了拜,语气同样真诚的说道。

    而后又冲着心有不甘,跃跃欲试的共工几人呵斥道。

    “这玉帝,的确不容小觑,是我十二祖巫,坐井观天,小看三界英雄了。”

    内心感慨,烛九阴其实清楚,自己的确是输了。虽然有法力境界未曾恢复巅峰的原因,但张百忍何曾使出全力了,刚才真正比拼的,其实还是各自对大道的领悟,神通的构建上。

    “时不我待,众神之墓,非去不可了。”

    但烛九阴也不是妄自菲薄之人,他有自信,法力境界恢复巅峰,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毕竟,他最大的底牌还没有掀开。而当务之急,是到了不得不恢复实力境界的时候了。要不然神通再奇妙,没有境界法力支撑,也是徒然。

    这次是比试,下次生死搏杀呢?

    “罢了,结盟就结盟,看这玉帝,到底有何条件。”

    (.ъixiα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