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200 诚意 会见十二祖巫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巫族祖地,乃是十二祖巫静修的地方,外围守卫极度森严,称得上是整个巫族最为安全的地方。

    只是祖地中心,却空无一人。

    要知道巫族规矩无数,其中第一条就是没有得到允许靠近祖地者,杀无赦,绝不留情。不管你是谁的血脉嫡亲,不管你有什么原因,没有十二祖巫的允许,靠近只有死路一条。

    可此时寂静一片的祖地中,却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声音,似乎有外敌入侵。

    “呵呵,诸位,不请自来,还望勿怪。”

    张百忍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见被对方发现,也不意外,面带笑容,从虚空中走了出来。他踏虚空如履平地,宛若闲庭信步,出现之后看似站在那里不动,却又好像不在那里。

    “大哥,十二都天神魔大阵,锁不住玉帝的身形。”

    祖地虚空中被十二祖巫以无上法力开辟出的一方小世界,空间之术放眼洪荒也少有人能披靡,负责掌控十二都天神魔大阵的帝江,面色肃穆。周身法力急剧波动,想要锁定张百忍的位置,良久之后,却只能不甘的说道。

    同时在心里暗暗想到:“本以为我的空间之术,应该已经无人可比,没想到这玉帝比我更胜一筹。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真想好好交流一番。”

    高处不胜寒。

    这句话在洪荒这些顶尖大能身上表现的尤为明显,拿十二祖巫举例,他们追寻的大道方向都不一样,也就是各有所长。虽然说万法相通,但毕竟不一样,研究到了极致,差异更是天壤之别。

    这样一来,除非遇上同级别修炼同样大道的大能,不然平日里,十二祖巫也是各自修炼,互相之间没有交流。

    而想更进一步,除了一味苦修之外,最好的法子除了生死搏杀,就是找同境界的强者互相探讨。

    也就难怪,帝江会产生这样的心思。

    “怎么,你的空间之术我是清楚的,再加上有十二都天神魔大阵相助,难道还锁不住玉帝的位置?”

    听到帝江的话,兽头人身,身披红磷,耳穿火蛇,脚踏火龙的南方火之祖巫祝融,闷声说道。

    先是摇了摇头,六足四翼,整张面孔除了赤如丹火的一双眼睛之外再无其他器官,空间速度之祖巫帝江再点了点头。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玉帝的空间之术,应该已经无限接近本源,我比他,差了不少。或者说,现在的洪荒,他应该是空间之术第一人。”

    “哼,难怪有女蜗的九天息壤相助,洪荒五虫那几个废物也没能围住他。这逃命的本事,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冷哼一声,祝融有些不屑的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跟他修炼的法术有关,还是他本来就脾气暴躁,说话之间,周身精纯的火之法力不停翻滚,大有冲出去和张百忍比个高低的势头。

    “空间之术不是用来逃命的,祝融,你过了。”

    看不起张百忍没关系,但看不起他追寻了一生的空间大道,帝江就有些不高兴了。

    “够了,自家兄弟,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

    又是那威严,低沉的声音。

    当这人说话的时候,不管是祝融还是帝江,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可见此人在十二祖巫里,威信有多高。

    “好好一个凌霄宝殿,被人占了去,三界共主的位置更是被打下云端。玉帝,你倒是沉得住气,还有闲情逸致,到我巫族来。”

    虚空波荡,说话间一个人面蛇身,全身赤红的巨大身影出现在张百忍面前。

    “阁下是,那位号称时间祖巫的烛九阴。有趣!有趣!都说十二祖巫不分长幼,各不信服,现在看来,传言就是传言,不可信。”

    淡然一笑,张百忍若有所思的说道。

    素来桀骜不驯,尤其是骄傲不可一世的十二祖巫,竟然有了话语人。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个发现,他这一趟,就来对了。

    “你说的没错,我十二祖巫之前的确是性格所致,有些不团结,才会被小人所乘。但往事如烟,今日已不同往日,我兄弟姐妹再不同心,岂不是这乱世,又没了我巫族什么事。”

    被张百忍嘲讽往事,烛九阴也不恼,实打实的说道。

    “此乃好事,十二祖巫同心,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听到烛九阴承认,张百忍不由一叹,谁说巫族都是死脑筋,这不就发生改变了嘛!也是,洪荒连番大变,巫族再不改变,故步自封,的确连汤都喝不上。不过这样一来,对他和九虚凌霄而言,未必不是好事。

    “陛下似乎很自信,倒霉的不是你?”

    眼神眯了眯,望向张百忍的目光变的危险气十足,烛九阴忽然说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毫不在意,张百忍无视烛九阴那不友善的目光,轻声说道:“阁下既然能代表十二祖巫的意见,又岂是那目光短浅之辈,这点看人的目光,朕还是有的。你我的大敌乃是妖族,既然目标一致,合作才是正道。打打杀杀,便宜了他人,非智者所为。”

    微微摇头,张百忍说的很真诚。

    和巫族商谈合作,这是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我巫族顶天立地,一向独来独往,从未与人合作。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陛下,若是相谈合作,免开尊口。”

    张百忍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但烛九阴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拒绝。抛开巫族从来不与人合作的骄傲不谈,在烛九阴看来,张百忍和他的九虚凌霄现在是众矢之的,完全是一堆烂泥,祸事的源头,谁沾上谁倒霉。

    “何必急着拒绝,朕此次前来,乃是带着十足的诚意。还望阁下,思考一番,再做回答。”

    右手一招,就见气息有些萎靡,但一身法力境界,丝毫未损祖巫蓐收出现在烛九阴身边。

    “这就是朕的诚意,此次前来,真心实意,是想与阁下,与十二祖巫谈一谈。不知道,如此诚意,能不能换来朕一次开口的机会。”

    “既然陛下诚意在先,再若拒绝,反显得我巫族小气。陛下,请!”

    怔了一怔,没想到张百忍如此简单的就放了祖巫蓐收,烛九阴叹了口气,伸手说道。

    “此言大善!”

    点了点头,张百忍松了口气,第一步,成了。

    (.ъixiα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