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98 朕是何人 你猜?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就在北芦俱洲这边,双方剑拨弩张的时候,九虚凌霄,张百忍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呵呵,不管你是谁,抓到你了。”

    连番大战,虽然没有伤了根基,但法力受损却颇为巨大,导致张百忍只能选择隐忍。纵使心里有万般主意,千般计算,也只能精修。

    不过在自家师叔,拥有神鬼莫测大神通的造化玉蝶帮助下,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法力恢复到了巅峰。不但战力重新归来,而且更进一步,毕竟比起一味的苦修,争斗是最好的磨刀石。

    而在实力恢复的第一时间,张百忍就催动法力,默默感知自己赐给翊圣元帅的空间符纸。空间符纸乃是他亲手炼制,只要不被损毁,他就有多种办法追踪到下落。比起地球上的定位,不知道先进有效了多少。

    既然已经锁定到了对方的踪迹,那么,他便不想再耽搁了。

    “师叔,麻烦您了,照顾好咱们的家。”

    站了起来,张百忍满脸笑意的对着造化玉蝶说道。九虚凌霄巅峰战斗力只有三枚,勾陈大帝去见紫薇大帝了,玉虚去找人教的麻烦了,而现在自己又即将离开。那么意味着短时间内,九虚凌霄将没有巅峰强者坐镇,这无疑是很危险的。

    但张百忍却知道,有自家师叔坐镇,九虚凌霄无比安全。

    如果谁觉得自己走了之后,九虚凌霄无人坐镇而来偷袭,那场面,张百忍想想都开心。虽然师叔造化玉蝶受损严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百忍暗自盘算现在的自己和玉虚联手,估计也奈何不了自家师叔造化玉蝶。

    毕竟,这可是洪荒第一宝啊。

    什么先天法宝,后天法宝,功德灵宝等等,在自家师叔造化玉蝶跟前,哪都是小字辈。

    “想去就去,啰里啰嗦干什么,就算没我,你小子留下的底牌,也够了。”

    仍然是小孩模样,造化玉蝶白了一眼张百忍,老气横秋的说道。“就算你小子的底牌挡不住,我还能眼睁睁看着你小子的老巢被端了不成。放一百个心去吧,计算女娲那丫头来,也休想在我手里占到便宜。”

    “如此,最好不过。”

    点了点头,张百忍自然放心。

    虽然别的神通还没恢复,但师叔造化玉蝶的时间法则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这一点,从他迅速恢复实力就能看得出,在自家师叔的帮忙下,虽然洪荒时间过去了才短短几天,但他其实已经静修了千年了。

    比起自己在空间大道上的造诣,师叔造化玉蝶在时间大道上的造诣,才是正真的厉害,是真正的大道本源。

    “师叔,去了。”

    出现在九虚凌霄高空,看着到处忙忙碌碌,生机勃然的九虚凌霄,张百忍消失不见。为了那些跟随他的人,为了洪荒亿万生灵,能够在接下来与异族文明的战争中存活下来,留给他的时间,所剩无几。

    他必须,分秒必争。

    “这小子,还真是,长不大啊!”

    望着张百忍离去的放心,造化玉蝶叹了一句:“老道友啊,也不知你身在何处,你为了洪荒,与大道争。可你的那些好徒儿,却在与你争,因果循环,真是何苦来哉!希望,你能成功吧!”

    ……

    北芦俱洲,万魂冢。

    一处什么也没有,光秃秃一片的山谷,和无数北芦俱洲在普通不过的山谷一样。任何人路过,只要看上一眼,就不会再瞅第二眼,因为实在是太普通了。

    可这时,山谷上方的空间却荡起一阵涟漪,随后仿佛被人从里面推开一样,张百忍撕裂空间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

    看到眼前的景象,张百忍也是一愣,空间符纸的定位就在这里,肯定是错不了的。可眼前的一切却表明,他似乎找错了方向。

    “呵呵,倒是不错的隐匿手段。”

    并没有着急离开,张百忍仔细观察了片刻,然后朝着一处,狠狠的一脚跺了下去。

    “大人,情况就是如此,翊圣元帅目前已经到了帝丘城,并且和巫族对峙了起来。据探子传回来的消息,双方态度都很强硬,互相寸步不让,很有可能打起来。”

    之前不久让伏羲警惕不已的强者面前,一个虎头人身的妖族正跪在他身前,毛绒绒的虎形面庞上,显露着极为人性化的恭敬与敬畏,老老实实的汇报着情况。

    “你刚才说,除了伏羲,翊圣元帅跟前又出现了不知名强者?”

    对于手下的消息,这位浑身被黑雾笼罩的强者不置可否,反而是问起来手下之前说的一个消息。

    “是的,大人,对方之前从未出现在九虚凌霄。不过据探子说,玉帝跟前的张天师和葛天师对这位强者极为恭敬,而且气息强大,帝江似乎对对方很是忌惮。”

    对于上司天马行空的思维,虎头人身的妖族早已习惯,点头说道。

    “呵,玉帝统治洪荒多年,邀来一两位强者相助,倒也正常。不过下次,我希望你能够查清楚对方身份之后,再来汇报,要不然,你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黑雾笼罩的双眼,布满了残忍、冷漠与无情,这位无声无息拿走了张百忍赐予翊圣元帅空间符纸的强者,语气冰冷的说道。

    “属下,属下之罪,大人饶命。”

    听闻这位的话语,虎头人身的妖族浑身战栗,硕大的脑袋嘭嘭的撞地,没有一下虚的,大汗淋漓的请罪。

    不过等了半晌,也不见动不动就暴虐杀人的上司回话,纳闷期间,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不过眼前的一幕,却让这位妖族直接蒙住了,因为心目中无比强大的存在,竟然无声无息的被人一脚踩着脑袋,无比狼狈的在那里挣扎,却动弹不得。

    “这,这,这……”

    难以置信的呐呐自语,这位妖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没听说过自家大人,有自虐的习惯啊!

    良久之后,这位妖族才反应过来,战战栗栗的说道:“你,你是谁,还不赶快放开大人。”

    只不过嗓音嘶哑,声音低沉,估计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见。

    “呵呵,朕是何人?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