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是玉皇大帝 194 翊圣元帅的下落
作者:一把杀人刀的小说      更新:2018-02-13
    “元帅,暂时应该安全了。”

    北芦俱洲,一处无名的小山谷,浑身沾满鲜血的黑鸢将军,抹去脸上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的血迹,满脸疲惫的向翊圣元帅说道。

    “让大家休息一下吧,不要放松警惕,辛苦一下,你亲自带人去放哨。”

    拍了拍心腹爱将的肩膀,不为人察的点了点头,翊圣元帅虽然内心悲痛,面容却一如既往的肃穆,做出了安排。看到黑鸢将军离去,他则是陷入了沉思。

    “该死的内奸,到底是谁?”

    翊圣元帅敢肯定,知道自己一行踪迹的只有寥寥几人,都是绝对值得信赖之人。可偏偏,暗杀者却十分清楚自己一行的踪迹,提前设下了埋伏,狠下毒手,要不是他一开始就觉得情况不对,做出了安排,现在包括他自己,早就被一锅端了。

    最重要的是,当他想使用张百忍临行之前给他的空间符纸时,却发现空间符纸早就不翼而飞。而这,则是让他最为心寒的一点,每每想起,都后背发凉。

    要知道,张百忍给他的空间符纸,他一直贴身带着,从未告诉任何人。那怕是最为信赖的黑鸢将军,也不知道空间符纸的事情,可偏偏最不可能的事就这样发生了,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空间符纸不翼而飞。

    而思来想去,空间符纸的事,知道的人只有那几个。

    所以最值得怀疑的人,只有当日出使的八路使者,可翊圣元帅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在这些最值得信赖的同伴中,出了内奸。

    而最让翊圣元帅困惑的时,对方既然能在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取走空间纸符,那么意味着对方完全有能力杀死己方一行。可问题是,对方只是取走了空间纸符,却没有杀掉自己一行,越是思索,翊圣元帅越是迷茫。

    “幕后之人,到底想干什么?”

    想了半天,翊圣元帅只觉得眼前似乎布满了重重迷雾,一切都瞧不真切。

    “无论如何,当务之急,必须保证自己等人的安全前提下,尽快与陛下取得联系,陛下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

    思来想去也没有个答案,翊圣元帅最后无奈的想到。

    “咔嚓!”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传来,翊圣元帅瞬间脸色大变。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他之前亲自布置的警戒阵法,而现在,阵法被人触动了。

    “各自散开,隐蔽杀敌!”

    警戒阵法不止一处被触动,翊圣元帅就知道,敌人再次追上来了。眉头不为人察的皱了皱,翊圣元帅望着仅存不多各自散去的部下们,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敌人这次来得太快了,比想象的快了许多。

    而按照他的推测,不应该这么快的。

    “呵呵,看来还真让黑鸢说对了,不仅仅是九虚凌霄出了内奸,就连我这些视为手足的战士们中间,也出了叛徒。”想到这里,翊圣元帅的心彻底寒了下来。

    “不管什么原因,叛徒,都该死啊!”

    双目闪过一丝冷冽的寒光,翊圣元帅冷漠的向黑鸢将军传音:“鱼上钩了,按计划行事。”紧接着,身体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他为这些该死的追杀者以及叛徒准备的礼物,是时候展现了。

    “元帅,暂时应该安全了。”

    北芦俱洲,一处无名的小山谷,浑身沾满鲜血的黑鸢将军,抹去脸上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的血迹,满脸疲惫的向翊圣元帅说道。

    “让大家休息一下吧,不要放松警惕,辛苦一下,你亲自带人去放哨。”

    拍了拍心腹爱将的肩膀,不为人察的点了点头,翊圣元帅虽然内心悲痛,面容却一如既往的肃穆,做出了安排。看到黑鸢将军离去,他则是陷入了沉思。

    “该死的内奸,到底是谁?”

    翊圣元帅敢肯定,知道自己一行踪迹的只有寥寥几人,都是绝对值得信赖之人。可偏偏,暗杀者却十分清楚自己一行的踪迹,提前设下了埋伏,狠下毒手,要不是他一开始就觉得情况不对,做出了安排,现在包括他自己,早就被一锅端了。

    最重要的是,当他想使用张百忍临行之前给他的空间符纸时,却发现空间符纸早就不翼而飞。而这,则是让他最为心寒的一点,每每想起,都后背发凉。

    要知道,张百忍给他的空间符纸,他一直贴身带着,从未告诉任何人。那怕是最为信赖的黑鸢将军,也不知道空间符纸的事情,可偏偏最不可能的事就这样发生了,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空间符纸不翼而飞。

    而思来想去,空间符纸的事,知道的人只有那几个。

    所以最值得怀疑的人,只有当日出使的八路使者,可翊圣元帅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在这些最值得信赖的同伴中,出了内奸。

    而最让翊圣元帅困惑的时,对方既然能在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取走空间纸符,那么意味着对方完全有能力杀死己方一行。可问题是,对方只是取走了空间纸符,却没有杀掉自己一行,越是思索,翊圣元帅越是迷茫。

    “幕后之人,到底想干什么?”

    想了半天,翊圣元帅只觉得眼前似乎布满了重重迷雾,一切都瞧不真切。

    “无论如何,当务之急,必须保证自己等人的安全前提下,尽快与陛下取得联系,陛下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

    思来想去也没有个答案,翊圣元帅最后无奈的想到。

    “咔嚓!”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传来,翊圣元帅瞬间脸色大变。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他之前亲自布置的警戒阵法,而现在,阵法被人触动了。

    “各自散开,隐蔽杀敌!”

    警戒阵法不止一处被触动,翊圣元帅就知道,敌人再次追上来了。眉头不为人察的皱了皱,翊圣元帅望着仅存不多各自散去的部下们,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敌人这次来得太快了,比想象的快了许多。

    而按照他的推测,不应该这么快的。

    “呵呵,看来还真让黑鸢说对了,不仅仅是九虚凌霄出了内奸,就连我这些视为手足的战士们中间,也出了叛徒。”想到这里,翊圣元帅的心彻底寒了下来。

    “不管什么原因,叛徒,都该死啊!”

    双目闪过一丝冷冽的寒光,翊圣元帅冷漠的向黑鸢将军传音:“鱼上钩了,按计划行事。”紧接着,身体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他为这些该死的追杀者以及叛徒准备的礼物,是时候展现了。